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撞上婆婆的风流事

96
悠悠人生ke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018.11.10 08:55 字数 3736

宋春梅和赵伟结婚两年后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孩,由于婆婆喜欢跳广场舞拒绝给他们带孩子,所以春梅就辞职做了家庭主妇。

赵伟相貌堂堂,在一家外资企业做主管,薪资丰厚,他一个人养家不成问题。春梅在家带两个孩子,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日子过得也舒心。

唯一令春梅感到难堪的是婆婆经常把跳广场舞的老头领回家,还在她面前和老头调情撒娇。春梅的公公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当时她还没进赵家的门呢!现在看来,婆婆是想闹一场黄昏恋,这是婆婆的自由,春梅不愿管太多,只是在赵伟面前提过一次。

没想到,赵伟的反应太强烈,说什么也不让婆婆再嫁人。他觉得丢人,简直丢人丢到家了。春梅倒觉得把婆婆嫁出去也好,至少耳根清静。

星期六,赵伟和春梅抱着孩子在公园散步,刚好看见婆婆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手拉着手跳贴面舞,赵伟的脸顿时红到耳根。他拉住春梅的手马上绕道而行,婆婆眼尖,扯着嗓子喊:“赵伟把孩子抱过来,让他爷爷看看。”

赵伟的脸拉下来像马脸般站在原地,他愤愤的回击:“孩子他爷爷早死了。”说罢,转身便走。

婆婆尴尬的对老头说:“估计今天他心情不好,改天去我家,让你看孙子。”老头咧嘴笑了,跳舞更来劲。

赵伟也没心情散步了,气势汹汹回到家将孩子放在床上,随手拿起一支烟点燃,烟雾缭绕在狭小的空间里。春梅把两个孩子哄睡着了,说:“你也给妈留点面子,你刚才的样子我看见都害怕。”

“哼!面子?她怎么不给我留点面子?我爸辛苦一辈子,勤勤恳恳赚钱供我读书,她呢?跳跳舞也就罢了,莫非还想给我找个后爹回来,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妈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们都不知道,等她回来问清楚再说。”春梅安慰着老公,她抬头看看钟表,婆婆这个时间也该回来了。

婆婆手里拎着两个塑料袋,里面塞满了水果和蔬菜,她笑嘻嘻地推门进来,把东西放进厨房。接着进了自己的卧室,换了一条红色的裙子出来。

春梅望着婆婆,“妈,这条裙子够喜庆的,你穿上真好看。”

婆婆嘿嘿笑了一声,“这是你刘叔送的,他儿子出差到广州,他特意让儿子稍回来的,春梅呀!你摸摸这面料就是好。”她走到儿媳妇身边,春梅摸了一下,“嗯,这料子就是好,妈,你没问问多少钱?咱应该把钱给人家。”

“哎呀!一件衣服而已,是他送我的,你刘叔说了,宝剑赠英雄,香衣送佳人。”

“啪”的一声,赵伟把一本书扔到地上,打断婆婆的话,“我看他就是个老流氓,妈,你以后不要跟他拉拉扯扯,这要让我同事看见,我怎么在单位做人。”

婆婆绷着脸,眼泪汪汪的说:“你翅膀硬了,用不着我了。现在嫌我给你丢人,当初我到处借钱供你上学的时候怎么不嫌我丢人?”

赵伟大声吼道:“妈,你就直说吧,你想嫁人还是找个临时搭伙过日子的人?”

