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2

家庭离异,性格扭曲,经历类似躁郁症,神经衰弱,自卑,一个女孩子的自白。



第一话

我是一名在校学生,在大家看来是一个还比较开朗的女孩子。但你们不知道曾经的她,心理有多扭曲。

有一句话:不要随便评价一个人,因为你不知道他曾经经历过什么?

小学的时候我是班里的班干部,老师的得力助手,高高瘦瘦的,大眼睛白白的小脸蛋,是很招男生喜欢的女孩子,也有男同学塞过情书的。成绩也不错,每年都有奖状,老师喜欢我,家长亲戚喜欢我。小时候也常参加活动,是一个很傲气的女孩子。我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95后的小学,学校就已经有那种小团体了,班里有几个长的好看的,同学们都乐意和她们玩,大家经常讨论谁有了新裙子,又有了几封情书,老师让我参加了什么活动的攀比,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就真的特别虚荣,也会讨论别的女孩子,有的时候的话题就是针对别人。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我在校园暴力别人。

所以我被校园暴力的时候还不自知。有一次被一个男生骂不要脸啊,被用石子丢,只觉得很委屈。那个时候我多骄傲啊,只当是追求不成的loser,告诉姐姐,男生道歉以后再也没见过他。

再后来还没来得及感受毕业季就转学去了新初中。因为学习还可以,又听话,老师也照顾,村里的孩子无所畏惧,在新学校也混得得心应手。开始有一点胆怯,好歹大家都很帮我。直到有一天,一个女孩子给了我一封信,我才知道原来我不是那么优秀,我觉得这可能是我开始自卑之路的第一步。

这个姑娘放学传给我一张纸条。内容无非就是你多不要脸的一些话,那个时候谁让我又很多男生喜欢呢。我回到家看完这封信,就好像是一个人把我拉到角落里,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都被打蒙了。从小到大,我骄傲自信受父母老师同学喜欢,怎么就被人这样指着骂。当时的我不敢还手,只是很委屈很委屈,蹲在桌角哭了好久。我记得当时我姨姨夫问怎么了,给他们看完那封信之后,我姨特别气愤的想要给班主任打电话,我姨夫说了一句话,算了。这句话可能也是这么久以来不管我有多委屈,都不会选择找别人说的原因。因为我记得姨夫的表情好像就是觉得小孩子闹着玩,告诉我说不定就是你在外面惹是生非,找了老师还不够丢脸。三天我是红着眼上学,老师也很给力,没有喊我回答问题,当时就一个想法,千万不能在课堂上哭出来。

这封信是周末回家又偶然在桌子上看到了,没想到还存了这么好。其实说没有感触是假的,再看就是没想到当时我那么坚强,能够把它忘得差不多了。

后来想想,自卑这东西是骨子里本身就存在的。小学即便我那么骄傲,那么虚荣。但是虚荣的那些东西还不是我缺少的?总是说我妈给了我什么,还不是因为爸爸没有陪伴过?每天嘻嘻哈哈的,乖乖的听家长老师的话,尽力的讨好每一个人,不想被抛弃,不想让别人觉得多余。傻乎乎的,也不深究别人的话。大了偶尔钻牛角尖就是可能哪句话自己消化不了了。现在想想,我的敏感也不是最近几年才有的,我把我自己的敏感和缺乏安全感对等。我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小时候因为家里的原因,总觉得我的出生是多余的,也不止一次听我要被送人、我不是妈妈的孩子的故事,所以特别害怕再次被抛弃。我小时候讨好每一个大人,从来不敢说不,安静的做家里人给我安排好的一切,现在说来小时候的我可是一个超级心机的girl呢。

大了还是无法摆脱这种情绪,不过是越加厉害了一点。因为以前我都能在我的世界里搞好目前的一切,换句话讲,就是现在的一切都能在我的控制之内。大了,事情复杂了,我的能力又解决不了,抓不到手里的东西,很没有安全感,就在想怎么才能不失去。很在乎别人的想法,怕自己做的不够好,别人会离开。但是人际交往对我来说太难了,我总是把我再好的一面展现给外人,但是我又不是圣人,总会犯错,和一开始展现给大家的不一样,所以才会被那个同学说我虚伪。罢了。很喜欢郭冬临的一段话,我们走着走着,就感觉对方变了…其实我们双方并没有变,我们只是走进对方最真实的地方,真实并不一定都是美的。

