《方言》第二


[西汉 (公元前206年 - 9年)] 杨雄著

《方言》第二


1

第二:

釥、嫽,好也。青徐海岱之間曰釥,或謂之嫽。好,凡通語也。

釥、嫽,好也。青徐海岱之间曰釥,或谓之嫽。好,凡通语也。


2

第二:

朦、厖,豐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間,凡大貌謂之朦,或謂之厖;豐,其通語也。趙魏之郊燕之北鄙,凡大人謂之豐人。《燕記》曰:豐人杼首。杼首,長首也。楚謂之伃,燕謂之杼。燕趙之間言圍大謂之豐。

朦、厖,丰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大貌谓之朦,或谓之厖;丰,其通语也。赵魏之郊燕之北鄙,凡大人谓之丰人。《燕记》曰:丰人杼首。杼首,长首也。楚谓之伃,燕谓之杼。燕赵之间言围大谓之丰。


3

第二:

娃、嫷、窕、豔,美也。吳楚衡淮之間曰娃,南楚之外曰嫷,宋衛晉鄭之間曰豔,陳楚周南之間曰窕。自關而西秦晉之間,凡美色或謂之好,或謂之窕。故吳有館娃之宮,秦有㯃娥之臺。秦晉之間美貌謂之娥,美狀為窕,美色為豔,美心為窈。

娃、嫷、窕、艳,美也。吴楚衡淮之间曰娃,南楚之外曰嫷,宋卫晋郑之间曰艳,陈楚周南之间曰窕。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美色或谓之好,或谓之窕。故吴有馆娃之宫,秦有㯃娥之台。秦晋之间美貌谓之娥,美状为窕,美色为艳,美心为窈。


4

第二:

奕、偞,容也。自關而西凡美容謂之奕,或謂之偞。宋衛曰偞,陳楚汝潁之間謂之奕。

奕、偞,容也。自关而西凡美容谓之奕,或谓之偞。宋卫曰偞,陈楚汝颍之间谓之奕。


5

第二:

䫵、鑠、盱、揚、𥉋,隻也。南楚江淮之間曰䫵,或曰𥉋。好目謂之順,黸瞳之子謂之𥌣。宋衛韓鄭之間曰鑠。燕代朝鮮洌水之間曰盱,或謂之揚。

䫵、铄、盱、扬、𥉋,只也。南楚江淮之间曰䫵,或曰𥉋。好目谓之顺,黸瞳之子谓之𥌣。宋卫韩郑之间曰铄。燕代朝鲜洌水之间曰盱,或谓之扬。


6

第二:

魏、笙、揫、摻,細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間凡細而有容謂之魏,或曰徥。凡細貌謂之笙,歛物而細謂之揫,或曰摻。

魏、笙、揪、掺,细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细而有容谓之魏,或曰徥。凡细貌谓之笙,敛物而细谓之揪,或曰掺。


7

第二:

𠐤、渾、䑄、䑋、𠐋、泡,盛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間語也。陳宋之間曰𠐋,江淮之間曰泡,秦晉或曰䑋,梁益之間凡人言盛及其所愛曰偉,其肥𦟠謂之䑋。

𠐤、浑、䑄、䑋、𠐋、泡,盛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语也。陈宋之间曰𠐋,江淮之间曰泡,秦晋或曰䑋,梁益之间凡人言盛及其所爱曰伟,其肥𦟠谓之䑋。


8

第二:

私、策、纖、䓲、稺、杪,小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郊梁益之間,凡物小者謂之私;小或曰纖,繒帛之細者謂之纖。東齊言布帛之細者曰綾,秦晉曰靡。凡草生而初達謂之䓲。稺,年小也。木細枝謂之杪,江淮陳楚之內謂之篾,青齊兗冀之間謂之葼,燕之北鄙朝鮮洌水之間謂之策。故傳曰:慈母之怒子也,雖折葼笞之,其惠存焉。

私、策、纤、䓲、稺、杪,小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郊梁益之间,凡物小者谓之私;小或曰纤,缯帛之细者谓之纤。东齐言布帛之细者曰绫,秦晋曰靡。凡草生而初达谓之䓲。稺,年小也。木细枝谓之杪,江淮陈楚之内谓之篾,青齐兖冀之间谓之葼,燕之北鄙朝鲜洌水之间谓之策。故传曰:慈母之怒子也,虽折葼笞之,其惠存焉。


9

第二:

殗、殜,微也。宋衛之間曰殗。自關而西秦晉之間凡病而不甚曰殗殜。

殗、殜,微也。宋卫之间曰殗。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病而不甚曰殗殜。


10

第二:

