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鬓微霜的我们,仍如三十年前那青春的遇见。

图片发自长笑Y

1.

缘分这东西很奇妙,我们粗暴的将它分为善缘和孽缘,只是有的时候,不走到最后一刻你很难分辨是好是坏。

2.

《一起同过窗2》中有这么一段:

毕十三:你们俩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了,有效率的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好久了。

林洛雪:等了好久!

林洛雪:你有我等的时间久吗?

毕十三:但事实上是我先到这里的,所以从空间角度上来说,是我在等你们。

林洛雪:(对毕十三)真不好意思,是我迟到了,让你等了好久好久。

毕十三:准确的说是二十七分钟。

林洛雪:这件事情,当然应该是怨我啦。因为我的时差总是和你的不一样。

毕十三:都是东经一百一十九到一百二十度,能差多少?

林洛雪:差太多了,刚开始你喜欢顾一心,是我自欺欺人没抓住机会,我认了。后来顾一心刚走,你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留给我,就和许连翘开心的玩在了一起,而且越玩越好。关键是,许连翘又是我的好朋友,再关键是,我有时候觉得你们俩非常般配。所以啊,毕十三,你搞的我好婊啊。因为忘了你这件事,实在是太难太难,即使我是用了好久好久的时间,思前想后,优柔寡断,不惜伤害了路桥川,还和任逸帆打了一个在忘记你之前,根本不可能赢的赌。而你呢?所有这些,在我一厢情愿地等了你这么久之后,你给我的回馈,居然只有两个字,平账!

毕十三:你说的这个平账,是指财务上的平账,还是那种带有保护色彩的天然屏障,例如大气层。

林洛雪:是大气层,你去死吧!

毕十三:就算是大气层,为什么要我去死?而且我和许连翘并没有开心地玩在一起啊。

林洛雪:你们……迟早会开心的玩在一起的。

林洛雪:(对毕十三)其实,姐已经看开了,你就在这儿待着吧,姐还不拔了呢。

毕十三:拔?

林洛雪:而且我好像已经不爱你了,还好你从来没有记得过我。

林洛雪:(对毕十三)现在我们俩的时差终于一样了。

林洛雪:那片湖泊,如此湛蓝,就好像他的双眸,他清澈的是他的眼神。只可惜,他瞎,看不到我的好。

图片发自长笑Y

3.

是呀!对于林洛雪来说:情真意切有很多种表达方式,有的虚无缥缈,有的刻骨铭心,有的说不定还会让对方伤痕累累。回忆对她一个女子甚至可以说一个小女孩来说很重要她刻意把自己伪装成老练的恋爱高手只是出于自卑的家庭自卑的自己。

对于毕十三来说:她好讨厌啊,我真的好讨厌她,是只讨厌她一个人的那种讨厌她好讨厌啊,我真的好讨厌她,是只讨厌她一个人的那种讨厌。

4.

多年以后毕十三也许会理解林洛雪情真意切,林洛雪也许会理解毕十三的讨厌。两个人,就像各自出演各自的独角戏,我光明正大站在你身边时,感情却卑微地蜷缩在你的影子里,等我转生时你却又失落抓狂歇斯底里,在本该幸福相伴的日子里,我不信你从未察觉我的心意。错失让遗憾伴你我终老。


文/长笑

转载注明来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的早餐是:馒头+水果+牛奶+芹菜香干 今天你吃了吗?记得吃早餐哇! 放上拍的花 我是妖,逗比的文艺青年 喜欢请...
    悠然小妖阅读 1,425评论 24 34
  • 我想说的是在简书里没办法生成宝塔诗状。字号也不能变得更小,很遗憾,这个技术问题问了简叔也一度没有回复,有一段时间我...
    无翼野菲阅读 128评论 0 0
  • 爱情不是学问,不用学习,若果爱一个人,发自内心,难以遮掩,自然而然以她为重,这是种本能,不费吹灰之力!
    半周长阅读 4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