后来中招考了我们学校第一名,上了当地最好高中的不久,我的自卑绝望去了一个更大的地方迸发出来。我发现长的好看的人真的太多了,成绩好的也太多了,本来初一初二我就有一点自卑。有提到我过去很虚荣,学校里很多有钱的,父母是当官的,可是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懂,也不敢和别人说话,觉得自己的存在感更差了。成绩还算可以,就以为和初中那样玩玩就行了呗。没想到唯一还可以虚荣的成绩一落千丈。后来就被人嘲笑个子低,我知道是开玩笑,我也自嘲,但别人的话让在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我什么都不敢反驳,只是自卑感越来越强,后来我就真的觉得我是这样的了。

看着我羡慕的那些漂亮又有才的姑娘成绩越来越好,高一期末成绩我考了倒数(进班成绩前十)。我依旧记得分科时我去问当时的班主任他的回答:随你怎么想,你想选啥就选啥?因为之前班主任让我成绩不要再下滑了,我还保证不在30以后了。那个眼神我记得,看不起和不屑。其实现在看来,我觉得老师本没有别的意思,就好像很多人不懂自卑的人有多敏感,就好像现在我很嫌弃自卑时候的我,怎么那么矫情。

可能正因为这样,我分科之后的一个学期,拼死的学习,好像永远有使不完劲。吵杂的环境也学的进去,微弱的灯光下也学得进去,闷热的环境下也学的进去……每天我都开开心心的学习。为了跟过去说再见,也为了省时间,也剪了留了两年的长发。我依旧记得期中考试时候,我在走廊还慌张的看着复习两遍的资料。那个时候我们在西校区楼梯口的那个班,我坐在教室后面倒数第三排里面的位置。成绩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在往办公室跑,我坐在那里动都不敢动,比等中招成绩还难熬,很没有把握。有个同学告诉我考了23名,只是心扑通扑通跳,紧张还有一丝窃喜,嘴上说着不可能吧,心里想的却是一定要进30名啊(三十名是当时我给自己的目标)。后来又有说三十名前面都没看到我,心都揪起来了,就是那种中暑的感觉,心里犯恶心,晕乎乎的,当时趴在桌子上,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我心里静的像晴天的湖面,就在想,这是我证明自己的唯一机会,我就只是想告诉自己,我可以。如果这次不行,我没有相信自己的理由了。这可能是崩溃边缘的第一次试探。

再后来确实成绩23名,算是一个悬着的心落下来。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越学越开心,期末竟然也进了前五。暑假。

当我学习慢慢步入一个上升期,也开始相信自己。我真的相信,当你开始相信自己的时候,任何好的事情都接踵而至。这段时间,不仅觉得身边的笑脸多了,住在亲戚家每周也有欢声笑语,更重要的是,我百年不联系的老爹常给我打电话……一切都是那样美好,我开始飘飘然。

似乎习惯了这种被包围被关照的氛围,当大家投入紧张的学习当中,加上课程难度的增加,我明显感觉的到跟不上大家的脚步了。我开始慌了,但是依旧不敢放弃,怕应了初中老师的一句话,高中女生都会慢慢因为课程难度的加难而落下来。可是性格就是变得比较敏感,觉得大家会因为成绩不好了不喜欢我,唯唯诺诺的。开始不自信,开始敏感,负面情绪越来越多,开始有点孤僻(不容易和同学关系特别好,大多数时候,和同学们关系是看起来还不错,但总归是没有真正的融入进去),很多一个人的时候就特别难受,内心活动超级多。

那个时候就开始回忆起上学期成绩变好时的顾虑:第一次考好时,大家会不会觉得我是作弊,期末考到前五,大家会不会觉得我这次作弊的没把握好力度,考的太好了。如果这学期我成绩下降了,大家就会那样想,我一定不能落下。大家在我成绩好的时候会和我玩耍,成绩不好就不理我了,连自己老爹、家人也是这样,人怎么那么现实的?每天都是在无限猜测,无限定计划,然后又做不到的自责中自我折磨。

