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梦

       昨晚做了个梦。

       梦见我家猫爷走过来,我抱起它一看,发现它腹部有一道长长的伤口,一直延伸到后腿,伤口深可见骨,可是奇怪没有流血。我很担心我家猫爷死掉,着急地向人求助,可是谁都没有药。于是我冲出去买药水和绷带,一边跑一边担心:千万别死掉。

       可是等我买回药水,抱起它处理伤口,发现原来那道皮开肉绽的伤口已经愈合成一道疤痕,我只是轻轻地给它擦了药。它跳到地上,又像平时一样调皮地跑开。

       此前对精神分析略微有些了解,所以我经常很有兴趣给自己解梦。精神分析学派祖师爷佛洛依德对梦做过专门的研究,关于人为什么会做梦、什么是梦,他作出过一种解释:人在睡眠时,超我检查会松懈,潜意识的欲望绕过抵抗,并以伪装的形式,乘机闯入意识而形成梦。梦中所见的人物和情景是梦的显像内容,暗藏其中的意义就是梦的隐义。可见,梦是潜意识中欲望与内在冲突的一种委婉表达。

       所以,解析梦,需要用潜意识的结构进行深层的解读。

       对这个梦境的解读,我从自己的感觉入手。梦中的“我”和猫爷应该都是我自己潜意识的角色。伤口、疤痕、担心死掉、愈合,统统放在感觉里面去理解,嗯,似乎能懂。J

       至于为何会做这个梦,当然与我最近的思绪有关。参加30天写作群以来,写得几篇内容本质上都与内在疗愈和个人成长有关,对我而言,这些主题简直像呼吸一样自然。不过,写作的确会强化相关的意识和潜意识。

       昨晚写完提交给写作群的作业,很晚才回到家。路上,一直在反复咀嚼一些琐碎的话题和感受。诸如,写《松子小姐,你爱了全世界,唯独没有爱自己》那篇影评时,我有感于松子的勇气,敢于在关系中打开自己去投入,这种勇气是我缺乏的;写《绝望的三种形式》那篇书评时,我可以借用那三种形式看清自己曾经的种种状态;还有昨晚写的那篇《我感觉,我看见》时,对于头脑过度使用的反思,以及如何去体验放松、敞开,也有一些拉拉杂杂的感受。还有最近读的一些书,《塔罗冥想》、《脉轮全书》,这两本都是胡因梦老师校对和隆重推荐的经典书籍,也都是从精微层面帮助人实现个人内在成长,书友会微信群和线下聚会大家讨论的都比较多。这些潜移默化的影响也进入了我的梦境,借由荒诞的梦境表达了愈合的体验。

       说到这,对于梦境的具体解读已不需要,它只对我个人有意义。但这个梦带给我的信息越发清晰:我希望自己在今后的生活中,学会放松、打开自己,练习“不用力的专注”,关注自己的感受,以及学会在关系中敢于向前迈步,放下以往对于受伤的恐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