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北大毕业生扎堆教网课:大部分人工作,不过是为了谋生

1

近几年有越来越多的清华北大毕业生,毕业后没在本专业发展,反而选择从事培训教育工作。


(图 / 黑板洞察研究院)


有意思的是,文章下有条评论是这样的:


我只是觉得,清北的学生毕业出来应该去做科研什么的,格局更高一点。”


一条高赞评论,其实暴露了一个大众的刻板印象


顶尖学府出来的高材生,只有从事科研等高端的工作,才算是人尽其才。


名牌大学毕业,去做门槛低、不高大上的普通工作,就是一种资源浪费


就像董明珠曾经也怒斥一位北大毕业生卖米粉,认为他浪费教育资源。


类似的认知,其实引出来一个共同问题:我们的工作意义,到底是什么?


一个最常见的疑问是,如果工作只是为了谋生,那工作还有什么意义?


可事实是,谋生这件事本身,就是工作的意义和重要目标


社会现实注定,工作对大部分人来说,就是谋生的手段。


针对那批教网课的清北毕业生,有人建了一个贴切的画像——“小镇做题家”。


指的是,这些人普遍来自小镇,会刷题,最终回到最擅长的应试体制中,教下一代的学生们更有效率地刷题。


为什么教网课的清北毕业生,大部分是从小镇走出?


理由很简单,给的工资多。


一位北大考古学硕士,他热爱考古专业,学业表现也很优秀:

上学期间发过4篇论文,拿过北大国家奖学金,优秀科研奖,还有国际最顶级考古奖。


可他最终选择去上网课,因为专业对口工作的工资实在太低:


应届生去某知名博物院,一个月工资是到手2千;


一个学文物保护的学长,工作了两三年,一个月工资8000。 


而培训机构呢?清华北大毕业的应届生,年薪60万起步,甚至还有机构开出200万年薪。


这位北大硕士感叹:“我没办法继续做研究,这个社会都要讲生存。”


某教育机构的主讲老师招聘信息

想起作家临公子说的一句话:


追捧高端职业或是“诗和远方”的,通常是像高晓松那样衣食无忧的人。


的确,那些追求崇高理想,不在乎薪水的人,值得也应该尊敬。


但那追求更高薪酬的人,同样不应该受到苛责。


因为真正吃过生活之苦的人,才更知道这世上大部分的烦恼,都来源于没钱


02

前阵子,一张浙江余杭区的招聘公示截图,在网上传得很广。


这份公示名单的特殊之处就在于,他们招的全是清华北大的毕业生。


甚至还有8个岗位,是街道办事处的。


事情曝光后,争议接踵而至,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大材小用”。


更多人直言:如果他们去搞科研,成就不是更大吗?


其实真的未必。


首先,不是每个清北毕业生,都喜欢或擅长搞科研。


其次,这些清北毕业生的待遇不低。


当地有解释,这种“清北招聘生”,都是列入余杭区党政机关储备人才管理。


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成为事业编制人员或政府部门高级雇员。


也就是说,他们要么可享受副处级的待遇,要么月薪可达3万。


有人也许会说,我谈的是工作追求,你谈的是钱,太俗!


可是啊,身处俗世,当个俗人也没什么不好吧?


你可以追捧高端职业,抨击体制、抱怨社会,但不应该随意评价一个寒窗苦读十数年,毕业后想获得更多薪酬的人。


因为你不是他,你不知道有人拼尽全力,不过是为了给家人,给爱的人提供更好的生活,更足的安全感


你不知道,这世上有很多人,要在赚到了足够生存的钱后,才有资格谈选择。


就像出生贫寒的俞敏洪,曾说的那样:


我能坚持走下来,不是因为我内心足够强大,而是因为我别无选择。


我从不认为,为了现实向理想妥协的人,有什么不堪。


相比之下,那些为了所谓理想,让家人一次次向生活低头,难道不是一种失责?


03


在网上看过这样一段话:


辛苦地赚钱,不是因为多爱钱。


而是这辈子,不想因为钱和谁低三下四,也不想因为钱而为难谁。


只希望在父母年老时,我可以有能力分担;在孩子需要时,我不会囊中羞涩。


年纪越大,责任越大,你才越会知道,大部分的人生困局、生活烦恼,都可以用钱来解决。


在大城市独自生活,日夜奔波时,钱就是房子,是安全感;


和爱人结婚,生儿育女时,钱就是家庭基础,是好的教育;


生活需要解压,想要自由时,钱就是后盾;


突然的意外降临时,钱可能就是一条命;


......


我们不得不承认,挣钱,才最能治愈生活的苦。


今年以来,很多人发现郎朗走下神坛,开始频繁上综艺。


于是,有网友说他不懂爱惜羽毛,更指责他不务正业:


“一个钢琴家居然上综艺捞钱,他穷疯了吗?吃相太难看了。”


“郎朗已经沦落到要进娱乐圈赚钱了?”


“连郎朗都成综艺咖了......”


放下身段赚钱,为什么在有些人看来就那么不堪呢?


据他本人回应,今年因为疫情的突发,他筹备中的80多场音乐会全部取消。


没有音乐会,对郎朗来说,就意味着失去了主要的收入来源,所以他只能妥协。


也许在外人看来这有失身份,可别忘了,艺术家的身份之前,他首先是个社会人。


哪怕他从事再高端的职业,同样要食人间烟火。


周国平说:“人生原本就是有缺憾的,在人生中需要妥协。不肯妥协,和自己过不去,其实是一种痴愚,是对人生的无知。”


无论是谁,努力工作,拼命赚钱,都没什么好丢脸的,更不应该受到诋毁。


04

古典老师在《你的生命有什么可能》书中,提出一个问题:


清华教授和擦桌子的老校工,到底谁更应该被尊重?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但正如曹德旺曾说,天下没有下等的职业,只有下等的人。没有不成功的行业,只存在不争气的人、不成功的人。


古典也认为,清华教授和老校工的地位同等重要。


因为两者虽然在学历和工资层面有明显区别,但他们为生活所付出的努力和智慧,不会有明显的区别。


校工之所以是校工,也许并非个人不够努力,而是生活的选择,或是错过了某个机会。


而清华的教授,除了个人的努力和天赋,也许还有家庭经济、教养环境和社会机遇的帮助。


这个世上,成功路上的竞争并不公平。有的人一出生已经身处罗马,有的人拼尽全力也不过走到了他人的起点。


所以,判断一个人的人格高低,不该以职位高低为标准,而要看他对待别人、对待自己工作的态度


一个不好好讲课的教授,跟一个认真对待工作的校工相比,后者的生命其实更有价值。


这世上,什么样的人最值得尊重?


古典老师给出了他的看法:


身处现实的残酷、社会的不公平、人生的不平等,但依然能找出自己的人生发展方向,活出自己最好的可能。

这样的人,才最值得尊重。


深表赞同。


那些为发展做出了伟大贡献,德高望重的人中翘楚,当然值得推崇。


可那些在平凡岗位默默坚守,发挥光和热的人,同样值得尊重。


下一次,当你想谴责那些为了“五斗米”,甘愿折腰的人,请记得: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人人,都拥有你的优越条件。”


和你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