当时有关系特别好的女生,但我也不敢总和她们说,会觉得太影响别人,现在想来也确实,谁都不愿意身边有一些时常散发负能量的人吧,几乎日日做梦,做不好的梦。记忆力极速下降,高中后来语文课本上的东西一篇都没有背会(或者是因为自己懒太矫情了)。轻的时候就只是情绪没有那么高涨,胃口不好,严重的时候就已经是听不进去课,每天晕乎乎的想要睡觉,但是晚上白天都睡不着,在寝室听不得一点声响,总觉得别人都在针对我。别人窃窃私语,感觉就是,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心理。

我总记得,我明显能感受到自己敏感的情绪的是,多次问我姐,为什么咱爸最近又不给我打电话了(当时月考过,成绩下降了一些)?我成绩好就来看我,是不是因为成绩不好了,这又不想理我了?甚至还会质问我姐,人真的这么现实?如果他真的是因为成绩态度的转变,干脆一开始就不要联系我,别给了我希望再浇灭刚刚燃起的小火苗……

我明显情绪爆发有两次。一次是晚自习回到寝室,差不多已经熄灯了,坐在桌前学习,一本书换另一本书,一张卷子换领一张卷子,我一个字也没记得,一道题也没有写出来。后面的室友在慌凳子,我就觉得他在针对我,然后就想着写日记派遣一下,写着写着越想越生气,啪,打破了寂静的夜。窗外还是静悄悄的,大家的心再也没有平静过。

再一次是我躺在寝室的床上,给老妈打电话,我说妈妈,我好害怕,我觉得我周围有人,晚上睡觉我把被子裹得很严实还是很怕,心好慌,好困好累,但是睡不着,我吃点什么药好不好,我学不进去,妈妈你来接我回家好不好,我不想住校了,我睡不着……最后也没有回家,就在想不能因为这种小事闹到回家。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段时间,行尸走肉也不为过。每天,起床和我觉得针对我的室友去破街买饭到教室,熬过一上午,买饭,中午煎熬的想办法让自己入睡,下午继续熬着到大课间,吃饭或者假装学习,继续熬晚自习,晚上和睡觉拼个你死我活的。那个时候我记得坐在倒数第二排,前面坐着当时大家觉得有怪异动作的同学,每天就看着他的背影打发时间,偶尔看看外面的天,我的娱乐方式就是在雾霾天找对面能看清几栋楼,偶尔天气好的时候,会看到太阳漏出一点点光,我都会笑着跟自己说,你看太阳都在努力给你争出一点点阳光呢?可是自己每天都是看着昏暗的天空,没有一点色彩的黑板,眼前其实很有意思,只是自己的眼里心里只有黑白灰。

我总是说我最不想回忆的就是高二那个学期,因为太难受了,大家都是在说我前面的同学很怪异,其实我能明白他的孤独,只不过刚好走进了一个没有人的世界,还没有找到出来的门。

就是躁郁症,(双向情感障碍),一面狂躁一面抑郁,抑郁的时候,每天就想着自杀,有的时候就突然间的兴奋,感觉站在世界之巅,灵感突发,精力超级旺盛。每天就在这种状态直接切换。

我总记得一套一套的综合卷在规定时间没做完,而我总是做不完的,因为注意力很难集中,一道题可能要读好多遍...就是那种真的觉得没有意义,有过很多挣扎,想过无数种离开的方法,也就是因为不敢自杀才支撑着自己,想的最多就是我妈怎么办,期间还总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比如说莫名其妙不开心就开始哭,停不下来,所以有时候会特别安静低落,也有时候夜里突然想通了超级开心兴奋到睡不着觉。那是我也开始了解抑郁症,我觉得自己特别像,就给已经默认是了,真的是相当的痛苦。

现在我看了很多节目文章怀疑是抑郁症、躁郁症、神经症、强迫症、完美主义(空想主意)以及后来新出现的一些东西看到的社恐。我都会对号入座。

到现在,我都只是说我好像是这样的病,因为我家里人从来都没有带我看过医生,总觉得是我神经质,臆想出来的。

后来高三一开始就好很多了,我以为是住校的问题,搬离宿舍。即便成绩提不上去,好歹也听得进去课,很少再胡思乱想,情绪大部分时间还是比较稳定的。再后来,一百天的时候妈妈陪读,是两年以来最开心的时候,但因为有亲近的人在身边,情绪也会很容易就爆发,好在妈妈都很宽容我。

