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千年阙(12)

不过一刻时间,洛祉的手下便赶到了离凤然亭不远的一小片密林中。

不得不说跟着洛祉的都是明昭国一等一的高手,并且轻功尤甚。主子洛祉师从两位绝世高人,不仅习得两门独步天下的武功,又因为这二位师父时常对拼,且彼此又是丝毫不让的倔脾气,洛祉小时难以劝诫,只得在一旁观看,却正好悟得那些变幻莫测的招式精髓,加之天资聪颖,骨骼清奇,洛祉如今的修为,除了他两名师父,三国之内怕是鲜少有人再能测出。

明昭国君很是看好洛祉,特意在洛祉十岁生辰那年送给洛祉上百人,让他们跟着洛祉。奇怪的是,洛祉对于明昭国君向来保持一定的距离,从不会刻意接受好意,对待这上百人,也只是物尽其用。这群人被洛祉训练完毕之后,就变成了洛祉的次等力量。

是的,洛祉手下的兵力绝对是明昭最强的一部分,但明昭国君送来的人,对他们进行训练的就只是洛祉的心腹。

这位心腹也是一位厉害的人物,据说自小便跟着洛祉,但在洛祉拜师学艺后又不知去向。前几年千年阙之事现于世间时,这位心腹又悄无声息的回来了,随后,冠绝三国的神医沈珏就此闻名于世。世人皆知沈珏风流才俊,少年神医,却独独忠心于洛祉。

神医在明昭绝对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不仅因为医术高超,还有他与一位红颜为人惊叹的恋情。

据说,在神医还不是神医的时候,曾经在某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因为某个妙龄女子的惊鸿一瞥,从此便害了相思。可神医那时尚且父母在世,且早就给他定下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亲事,两家换庚帖时,对方女子更是明确表示此生非沈珏不嫁。

沈珏犯了难。为人子女,当以孝为先,但自己又一心思慕着佳人。思来想去,沈珏决定假装重病即将离世,以此为由来退婚。

谁知那未婚妻听闻沈珏病重不治,竟然以死殉情,投进了家中的池塘。沈珏一听,当即奔到未婚妻家中,谁知被那家人抓住把柄说沈珏装病害的自家女儿惨死,向沈家索要巨额钱款。沈家那时并非豪富之家,因此推拒了。谁知没过多久,沈家便被告到了官衙。

沈父沈母为了官司四处奔走,心力交瘁,终于得了重病,沈珏也是这时立志学到医术。可重病终究不等人,未等沈珏学成,父母便先后撒手人寰。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沈珏先后经历了这么多惨剧,若不是有洛祉,怕是也撑不下去。再然后,沈珏毅然辞别洛祉,去往荒山学习医术,才成了这少年神医。当年那惊艳了沈珏的女子,沈珏竟是再未提起,就连后来洛祉问起,也只是推脱不知。

沈珏虽是神医,却也武功了得,尤其是用毒之术。这也让虞凉时常在想有空一定要与沈珏一较高下。毒术出名的,虞凉见过不少,但能与她齐名的,虞凉真的想见识见识。

见识归见识,当下的情况还是需要处理。虞凉倏尔听见远处的响动,便吩咐手下警惕起来,自己也拿出自小便跟着她的细剑,等待出鞘。

一丛丛树木的黑影中,忽然出现了一抹白,那抹白并不鲜艳,却在这夜色中被衬托得极为显眼。

是洛祉。

虞凉收起剑,随即扶额,也只有洛祉这种武功顶尖的人才能在夜晚的行动中还穿着他最爱的白衣,一点都不想隐蔽。这是吃准了敌人打不过他么?

洛祉及手下已经和虞凉秦一阅会合,禹衣却是情况不明。

洛祉环视一圈,走到虞凉身边,问道:“秦一阅呢?”

虞凉腹诽,这么关心秦一阅?但口上还是老实答道:“秦一阅带人去探这凤然亭了,听说里面有千年阙的线索。”

洛祉微微一笑:“那你怎么不去?”

虞凉语塞。难道她能说是心里担心洛祉才自愿留下来查看动静的么。不过虞凉就是虞凉,马上辩解道:“秦一阅是户部尚书,需要最先得到一切消息;况且他留下也对付不了禹衣......”

洛祉眼角一挑,负手打断道:“世人皆道千年阙飘渺无踪,里面更是机关重重,你觉得秦一阅比你更能应付?又或者,你觉得以我的武功,对付不了禹衣?”

虞凉心里一跳,洛祉想干什么?现在不分场合计较这些,不像是他的作风,可这又是明明白白一个洛祉站在她面前。旁人或许能易容成洛祉的模样,但绝对模仿不出洛祉通身的气度和举止。

洛祉接着说道:“虞凉,你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要斤斤计较这件事?”

他第一次完整地在她面前说出她的名字,暧昧地带着最深沉的旖旎和情愫。

虞凉下意识点了点头,又抬着头望着洛祉,眼里疑惑不已。

洛祉看着这样的虞凉,忍住想要抱着她的冲动,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我想要你,欢喜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虞凉饶有兴趣的看着此刻走出门外的人,她现在很想知道这洛祉会怎么处理这群人。 这位被三国称为武学的幸运儿的男...
    程十昔阅读 33评论 0 3
  • 夜半时分,一群黑衣人已整齐有序地跟着虞凉秦一阅等人到达虚山脚下,轻装而行加之武艺高强,一路竟是半点声响也无。 而秦...
    程十昔阅读 48评论 14 6
  • 外边已经大亮,细碎的阳光透过窗射进屋内,散发着温暖的气息。 虞凉揉揉额角,又狠狠地眯了眯眼,心中郁结难消。她昨...
    程十昔阅读 55评论 2 6
  • 虞凉回房后,心中默念着清心咒,摒除杂念细细看着秦一阅交给她的虚山地图,希望能找出上山的最佳路线。 虞凉用笔圈画着,...
    程十昔阅读 35评论 4 6
  • 夜色愈发沉暗,只有几颗疏朗的星子和一轮朦胧的月挂在天幕。 离得近了,二人发现屋子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重,还夹杂...
    程十昔阅读 38评论 8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