“我想找个老伴,能陪我说话的人。”婆婆一摔门进屋了。

春梅做好晚饭叫婆婆吃,婆婆也不搭理。就这样婆婆跟他们闹了好几天的别扭。那天中午,刘叔来到赵伟家,春梅热情的接待。

“这几天你妈没出去跳舞,大伙都惦记着她,我就代表大伙来看看她。这是一包广州特产,尝尝鲜。”

“谢谢刘叔,快坐。”春梅把婆婆叫出来,刘叔看到她憔悴的脸,连忙问:“是不是生病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婆婆摆摆手,说:“没事没事。”

赵伟站在刘叔对面,“我妈有我这个做儿子的管,还轮不到别人多管闲事,刘叔,你也一把年纪了,要自重,别被人戳脊梁骨。”

春梅捏了一下赵伟的胳膊,赵伟一把甩开她。刘叔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这时婆婆说话了,“赵伟,你太过分了,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说罢,婆婆拉着刘叔出了家门。

“我认为,应该尊重妈的恋爱自由,你看楼下的那个老大妈,人家也是黄昏恋啊!再说妈才五十多岁,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赵伟瞪她一眼,“你巴不得妈嫁出去给你腾地方吧!”

“你真是不可理喻。”春梅不再搭理他。

下个星期是婆婆的生日,春梅打算给她好好过个生日。这天中午,她把孩子交给婆婆,自己拎着包逛街去了。可来到商场才发现既没拿手机又忘记带钱包,只能返回家。

她拿钥匙打开门,看见自己卧室的门关着。她怕吵醒孩子,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推开门,孩子仍然在熟睡中。她又走到婆婆的门前,听到里面有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婆婆的娇笑声,春梅奇怪,莫非婆婆得了什么病?她越想越怕越好奇,便轻轻地把门推开一条缝隙。

这一看吓得她差点喊出声来,她马上捂着嘴,刘叔正在婆婆身上大汗淋漓的运动,婆婆闭住眼睛满足的享受着。春梅轻轻地关住门又蹑手蹑脚的离开家,走到大街上她才大口大口的喘气。

春梅也没心思逛街了,她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赵伟,可又觉得说不出口,这是婆婆的隐私,总该顾及婆婆的面子吧!不如成全他们吧!

婆婆的生日很快就到了,春梅一大早就开始准备酒菜,而且特意定了一个大蛋糕以表孝心。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默默地吃饭,婆婆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春梅想,爱情的力量真大。赵伟端起酒杯,说:“妈,生日快乐。”婆婆欣慰的点点头,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朝着春梅,说:“春梅,妈谢谢你,辛苦了。”

“妈,这是我应该做的。”春梅看一眼赵伟,说:“赵伟,我们应该祝妈幸福,晚年生活美满。”赵伟嗯一声,继续吃菜。

春梅又对着婆婆说:“妈,你想和刘叔结婚吗?”赵伟听到这句话,嘴里的菜都喷了出来,瞪大眼睛盯着春梅,问:“你疯了吧?”

“我没疯,做为子女,我们应该多考虑老人的感受,虽然妈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但是她并不快乐。我们不了解她的喜怒哀乐,不了解她的内心世界,不了解她的需要。赵伟,你懂吗?”春梅的话把赵伟震住了,他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

婆婆低着头,抹把眼泪。春梅的这番话说到她的心里了,虽说儿子家庭幸福,还有两个可爱的孙女,可是她的心里却空落落的。人常说老来伴,老了能够有个伴陪在身边,说说体己话。

“春梅,妈谢谢你,谢谢你能理解妈。”婆婆感激的望着她,又把目光转在赵伟脸上,“儿子,妈不给你丢人,妈也理解你的苦衷。”

赵伟叹息一下,“妈,只要你开心,只要你能幸福,我不再干涉。”

春梅看见婆婆的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一个月后,春梅给婆婆准备了好多新衣服,还有生活物品。她和赵伟商量好了,准备给婆婆风风光光的举办一个婚礼。

刘叔听说后,整个人一下子年轻了十岁。他兴致勃勃的来找婆婆,两人相扶着去广场跳舞。

本来婆婆和刘叔的事就这样敲定了,没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刘叔的儿子从外地回来了,他大发雷霆,坚决不同意刘叔再婚。

“我的老爹呀!您这是想女人想疯了吧?总不能是个母的你就上吧!您要找老婆,也应该找个嫩一点的,至少我脸上也有光,可您偏偏要找个黄土埋半截的老太婆,您这不是成心让我丢人吗?”