臺、敵,延也。東齊海岱之間曰臺。自關而西秦晉之間物力同者謂之臺敵。

台、敌,延也。东齐海岱之间曰台。自关而西秦晋之间物力同者谓之台敌。


11

第二:

抱㛯,耦也。荊吳江湖之間曰抱㛯,宋潁之間或曰㛯。

抱㛯,耦也。荆吴江湖之间曰抱㛯,宋颍之间或曰㛯。


12

第二:

倚、踦,奇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間,凡全物而體不具謂之倚,梁楚之間謂之踦。雍梁之西郊,凡﨣支體不具者謂之踦。

倚、踦,奇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全物而体不具谓之倚,梁楚之间谓之踦。雍梁之西郊,凡﨣支体不具者谓之踦。


13

第二:

逴、獡、透,驚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間,凡蹇者或謂之逴,體而偏長短亦謂之逴。宋衛南楚凡相驚曰獡,或曰透。

逴、獡、透,惊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蹇者或谓之逴,体而偏长短亦谓之逴。宋卫南楚凡相惊曰獡,或曰透。


14

第二:

儀、𢓜,來也。陳潁之間曰儀,自關而東周鄭之郊、齊魯之間或謂𢓜,曰懷。

仪、𢓜,来也。陈颍之间曰仪,自关而东周郑之郊、齐鲁之间或谓𢓜,曰怀。


15

第二:

䵑、暗𪏮,黏也。齊魯青徐自關而東或曰䵑,或曰𪏮。

䵑、暗𪏮,黏也。齐鲁青徐自关而东或曰䵑,或曰𪏮。


16

第二:

餬、䚽、庇、寓、𦩩,寄也。齊衛宋魯陳晉汝潁荊州江淮之間曰庇,或曰寓。寄食為餬,凡寄為託,寄物為𦩩。

糊、䚽、庇、寓、𦩩,寄也。齐卫宋鲁陈晋汝颍荆州江淮之间曰庇,或曰寓。寄食为糊,凡寄为托,寄物为𦩩。


17

第二:

逞、苦、了,快也。自山而東或曰逞,楚曰苦,秦曰了。

逞、苦、了,快也。自山而东或曰逞,楚曰苦,秦曰了。


18

第二:

挴、㥾、赧,愧也。晉曰挴,或曰㥾。秦晉之間凡愧而見上謂之𧹞,梁宋曰㥾。

挴、㥾、赧,愧也。晋曰挴,或曰㥾。秦晋之间凡愧而见上谓之𧹞,梁宋曰㥾。


19

第二:

叨、惏,殘也。陳楚曰惏。

叨、惏,残也。陈楚曰惏。


20

第二:

憑、𪛛,怒也。楚曰憑,小怒曰𪙳謂之苛。

凭、𪛛,怒也。楚曰凭,小怒曰𪙈谓之苛。


21

第二:

憡、剌、痛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間或曰憡。

憡、剌、痛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或曰憡。


22

第二:

撟捎,選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間凡取物之上謂之撟捎。

挢捎,选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取物之上谓之挢捎。


23

第二:

𢵧、梗、爽,猛也。晉魏之間曰𢵧,韓趙之間曰梗,齊晉曰爽。

𢵧、梗、爽,猛也。晋魏之间曰𢵧,韩赵之间曰梗,齐晋曰爽。


24

第二:

瞷、睇、睎、䀩、眄也。陳楚之間南楚之外曰睇,東齊青徐之間曰睎,吳揚江淮之間或曰瞷,或曰䀩,自關而西秦晉之間曰眄。

瞷、睇、睎、䀩、眄也。陈楚之间南楚之外曰睇,东齐青徐之间曰睎,吴扬江淮之间或曰瞷,或曰䀩,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曰眄。


25

第二:

䭒、喙、呬,息也。周鄭宋沛之間曰䭒,自關而西秦晉之間或曰喙,或曰䭒,東齊曰呬。

䭒、喙、呬,息也。周郑宋沛之间曰䭒,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或曰喙,或曰䭒,东齐曰呬。


26

第二:

䤨、𢵅,裁也。梁益之間裁木為器曰䤨,裂帛為衣曰𢵅。䤨又斲也,晉趙之間謂之䤨䤨。

䤨、𢵅,裁也。梁益之间裁木为器曰䤨,裂帛为衣曰𢵅。䤨又斫也,晋赵之间谓之䤨䤨。


27

第二:

鐫,㧻也。晉趙謂之鐫。

镌,㧻也。晋赵谓之镌。


28

第二:

鍇、鑙,堅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間曰鍇,吳揚江淮之間曰鑙。

锴、鑙,坚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曰锴,吴扬江淮之间曰鑙。


29

第二:

揄鋪、𢅡𢃀,帗縷、葉輸,毳也。荊揚江湖之間曰揄鋪,楚曰𢅡𢃀,陳宋鄭衛之間謂之帗縷,燕之北郊朝鮮洌水之間曰葉輸。

揄铺、𢅡𢃀,帗缕、叶输,毳也。荆扬江湖之间曰揄铺,楚曰𢅡𢃀,陈宋郑卫之间谓之帗缕,燕之北郊朝鲜洌水之间曰叶输。


30

第二:

孑、藎,餘也。周鄭之間曰藎,或曰孑。青徐楚之間曰孑。自關而西秦晉之間炊薪不盡曰藎。孑,俊也。遵,俊也。

孑、荩,馀也。周郑之间曰荩,或曰孑。青徐楚之间曰孑。自关而西秦晋之间炊薪不尽曰荩。孑,俊也。遵,俊也。


31

第二:

翿、幢,翳也。楚曰翿,關西關東皆曰幢。

翿、幢,翳也。楚曰翿,关西关东皆曰幢。


32

第二:

𢯱、略,求也。秦晉之間曰𢯱,就室曰𢯱,於道曰略。略,強取也。攗、摭,取也。此通語也。

𢯱、略,求也。秦晋之间曰𢯱,就室曰𢯱,于道曰略。略,强取也。攗、摭,取也。此通语也。


33

第二:

茫、矜、奄,遽也。吳揚曰茫,陳潁之間曰奄,秦晉或曰矜,或曰遽。

茫、矜、奄,遽也。吴扬曰茫,陈颍之间曰奄,秦晋或曰矜,或曰遽。


34

第二:

速、逞、搖扇,疾也。東齊海岱之間曰速,燕之外鄙朝鮮洌水之間曰搖扇,楚曰逞。

速、逞、摇扇,疾也。东齐海岱之间曰速,燕之外鄙朝鲜洌水之间曰摇扇,楚曰逞。


35

第二:

予、賴,讎也。南楚之外曰賴,秦晉曰讎。

予、赖,雠也。南楚之外曰赖,秦晋曰雠。


36

第二:

恒慨、蔘綏、羞繹、紛母,言既廣又大也。荊揚之間凡言廣大者謂之恒慨,東甌之間謂之蔘綏,或謂之羞繹、紛母。

恒慨、蔘绥、羞绎、纷母,言既广又大也。荆扬之间凡言广大者谓之恒慨,东瓯之间谓之蔘绥,或谓之羞绎、纷母。


37

第二:

劋、蹶,獪也。秦晉之間曰獪,楚謂之劋,或曰蹶;楚鄭曰蒍,或曰姡。

劋、蹶,狯也。秦晋之间曰狯,楚谓之劋,或曰蹶;楚郑曰蒍,或曰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方言》第一 1 第一:黨、曉、哲,知也。楚謂之黨,或曰曉,齊宋之間謂之哲。 党、晓、哲,知也。楚谓之党,或曰晓,...
    xcy无名阅读 1,680评论 0 0
  • 《方言》第六 1 第六:聳、𤕱,欲也。荊吳之間曰聳,晉趙曰𤕱。自關而西秦晉之間相勸曰聳,或曰𤕱。中心不欲,而由旁人...
    xcy无名阅读 491评论 0 0
  • 《方言》第三 1 第三:陳楚之間凡人嘼乳而雙產謂之釐孳,秦晉之間謂之僆子,自關而東趙魏之間謂之孿生。女謂之嫁子。 ...
    xcy无名阅读 434评论 0 0
  • 《方言》第十 1 第十:媱、愓,遊也。江沅之間謂戲為媱,或謂之愓,或謂之嬉。 媱、愓,游也。江沅之间谓戏为媱,或谓...
    xcy无名阅读 627评论 0 0
  • 《方言》第五 1 第五:鍑,北燕朝鮮洌水之間或謂之錪,或謂之鉼。江淮陳楚之間謂之錡,或謂之鏤。吳揚之間謂之鬲。 鍑...
    xcy无名阅读 524评论 0 0
  • 服装是人们的衣衬,人们总是离不开他。所谓衣可蔽体,那么服装厂也就成了主要生产服装的场所。那么既然是生产型企业肯定还...
    dianmai阅读 199评论 0 0
  • 5-14 第29拆作业 选自《明朝一哥王阳明》 为了节省军饷,以往朝廷用于镇压南赣之乱的军队都是由广西、贵州等地少...
    宊博士阅读 44评论 0 0
  • 图片发自简书App你说大学的恋爱,能谈到结婚么? 可我真的有想过和他结婚的。
    人间小精品阅读 6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