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卜殷墟|安阳:一个王朝的缩影

废墟,对于我,总是有着一种无穷的魅力。

无论是古罗马斗兽场,雅典帕特农神庙,玛雅文化遗址,还是北京的圆明园,安阳的殷墟……都有一种独特的美。

昔日的金戈铁马已烟消云散,雕梁画栋的宫殿仅剩下断壁残垣,恢宏的宗庙已余烟袅袅,气势磅礴的王陵已变得芳草萋萋。

曾经的辉煌尘封在逝去的岁月中,刻在甲骨上。

余秋雨在书中写道,没有废墟就无所谓昨天,没有昨天就无所谓今天和明天。

城市的喧嚣中,一角废墟总是显得格外的宁静。这个城市也越发的有历史厚重感,否则总觉得缺少内涵。

安阳,恰巧就是这么一座古都。

1939年3月,河南安阳武官村农民吴希增在野地里探宝,当洛阳铲拔出土时,探头上带着铜锈。他知道,这是遇见宝了。

当晚,找来附近村民开始挖掘。连挖了三个晚上,抬上来一个锈迹斑斑的庞然大物,这就是震惊后世的国宝——司母戊大鼎。

饱受改名风波的“司”还是“后”

命运多舛的司母戊大鼎,如今躺在国家博物馆的青铜器展厅中央,器宇轩昂。

八十二年后——2021年3月,我站在殷墟王陵遗址的M260大墓展厅前,第一感觉就是大且深。眼前的墓呈“甲”字形,长长的坡状墓道尽头摆着一个司母戊的仿制品,这可能就是当年吴希增发现大鼎的地方。

再向下是一个长方形的墓室,又深入地下三四米。看一眼,真高,我有点腿软。墓室底有一腰坑,出土时内有一人一大玉戈。但墓室主人至今不明,估摸着是个不小的王。

殷墟王陵遗址是殷商王朝的陵地与祭祀场所,是我国目前已知最早、最完整的王陵墓葬群。在这里相继发现了13座大墓、2000多座陪葬墓和祭祀坑,出土了数不清的青铜器、玉器和石器等文物。

类似于埃及的帝王谷。在旅行者的眼里,这里光秃秃的,如果对考古和历史不很了解的话,确实没什么可看的。而埃及的帝王谷则更加壮观,墓道、壁画,可看的东西也比较多。

自然,王陵遗址游客不多。空旷是首要印象。正午阳光几千年如一日照在这片洹河边的平原之上,欣欣向荣的松柏划分出一个个的王陵大墓,祭祀坑的残骨掩在萋萋晴草下,寂静无声。

静,真的很静,一如安静的洹水。

距这儿5公里外的殷墟宫庙遗址就显得热闹了很多。这是来安阳旅行的必游之地。

殷墟博物馆嘈杂拥挤,讲解员领着一队队的游客,在一件件珍贵的文物前,铺开公元三千年前殷商绚烂的历史画卷。

殷墟和甲骨文的发现,使史书上的文字落在了实处。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约公元前1600年,汤灭夏,建商。虽然夏的存在史学界仍无定论,但我相信《史记》中的夏本纪也一定存在。

之后三百年,历经18个王,内乱不止,迁都不断。直到公元前14世纪末,盘庚迁殷(今安阳小屯村),商朝国都才安定下来。为后来的武丁中兴打下坚实的基础。

商不仅仅是《封神榜》中的纣王与妲己,而是齐整的城市、成熟的文字和精美的青铜器。

陶三通连接地下水的管道,可见3千年前发达程度  

甲骨文和殷墟告诉我们,商代在数学、医学、天文历法、手工业、工艺和科学都高度发达。

华夏先祖在一次次问卜中问鼎辉煌。

一片甲骨惊天下。

甲骨文,因刻在龟甲与兽骨上而得名。

关于甲骨文的发现又是一个传奇的故事。

1899年,也就是八国联军侵华的前一年,时任国子监祭酒的王懿荣因染疾服药,偶在中药的龙骨上发现了古文字。这一发现可不得了,揭开了汉字源头和中国文化根脉。

甲骨文是通神宝器,犹如刻在青铜器上的钟鼎文。一个占卜、一个祭祀,都通灵。

商人很有意思,无论大事小情,都会先行占卜。这从博物馆展示的甲骨上可以看得出来。

明天下不下雨?商王打猎会不会顺利?跟隔壁部落打仗是否可以取得胜利?……

反复占卜数遍,所有的疑问都在与祖先的对话中得到了答案。之后还要刻上结果来验证是否灵验。

商代最伟大的两个发现:一是甲骨文,另外就是闪瞎狗眼的青铜器了。

没错,现在博物馆看起来灰暗青绿的青铜器,当年可是金灿灿的金黄色。

金色依稀可见

青铜礼器上,满是妖魔精怪、魑魅魍魉,最典型的就是“饕餮”,还有一只脚的“夔”和两只角的“虬”,全都面目狰狞形象恐怖。

从地下博物馆出来,逛一下甲骨文碑林到车马坑展览馆。如此巨大、完整,具有现代雏形的马车还真是让人惊叹。

车宽两米有余,车轮硕大如磨盘,直径在一米上下,马车体积庞大,行车道上三千年前的车辙线清晰可见,路面宽度八米多,足见当时交通的发达。

最后一站,殷墟不可错过的景点——妇好墓。

博物馆控应该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前几年首都博物馆还搞过一次妇好墓特展,当时可谓盛况空前。

2016年首博妇好墓特展

妇好,是商王武丁的皇后。历史上“武丁盛世”的繁华气象早已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可以依凭的证据,便只有那些从岁月深处发掘出来的器物了。说来奇怪,这些器物大多铭刻着一个人的名字——并不是武丁,而是他的妻子妇好。

在甲骨卦辞中出现200多次的妇好

“妇”为亲属称谓,指有身份的妇女或女官,好是姓,读子。《说文解字》里说,“好,美也。”妇好确实长得很美。

复原的妇好相貌,女神级别

妇好墓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个没有被盗掘的商代王室埋葬。墓室虽不大,但保存完好,随葬器极为丰富,出土了各种不同质料的随葬品1928件。

其中尤以绿松石象牙杯,铜钺,华丽的铜鸮尊最有代表性,均为国宝级文物。

镶嵌着绿松石象牙杯有人说是酒器,真是讲究。不过杯子上的兽面纹透着邪气,我是不敢享用。不得不佩服古人雕刻手艺的精湛,有种狞厉的美。

铜钺象征军权。也印证了妇好执掌帅权、戎马一生的传奇经历。她可是我国第一位有据可查的巾帼英雄,可惜名气没有花木兰大。甲骨文记载了她曾带领1万3千人征战沙场的勇武事迹。

再看这对儿猫头鹰,憨憨的很可爱。世界诸多古文明中,这种鸟被视为沟通人间与冥世的使者而受到尊崇,在中国从新石器时代至商代,鸮更是被视为祥瑞神鸟。

从妇好墓出来,外面的日头正盛。鲜艳的桃花开的刚好,可惜就在妇好最好的年纪——三十岁,她随花逝去。

也许那天也是这样的艳阳,春花盛开。这个集三种最显赫的身份——王后、祭司、大将军于一身的奇女子,一转身,为后人留下了无尽的想象。



感谢大家持续关注鹏叔,跟着鹏叔一起游世界。读书、旅行、投资尽在把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