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7)

96
江雪的文字阁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018.01.14 17:11* 字数 3683

一夜没睡好,钱耀中很早就醒了,到街上买了油条,豆浆和小笼包。雅芳帮女儿扎好辫子,洗脸,刷牙停当,一同走出来,看到桌上的早点,小敏欢笑地跑过来说:“我喜欢吃小笼包,妈妈我要醋。”雅芳说:“好的,我来拿。”钱耀中对着小敏说:“先喝豆浆,热着呢。”

吃完早饭,耀中说:“我送小敏上学。”

彩云和云根说起雅芳生日的事,云根说:“雅芳不会做饭,又不肯学,小敏都上三年级了,还去父母家吃饭,难怪耀中有意见。都说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雅芳从小只管读书,不做家务,结婚成家了还是这样,怎么能行呢?”

彩云说:“说什么呢?你不是也做饭的嘛,烧的菜比我做的还好吃,他们两人都有工作,而且雅芳又特别忙,雅芳不做,他钱耀中不可以做啊?谁家规定做饭就是女人的事?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我想不如这样,反正我们俩都是自由职业,有时间,不如让他们天天来我家吃晚饭。这么些年,雅芳帮了我很多,还一直帮我做帐,又不肯收钱,请他们来家吃,一来解决了他们的难题,二来了了我欠雅芳人情的心病,怎么样?”

“好主意,两家人在一起吃热闹,可以喝点小酒,两个孩子也有伴,你去打电话和雅芳说。”

“打什么电话呀?我去她办公室,当面和她说,不愁她不答应。也不知道她昨天气成怎么样了呢?还真有点不放心。”

云根比彩云还急:“现在九点多了,你可以去了,下午我要送货,你要在家看店,就没时间去了。”

彩云和雅芳在办公室谈了半天,雅芳又和耀中通了电话,最后同意去彩去家吃,不过雅芳提出要交伙食费,彩云说:“你这人真没劲,说的是什么话?也不象是从小就一起的闺蜜,那么多年你帮我做帐,整理资料归档,写论文,帐怎么算啊?”

就这样,每天放学,云根去接小敏和建文两孩子回家,小敏有了伴,吃了晚饭也不愿意立即回家,要和建文哥哥在一起做作业,玩游戏。建文也喜欢精灵古怪的小敏,平时彩云和云根对建文管得很严,做完了老师布置的作业,还要做彩云从新华书店买回来的集题册,根本没有游戏的时间,小敏来了以后,要建文哥哥陪着玩,彩云夫妇也只能让步。

雅芳夫妻下班后直接到彩云家,钱耀中也有所收敛,应酬也少了。在与彩云夫妇的交谈中,钱耀中发现陶城的大师们普遍都很有钱,但都不懂理财,只要想办法把他们的钱吸收到他的银行,自己的业绩可以大幅度上升,于是他带领团队,拜访所有的大师,宣传银行理财产品,开设营业网点,改进服务态度,如此一来,连续三年被总行评为优秀行长。

大师们通过理财,获得了很好的收益,有些大师筹建庄园也纷纷找耀中借贷,钱耀中在陶城的陶艺界很受欢迎,要给他请客送礼的人很多,可这些饭局和礼品都被雅芳婉言拒绝了。雅芳说:“为你们服务是他的职责所在,在你们获利的同时,银行也有收益。要说感谢,耀中要感谢你们的支持,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礼品请带回去,这是对他的爱护,请你们理解。”

钱耀中四十二岁那年,国庆后上班第一天,领导找钱耀中谈话,总行领导看中了他的业务能力和工作实绩,想调他到海市支行当行长,征求他的意见,问他是否愿意。海市离陶城有六十多公里的路程,去支行上班就无法天天回家,只能双休日回来。钱耀中想都没想,一口答应。领导说:“不用急着回答,回去和爱人商量一下,一周后等你答复。”钱耀中说:“不用商量,领导能赏识我,提拔我当支行长,我爱人肯定支持,现在就可以答复,我愿意。”

“好的,我这就向总行反馈你的意见。”

钱耀中回家后没有和雅芳说提拔的事,直到文件下达,元旦后要去海市的支行上任了,耀中才和雅芳说,雅芳很为他高兴,二十八日正好是星期天,晚上,雅芳特意叫上彩云一家三口,还有自己的父母一起上饭店庆祝。席间,大家都恭贺耀中高升,雅芳爸爸更是高兴地说:“四十出头,正是干事业的黄金年龄,你跨上了这个台阶,前途无量,愿你大展鸿图,更上一层楼。”

雅芳妈妈说:“我早就看出耀中是个有出息的人,我们老有所依了。”

耀中说:“谢谢爸妈,我祝你们身体健康,每天开心。”

雅芳说:“去海市上班,工作上我不担心,相信你完全能够胜任,我要和你说的,在生活上要照顾好自己,交友要谨慎,为人要低调,保持平常心。每周要回来,忙的话我带女儿过去,反正现在交通方便了。”

钱耀中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

彩云说:“钱行长去海市上班,行里面应该有汽车,来回肯定方便。我也早就想买汽车,云根去车市看过几次,没有喜欢的车型,又考虑到老街太窄,汽车开不进,所以一直没买,现在开始,要经常跑海市,看来不买不行了。”

雅芳说:“彩云,你起什么哄啊!还经常跑海市,云根和你的生意又不在海市,我和小敏去海市也不要你送。”

钱敏赶紧说:“云姨,别听我妈的,有钱为什么不买?你买了汽车,星期天,节假日,建文哥带着我去兜风,去旅游,不要太爽啊!建文哥,是吧?”

