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烟往事俱忘却(十三)辩论赛

(十三)辩论赛


J同学的口才是有名的厉害。

这么厉害的人我们怎么能放过呢,于是他顺理成章的进入我班的辩论队。


辩论队是为了辩论赛特设的机构,而辩论赛呢,又是我们学校的语文特级教师S老师践行他教学理念的一部分。

高一时候某次上语文年组大课,这种课我们都是一边听一边在地下写别的科目练习册的。那天我在底下没写练习册,写给初中好友的问候信和贺年卡,所以难得的听讲了。

大概忘了讲到李白的什么诗了吧,S老师忽然脸一板:“你们谁能背《登金陵凤凰台》?”

因为我经常半途出门有事,所以座位是在大讲堂的靠门的旁边。我战战兢兢举个手,表示我会背。

S老师没看到我,“你们谁会背?”

我把手举高了,并且出声提醒。

S老师仍然痛心疾首发问:“你们说说,你们现在这一代人还会背我们传统文学么?”

我四周望一下,同学都忙着低头刷刷写,根本没听到S老师发问。我也觉得S老师大概并不是真要人背书,于是就把手放下了,继续写贺年卡。

S老师怒了,在台上滔滔不绝,长篇论证我们是“垮掉的一代”,“断绝文化传承的一代”。他痛心疾首,气的腰病都犯了,之后一个月都不能来上课。

此后我们这届在S老师这里就多了个外号“不会背《凤凰台》的一届”。后来S老师在向我们学弟学妹教授的时候,就说,不要像你们XX届学长学姐一样,连《登金陵凤凰台》都不会背。

我感觉我给全体同学扣个很大的黑锅,真对不起同学。


自然这个老师出的辩论题目也是要“风流潇洒”的。

于是作为语文课代表,班级辩论队负责人之一接到题目的时候也是“果然如此”的感觉。

那年我班很顺利进入决赛,最后的决赛是面对的五班和六班的联合队伍。五班是除实验班以外的最好班级,六班是文科班。所以可想而知年组是有多不看好我班理科实验班的队伍。

初赛中被我班J同学一张利嘴在自由辩论环节打的气急败坏的G同学还特意跑来跟我讲:“我就不支持你班!我就支持五班六班!”当然还有一些更幼稚的言论我就不放上来了。我和G同学是高一同班,平常没事也在通讯网络上闲扯几句的关系,他为了这事特意跑一趟来告诫我,也是煞费苦心。毕竟他是同属于实验班的二班,班主任还是K,语文老师。被我们这种在赛场只会“胡说八道”“胡搅蛮缠”的草莽队伍打败自然很不服气,隔三岔五就要向我示示威。

这要是换做现在的话我就一笑了之,说不定还能攒个笑话留作日后同学会的笑料,但当年我也挺幼稚的。

具体表现为就是我一心要让我班夺冠。

所以接到题目的一刹那我心里“咯噔”一下。

题目是:曹操是奸臣还是能臣。我班立场是:曹操是能臣。

这题目要是撂到现在,我班无疑是占便宜的。毕竟现在各种三国类图书,各种戏说历史,标榜历史的“好剧”无一不是为曹操翻案。但我们生不逢时,当年还没出现易教授这个人,于是这题目显而易见我班是不利地位。

S老师的意思简直不能更昭然若揭,毕竟他名义上还是六班的语文老师。


我和辩论队四位选手在走廊尽头的自习角开商讨会。

M同学把分到的选题往桌子上一放,“都说说吧,怎么个想法。”

J同学兰花指拈起辩题纸条,“这不就是欺负人么”,他还想长篇大论,被我瞪了一眼不甘心地憋了回去。然后他又找到新的发言点:“谁不知道曹操屠城啊,这论据一抛我们还有活路么?再引几个晋书,三国志评论,老师就嫌我们死的不够透······”

我在赛场上很欢迎他这张嘴,但我现在只想让它塞住别说了。

最后我们讨论毫无结果,只有四个字“逆来顺受”。

嗯,还不如不开这会呢,起码减少打击士气。


但当时我还不如现在一般清心寡欲,还是想着总要争一口气。于是挤出时间各种的为辩论队出谋划策做准备,甚至到了模拟对方论点论据,然后逐一反驳的模拟辩论程度。一般辩论赛到这个地步也算尽心尽力了,后来在大学接触辩论除校队之外也少有做到这个地步的。

到了辩论那天,我班辩手带着厚厚一叠准备材料去了。一看对方辩手,毫无准备,甚至拿个字典打算现场翻书。

结果显而易见,对方辩手被我班辩手花样吊打。我在底下扶额不忍直视,头次产生了“对方太凄惨我方是否要给对方放水”的人生怀疑。

但显然我方辩手都是痛打落水狗——哦不——是宜追穷寇的榜样。最后的四辩总结陈词感觉对方已经自暴自弃了,连“自古以来,戏曲中说”这种词都拉上来了。

我班毫无意外的获得了辩论赛冠军。

J同学毫无意外的落选最佳辩手。

不仅台上的对手被J同学的一张利嘴气的暴跳如雷,台下的S老师也被J同学自由辩论环节的言论气的七窍生烟。因为他居然公开说:“宁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对方气结:“屠城也是可以洗地的?!”

J同学毫无惧色,回答:“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布衣之怒,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注1)

我们大家在底下哈哈大笑,S老师面色铁青,其他老师想笑又不敢笑。

毕竟大家并不如S老师一样风骨昭昭。

于是S老师承认了我们庸俗的本质,做了让步,把冠军颁给我班,但有一个条件,J同学不许是最佳辩手。

就算J同学最后澄清他只是为了辩论观点辩护也没用。


不过J同学不在意这些,他还跟我们数学老师E说奖杯有我的功劳。

当数学老师E表扬我的时候我特别感动,尽管这是我头一次接到数学老师因为数学以外的事情表扬我。我很想流泪,但为了保持我的人设,我还是忍回去了,最后站在讲台上的表情就异常扭曲。


最佳辩手是谁呢?是五班的Q同学,他是我高一的前座。


注1:来源《战国策·魏策四》。



全文目录:【回忆录】如烟往事俱忘却·目录

已完结,或有番外随机掉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