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无影刀

字数 2983阅读 399
无影刀

琅琊令第四十二期之执念上榜文章


刀出无影,锋至无形。一念一执,心意随风。


(一)

春天的午后,一株寂寞的小桃树,默默地开着满树的红花,却没有人欣赏。满眼是迷离的春草,笼罩着雾气,低空里盘旋着几只乌鸦,飞东飞西却无处着落,只是叫声在空气中激荡着凄凉。一处处毁坏倒塌的矮墙,缭绕着废弃的水井,一座座残缺不堪的房屋,已经长满了荒草。

这里,原本都住满了人家,而如今却如此不堪。

一丝轻轻的炊烟于村庄里升起,表示着这个荒芜残敝的村庄,还没有人烟绝迹。

也会有一些行路客从村庄路过,不过,并不是很多。

(二)

看似结实的屋顶还能遮雨,但是,破败的门窗已经不能够挡风。房门掩着,但透过稀疏的门板,直接可以看到坐在灶堂边老汉的背影,身体一前一后,好像在磨着什么。

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走进来了一个行路客。

“老人家,我是一个走路的行路客,路久天干,腑中有些饥渴,故冒昧向老人家求一碗水喝。”行路客看着老汉的背影施礼说道。

“水缸就在门边,碗没有,只有瓢,请客官自便。”老汉没有回头,身体一前一后的动作也没有停。

行路客楞楞地看了看老汉,觉得有些无趣,但心里又一想自己只是来讨水喝的,又有什么有趣无趣呢。想着,便走到水缸旁边,舀了一瓢水,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地几口就喝下去了。然后,感觉一瓢还不过瘾,便又舀了一瓢,也是几口就喝下去了,之后,才感觉到肚子开始湿润清冽。

喝完水之后,行人路客又觉得腿脚有些疲困,把水瓢放下之后,看到水缸旁边有一把四脚的小板凳。

“老人家,我走路有些久了,腿脚有些疲困,不知道可否在此歇息一时半刻。”行路客又向老汉施礼道。

“客官自便,不过,天色将暗,老汉家不便留宿,下一个有客栈的镇子离此还有七八里路,还请客官莫要耽误了时间,现在兵荒马乱,不便夜间行路。”老汉仍然没有回头,坐在灶堂边一前一后的动作仍然在继续。

(三)

行路客一撩袍袖,便坐在了四脚小板凳之上,马上就感觉腿脚舒服了许多。然后,又把肩上的包袱取了下来,双手在自己的大腿和小脚上揉捏了起来,这样一来又解了不少腿脚的困乏。

“老人家,你是在——?”坐了一会儿,行路客觉得老汉一直背对着他有些奇怪,便看着老汉的后背开口问道。

“磨刀。”老汉回答道。

“哈哈,我已猜到是在磨刀,不过,我进门的时候你就已以在磨了,到此时已经有些工夫了,想必这刀也已经够锋利了吧。”行路客笑了笑说道。

“嗯,已经够锋利了。”

“老人家可否放下手里的刀,与我聊几句闲话。”行路客说道。

“老汉我一个村中野夫,不识大字,没有见识,不敢闲聊,还是请客官自便吧。”老汉一直没有转过身来,也一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哈哈,老人家倒是谦虚。”行路客说着站起身来,向老汉走了过来。

“客官,请莫要走近,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你该赶路了。”老汉听到走近的脚步声,突然说道。

“不急,时间还早,在下突然对老人家很感兴趣,不知可否让在下见识一下老人家的真面目,见识一下你手中的刀?”行路客没有听老汉的劝,继续向老汉走来。

“老夫已是一把老骨头,刀也只是一把普通的刀,没必要见识,还是请客官止步。”突然老汉说道,声音带了些急促地感觉。

可是,老汉越是这么说,行路客的好奇心就越大,这时哪里听得了劝,急忙快步向前奔了两步,来到了老汉的身后,低头向老汉手中看去,直觉得吃惊不止,寒毛倒立。

一袭寒气于行路客的脖颈划过。

(四)

老汉把行路客埋在了屋后的荒岭之上,然后,在坟前焚了一柱香。

在行路客的新坟后面,还躺着七八座旧坟。

老汉埋完行路客之后,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望着眼前这七八座坟墓轻轻地摇了摇头,又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就下山回到房里,又坐在了灶堂旁边。

(五)

