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与人

96
追晴吴
2017.11.05 10:10* 字数 1198

昨晚躺下的时候,突然想起,前段时间,我问我老弟他喜欢干什么,回答说做菜。而又刚好在微博上看到了推荐,关于中国美食纪录片除《舌尖上的中国》之外的,就全部下载着看了。也要让老弟好好看看,思考思考的。

做菜不仅是人与菜之间的关系,还关乎于自然。人所有健康的绿色的吃食都来自于大自然的馈赠。这让我想起小时候还住在山旮旯里的时候,帮着家里干农活儿。

春天,就挖坑坑种洋芋,点花生,种豌豆……夏天,是除草的季节。庄稼旺盛,草也旺盛。虽然绿色很可爱,碍着庄稼了就不行了。嗯,这个时候大概,黄瓜也能吃了。干完活儿,直接去地里摘一两个,拿河沟里冲冲,就啃,又脆又甜,嫩。现在是再也吃不到了!

秋天,收获的季节。没事儿了,就跑地里,随手把嫩豌豆揪了,吃嫩米米。还有大蚕豆,每次做饭时,我总要抓上一把扔灶火里,饭还没熟,我就已经开吃了,嘎嘣嘎嘣的,贼香。噢,秋天还要割麦子,那几天得期待老天给力,不能下雨,要不麦子发芽了,打出来的面粉就泛黑,做出来的面条和馍都黏牙不好吃。想起那时十一二岁,得和老妈一起背着二十来斤重的麦子,下沟去打面。我家住在大村子里,有很多沟,我家那条叫黄泥沟。来回全是陡陡的山路,而且我家还是最山顶的那一块。严重怀疑,我现在不高,是在我正长个的时候,背麦子去打面弄多了。当然,最开心的还是,下到马路上有机器大叔家了,我老妈给我买的那一包泡面和榨菜,吃着可香了。但是现在想起来,我老妈似乎从来没给自己买过。

冬天了,也是我那时最喜欢的。过冬的菜都藏在地窖里,地里就还有一些白菜了。不过麦苗那时也长得很高了,一场大雪纷飞完,地里一半绿色,一半白色,就像一块超大的拼色厚地毯,阳光出来,还会闪着光,那估计是世间最美的了!不过老爸总会说,下雪好啊,有了雨水滋润,明年的麦子就美呀!

想想那时的蔬菜食物,从来不用担心农药,激素这些乱七八糟的。记得有次拔萝卜,那种上青下白的大萝卜,与大地太亲密了,只拔了一半出来,我直接就拿着啃了,水滋滋的,还甜甜的,完了就饱了也不渴了!

自己家里还喂猪,满山坡的给猪找嫩草,一去就一大箩筐回来,剁碎掺合着玉米面一起给它吃,一天三顿比我们的饭都要准时呢!不过冬天一宰,就做那种烟熏的腊肉,又香,保存时间也长。这是现在菜市场里的饲料猪肉不能比的。

在记录片里看的,做菜与人,气运自然,原材料要时令,农家农味儿。农民好好侍候土地,得到的回报也就好,那样出来的菜,也才叫菜。所以说,做菜不是简单的把菜烹炒装盘,得尊重食材,尊重土地与自然。心平气和地与食材,与自然交流,这和人与人之间也是通理的。

老弟在上高中,整天不是上课背书就是作业,也没时间让他思考这些问题。就只能我在家的时候,与他一起做饭时聊一聊,交流交流。他也确实是有些天分的,同样的食材,我怎么弄都一般化,到他手里就不一样了。邻里亲戚也都说做的菜好吃。不过,他现在性子没定下来,有时会很急躁,做菜是一件急不来的事情,以后还有的路要走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想随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