高三之后的心里建设没有再建立自信,或者继续自卑,就还算是平稳期。

高考完那三个月,也是相当的神经质。成绩出来的时候没有觉得怎么样就是填志愿的时候,爆发了一次。那段时间,老妈工作很忙,又加上三个月的陪读请假,导致任务更多,就没有时间和我讨论志愿的事情。我自己拿不准,又没有主见,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对什么事情也没有热情。我觉得我妈根本就不关心我。以至于她所有给我的建议,我全部都不愿意,就想跟他对着干,她怎么生气我怎么来。选了一个她不怎么喜欢,我也不喜欢的专业

再一次情绪爆发,就是和老爸又一次吵架。那段时间听说他因为我考的还算可以,和很多人喝酒庆祝,但是我都没有参与。没有对我的鼓励和表扬,就是希望我能够按照他的想法,报他也不了解学校。所以再一次通话,我就质问他,我是不是比叔叔家的孩子考得好,是不是没给你丢脸,所以你现在就开始干涉我的生活了对吗?我不和你姓,你没有资格管我。

所以这句话导致这两年我们还没有过联系。当时挂了电话就泣不成声,我也知道我现在关机必将引起一场腥风血雨,我还是那样做了。后来被姐姐骂了一通。

你问我当时什么感受?就是明明很爽,但是开心不起来。想到的就是刚刚缓和一点的关系,有点可惜了之前的努力。只有苦笑。

我以为一切会好起来的。我终于要开始我期待很久的大学生活。只是没想到,我还是留在这个我一度想逃离的城市。别人不懂我为什么录取了还是不开心,我也不懂。

到了大学,室友关系也很融洽。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在大学找到自信的自己。积极的参与班委选举,校组织的选拔,还有社团。社联的第三关面试成功的消息留了很久。我以前可以主持活动的人,现在连站在大家面前自我介绍都紧张到忘记呼吸。虽然最后班委选举、社团都没有留下来,但是不遗憾,因为我敢站在大家面前说话了。

其实在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表现的特别胆怯了,我以前是那么爱出风头的一个人,现在连逆着人群走路的勇气都没有。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我使了多大的力气,我有多开心我做出的这些努力。

我给自己定了目标,把过去没有学的东西都在大学里一一实现,喜欢上了拍照,报了两个摄影的社团;想要学跳舞,报了学校门口的爵士舞蹈班;想锻炼自己的勇气,报名了双语比赛;想让自己爱上看书,参与了读书打卡……中间都是一个人,很孤独,但是也很开心。社团里举行活动,不敢跟人说话,舞蹈班里,不敢在大家前面跳舞,很怕被人嘲笑。这过程中,一直都像一个刚刚进城的小姑娘、胆怯,什么都是好奇和激动。坚持到最后我有发了说说,在团委表演了开幕式,做了读书分享会,这几年第一次主动有人加我QQ鼓励我。所有的一切我都很感恩。慢慢我觉得自己笑容多了,是发自内心的。曾有室友跟我讲,第一次见我假装热情,努力活跃气氛的我笑的很假。其实我从来都没说过,我每次笑的都很惶恐,因为很不确定,对一切都不确定,紧张的,对,就是笑的很不安。这一年,我做了很多在别人眼里都微不足道的事情,而我乐在其中。

这一年你问我有没有情绪不好过?坦白来讲。有过很多次,这个时间我已经接触到抑郁症、神经衰弱。每次一有不太对的时候我都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想太多,不想在经历一次高二。其实我不知道的是我已经再次陷入这个旋涡。还是会因为室友的起床气难受,不能早早睡觉难受,看到一些负能量的东西,难受到无法自拔。

不过有我做的努力支撑着我,而且也不需要和高中一样,一旦我有想放弃的时候,就会想到妈妈,想到很多一些不能割舍的东西。我不想干就停下来,还有一个原因,有很多朋友的陪伴。一年时间不长不短,我已经可以完全正视自己的不足,也可以有自信的自己一个人你逆着人群走了。