春花落,秋果实,夏雨住,冬雪袭。

三年之后,老汉房后的荒岭上又多了五座坟墓。

又一串脚步声走近了院子,老汉凝耳倾听之后,心中有些失望。

房门吱嘎被推开之后,未待来人说话,老汉先吱声。

“水缸在门旁,客官请自便。”

“老人家,我不是来讨水喝的,我是来寻人的。”一个年轻后生的声音传进了老汉的耳中。

“这村庄已经荒芜残敝很久,只剩老夫一个人了,想必客官要寻的人早已不在此处了。”老汉轻轻地说道。

“不会的,我要寻的人,是家父的旧识,与家父乃刎颈之交,早已与家父约定,必会在此等侯。”年轻人显得有些着急地说道。

“约定——”老汉缓了缓气自己说,“那只是一腔空言罢了,客官何苦当真。”

“村庄里只剩老人家一人了,我想我要寻的人就是老人家您了!”这时年轻人有些激动,然后,向老汉走过来。

“请客官止步,莫再向前。”老汉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喝止了年轻人。

年轻人急忙停住脚步,但口中继续说道:“刀出无影,锋至无形。”

听了年轻人的话,老汉心里一惊,脱口而去:“一念一执,心意随风。”

“刘老前辈,我是张双雄,家父就是张顺呀”年轻人突然冲到老汉身边,扑腾一下跪到了老汉的面前,望着老汉满头的白发和苍老的面傍,眼泪不禁地流了出来。

老汉望着眼前的后生,仿佛看到了旧交张顺的一些风采,目光马上僵了起来。

“终于等到你们了,我已经在这里磨了十年刀了。”说着老汉的眼泪也流了出来。

听罢老汉的话,张双雄马上低头去看老汉磨刀的双手。只这一眼,张双雄真的是吃惊不已。

老汉的手中、磨刀石上什么也没有,根本没有刀。

(六)

“刘志我虽也擅些拳脚,但终是一介铁夫,生逢乱世结识了你父亲张顺这个抗元的大将军为友,是老夫的三生之幸。”张双雄扶着老汉刘志坐定之后,刘志说道,“你父托我帮其打造快刀一把,本来是想待刀成之后,提刀一并前往前线杀敌,怎耐元军兵强,围困了襄阳,城中的吕将军和军民危在旦夕,你父性急,不待刀成,便与你叔父张贵引着三千义军去解襄阳之围了。”

“家父在解襄阳之围的战役中不幸遇难了。”张双雄听着老汉刘志的话又有些激动,眼泪就又涌了出来。

“什么!”一听张顺已经死,老汉刘志眼睛又僵住了,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没想到老夫我苦等十年,竟然早已经与张将军阴阳两隔。想当初,张将军临走之时,给老夫留下话来,说待刀成之后,莫教刀锋钝了,解了襄阳之围他就会回来取刀去斩元贼。”

“父亲临终遗嘱与副将说,武山中有刘家村,刘家村有铁匠刘志,与家父乃刎颈之交,战事之前委其造快刀一把,名曰无影,叫我成年之后,寻刘家村来取刀,以报效国家。”两个人痛哭之后,张双雄镇定了一下情绪说。

“无影刀,快如风,利如电,必可斩元贼头颅无数,可,没想到——”说着老汉刘志眼泪又流了出来,“没想到张将军却已仙逝。”

“无影刀?可是——”说着张双雄低头看了一眼老汉刘志的双手,“可是,没有刀?”

“是啊,已经没有刀。”老汉刘志说着也低头怏怏地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这十年,我磨坏了二十七块磨刀石,再精良的铁料也只会一点点化为齑粉。”

“原来如此,没想到家父惦记的无影刀已经真的无影了。”张双雄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不想此次我只是空走一趟,真不知道回到家父墓前如何向他老人家交待!”

“小将军莫要着急,老夫磨刀十载,无影刀虽然化为无形,却另悟无影刀心法一套欲交与小将军,小将军一样可以拿去战场杀敌。”

(七)

小院中,老汉刘志轻行步,如脚踏松棉,慢出手,如信手拈花。忽,又形如蛟龙,步步生风,掌似闪电,眼如鹰睛。

“刀出无影,锋至无形。一念一执,心意随风。无影刀,至无形,有中无,无中有。无无有有,有有无无。集气成刀,聚念化刃,随心而动,随意而行,刺,利发数丈,斩,力劈万钧,收,推水逆流,守,佛光罩体……”

小桃树旁边,张双雄聚气凝神,刘志的一念一诀、一招一式,尽记心中。

2018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