“你闭嘴,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刘叔气得拿起拐杖就要打他,他麻溜一下蹦出门外,嘻皮笑脸的说:“给我找个小妈,我就同意您结婚,否则,你就睡大街吧!这房子是我妈给我留下的。”

“你给我滚,你这个不孝子。”

刘叔的儿子自从离婚后就没再结婚,其实是没女人愿意嫁他。他天生就是个吊儿郎当的人,身上有点钱就喝酒,没钱就随便找个工地挣点零花钱,有了钱再去喝,宁把媳妇儿喝跑了。不过,他也庆幸没孩子,不然他可养不起。

“老爹,我跟您说句真心话啊,你结婚也行,但是不能领结婚证,房子你只能住,房产归我,你的退休工资每个月给我百分之五十,公平合理,至于老太婆,让她儿子出钱每个月的开销,你就当作找个老保姆给你暖被窝吧!”

刘叔哀怨的看了他一眼,一行浑浊的老泪滚落下来。儿子的话字字句句扎痛他的心,也彻底把儿子看清楚了。都说养儿防老,可这到底谁养谁啊?不仅剥削老人的钱财,还侮辱老人的尊严,他愤愤地跺跺脚,挥起拐杖把儿子赶出家门。

春梅见婆婆这两天没精打采的,气色也不好看,脸上的皱纹更多更深了,便问婆婆:“妈,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唉!你刘叔的儿子不同意,还把他气病了。”

“原来这样啊!妈您别着急,我找他儿子去。”

“春梅别去,他那个儿子就是个无赖,不要招惹他。这几天我也想清楚了,其实这个婚结不结都行,不就是一张纸嘛!只要每天能看见老刘,妈就知足了。”

春梅心里有了主意,她把婆婆安顿好,然后去刘叔家。刚跨进他家的门,他儿子就堵在门口,皮笑肉不笑的说:“哎呦,送货上门啊!想让我老爹娶你婆婆,那你就跟我睡,你也不亏。”

“你真不要脸,刘叔怎么有你这种儿子。”春梅冲里屋喊:“刘叔你在家吗?”

里屋传出咳嗽声,春梅直接进屋,只见刘叔躺在床上,脸色蜡黄,明显比前几天瘦了许多。

“刘叔你生病了?”

“感冒了,不碍事。你婆婆还好吗?”

“她还好吧!刘叔你们的事打算怎么办?”

他儿子瞪着眼睛,说:“我爹的婚事我来办,你跟我,你婆婆跟我爹,亲上加亲。”

刘叔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砸向他儿子,“你给我滚,滚。”剧烈的咳嗽使刘叔上气不接下气,春梅连忙给他捶背。

自从得知刘叔的儿子不同意他们结婚,婆婆整天愁眉苦脸,也不出去跳舞了,常常把自己关在屋里。时间一晃过去三个月,春梅和赵伟急在心头却无能为力。其实,赵伟也不希望和老刘家有牵扯,就凭刘叔的儿子那副无赖相也着时让他头疼。虽说这个想法有点自私,但总比将来惹上麻烦强。

赵伟这样想着,心里舒坦多了。春梅火急火燎的推开门,浑身哆嗦的盯着他,说:“那个刘叔,刘叔他……死了。”

赵伟惊讶的张大嘴巴,一时说不出话。可婆婆的卧室门这时却拉开了,她望着慌张的春梅,深深地吸口气,“他到死也没见我最后一面。”说完,婆婆软绵绵的瘫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夫妻两人手忙脚乱的把她扶在床上,心里都沉甸甸的。

逝水流年
逝水流年
13.5万字 · 4.3万阅读 · 72人关注
流年似水,那些承载记忆的岁月逐渐泛黄,回不去的是美好,留下的是永恒。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