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求孩子,我错了吗?

自己是一个在父母要求下长大的孩子。小到剥鸡蛋壳,第一步要找到鸡蛋的大头,第二步在桌子上用力敲鸡蛋大头,第三步从大头位置开始剥掉全部蛋壳,不能东边打一锤就换个地方。大到平时考试80-90分,有一次考了60分,母亲天天早晨吃早餐就开始念叨,这念叨的时间不长,也就365天而已。

小时候,秋天起风了,自己想穿父亲为我亲手制作的连衣裙,母亲不允许,觉得天冷,让我穿长裤,我内心不愿意,于是心情不好,扁桃体发炎了。

如果让我现在分析情绪与疾病的关系,我会肯定的说,因为自己想要说的话都被憋着了,所以扁桃体发炎了。

现在的我真的相信,我们的身体带着我们的情绪记忆成长成目前的样子。

自己在没有进行静坐以前,是肯定不会相信这样的理论的。没有体会,真的不能理解。因为当我在静坐时,如果那天,我觉得自己某句话说的不合适,当我呼吸到喉咙的时候,我的身体会有强烈的要呕吐的感觉;当我呼吸到海底轮,脐轮的时候,我的眼泪会莫名的流出来,而且眼泪也分好几种,有淡然温暖的眼泪,有刺激感觉疼痛的眼泪,还有冰凉的眼泪,如果不是亲身体验,绝对无法想象眼泪还有不同,一般想来不就是如同淡盐水嘛!

自己对待孩子,是什么模式呢?一边对自己说,自己好歹也是学习过的人了,孩子需要自由成长,如果孩子一直保持班中学霸的水平,我可能也会一直这么说下去,而且自己会感觉相当良好,仿佛自己是个智者。可见自己多么缺乏被人肯定智商啊!这样的智商真的是硬伤。智商不是靠别人肯定来的,而是靠测试来的。智商不高没有关系,家里人智商高,尤其是娃智商比我高,我可以高兴的笑出猪叫声。这有什么关系?是什么造成在这个点上我不在乎智商了呢?因为孩子智商高,这娃是我的娃,所以这智商似乎也是可以算我的呢!哈哈哈!太开心娃的智商没有随我。祝大家美梦成真!

实际情况是娃的小学模拟考成绩在下游徘徊,个别科目甚至已经感到吊车尾,于是我开始无比焦虑,因为自己的理论站不住脚,我开始心慌意乱,胸闷气短,看着娃开始眉毛不是眉毛,鼻子不是鼻子,反正横看竖看不顺眼。如果娃成绩优秀,恐怕我就不会这样了。不过前面有一点说的不对,娃的数学应该属于上游,不过不是number 1。

当父母在我耳边碎碎念的时候,就仿佛回到了那个小时候的自己,被父母教训,感觉自己做的太糟糕,父母很失望,担心我永远就这样了,恭喜父母,他们的愿望实现了,我成长为一个自卑,自尊心强的人。当我变成这样,我对自己说,我不想让我的孩子拥有这样的成长回忆,我要爱他,呵护他,让他在幸福与肯定中长大,因为这是我童年没有得到过的,我希望我能给我的孩子。愿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实际上呢?我正在不自觉的用父母同样的方式来教训孩子,对,不是教育,是教训。我觉得如果我是孩子,我就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在那个当下,我真的无法控制。我像我的父母一样,苦口婆心,东拉西扯,一句话翻来覆去的说,跟魔怔了似的。我真的不想这样的。可是,我知道,我的心态崩了。

然后,事后我就想问问自己,是什么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走父母的老路呢?明明可以有更好更高级的方法,而且在我指着娃不停教育的时候,明明我的内心有个声音在说,这样只会让孩子愤怒委屈,非但达不到想要的目的,而且完全在起反效果啊!可是我停不下来。

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刹不住车?是什么让自己失控呢?

失控,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算算自己虽然不够理性,可也不至于如此抓狂吧!明明自己是一个看上去温柔知礼的人啊!对着孩子,我可以无礼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孩子要依附自己?是不是因为孩子在乎我的感受?

难道因为孩子爱我,我就可以以爱之名,加以要求了吗?我不得不承认,就算我不想承认,在我的内心,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我凭什么可以这样干涉?难道是凭我的年纪?或者凭我的阅历?再或者凭借着爱的名义?

爱什么时候变成要求了?

不管自己把它包装的有多好,其实说白了就是要求。

我的爱难道是有条件的吗?

当孩子烫伤住院的时候,爱人和我两人相对流泪,那时候我们什么都不求,只求孩子可以健康成长。

是什么让自己变了?

是朋友之间的相互比较还是邻居之间的相互比较?

孩子难道不是独一无二的吗?我的孩子,我爱你,因为你就是独一无二的娃!你不需要像我不理智的时候说的那样,做成绩年级前三的娃,其实我自己当年也做不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其实,回头想想,我在不理智情况下说的话,给孩子带来了压力,孩子感受到了我的期待。然后想让我开心,于是努力学习,可是这终究是外力,不是内需。这股力可以持续多久呢?

我并不是在对孩子说话,而是情感割裂,在重演当年自己遭受到的一切,从而治愈自己。了解自己,就是成长。

孩子,我爱你!谢谢你对我的爱!你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成长,每个人走路的速度不一样,我们相信你会走出自己的一条康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