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翩跹跃丛中

他说谈判失败了,我一无所有了怎么办?我看着他深情款款的向我走来,西装外套搭在肩上,一副卸甲归田的样子,我站在广场的中心,身旁是流水潺潺的喷泉池,看着他笑容满面的靠近我,附身在我的耳边对我说,美女,你的口水流了一地。我恼羞成怒,拿起包来打他,他蹲了下去,金色的光打在他身上,竟映的他融在了这浅浅的暮色里,我恍然出神,低头望着他,他正抬起头看着我,笑着说,小青,我谈判失败了,我一无所有了怎么办?说完,他装腔作势的哈哈大笑,周围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起来,我歪过头去看他,也跟着笑了。嗯,你一无所有了啊,那你就可以放心的只属于我了吧。

夕阳染红了天边的云彩,映在他洁白的衬衫上,映在我深如海水的眼眸里。喷泉水柱高高举起,又重重落下,水花散落下来溅在了他深蓝色的西装上,打湿了他长如春杉的睫毛。我们在余晖的波光里四目相望,在他黑色的瞳孔里可以看到我漂亮的水蓝色短裙和四处飞散的长发。他突然伸手拉了我一把,我顺势蹲了下去,在我惊魂未定的时,轻轻吻上了我唇,我在余光里看到他眼角的泪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原本没有写东西的冲动的,无意中在新北方节目中听来几句,便有了这篇短文。 今天清晨,对于我这个已经上班的人来说,不过...
    肥玉兔阅读 148评论 0 0
  • 轻轻的几声敲门声,随着“请进”的许可,一位中年男士推门而入。他身形高大,国字脸,留着板寸头,穿着灰黑色的棉袄和同色...
    得得198708阅读 40评论 0 0
  • 今天是2016年5月26日,距离2014的4月8号已经两年之久了。 你离开的这些年,我“断断续续地做着一些代价高昂...
    我身在忘川阅读 267评论 3 3
  • 春意枝头冒 人鸥共舞暖风笑 一曲清平调
    逆风的沙阅读 202评论 0 3
  • 很长一段时间,我是不大愿意提起这段过往的。隔着时空的望远镜,我仿佛还能看到那个皮开肉绽的躯壳。 很久很久以前,我对...
    瞳佳阅读 17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