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热血】三加二事务所(1)

字数 2985阅读 50

开启吧!新世界之篇!第一章 遗产疑云

嗡——

公交车行驶至某座破落县城里,在站牌前停下,吱嘎刺耳的刹车声引来了行人跟小贩注目礼,他们皱着眉小声骂了几句方言。

“南县到了,南县到了,有没有下车的?”

随着女售票员尖锐的报站声,一位目露疲惫之色的少年从后门慢慢走了下来。

少年身后背着个黑色书包,他的鼻子抽了抽——似乎很不满环绕在身周刺鼻的柴油味道,他看了眼四周,而后走到了站牌上。

“嘎、嘎。”一只杵在枝头的乌鸦有气无力的叫着,少年抬头看了它一眼,乌鸦感受到了后者的视线,它拍拍翅膀,震翅飞向高空,留下一连串的有气无力的叫声。

见它飞走,少年嘀咕了几句晦气之类的话后,便从书包中掏出瓶水,迫不及待的咕咚咚倒在嘴里。

陈言,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从小便是个孤儿,依靠勤工俭学才把漫漫求学路走完,陈言在很小的年纪便深知‘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当然,虽然长大后他也明白改变命运不仅仅只有知识,但这是条相较其他而言更加公平的一条路。所以他在面对入学时那高昂的学费没有退缩,竟咬着牙将自己供到了大学结束。

学业结束后,陈言便辞了工作,他整日穿梭在各大人才市场里,企图从中寻找一份自己喜爱的工作,无奈狼多肉少,加上毕业生普遍没有经验,喜欢的工作早已没有位置,而别的…他也不感兴趣。

就这样,在入场费与坐吃山空双重花销下,银行卡醒目的个位数很含蓄的对他发出了抗议。

一瓶堪堪见底,陈言摸了摸嘴角,满意的从口袋里拿出张皱皱巴巴的纸条,虽然那上面的内容此前不知看了多少遍,但他仍旧仔细端详了起来。

“说到底头脑一热就从S市跑了过来…”陈言看着纸上地址,摸着下巴喃喃道:“可如果是恶作剧的话,那我不是该睡大街了?”

本来囊中羞涩的陈言为什么会不惜长途跋涉来到这里?这事得从两天前说起。

两天前,为了工作跟生存头疼不已的陈言在租房中收到了一封信件,信件内容很是言简意赅,讲的是他有位亲人在不久前去世,无儿无女的老人在临死之前留下遗嘱,将名下所有财产转交给他,让陈言马上赶过去。

看到这儿陈言倒是乐了,且不提这封信是真是假,那位无儿无女的‘亲人’到底是如何知道自己住址的?难不成他就是自己的父母之一?因为对陈言心里有愧疚所以不敢相认,整日望着他的背影以泪洗面云云?

信中留了个电话号码,说是到了那里直接拨打号码,旁边还印着某个律师所的LOGO,不信邪的陈言还真去网上搜索了该律师所的信息,居然真有。

打开该事务所的主页,其居中处有一张灰色的照片便吸引了陈言注意力——像中人脸模糊不清,身上穿着件松松垮垮的西装,陈言看着有些不对,仔细望去,发现这人的领带结是按照鞋带系法打的,两个椭圆形的领带环垂头丧气的挂在他的前胸,让人忍俊不禁。

他佝偻着腰,对着镜头颇为懒散的做出V的手势。

“哟。”陈言嘴角一扯,对着电脑屏幕讪笑了起来:“本来看到网上那个联系电话跟信上一样,我都脑补出了好几个慈母或者严父在远方凝视儿子身影因某种苦衷不得相认的虐心剧情了。”

“自从在网上屏蔽了蛇精脸跟刘XX这两个关键词后,这种大口吃屎的感觉倒是久违了啊…”

他一面说着一面抽搐,为了清洗自己的眼睛,陈言手指习惯性的刷新了下网页,没想到前后一分钟的功夫,主页上的律师照片又换了。

这次的照片完全跟证件照没有半毛钱关系,只见像上是一桌丰盛的午饭,算着时间,看来是刚刚做好的。

下方的律师状态从‘在线’改成了‘午饭中’

“这人把自己的门面当做朋友圈了啊!”陈言惊了,他在电脑前吐槽道:“你特瞄到底是多不受人待见啊?受不了自己说说下那冷淡的互动就自暴自弃的玩起来了啊!”

“一般律师会用‘午饭中’来充当自己的状态吗?拿筷子的功夫腾不开手点击鼠标对吧?”

