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既然自诩吃货,你怎么区分葱、蒜、韭、薤?

0.112字数 1405阅读 767

前些天看到一个大约来自豆瓣广播的自嘲段子:去买菜,拿起这个嗅嗅又拿起那个闻闻半天做不了决定。摊主忍不可忍,问需要什么菜。答曰我想买点青蒜和香菜;摊主无奈地说,你先把韭菜和芹菜放下……

作为半吊子植物爱好者,我简直心里挠得痒痒的,这怎么会分不清!!我忘了脸盲的时候我分不清刘青云和欧阳震华;我忘了作为一个湖北人攻克了很多普通话雷点,却一直掉在蓝方南方不分的坑里躺着。

想起我的痛苦,心中难免对青蒜韭菜不分者产生了几分悲悯之心,想要终结这种“傻傻分不清”。更何况作为一名中国人做菜离开了葱蒜韭有时候后果和少了盐一样严重。这仨虽然都香,也都能调色,使起来却又各有地盘,各不侵扰。

做鱼虾多多放葱,鱼的鲜沾染了青椒的辣和小葱的香方为圆满,能多下两碗饭;做肉比如回锅肉比如腊肉放青蒜的多,更加凸显或勾出肉香,即使是浓墨重彩的豆瓣酱和辣椒酱也盖不住好味;做番茄炒蛋、豆腐则毫无疑问的小葱,盖取其颜色好看,历来如此换上韭蒜就会觉得有点儿怪;韭菜多出现在韭菜炒蛋、煎蛋里,没有蛋的话韭菜和青椒炒得辣辣的也很好,吃完可以出一身汗。

同时还有明显的地域性。在大多数地方吃面条,里面总会丢点葱花和香菜;如果你去了成都,会发现面条的红油辣汤漂浮着厚厚的青蒜或芹菜碎,吓煞人香;再转到昆明,饵丝和米线的酸汤里却是长约两公分的韭菜,又是另一种诱惑。

其实要弄清楚也很容易,我一旦分清了刘青云和欧阳震华,就再也没有错过。

首要的一点,葱和薤(俗称藠头)叶子是圆而中空的;韭菜和蒜是扁平的。至少这样,我们就很容易地把葱和韭菜分开来完全没有问题了吧。

凑合着看看形状,比例颜色等忽略

蒜和韭菜怎么分呢?

长在地里的时候,韭菜是一片一片的,下面可能是密密匝匝根连在一起,只挖一株就会伤到根;蒜呢是单独一根一根的,绝对可以连根带叶拔起来一整株。

青蒜
韭菜

如果不拔起来,仅看叶子,韭菜叶子完全平展;而蒜叶子中间有条对折线,会在中线处微微折叠,朝里有个角度。另外韭菜叶尖稍微有圆弧形;蒜叶是尖的。再则,蒜比韭菜长得大棵,体型小的是韭菜,体型大的是蒜。

在菜场的时候,也有慧眼辨识的技巧。韭菜是一茬一茬割了来卖的,不伤及根本,所以一大把不带根的是韭菜;青蒜苗是一棵一棵连根带叶卖的(可能也有勤劳的摊主洗净泥土去了根,但是蒜苗有稍稍膨大的茎也就是还未长成的蒜头)。这样一来就很明白了。

说完蒜和韭菜,我们来说葱和藠头。

藠头在菜市不如葱那么常见,它也和其他三种有所区别,不太会用来做调料,但是长相很有迷惑性,很多人很容易把它认成葱。

藠头的叶子和小葱的叶子几乎完全一样;区别有三点。一是葱比藠头香。二是藠头叶子不是用来吃的故而叶子更加细而修长,看起来比较老;小葱的叶子没有那么长,看起来嫩些。更重要的是小葱绿得碧莹莹的,而藠头叶子有一层霜色,稍微暗淡些。——这是在地里。

藠头


小葱

若在菜市,没啥好区分的。藠头卖的是下面的鳞茎,包覆着一层类似洋葱红的薄膜;小葱卖的是整株,下面的根茎是玉白色。

另外补充一点的是:藠头一般用来糖渍或者盐渍了吃,因为我不爱,所以无法描述滋味;或者用了来炒腊肉:切得细细一丝儿一丝儿沾染了腊肉的咸香和脂肪,也很是鲜美。

当然,到最后,也许你看到黄花菜/萱草/金针菜叶子,误认是大蒜,掐了一大把来还埋怨人家一点也不香——直接的区别就在于香不香。又或许,你看到大片的小麦地,欢快地想要把他们包成饺子——区别在于小麦叶子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跟刚铲过的草坪似的。

这么一来,差不多,就都可以认清楚了,接下来愉快地把它们做成菜就好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 镯耳 生食旧寻,离不开葱、蒜二位主角。 葱、蒜算是灶台里的寻常调味制品,...
  • 11月11日,广大剩男剩女都急着脱光的时刻,一对如胶似膝的恋人大打出手,说是从此分道扬镳。 他们的分手就是一场战争...
  • 感恩死党发的微课,谢谢。 感恩同事们的帮助,谢谢。 感恩朋友们的帮助,谢谢。 感恩婆婆的照顾,谢谢。 感恩钱宝宝如...
  • 把酒倒满 举杯祝愿 真情也好 假意也罢 干了这杯 一切释怀 管你不胜酒力 还是大肚能容 干了这杯 脑袋放空 恩怨情...
  • 记得那是15年的9月突然想到要去一个旅行,然后开始约人,确定了三人行。早早订票又取消又改签,好一番折腾。 一位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