压到我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参加同学聚会前,我二姨跟我说了很多我妈不洁身自好的话,她说她并不想让我知道的话,挺搞笑的。在公交车上就在想,我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几句话就把我打回原形。本来想着我还能在聚会上好好的和大家聚聚,没想到连头都抬不起来。这一段不想说太多了。总之就是又陷入了自卑中。

一直到大二开学很久都一直很低落,加上寝室的一些问题,导致我真的超级多负能量,经常发一些让人不开心的朋友圈。去了建设路的二院。还好,阿姨们告诉我就只是情绪低落而已。大二这一年接触了新媒体,也算是给自己找了一些事情做,考证进行中。

现在算不得完全自信起来吧,但是很久没有负能量了,最多就是在这些的时候有些难受而已。

我只是想很多,绕进自己的圈子走不出来的原因。


第二话


情绪低落的原因就是我想的很多,总是对一些很细小的事情敏感,然后捕捉一些东西,猜想,验证自己的想法。

我不得不说我是严重的讨好型人格,在我未曾接触到这个词之前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件很不好的性格,因为之前就有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说,说白了不就是,伪君子,小人的行为么,为此,我还难过了很久,很感谢蒋方舟(看了他的节目)能够在我看得见的地方告诉我,这其实不是很劣质的品性。

我还真就是那种比较讨好型的人格吧,不敢去也不愿意去跟人发生冲突,和她说的一样,即便内心有很多不认同你的话,我还是会在表面不露声色,在别人看来,这不就是有心机么,其实我真的有在很多地方解释过自己内心的真实活动,也算是有很多次说不了,但是很少在正面与人冲突,就像现在,我写出来,不就是在解释么。半年前,我还很为我这个有“心机的”性格烦恼,强迫自己和别人冲突,效果并不佳,但不可否认的是能说出口的冲突,还是挺爽的。但我那段时过的并不很开心。

现在依旧避免正面冲突,但是我不喜欢的就不再接话,这是我觉得目前我跟受用的方法。

一直到现在我不敢接受别人对我的好,因为我觉得我不配拥有。

每次想很多的时候我都会思考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我缺陷的人格。天生?环境?刚好前段时间原生家庭这个词频繁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我觉得我把我所有的问题都归到这一类中。我怨恨我的父母为什么没有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庭,我都没有办法回忆起我拥有的一个家庭的回忆,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太小不记事,还是自己选择性遗忘掉了所有的美好。但是我认为我是压根就没有过美好的回忆,因为我能够很清晰的记得我这一生中唯一的放风筝记忆。父母办离婚证那天,带我在县城里的转盘那里放了风筝,妈妈坐在花坛旁边,爸爸领着我围着转盘跑……后来我有问过我妈,那天你和爸爸笑的那么开心,是因为什么啊?我妈跟我讲是因为那天遇到了同事,总不能哭丧着脸。

无论是因为彼此的放手解脱了,还是因为那天的天气好,那天天空很蓝,白云很白,我笑的很开心。以至于现在我都没有再放过风筝,但是在公园看到爸爸带着孩子玩耍的场面我都会驻足很久。

我很怕写一些关于爸爸的事情,因为我不想妈妈因为我思念伤心。我能感觉的到我每次提起爸爸,妈妈会难过,我知道妈妈是怕我离开她,他不希望我想着他,如果我爸能够看到,我也告诉您,我妈过去说过那个家里的人不好的话,但是他从没有跟我说过你的一句不好的话,他说,不希望我对您有所怨恨,小时候所有的怨恨有很大一部分是妈妈这边的人对你们的诋毁,但我也从不后悔我过去所做的一切。

说回我对爸爸的思念,怎么没有过呢?有一段时间,可能总是听到同学谈论爸爸,以至于我走在街上,凡事个子不高,有些微瘦,头发短短,走路有些外八的中年男士都会认为是我爸。我总会幻想有一天,你会站在学校门口,接我放学。但是我不知道的是,我记忆中相貌都是模糊的,什么幻想都只是幻想而已。