陈言说着再次刷新着网页,他额头青筋暴起,因为照片又换了。

这次换成了部破破烂烂的手机可怜的躺在地上,照相的人似乎心情不好,将整个照片编辑成冰冷的蓝色调。

“生气了吧!因为在吃饭时间还玩手机母上大人果然生气了吧!”他幸灾乐祸的笑道。

神经兮兮的笑了一阵,陈言明智的将网页关掉,他视线挪向桌上光滑的信纸,脸色阴晴不定了起来。

惴惴不安的拨通号码后,陈言在心底安慰自己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正所谓富贵险中求,要是万一是真的呢?”

越这样开解自己,陈言心里越没底,好在不到一会儿便接通了电话。

“您好,欢迎致电三加二事务所。”电话里,一道慵懒的男声传了出来。

事务所?听到男人的自称,陈言心底咯噔一下,不是律师所吗?

后背有些冒汗,陈言僵硬问道:“您好,我叫陈言,目前已经到了南县。”

“陈言?”让他吐血的事情发生了,只听男人疑惑了会儿,继而朝着别处问道:“悦儿,找你的?”

陈言脑袋冒起一圈黑线,里面似乎有奶声奶气的女童声传来,如同七八岁的孩子声线——上班也能带孩子?这人到底靠不靠谱?

“哦,哦!”女童提醒了他几句,男人发出了恍然大悟的声音,旋即清了清嗓子,轻笑道:“陈言先生吗?真是对不起啊,我现在正在处理其他事务,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请先去你伯父家凑活一晚如何?”

陈言嘴角抽搐,处理其他事务?在进行光源氏计划么混账?你当我千辛万苦过来是为什么啊!这样的处理真的没问题嘛?就算每天处理那些堆积如山的投诉信件也没关系吗?

他咬着牙,想着还有求于人不便发火,便抑制住自己想要咆哮的冲动问道:“你大概什么时候过来?”

“明天一早!”大概是感受到陈言的怒气,男人斩钉截铁道:“把手头事情忙完我就过去找你。”

陈言点点头,一天的舟车劳顿实在有些乏了,虽然男人话语态度相当诡异,但他只身一人来到此地并不是没有倚仗,此事若是真的那还罢了,若是恶作剧…

他在心底冷笑数声,继而问道:“地址是信上那个吗?”

“是的,钥匙的话我放在门框上了,对了小哥。”

男人说到这里,颇有些不好意思道:“本来我以为咱俩在当天办完手续,没想到有事耽误了,所以有一些小细节没有做好。”

“恩?”听到这里,陈言扬了扬眉,他的心中冒出不祥的预感:“是什么小细节?”

他加重了‘小’这个字的语气。

“此地的风俗是死者下葬后必须有亲人在场,可老人只有你一个亲人,所以…”说到这里,男人扭捏了起来。

“还放在殡仪馆里吗?”陈言点了点头,善解人意道:“没关系,正好我也想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

“咳咳,是这样的,在殡仪馆安放需要过夜费,我本来想垫付一些,可正巧今天买了个新手机,现金花了个精光…”

陈言听到这里,也是明白了男人的意思,他惨然一笑,旋即道。

“您的意思是。”他和颜悦色的缓缓确认:“今晚我要去的,我要睡的,我要休息的地方,停放着一具尸体?”

“呵呵…”男人发出一阵尴尬的笑容,想必他也觉得自己这事不是人干的,说了一句我明天去找你,迫不及待的抢先挂断了电话。

陈言听着嘟嘟的忙音,感受萧索的寒风,不由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呼。”陈言深呼吸了几口,旋即蹲下身自语道:“现在有三个选择,第一,转身就走,权当这来回的车票钱当成学费了,不过回去后就又会变成老样子,整日坐吃山空也不符合我的性格。”

“第二。”他翻了翻自己口袋,放眼望去一张红色的也没有,陈言喃喃道:“这点钱吃顿晚饭都够呛,别说找旅馆了,若是拿着包裹随便在某个公园凑合一晚…”

他环视四周,看着行人商户陌生的眼神,苦笑的摸了摸鼻子:“怕是还没睡醒,不仅钱财两空,肚子里的脾脏还要被别人割了去。”

“第三…”他的脸上狠厉了起来:“大不了先去那里睡一晚上,不就是具死尸么?他还能半夜起尸上天不成?”

再三权衡之下,陈言无比艰难做出了决定,他提着大包小包,照着地址,按图索骥的寻了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