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天】浮生物语

〖一〗

下班晚走了一会儿。在扫脸签退处,看到了三四个人围在一起。“怎么了?”我问迎面而来的其中一位。“呼吸不畅,正在叫急救。”

地上,双腿蜷曲着几乎整个躺在地上的,是一位女孩子。她的头被枕在一个女人的怀里。看样子,那个女人是女孩的母亲。女孩子的面目很模糊,呼吸似乎也很微弱。

没多久,急救车来了。大夫和医生拿着备用的医疗器材,急匆匆地走进大楼里。此时晴朗且暖和了一天的天气,竟然如笼了烟尘,如罩了灰纱,太阳的脸,也如蒙上了毛玻璃一般,模模糊糊。

起风了,还有些微微的寒意。

一个人,匆匆地往回赶。慌乱地脚步也没能慌乱了思想和意识。一时间,想到了婆婆,想到了妈妈,想到了弟弟,想到了儿子,想到了老公,想到了自己,还想到了那些已经被岁月隔断了的许许多多……不禁,又有些感伤。

春风动,思乡浓,落花时节又伤春的自己,在很多人看来,都觉得有些神经质。是的,神经兮兮地觉着生命的无常,觉着光阴的薄情,觉着人间的寒凉。

碌碌一生,究竟是为了什么?曾经那么贴心贴肉,贴着五脏六腑的爱与柔情,不也在寂寂无声的时光里,渐行渐远渐无声吗?

而立之年之后,意识里总在看淡一些东西,看轻一些东西,只想,就这样遵从内心,安安静静地度过生命中的每一天。

有人说,你所谓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默默地为你负重前行。生命中,若能拥有这样的一个人,那么,毋庸置疑,是一生的幸事。

〖二〗

路边的花树,被春风点染了些许美丽的颜色。公园里深埋了一个冬天的喷头,此刻又欢天喜地地上岗了。清凌凌的水,滋润的,不单单是脚下的土地,还有土里的生命。

春天,适合干嘛呢?适合偷得浮生半日闲,就着春光下酒。适合慢慢地翻阅一本好书,就着好文下菜。适合在浅浅的午后,躺下来,什么都不想,只闭着眼睛,美美地睡一觉。适合翻箱倒柜,把陈藏的书笺铺开来,写一行诗歌,邮寄给远方想念的人。

〖三〗

工作之余,总得做点什么,才不觉得空虚。和油盐酱醋打交道,是个不错的选择。每天下午,办公室里的家庭主妇们就自动开启厨艺交流模式。近来,依葫芦画瓢,照猫画虎地做了蛋挞,做了咖喱饭。味道,都还蛮不错。

年初的时候,心底立下了一个宏愿。可是,随着工作上的种种,身体上的种种,这个宏愿,正在一点点的消失殆尽。

周末的时候,就想在厨房里舞盆弄碗,油炸蒸煮。喜欢食材的颜色,红的萝卜,绿的菠菜,黄的鸡蛋,褐色的蘑菇,紫色的橄榄菜……喜欢油盐酱醋以及葱姜蒜本身的味道,喜欢烈火烹油火爆,喜欢熬煮的细腻温软,喜欢凉拌热炒的形式多样,一句话,喜欢上了柴米油盐的世俗日子。

〖四〗

对自己好点,是永远不变的真理。

(2018/4/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