建文说:“你哪有你那么空?高中课程紧张着呢。”

雅芳说:“别总想着玩,马上要小升初了,能考上实验中学吗?”

钱敏说:“什么叫能吗?考上是必须的,不过是第一名还是第十名的问题。”

雅芳说:“你们看看,她牛的。”

彩云搛块牛肉放在小敏面前的盘子里说:“什么牛?小敏玩着就能考第一,这叫实力,不叫牛!小敏,吃块牛肉。”

雅芳说:“看你吹的,小敏,你要好好跟建文哥哥学习,建文是重点初中到重点高中,以后上重点大学。”

雅芳爸爸说:“看着孩子们学习进步,你们都事业有成,我们做老人的高兴,来,大家干杯。”“干杯!”

第二天上午,钱耀中正在办公室收拾东西,做离任交接的准备,彩云门也没敲就走了进来。他很是奇怪,平时彩云都是通过雅芳找他,忙问:“彩云,你怎么招呼也不打一个就来了?有什么事吗?”

“嗯,是有事。”彩云转身关上了门说:“我一直想找你,又一直不愿意找你,最后,我还是来了,我觉得有些话我今天再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

“你有什么事,请讲。”耀中说

“那好,钱大行长,今天不管你爱不爱听,该说的我还是要说,你马上要去海市上班了,我问你,你有什么打算?”

耀中疑惑地看着彩云说:“你指的是什么打算?”

“当然是对你的家庭,对雅芳,对小敏,怎么打算?”

耀中笑了起来:“拜托,海市离陶城不过六十多公里,我会每周回来,要什么打算?你不会是说让我想办法把雅芳也调到海市去工作吧。”

彩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说:“我奇了怪了,人家在海市工作的人,为了家庭都想尽办法调回陶城,你倒好,一家人生活得好好的,反而自愿去海市,让夫妻两地分居,怎么想的?”

耀中认真地说:“彩云,告诉你,男人要干一番事业,就是要发现机会,创造机会,抓住机会。”

彩云把上身往前探了探,盯着耀中的双眼说:“嘴上说得好听,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吧?你的真实想法是不是为了脱离我们的视线?”

耀中往椅背上一靠说:“你这算什么话?”

彩云说:“什么话!我一眼就看到你的屎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雅芳出去脱产学习这两年,你都干了些什么?你经常在外面喝酒唱歌,甚至夜不归宿,开始那些风言风语传到我耳中,我都不信,还为你辩解呢,说不可能!耀中不是这样的人,直到有次我和云根陪客户唱歌出来,看到你搂着那个叫什么香儿的小姐去开房,我吃惊地在心里问自己:这人是钱耀中吗?是原来我认识的那个钱耀中吗?亏你还在昨晚的饭桌上叫雅芳放心,你有分寸。我呸!你早乱了方寸了。”

看到耀中要开口辩解,彩云用手一挥说:“你让我说完,我没有和雅芳说过,因为我相信你是偶尔为之,是冲动之举,雅芳回来后一切都会好的,可是雅芳生日那天,你居然不回家陪她,而是在外面鬼混,你心里还有雅芳吗?还有这个家吗?这次调到海市,称你心了,你巴不得远走高飞,可以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了。”

钱耀中一下子站了起来,涨红着脸说:“你胡说!这完全是造谣。”

彩云拿出了一个玉兔挂件说:“这是我送雅芳三十岁的生日礼物,是我到瑞丽去旅游买回来的玉,请工匠雕就的,共有两件,一模一样,区别只是免子的眼睛,送雅芳的是红眼睛,我自己的是绿眼睛。那天生日,雅芳发现自己手饰盒里独独缺了这只兔,几天后我去美容院做面孔,看到香儿的脖子挂着的正是这只兔,她说是几天前有人送她的,我用重金买了下来,现在你还说我是造谣吗?你的胆也太大了。”

我耀中一下子跌倒在椅子里,脸色惨白,他没有想到,彩云会和他翻脸。

彩云说:“我为什么竭力邀请你们到我家吃晚饭,就是暗中给你警告,让你收心,为了你们夫妻和睦,家庭幸福。你怎么样?还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吧?再说了,你以为雅芳不知道吗?告诉你,她是修养好。你别太过分,不要以为我姐妹是好欺侮的。”

耀中说:“是雅芳让你来找我的吗?”

彩云:“怎么这样问?我不能来找你吗?我是替雅芳感到惋惜,替她感到不值。我家云根虽然文化不高,年龄还比我小五岁,可是他处处护着我,人前人后说我好,家里做饭,搞卫生样样抢着做,你虽然当个行长,有身份有地位,和他相比差远了,我奉劝你悬崖勒马,到此这止,假如再让我发现,就不是今天这样好说好话了,我会找人做了你,你信不信?”

没等钱耀中反应过来,彩云头也不回冲出了他的办公室,来的时候,她还想着,见了他,好好和他说,可一旦面对着他,她心里的火一下就窜了上来,真恨不得狠狠地甩他两个巴掌。

一起走过的日子(6)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目录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8)

一起走过的日子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