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岁韩寒一张照片刷爆朋友圈,真正的高贵在于超越自己!

最近,韩寒晒出自己5公里的跑步成绩,感慨的说:细雨中空旷的体育场,5000米三级运动员达成,终于比20年前的自己更快了。

国家三级运动员5000米的成绩标准是17分40秒,而38岁韩寒5000米用时17分31秒,比标准还要快9秒。

其实今年4月8号的时候,韩寒就晒出了自己的跑步成绩,5000米用时18分36秒,如今两个月过去了,他不但刷新了过去的成绩,还比18岁时跑得更快。

很多人将其理解为自律,其实不是的,当一个人突然开始热衷于健身运动时,很多时候是源于意识到身体机能的衰退,想要通过健身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因为身体健康,身体体能,是梦想,野心,事业,一切现实和非现实追求的载体。

当我们说一个人追求自我实现时,身体的自由,支配和掌控身体的能力,也是自我实现的一部分。

如果你细心观察,你会发现很多不爱运动的人,到中年或接近中年时,会突然开始加强身体力量的训练。

这在作家中也很常见,比如,自言读书时觉得跑步很痛苦的韩寒,38岁伴随中年发福后,慢慢开始拥抱跑步,热爱跑步,并一次次超越自己。

村上春树也是如此,在三十多岁职业出现瓶颈,身体也开始超重之后,他开始热衷于跑步,并扬言:始终觉得自己作为一名严肃作家的生涯,从开始跑步那天算起。

虽然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出版了3部小说,也算是事业有成了,但是,跑步让他感到自己在不断突破和超越。

在散文集《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里,村上春树记录了自己从开始跑步,到进行专业的铁三角训练,在自我身体塑造上越走越远的心路历程。

他认为,跑步可以锻炼一个小说家的身体,精神和意志,还会促使人开始思索人之为人的意义和价值。

而《格列佛游记》的作者,乔纳森·斯威夫特,在二十多岁时,每隔两个小时就会到山丘上跑半英里。

《小妇人》的作者路易莎·梅·奥尔科特,也热衷于跑步。

而英国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甚至在写作中断,职业生涯遭遇灵感枯竭的时候,通过重新跑步来帮助自己可以长期输出。

这不是简单的自律可以解释的,而是源于人的内在驱动力,渴望超越自己,渴望实现自我价值,渴望夺回身体和精神的自主权。

20世纪早期,心理学家普遍关注于折磨人类心灵的疾病,但是亚伯拉罕·马斯洛很快意识到,这种关注是片面的。

因为心理学的目标不仅仅是认识到我们的孱弱,消除我们的孱弱,更应该致力于帮助我们茁壮成长。

所以,马斯洛提出:弗洛伊德给我们提供了心理学病态的一面,但是现在,我们必须用健康的那一面来填充它。

因此,他在《走向存在心理学》中提出一个观点:区分心理繁荣,还是心理病态,以及心理平庸的最重要的部分是:一个人自我实现的能力。

也就是说,很多作家热衷于跑步,是因为他们比大多数人更加致力于自我探索,而很多人到中年,依然迫切渴望实现自我价值的人,也会通过健身和跑步,夺回自我实现的能力。

因为根据马斯洛的观点,人类被驱使去满足自己所谓的「需求层次」。

自我实现」占据了这个等级的顶峰。

有人一开始就致力于自我实现,比如,艺术工作者,高级的专业人才。

但有人一辈子都在为基本的需求,满足我们生存所必需的东西而打拼,比如,食物、水和住所,以及一些心理健康所必需的东西,如安全、爱情、地位、归属和自尊等。

注重自我实现的人,会降低自己其他基本需求方面的满意度,而专注于能够实现自我的方面。

比如,音乐家必须创作音乐,画家必须画出好的画作,作家必须写出好的作品。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到了月亮,是因为对于艺术家来说,自我实现是放在第一位置的。

马斯洛在《动机和个性》里说:人类能够成为什么样的人,他们必须成为什么样的人。他们必须忠于自己的本性。这种需求我们可以称之为自我实现……它指的是人对自我实现的渴望,也就是说,指的是一种趋势,即他有可能成为真正的自己。

当我们开始致力于自我实现的时候,对自我的掌握,成为我们生活所追求的目标,并逐步演变成我们的生活方式。

我们将自己的心灵视为未探索的秘境,怀着不竭的动力,去对其深度和广度,做以更多挖掘和了解。

所以,有些艺术家通过自毁,比如颓废的生活,来感知痛苦,塑造极致的自我体验,并进而达成艺术追求。

但有些艺术家,则通过自我塑造,自我超越,比如规律的生活,身体和精神的突破,来达成艺术追求。

当我们努力实现我们的目标时,我们把精力投入到掌握必要的技能上,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实现了我们的潜在潜力。

