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女人必读名著之《查泰来夫人的情人》

《查泰来夫人的情人》[英] D·H·劳伦斯

纵使赴汤蹈火,也要自由爱一场

常言道,只有女人方才了解女人,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时候反倒是男性的视角来写一本女性的书,揣摩女性的心里路程,更鞭辟入里。

今天我们就是要借着劳伦斯笔下的查泰莱夫人,来解析一个女人在婚姻和爱情之中的真实状态,说得更直白一些,是什么让出轨成了一个女人唯一的选择,让婚姻变成彻底的坟墓?答案其实人人皆知,我也不想故弄玄虚,这不单是用于女性,男人出轨的理由翻来覆去也无非那两点:第一是婚姻生活不幸,第二,对的那个他出现了。

只是托尔斯泰说得对,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唯独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那就让我们走进查泰莱夫人的家庭,来具体分析一下这两个答案。

婚姻生活不幸福的第一点:性生活上的不和谐。

年轻人可能无法体会,也羞于明白这一点对于婚姻生活的重要程度,但你要知道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性不仅仅是人类繁衍的本能,更是男女之情的升华和稳固,也是彼此灵肉合一的渠道。

在电影《美丽人生》中,就有男主角对女主角这样一段告白的话:“你想象不到,我多渴望和你做爱,不仅做一次,是做完又做,一生一世”。爱的极致,就是想要彻底的拥有对方,爱的尽头,就是鲜活美好的性。对于查泰莱夫人的而言,她不是一个一无所知的女孩,而是一个成熟、早已尝过禁果的女人,她的丈夫因为战争而丧失了性能力。

你知道的,男人往往对于自己的性能力有着异样的看重,他们有多在意这一点,在丧失性能力后对于妻子的爱就有多扭曲,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查泰莱夫人的寂寞独处,渐渐枯萎。

所以有时候,一个女人的婚姻关系好坏,性生活和谐与否,你是能从外貌和状态上窥见一二的,也就是所谓的相由心生。试想,如果一对夫妻既没有孩子作为纽带,彼此又无法诉说最亲密的性需求,在外面戴着面具生活,回家也不能脱下面具坦诚相对,那这种痛苦将伴随他们的婚姻关系,永无止尽,也就是所谓的同床异梦。

婚姻不再是相互依偎的港湾,反而令人愈发孤独。单就这种原因,已经让一部分人选择出轨乃至离婚。

婚姻生活不幸福的第二点:付出的不平等。

我想绝大多数女孩在进入婚姻后碰到丈夫性无能的情况,第一反应也会和查泰来夫人一样,出于善良的本性,出于爱的责任感,下定决心去照顾和迁就丈夫,只要是和这个人一起度过用余生,怎样都好。

于是劳伦斯写到,查泰莱夫人“七点起床,随即下楼去伺候克里夫,她必须为他处理所有贴身的琐事,因为他没有男仆、又不肯用女佣。管家太太的丈夫从小认识他,会帮他做点粗重活儿,可是唐妮亲手料理他的私务,她心甘情愿打点一切,对她这是一种要责,但她自己也想尽可能的帮忙。

所以她一向很少离家,就算离家也不超过一、二天。她不在时由女管家柏兹太太照料他。日子一久,他把这一切伺候视为理所当然,人家理该伺候他。”其实我读着读着,是有一丝惊悚的味道在的,百年前的女性,和今天的我们又何其多的共同之处。

想要维持一段良好的婚姻,往往需要有一个牺牲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放弃自己的事业和人脉,却投身于家庭生活,肩负起那些琐碎,而这个角色的扮演者,不知为何总是女性。

而在漫长的付出里,女人们面临的不是丈夫的感恩,反倒是背叛,他们开始嫌弃困在家庭和厨房的妻子不修边幅,日渐发福,开始厌恶妻子无法与时代接轨,却忘了她们哪有闲情逸致去经营自己。难怪有人说,男人所说的我养你,就是婚姻最大的骗局。

