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卜纸街奇闻轶事 第一章

“小镇上的居民日子过得有条不紊,再大的天灾人祸都不能够打乱他们的生活秩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盘龙镇这地方地盘不大,却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商业街,超市、餐饮服务、卫生所鳞次栉比,可谓一个繁华市镇。洋河弯弯曲曲地穿城而过,将整座镇子隔成两部分,桥东和桥西是两个重要的居民点。人们从桥的西边到桥东总是过一座座石拱桥,因此大大小小的桥成为了小镇重要的文化元素。人们从桥上走过碰到熟人是常见的事情,在桥上寒暄也不足为奇,成为一道浪里的风景线。盘龙镇的居民很杂,各类人等都聚集在这里,外来的打工族、商贩等等,鱼龙混杂治安混乱经常听闻偷盗事件,而且大多数不是在月黑风高的机会极佳的夜晚,就连大白天警方也是时常被群众的报警电话所困扰,这一带的居民总是处在担忧之中,可能小镇警察的能力有限,一直没有把这里的治安问题搞定,弄得人心慌乱。

上三年级的月月总对这种事情很敏感,一听到妈妈和邻居阿姨说到谁家的东西被偷了,总是心里不安起来,害怕早晚有一天自己家里也进贼,于是,月月的警惕心随着偷盗者更加猖狂提高了不少,每天晚上临近睡觉 都要一再嘱咐妈妈把窗户关好,门要锁好,实在不放心的时候,就从被窝里钻出来, 连鞋子都顾不得穿就挨个屋子检查窗户开关有没有关好,门是否扣紧了,惹得母亲一阵苦笑,“你这个孩子啊,神经太敏感了。”月月嘟起嘴来,“几天前,大中午的对面楼上李阿姨家那么大的电视都被小偷偷走了,真可怕!李阿姨好像虚掩着门,小偷趁机就溜进屋子里了,妈妈咱们可要长心眼了。”月月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妈妈映月这几天也是忧心忡忡的,感觉这个家属院都快成了强盗们的据点了,家属院也不是没有门卫,怎么就不管用呢?一周前月月回来说,晚上在楼前的广场上和同伴玩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团黑影迅速地往另一栋楼里蹿,正是从大门那里进来的。几个其他小朋友都发现了,但是这群孩子胆子小,不敢告诉家属院里的人看见的影子,只当做是正常的居民,谁知道第二天家属院里的女人们就在议论一号楼中单元楼道的墙上布满了一些奇怪的脚印,不像是小孩子玩耍留下的,而是大人的脚印,又说就在墙壁对着的任大爷家里少了两双男士皮鞋,有可能进小偷了,小偷本来可能拿更多其他东西的,哪里知道动作幅度有点大了,弄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里屋正在睡觉的任大爷剧烈地咳嗽了一声,吓得小偷拔腿就跑了。这帮女人说着说着就笑了,仿佛是无关紧要的笑话,映月从旁边走过去鼻腔里哼了一声便回家了。映月现在觉得这地方没法待着了,对月月这么小的孩子 成长不是一件有利的事情,司空见惯了以后效仿可怎么办,接着叹了口气,对着月月感叹道:“本来觉得学校是最最纯净最最安全的地方了,哪知道会这么乱,小偷连咱们学校家属院都不放过。以后好好学武术遇到小偷上去就跟他斗,记住了吗?”月月懵懵懂懂地,但是很坚定地点了点头,在母亲的安慰下走进房间上床睡去了。

月月的家就在洋河东边镇中学的家属院里,每家每户都很熟悉,也就很亲热,生活得和和气气的。映月以前在镇邮局上班的时候,局里每月都会按时邮来报纸月刊,映月让家属院里喜欢看报纸的人都订一份,到发放的时候叫月月挨家挨户送报,这也成了月月每月最开心的事情,因为可以受到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的表扬,还会有许多糖果糕点吃。那其实也是两年前的事情了。自从映月辞掉邮局工作,在家属院后面的高卜纸街上做起了生意之后,月月的这份小差事自然而然地就断掉了,起初月月还不高兴,断绝了口粮的来源,但是很快眼睛尖的月月发现了高卜纸街的尽头新开了一家蛋糕店,她的注意力马上就转向了这家店铺,常常放学后和小伙伴不回家,也不到妈妈店里,而是径直往蛋糕店奔去,因为是刚刚开业,所以店主阿姨会免费给顾客一些小糕点品尝,幸运的月月可是又占到便宜了。

