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前班老师(二)

96
张耘菩
2018.01.27 10:43* 字数 198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史老师的宽宏大量,坚忍谦让的性格一直影响着我们,一直……

农村的学校条件差,没有高级的玩具,也没有先进的教具,只有史老师爱我们宠我们的情感,紧紧地系在我们心上,使我们一天也离不开她,一刻也离不开她。

史老师整天翻着花样带着我们玩,玩累了就教我们写简单的方块字,教我们做简单的算术题。虽然我们整天玩,可考试却总比另一个班的双百多十几个。每到这时,我们格外高兴,史老师也格外高兴。

我们小学是村办小学,所以孩子们上学的路都很远,中午没有时间回家吃饭,就早上从家带饭中午在学校吃。

我爸爸是工人,家里比较富裕,能够经常吃上大米白面和青菜炒肉,妈妈总是给我装满满的一大饭盒,让我分给小朋友们和老师吃。

我们吃饭时,总不见史老师,她总是背着我们,一个人偷偷地吃。我们大家一致认为史老师很抠门儿,一定是自己在偷着吃好东西。

一天中午。

“老师,老师,小元晕倒了。”我向坐在花坛上吃饭的老师紧张地喊道。

“什么?”史老师一惊,扔下饭盒起身就奔向教室。

我暗暗一笑,端起老师的饭盒一看,我的妈啊!红高粱米干饭拌盐末,连咸菜都没有。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吃这种毫无营养的红高粱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放下饭盒,慢慢地走回教室。

史老师正走出来,并没有生气,只笑着问我:“骗我干吗?”我没理她,仍旧撅着嘴往前走。

“小会,怎么了?我惹你生气了吗?”她一把扯住我的胳膊,我用力甩开她的手,忍住要爆发出来的怒气,“表姐,你到教室里来吃饭吧,用不着再背着我们了。”

史老师忽然明白我不理她的原因了。拉住我的手说:“傻孩子,我没背着你们吃饭啊,外面吃饭多凉快。”

“我们想跟你一起吃。”我的嘴一向很硬。

“那好,我去拿饭盒。”

我趁她拿饭盒的当儿,跑回教室把老师吃的饭跟同学们说了,然后马上想了个对策。

史老师端着自己的破饭盒走进来,腿一偏坐在桌子上,“孩子们,快吃饭吧,你们都饿了吧。”

我们都看着她,谁都不动。“你们不饿么?你们不饿我可饿了。”说着,自己先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我扯住老师的袖子,说:“老师,我们先不吃饭,先玩个游戏吧。”

孩子们都端着饭盒围上了她。

“玩什么游戏啊?吃完饭再玩不行吗?老师都快饿死了。”

“不行,今天你得听我们的。”

我从她手上夺下饭盒,掼在桌子上,发出“嘭”的一声响,饭粒撒了一桌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会,看你多浪……”

“老师,你背过手去,把眼睛闭上!”我不等她说完,就命令道。

“干嘛啊?”她一边问一边照我说的去做,规规矩矩地把手放到背后,闭起了眼睛。

“可不许偷看啊!”……孩子们悄没声儿地做着一切,勺子尽量不碰到饭盒上,以免发出叮当的响声。

老师饭盒里的红高粱米饭顷刻就被疯抢一空,转眼间又变得满满的。

里面放上了孩子们最好吃的饭菜。一份“百家饭”装满了史老师的饭盒,这中间,包含了多少孩子们对老师的爱啊!

做完了这一切,我们都各自端着自己的饭盒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无声地嚼着老师的红高粱米。

“老师,你可以睁开眼了。”

史老师睁开眼后,突然看见了摆在自己面前的饭盒,里面大米饭、饺子、油饼、肉、青菜……

她的眼睛湿润了.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同学们只低着头吃自己的饭,谁都没有答话。

老师突然又看到了饭盒下压着的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老师,我们以后都一起吃饭,我们爱你,yong yuan 爱你!”

老师拿着那张纸条,久久不说话,眼泪无声地流在她光洁的脸颊上。

“孩子们,过来,过来。”

我们跑过来,围住她。

“孩子们,我也爱你们,爱你们!也答应你们,以后一起吃饭。谢谢你们,谢谢!” 史老师摸着我们的头,流着泪笑着说。

“老师,我们吃饭吧!”

“恩,我吃,我吃!”老师抹了一把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勺子往嘴里塞了一大口。

我们都开心地笑起来。

因为我岁数小,就在学前班待了两年,史老师也陪我度过了几百个日子。

两年中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她每做一件事,都会使我们的心灵震撼一次,感动一次,爱就升华一次。

史老师从来不闲着,没事的时候,就挨个给我们削铅笔,她削的铅笔,圆润、瘦削、好看,就像铅笔刀削的一样圆……

三年级的时候,我听妈妈说史老师不再教学,她出嫁了,嫁到一个很远的山沟里。

婚事由她父母包办,史老师没有反抗的余地。结婚那天,史老师的嗓子都哭哑了。

妈妈还说,史老师嫁的那个男人长得像个猴子,连史老师的百分之一都不如。

我为史老师感到遗憾。

后来过了很久,妈妈又对我说,她在集市上看到了史老师,史老师说那个猴子男人总是打她,她婚后的生活一点都不幸福。刚刚结婚两年多的她,就早没了先前的那种少女风韵,像个四十多岁的妇人了。

我难过,我惋惜。为什么这个世间让人遗憾的事情这么多呢?我为史老师感到惋惜,因为我们都知道,她在学校时,一个年轻的男老师很喜欢她……可是……

史老师,你还记得当年拖着大鼻涕的那个傻小子吗?你现在过得好吗?

1998.6.7 初稿

2007.1.12 重新校正

作者:张耘菩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c3bea5164fc1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散文与诗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