所以说,在对别人好之前,先要对自己好,爱己才能爱人,一味的付出,还得不到对方的认可和反馈,有时甚至被挑三拣四,当做理所当然,付出者的心理压力又该如何纾解?出轨,有时也是一种放纵。

婚姻生活不幸福的第三点:三观的背道而驰。

婚姻不幸福的本质,就是两个人对彼此的毫不理解,全然错位。查泰莱夫人在这边痛苦挣扎,那边的丈夫克利福,开始全心全意的追名逐利,全然不顾妻子的感受。

为什么呢?我们在之前就说到过,男人往往重视自己的性能力,并将其上升为尊严的地步,而一个失去性能力的男人,必然要在其他方面找回自己作为男性的尊严。为此,克利福不仅希望查泰来夫人去找个情人满足性需求,甚至觉得妻子可以和别人生个孩子来继承自己偌大的家产。

这看似为查泰莱夫人着想的背后,是全然的自私,他要的不是妻子的幸福,而是查泰莱夫人这个名号永不变更,以此来彰显他们名存实亡的完美婚姻。放在现实生活里,克利福倒是做了很多妻子做的事,丈夫日渐往上爬,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的妻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有只要正宫不倒,其他的女人怎么也翻不起浪的气定神闲,这样的婚姻幸福吗?答案,你我都心知肚明,有时候只是咬着一口气而已,要这个家维持无懈可击的外壳,宁肯人前显贵,人后受罪。

在感情上,女人其实很少需要一些虚名,人人都说女人是世界上最难理解的生物,最聪明,最愚蠢,最痴情,最绝情,所有的矛盾都集中在女性的身上,但他们要的其实不多,查泰来夫人要的是什么呢?无非就是真心,无非就是爱这个字。克利福可以不给她完整的夫妻生活,但至少要给她足够的关爱,足够精神上的交流,让查泰来夫人有勇气面对一切。

只可惜他不仅没有给,还蔑视妻子的一腔真情,假惺惺的暗示她可以出轨,甚至将少有的感情,也交付给伺候他的女仆,这个男人到底是尊严最重要,他们想要的,是仰视,而非理解和看透。

婚姻不幸福的第四点:更适合你的人总会出现。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没有好的皮囊,别人根本不会发现你有趣的灵魂。这放在康士丹斯和情人密勒斯的初次相遇,恰如其分。此时,我已不愿用查泰莱夫人来称呼女主,倒不如用回她自己原本的姓名,叫她康士丹斯。在对婚姻生活彻底失望后,康士丹斯更加频繁的想要离开困住她的堡垒庄园,她躲到了森林自然里,并在那遇到了密勒斯,也就是她丈夫的守园人,一个和她完全不在一个阶级的男人。

可以说,真正的爱情,要具有的第一个标准,是宛若同一个灵魂般的契合。我们不难看出密勒斯和这个社会的格格不入,并且倍受打击,所以他选择独居在这片野林里,隔绝欲望和尘世,早已对婚姻爱情失望透顶。这和康士丹斯此刻的状态不谋而合,她的孤独不幸,也同样没有人能懂。

理解这个词,说出来容易,做起来难,然而这茫茫人海,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的理解你,那一刻的感觉,不啻于灵魂飞度,此生圆满。所以性欲和肉体都只是一个引子,当他们真正做了爱,补全了彼此的不完整,给对方注入了崭新的生命,爱情方才从他们的身体里诞生,更让他们焕然新生。

这样的出轨,是对以往的生活进行一种清算和决裂,早已过了三从四德的年代,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是一种累赘,何不一拍两散各自寻找新的救赎和生活呢。康士丹斯有她自己追求幸福和自由的权利,但很让我记忆深刻的,却是康士丹斯勇敢的条件,因为她本身就有富足的家底,她并不是依附克利福生存的菟丝花,即便离开了克利福,她的生活也照样潇洒,说来说去,女人在经济上的独立,在各方面的独立,才是幸福的底气。一个人都能活得很好,才能追求活得更好。

感悟:女人在经济上的独立,在各方面的独立,才是幸福的底气。一个人都能活得很好,才能追求活得更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