我也怨恨我妈没有给我好的教育,没有让我学习到很多技能,没有给我一个很好的性格,没有好好的陪我,我自己一个人生活太久了,都忘记了家是什么感觉了,妈妈总是不想让我和她一起睡觉,他不知道的是我搂着她,我能很安稳的睡着觉。在我觉得我是神经衰弱的时候,她只会觉得我就是在瞎想,和别人在一起只会是我犯错。小时候不顾我的自尊就只会在外人面前诋毁我,导致我现在自卑的心理。为什么我亲爱的妈妈不直到她亲爱的女儿现在有多无助,只叫她好好学习。我怨恨妈妈为什么喜欢攀比、性格暴躁、喜欢骂人,让我遗传这些不好的一面……

小时候,哭是我们解决问题的绝招。长大后,笑是我们面对现实的武器。小时候每天笑着讨好身边的所有人,跟所有的人示好,大了反而特别喜欢哭。

我极端的把我所有的缺点都归为原生家庭带给我的伤害,我讨厌家里的人总是跟我说一些鸡毛蒜皮的陈年故事。

第三话

现在反而觉得一切都没有那么严重。

我那个室友其实根本没有针对我,咳嗽,抖凳子就只是习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太搭理她,可能给她带来很多麻烦,一直都没有好好的跟她说过这件事,后来大学了也就不怎么联系,但是我知道,她那个时候完全没有恶意,对我。

老师也对我很好,怕我跟不上学习,还给我两个课代表做,我也挺抱歉的,辜负了他的期望,到现在我还是没办法面对他,倒不是说不喜欢班主任,而是自己这里都没法面对,很多时候就是过不去自己心里这道坎。

初中我们有些同学会留在学校加小课,我总是很快就回家(住在学校家属院),或者拖到最后再走,情绪也没有那么好,我姨就问了我怎么回事,我说别人都有家长接,女孩子还有爸爸担心,来接。再后来,无论阴天下雨,还是闷热的晴天,我姨夫都会在楼底下(就是校门口)抽支烟,喊我,高洁,走,回家。我和家长们说再见的时候都带着一种莫名的神气。姨夫他们俩默默守护着我的小自尊,我没有爸爸来接,我有姨夫。

我妈妈在我初中出来上学,就一直默默在关心着我的近况,她知道初中我的小情愫,她知道我中招体育成绩偷改的事情,她不过问我手机里的那个人是谁,她在我体育考试跑来给我加油,她看到我加速的时候激动地哭了,她放弃工作来陪我,她在我发脾气默默的听我讲完继续给我做饭,买小蛋糕给我吃,她在我崩溃时候的无能为力,她跟我讲,我不知道怎么做一个好妈妈的……所以后来家里人跟我讲我妈的不是,让我觉得人怎么虚伪,明明接受着别人的帮助,还要背后讲妈妈的坏话。

大一有一个复读的同学,常给我一些建议,对,是他给我鼓励,后来也常在我心态炸裂时候送来安慰。

好兄dei也常语音电话

我是很会考虑别人感受的人,所以一般说话都不会让人难堪,如果哪次我说话让你不舒服了,别多想,我就是故意的。现在我就是这样处理一些事情。

我姐跟我说,不管昨夜你经历了怎样的泣不成声,早晨醒来这个城市依旧车水马龙。成长,大概就是将你的哭声调成静音的过程。大概就是终于学会了对自己无能为力的事,不再问为什么。我总以为我成熟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

我也很意外,能坐在电脑一个星期写这么多。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因为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同学跟我说,不管自己做得好不好,都要很抬高自己,而是不要贬低自己,自己并不差,高看自己不是很抬高这种不是盲目的,而是给自己信心。

现在我能淡定的讲出来这些,也算是正式跟过去说再见,以后会更好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清平乐 但无琐事,便笑天上月。 人生多情卿不恋,反作闲人酒客。 斜风落幕残阳,流霞催我归家。 不拘一帘明...
    田曰天阅读 160评论 1 5
  • 今天看了一部一直待在观影清单上的电影——《美丽人生》。这是一部意大利电影,讲述的是法西斯统治的时代,犹太血统的青年...
    快快妈妈育儿说阅读 47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