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无情——品《凡人修仙传》

有人说韩立是扮猪吃老虎的故事,然而最初的韩立本身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猪还是只肥猪,只不过他比较机灵而已。

韩立估计一直想安安静静的当个散修,有掌天瓶他根本不担心丹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从天南魔道,到乱星海,再到坠魔谷昆吾山,从遁走雷鸣大陆到魔界之战,只看到他甘冒奇险但更多则是被逼无奈,哪怕最后韩立万年飞升恐怕也不是他的本意,他何尝不想在灵界再多呆两万年和爱妻温存另外巩固法力。奈何催命符一般的炼神术神识海爆炸的期限死死地扣在脑门上。

金手指:

修仙界不是伊甸园,而是弱肉强食的黑暗森林。掌天瓶即是机缘也是祸根。为了保守秘密,韩立忍住青春期少男的萌动拒绝了侍妾,拒绝了陈巧倩,在得到别人流口水的结丹期长老收徒的机会第一反应是害怕。

那些说有金手指我也能做到的人们,你们确定你们得到了掌天瓶的结果不是一时不慎被发现而被杀人夺宝?活了成百年的老怪物哪个不是人精,能在他们眼皮下藏得住秘密的心机手段,即便没有掌天瓶,混的也不会差。

韩立的心机从一处可见一斑:即便是元婴之后听说南宫婉要嫁为他人妇,怒火上身要上掩月宗带着她离开的时候,依旧没失去理智仗着神通直接轰上山门或者径自潜入山门,依旧像练气筑基时候那样,做好调查,谋定后动,伪装成杂役弟子混上山门,将风险降到最小。

这里不得不说写到了最后忘语真的写崩了,日后要飞升真仙界的人了,经由马良一事也能猜到掌天瓶在仙界也是个烫手的山芋。还敢在人前大刺刺的施展出来,完全不符合韩立以往的谋定后动微小谨慎的心态,这也算一个bug吧。

大道无情:

书里有段说得好,修仙一途漫漫坎坷。有很多修士扛不住了,修炼有所小成便跑到凡俗骗吃骗喝,多来的寿元就是捡来的。真要按快乐论,他们恐怕比一心苦修的韩立要快活的多。

修行本逆天而行,与天抗争。既要有所得必要有所付出。得到了长生,付出的,则是纯真无邪的心灵,是对爱的感受,是忍受寂寞。很多人在家坐一个月就要疯了,更遑论成百上千年的闭关,无丝竹之乐,无口腹之欲。不是心志坚定的人还真抗不下来。

韩立和南宫婉都是追求大道的人,所以即便在一起了也不敢过分的卿卿我我,男女之事上也颇为自持,稍微温存后便抓紧闭关。双修两千年,真正在一起温存的时间恐怕还不到百年。

韩立到了化神,完全可以纵横人界,把剩下的一两千年活的舒舒服服的,何苦九死一生的偷渡节点呢?

亲情:

韩立早熟,放着威风八面的武学不修,而去修看起来没用的长春功。能坚持下来的的动力只是为了让家里过上更好的生活,每月的银子大部分都给了家里。这叫没有亲情?只可惜再深的亲情也敌不过时间,到后来父母的信的口气越来越客气,影子也越来越淡了。

七玄门八年,恐怕跟多少人梁子已经结下了。真若是大刺刺的跟父母小妹见面,才是对他们的不负责。所以韩立只能隔着老远望着父母小妹,把他们的样子深深印在脑子里,转身离去。

哪怕到了后来元婴,韩立的噬金虫只肯出手三次,怕也是不让仇家注意到韩家。噬金虫对付凡人可以。抵御元婴明显不够。真有元婴修士出手的话,韩家不只是衰落那么简单。

为了对方长远考虑,压下自己那份私情,岂不是爱的一种更高的境界?

修仙一途坎坎坷坷。当初在炼气期,在正常不过的思乡之情都能引发心魔反噬。若要心底存在那么一丝软弱柔情,莫说烟波诡谲的修仙界能不能生存下来,以后的更加凶险的心魔劫能不能度过都是个问题。

不是韩立本身冷血无情,而是不变的冷血无情根本无法生存下来。

友情:

在七玄门,韩立有了一个也是此生唯一 一个真心朋友——厉飞雨。

不过,也幸好二者相识于微时,幸好厉飞雨英年早逝,幸好韩立离开了七玄门踏上修仙路,从而把友情定格在了最美好的时候。

否则,韩立心魔劫中因为七玄门的权利问题,和厉飞雨反目成仇的场景也许真会出现。

踏上修仙路之后,能称得上亦师亦友的只有大衍真君和天澜圣兽。前者寿元将至夺舍也没那个气力,后者根本不想要太高的修为,和韩立没有利益瓜葛。至于其他人,只能说泛泛之交吧。

人心隔肚皮,冷暖几不知。金庸小说中的两肋插刀的友情,诛仙里张小凡和林惊羽的友情,大概只存在于想象之中。即便是在现实中也不存在。

爱情:

在美好的爱情,也敌不过寿元的差距,这怕也是长生的一个不美好之处。所以墨家三姐妹在对韩立有情愫他也只能忍痛拒绝。相爱的人渐渐老去而自己依旧年轻是很残忍的事。

通读全篇,大家会发现一个很冷血的规律:越是修为层次高的,夫妻之间越是利益成分居多,感情居少。

炼气期尚有辛如音这等刚烈女子,筑基期的陈巧倩还能对差点夺取她元阴的韩立念念不忘。到了元婴往上,伉俪反目的比比皆是,如六道极圣和无垢老祖。双修仿佛只是满足欲望和增进修为的手段了,爱情?不存在的。

当然真有爱情这东西,恐怕元婴期的心魔劫都未必能渡过。人生而具有的同情心之类的感情在心境上叫瑕疵,在渡劫的时候是致命的弱点。

长生:

长生看着美好,其实很残酷。长生的代价就是心必须要坚若磐石,不死其实不是恩赐,是一种诅咒。

韩立很爱南宫婉,甚至不惜为了她得罪整个阴魔宗,跑遍整个大晋。韩立也很爱紫灵,不惜为了她得罪化神老祖,硬接一击。但是掌天瓶的秘密,直到飞升都没对她们透露过丝毫。人心总是会变的,给自己留一张底牌,不单单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她的保护。

很多人说忘语写爱情写的苍白,笔墨太少。但是个人觉得,点到即止才是最好的。诛仙里那种或轰轰烈烈,或不离不弃,或凄美或铭心的爱情,在这个修仙界并不存在,即便是在我们的现实世界亦不存在。

===========================================================

凡人修仙传的社会,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穷苦散修为了低阶灵石出生入死。身世好的可以丹药灵石不当钱的修炼。更不用说有灵根这种东西,偏偏父母都是修仙者,孩子出现灵根的几率也是越大。

社会越发展,阶级固化越严重,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

龙傲天赵日天固然读的爽,但是我们更爱读韩立这种摸爬滚打,风里来雨里去,处处微小谨慎一步步逆袭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