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孤单,名正言顺|二三章:男闺蜜的妻子意外怀孕

96
魏昊霖
2018.03.08 13:57* 字数 2519

自那日在文利军家吃过饭回来,再没见过文利军夫妻,有时候心里会想起,不知道他们怎样了?和好如初了还是真的离婚了?

俩个多月后的一天,快到中午时分,文利军的妻子又来单位找我了。

我心里有点复杂,却又迫不及待想知道她如今的状况,一见面就忍不住问她,最近还好吗?

她表情有点复杂地笑笑,并没说话,把我拉出办公室门外才说,中午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

再忙都是要吃饭的,这个时间当然是有的。

还是去的上次她来时候一起吃饭的那家小饭馆,点了菜后我问她,你们俩怎么样了?

文利军的妻子说,我这个事情真的是找不到可以诉说的人,不敢跟父母说,怕他们担心,不敢跟闺蜜说,怕被当另类,更不能跟同事说,怕成同事八卦的谈资,我快憋死啦,而且现在出来新情况了,我都没主意了,只能过来找你聊聊。

我看着她的脸疑惑道,什么新情况?文利军不同意离婚?

文利军的妻子说,对啊,我起诉离婚了,但是他坚决不同意,法庭调解后认为夫妻感情尚未破裂,判决为不准离婚。我咨询过了,如果我执意要离,得等到半年后才可以再次起诉。

我说,文利军回心转意了,这不挺好的么,你不是一直喜欢他嘛,那就顺坡下驴踏实跟他过吧。

文利军的妻子说,他的心思不在我身上,我这么硬霸着他也没意思。我本来是打定主意不想跟他过了,可是我很久没来大姨妈了,昨天去看大夫才发现,竟然意外怀孕了。我跟他就只有过那么一次,这是中大奖了吗?

啊?恭喜你要当妈妈了,那更不能离婚了。我一听言不由衷的祝贺她并劝说道。

文利军的妻子说,这事我还没跟文利军说,我还没想清楚到底该怎么办?

我吓了一跳道,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文利军的妻子慌忙摆手说,啊不是的,这个孩子我是一定要留下的,我只是没想好,还要不要离婚了?如果跟他离婚,就不能让他知道这个孩子。另外就是有点担心,那天文利军喝得烂醉,对孩子会不会有影响?

我说,那肯定不能离,你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成单亲孩子啊!至于喝酒有没有影响,我就不懂了,你得去问问大夫。

文利军的妻子开始吃饭不再说话,我猜她的内心肯定是非常纠结而难做决断。一方面,文利军终于跟她在一起了,多年来深爱文利军的一桩心事总算有了归处。另一方面,文利军赤裸裸表现出来的同床异梦,彻底伤害了她。而这个不期然到来的小生命,又柔软了她刚刚坚硬起来的心。

我也开始低头吃饭,这样纠结的情形,若给了我,我也一样理不清楚,我又能给她什么好的建议?况且她来跟我聊这件事,或许只是因为有那么点需要倾诉的需求,而不是需要我的意见。

什么是此时无声胜有声?这种时候,静静的陪伴,有可能好过喋喋不休的劝说。当即决定,下午请假陪她逛街去。

我这么一提议,文利军的妻子马上欣然回应说好啊,我已经好久没逛街啦。

我每次一进到商场里,都是目标明确直奔女装摊位,可是文利军的妻子却不由自主地拉了我去看孕婴用品。

货架上那些小小的奶瓶、新奇的小玩具、柔软而又颜色靓丽的小衣服,都深深吸引了她的视线。想到我今天本来就是为了陪她的,我开始安静地跟在她身后,看她不厌其烦地把那些小小的婴儿用品拿起放下没完没了的欣赏并感叹着。

可能每一个即将做母亲的女人,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看世界的眼光也因此有了不同。文利军的妻子也是这样,她在看到那些婴儿用品时,眼里闪烁着欣喜的光芒,这是一种我暂时还不能理解的感情。

这就是母性的最初萌发吗?她甚至完全不记得应该给自己添置一件怀孕期间穿的衣服,尽管这衣服就挂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可她就是看不见。

我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下身旁的一件孕妈连衣裙,是绵绸材质的,小小的紫蓝色碎花细细密密地点缀在白色的底料上,看起来清亮而又透气舒适正适合现在穿。我拉了下文利军的妻子说,这衣服真好看,你去试试大小,我买了送你吧。

文利军的妻子看看价格签说,你哪有那么多钱,我自己买。

我说,那快去试吧。

看着她拿着店员找出来的衣服进了试衣间,我去柜台把帐结了。因为是品牌专卖,价格确实有点小贵,不过质量看起来是真的不错。

文利军的妻子试衣服的过程中又看中一件焦糖色的孕妈咪风衣,于是又试。

我一直很欣赏文利军妻子的穿衣品味,她的穿搭风格一直都充满了时尚气息。焦糖色系列在国民女神王祖贤的引领下迅速风靡了中华大地,文利军的妻子总能在各个时期敏锐地把握潮流倾向,就连怀孕期间也不例外。

趁着她进了试衣间,我赶紧去看那件风衣的价格,还好,身上带的钱还够,赶紧又去柜台把风衣的钱付了。

虽说两件衣服加起来花了我不少银子,但是比起文利军给我买的那么多衣服,这也仅仅就是略微表达个心意而已。

等到文利军的妻子换回自己衣服出来,店员已经把衣服打包好提过来了。文利军的妻子看我一眼说,不能让你花钱,还是我来吧。

我提了衣服袋子拉了她就走,边走边说,今天就这样了,以后自己买吧。

商场出来,斜对面的巷子里是乌兰布和雪糕厂,文利军的妻子看着厂子的方向跟我说,突然想起小时候乌兰布和卖的那种冰糕,真叫个好吃,不知道现在还有没?

我拉了她的手说,去看看。

进了厂里一问,冰糕这种特定时期的食品,已经被冰激凌取代了,买了两个冰激凌出来,她又问我,你想吃粉皮吗?

我说,想,东风桥那边有个粉皮店味道特别好,咱俩打车过去。

文利军的妻子说,时间还早,要不然走路过去吧?

我看看手里的衣服袋子和冰激凌问她,就这样走?

她笑了笑抢过我手里的衣服袋子说,我提上,走吧!

我一招手拦了辆出租车说,还是赶紧的利索点去粉皮店坐下吃冰激凌吧。

要了两个大碗粉皮,吃着冰激凌文利军的妻子问我,我总觉得冰激凌粘粘腻腻的太甜了,不如过去的冰糕好吃,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我说是的,我也喜欢冰糕那种冰沙冰沙的而又不是太甜腻的味道。

粉皮端上来了,文利军的妻子额外加了一大勺油炸辣椒,又倒了醋,她挑起一筷子粉皮吃了一口说,就是好吃,我还从来没吃过这家的。又问我,都说酸男辣女,你看我又想吃酸又想吃辣的,我这是怀的男孩还是女孩?

我也给我的粉皮加了辣椒加了醋,笑笑地回应她说,你怀的是龙凤胎。

文利军的妻子立现一脸神往的表情问我,你说可能不可能啊?真要是龙凤胎可就太好了,我既想要男孩又想要女孩。

看着文利军的妻子满脸兴奋而又知足的表情,我也由衷地为她高兴。我从来不知道,对于一个已婚女人来说,怀孕,是如此美好的一件事情。

看起来,生活,似乎对文利军的妻子露出了那么一点点笑脸,她也因此充满了希望。

我的孤单,名正言顺!
7.4万字 · 23.8万阅读 · 527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