而身体体能的强健,是我们进一步感知自己潜力的基础。

在所有现代词汇中,我很讨厌过度吹捧自律,因为我不认同所谓的自我克制,自我要求,自我坚持,我认为,人们每天都会做某件事,是因为从中得到了好处。

这就是马斯洛提出的:巅峰体验

巅峰体验有很强的治疗和鼓励效果,可以永久激发我们做某件事的动力。

马斯洛认为:巅峰体验不能被自发的激发,但是它们在追求自我实现的人中,出现的频率远远高于大多数人。这意味着,巅峰体验,是自我实现者在培养技能,和努力实现潜能时,所经历的个人成长的副产品。

也就是说,我们看到春上村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跑步,不是因为他在跑步这件事上自律,而是因为他有着极为强烈的写作追求,为了实现自己的创作野心,他开始通过跑步和运动,夺回身体和精神的自主权,并在夺回的过程中,经历了巅峰体验,从而可以长久的去做这件事情。

而韩寒也是如此,通过跑步实现的自我超越,激发了他自我实现过程中,所无意识产生的巅峰体验,让他可以热衷于坚持做这件事。

我个人之所以有这个感受,是因为最近两年,明显发现自己精力衰退,没有办法像过去那样熬夜看书,加班做事情。

而今年过年期间,由于疫情在家宅着,所以堆积了一身的肉,月初开始做运动,然后发现运动居然极大的提高了我的工作效率,让我可以保持旺盛的写作精力,而不是动不动就感到疲累不堪。

体验到运动给予我迫切想要做的事情,带来了极大的助力后,我开始每天坚持运动,运动量逐步升级,但是精力越来越好,越来越喜欢运动,而在这之前,我最讨厌的两件事就是:数学和运动。

坚持健身,不是因为我自律,而是我在健身的过程中,体味到了这种巅峰体验,因此,重塑了我的日常生活。

换言之,坚持健身只是帮助我实现梦想的一环,我因为可以通过健身实现自我实现,所以,我才开始爱上健身。

所以,这是和自律无关的事情,因为我一点都没有像过去那样,强迫自己去做这件事,而是甘之如饴。

而我之所以多次在文章中提及自我实现,是因为追求自我实现的人,可以自行疗愈很多身心创伤,并且下意识的摆脱自己渴望被接受被喜爱的追求,并且不会像大多数人一样,对「社会比较」有一种痴迷。

也就是,那些追求自我实现的人,不指望别人的认可,或者社会标准,或者某种权威来决定他们的生活,而是根据自己的良心来做判断,初心来做选择,天性来决定人生方向。

法国哲学家蒙田就在文章中写过:我有自己的法律和自己的法庭来审判我,我参考这些而不是其他地方。

这是因为专注于自我实现的人,已经变得足够强大,足够勇敢,能够独立于社会的评价体系,不再依赖他人的好评,认可,甚至别人的情感,来构建自己的生活。

因为他们认识到,无论是荣誉,地位,声望,还是爱情,都不如自我发展和内心成长重要。

拿我个人来说,我曾经为了可以变得更瘦,穿上更漂亮的衣服,而迫使自己节食和运动,但坚持一段时间之后就作废了。

因为内心深处,我更加偏重于体验,包括体验美食的乐趣,并通过吃美食来让自己心情愉悦,从而更加精力充沛的工作。

而现在,我开始沉迷于运动,只要一天没有运动就超级难受,是因为我发现运动带来的精力旺盛,可以替代美食提供的愉悦,也就是说,我终极追求的是,一切服务于我的工作,而不是我的美丽。

为了美丽无法坚持下去的事情,为了更高效率的工作,我就可以特别开心的去做,经历了这种巅峰体验,健身就变成了日常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刻意追求的东西。

所以,当你渴望构建某种生活方式时,你不是订计划,定目标,强迫自己去执行,而是先思考清楚,你做这件事是为了什么?

自我实现者,构建自己的生活方式,很大程度上是由他们的人生使命来决定的。

你所有的选择都是为了帮助你,成就心中最迫切渴望做成的事情,也就是你的生命激情之所在。

找到这个激情,找到你的人生使命,你会下意识的围绕它而发展技能,并且,你享受每个技能炼成的过程,因为每一项技能都在告诉你,我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所以,与其羡慕韩寒很自律,村上春树生活很规律,不如羡慕他们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并为了做成想做的事情,而乐于做很多人觉得痛苦的事情。

文 | 巴黎夜玫瑰

图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