高卜纸街就是洋河桥延伸出来的小街,说是小街,其实地理位置特别好,来来往往的人流车辆繁多。洋河桥和高卜纸街所在的这条公路两边聚集了高档小区,小学,国际学校,人们一下班就会来这里买日常用品,并且高卜纸街隔五天就会有集市,大大小小的摊位摆在街两边,各种蔬菜瓜果新鲜的鱼虾蟹等海鲜,还有花草绿植,日用百货琳琅满目供人们挑选,所以每隔五天这里就会格外热闹。整个集市不仅占据了高卜纸街,也摆到了洋河桥上,一到下班放学的时候,这里车辆格外多,经常出现拥堵现象,人们你推我搡熙熙攘攘,一派生气。洋河桥上摆摊的有一个固定的摊位——卖家禽,这户摊主并不只是集市的时候来摆摊,几乎在平时每天傍晚时分准时在这里摆好摊子,夫妻俩坐在鸡笼,鸽子笼旁边的板凳上,常常是对着路过的买家喊:这只多重,肉好吃,鲜嫩,还告诉人家怎么个做法,接着那个人说好吧,我要一只,紧接着摊位的男人就从笼子里抓出一只来,家禽总是扑闪着翅膀不肯就范,这时候男人的妻子就打下手帮忙驯服这只鸡或者鸽子,于是,男子抓住机会下手宰割。这些家禽都是现宰的,这也好让顾客放心,不担心是放久了的腐肉。每次月月放学回家时都会驻足望一会儿屠杀的血腥场面,她为这些活生生的家禽感到可怜,明明活蹦乱跳的生命,悲哀地变成了供人们享用的盘中餐。有时候,她觉得这个男人太狠,太无情了,还有那些杀猪卖猪肉的屠夫,但是小小的月月已经懂得他们都是为了生计不得已才做这样的行当,他们不这样做人们可能要天天吃素了,这让胖子们如何受得了,就像隔壁的何叔叔。可是人们最初能不能不杀牲畜来满足自己的饮食需求呢?那可能要穿越千万年去问问远古时期的人了。想到这里,她看到男人把收拾好了的鸡或者鸽子收拾干净内脏并且开始剁成肉块的时候,她不由得觉得浑身鸡皮疙瘩生出一片,立马闭上眼睛转身离开了。

就是这一天,看完洋河桥上的屠戮场面,她悬着心回家,准备写完作业到妈妈店里看门。结果发现邻居家的王奶奶追着一个男人跑出了楼道,而且脸上含着怒气,毫不理会月月的招呼。月月感到纳闷她头一次看到奶奶脸上露出不和善的面容,情不自禁地耸了耸肩就上楼了。一进门,电话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就听到妈妈怒吼的声音:“给你打了这么多电话都不接,干嘛去了,不是早放学了吗?是不是刚回家?刚干嘛去了?“这一连珠炮似的发问让月月摸不着头脑,这一个个的人都怎么了,今天怎么都这么大火,邻居王奶奶是这样,好脾气的妈妈也是如此,真是莫名其妙。“我刚刚去杨师傅杀鸽子,今天他们生意格外好,但是看着没意思就回来了。"话音刚落,妈妈的嗓门又高了起来,“天天看什么鸽子,心思都不放在学习上。赶紧把书包带过来写作业,看着店。妈妈要出去一趟。""啪“地一声,那边挂掉了电话,月月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也没有空出时间寻思,抓起书包往里面塞了一盒饼干飞快地冲下楼去往后面大街上跑,引得刚买菜回来的谢奶奶好不奇怪,“这孩子怎么一下子这么疯,撞到人怎么办。"月月怕妈妈再发火,没有在路上停留,飞奔到店里。在店门口停下握住膝盖喘气的时候,她瞥见店里妈妈正在和几位穿保安制服的叔叔说话,就想坏事了,一定出了什么状况。

进去一听,听他们说到什么“手机被偷"字眼,就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妈妈的办公桌,发现妈妈习惯放手机的地方空荡荡的,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映月看见月月进来,赶忙让她坐在门口的侧桌上写作业,有人来的话不要让她进来,就直说店主不在,月月迷茫地点点头,看着妈妈和几位叔叔出了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457评论 4 357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43评论 1 285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327评论 0 23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07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30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14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14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2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59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6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41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7评论 2 248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14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6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30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17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76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七律·高考 文 大雨落幽燕 儿缓入场娘心焚,梦想成真有几人? 莫言对错藏心间,稳定起伏跃龙门。 十年酷暑苦酸泪,...
    大雨落幽燕李佰强阅读 986评论 0 16
  • 战争前夜 诗人寻觅不到心跳 沉默在了哪里?托斯卡纳的旧船票 疯掉疯掉,缪斯扬帆和怀抱 13格台阶,蟑螂老鼠鲫鱼与黑...
    赵忘川阅读 269评论 2 4
  • &&总,刚人事$找我说对我免职的事情,我有想到,也不惊讶,只是有点失落,想说下我的感受: 1、~~项目前期账务对账...
    柠檬不萌ningmeng阅读 10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