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儿 | 不是年味变淡了,只是我们长大了

翻开日历,日子已进入农历的腊月,这是一年中最后的一个月。呆望着日历,杂乱的思绪飘过。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年头没有在家和父母过年了。

他们应该和从前每年的这个时节一样,还在不停地忙碌着,只是身边少了两个像小尾巴一样的孩子。

回想到许多年前,我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小姑娘,在考了一场并不在意成绩的考试后,将书本一扔,浑噩不知何年的日子就那么开始了。

虽不记年月,但我却知道快到过年的时刻了,因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有陌生人来到家中,他们打着手里的竹制快板,口中念念有词。一拨走了又一拨的来,后来母亲干脆不等他们念完就张口道:“财神昨天接过了,不接了。”

之后便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诸如:“多接几张,发大财,赏多少钱随喜”、“接很多了,没地方贴了,再接都只能放柜子里了,你都说了,那就给你五毛吧”、“一块吧,财神保佑呢。”

于是,卧室的墙壁上贴了张财神,衣柜上贴了张财神,堂屋正中又是一张财神……我奇怪地问:“每家都有好几个财神,他们长得又不一样,该让谁家发财啊?”母亲露出微笑停顿几秒:“谁接了,就让谁家发财呀”

我还想问,可脑袋终究没跟上嘴巴,还没等下一个问题说出来,母亲话题一转:“你爸怎么还没回来,昨天这个时候都已经回来了。”

我跑到门外,正巧看见父亲推着那辆,带有年代感的永久牌二八式自行车,自二十多公里以外的县城回来,车子放好,父亲一边和母亲搭着话,一边将一个白天里购置的年货轻轻卸下。

当父亲将一件件的年货从蛇皮口袋中取出,我的头脑中满是等待后的喜悦。

父亲看在我可怜巴巴盯着那些年货的份上,还没等正式过年,就扔给我几个花生,一块糖果。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里,让平日里得不到什么花生、糖果的我抢先一步品尝过年的滋味儿。哥哥那会去哪里了?完全记不得,可能去了姥姥家,也可能正在和同村的小伙伴,拿着木棍或土块儿进行一场没意义的拼杀吧。

日子过得飞快,父亲口中的年货还没置办齐全,日子就到了腊月十五左右,这是每家每户杀猪宰羊的时间。我当然是记不得这些日期的,却在父母口中得知今儿几了,明儿几了。前后的日子我不关注,唯独记了个十五,索性那几天有人问:“丫头,今儿几号了。”我一律回答:“十五。”问得人笑,父母也笑。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哼了一声,又白了一眼问话的人和笑着的父母,不知为何他们却笑的更开心了。

冬日里天短夜长,地里最累的农活已经做完。饭也早由夏日麻烦的三餐改成了两顿,早饭过后已是十点钟,父母开始和请来杀猪的邻居叔叔一起忙碌着。这是真正的腊月十五了。我和哥哥在父母身旁跑来跑去,做着一些我们认为是帮忙,父母觉得很是捣乱的事情。待到我们跑累了,天也就黑了。

案板上摆放着经过处理的一整个的猪头,几大块猪肉和几只猪蹄子,这是今天大人们的劳动成果。对我和哥哥来说,猪头和猪肉,我们是不感兴趣的,我们的眼睛只盯在那一盘“煎血肠”和一锅“杀猪菜”上面。一年中只有这么几天能吃到这两样菜,作为孩子的我们实在没有理由去考虑什么猪头或是难啃的猪蹄子了。

腊月二十五、六,每家开始忙活着做一大锅自制的卤水豆腐,用以整个正月的配菜。将泡发的黄豆,带去家有加工黄豆机器的邻居家,大伙相互拉着家常,排着队,等待着将豆子磨碎。随后又各自挑着两桶加工过的半成品,回到各自的家中,准备进行下一道工序。

我一路跟在父母身后,连跑带跳。问母亲:“你们怎么走着,我跑着都还追不上你们呀?”,“你跑的慢啊,再跑快点就追上了。”母亲说完,笑着看了眼父亲,父亲回过头看了看我,低下头微笑着却不言语,最后他正了正肩上的扁担,继续向前走着。我加紧了脚步,直到累的呼呼喘起来。

许是一路连跑带跳的累坏了,回到家中,爬上床一会便睡着了。待醒来,看着天色,小脑袋早已分不清是第二天早晨还是这一天的傍晚了。母亲端来一碗豆浆,问我要不要喝,我还没忘记上一年豆浆的怪味儿,坚决抵制。吵嚷着:“不要,不要”。

腊月二十九这一天是整个冬季里唯一一天吃三顿饭的日子。因夜里十二点要吃一顿“接年饭”,父母一早便开始规划起一天要做的事情,母亲忙着准备饭菜,父亲则忙着将刻好的“挂钱儿”和买好的“春联”从柜子中拿出,将它们贴到它们该去的位置,看见父亲屋里屋外来回走动,我自告奋勇充当着传递“挂钱儿”和“春联”的小使者,不时会听见父亲说一句:“还是丫头好,多有眼力,这儿子整天就知道在屋里眯着”的话。转过脸看向哥哥,他朝我做的鬼脸分明在说:“你这个拍马屁的家伙,我才不在乎。”

这天的晚饭必定是米饭和鱼,再加上几个荤素搭配的菜。父亲和母亲说着什么“年年有余”一类的话,我不懂,我只想着吃,年年有鱼挺好啊,我吃完还可以把鱼骨头砸碎去喂我喜欢的那只鸡。我喜欢过年,我也要帮着小鸡过年。

晚饭过后是母亲最累的时候,因习俗不一样,村中许多家庭有“吃素”的习惯,包括我家,这顿饭后,所有带荤腥的菜都要放在特定的位置,晚上的“接年饭”至大年初二肉类是不可沾的,于是所有盘子碗筷需要重新清洗。

洗过成堆的碗筷,母亲又开始准备“接年饭”了,“接年饭”就是饺子,和面、调馅儿都是母亲的活儿,事情一多,人就容易烦躁,母亲一烦躁,父母二人就开始像窗外停不下来的鞭炮一般,争执起“谁家男人干活利索,干完自己的会帮媳妇儿”,“谁家女人会规划,不用男人帮忙活也干完了……”

直到两人坐在一起包完了饺子,嘴架才慢慢停止。我和哥哥已经见怪不怪,今天的糖果、花生随便吃,我们手里的糖纸已攒了好几张,正忙着互相交换着做游戏。实在腾不出脑袋去想大人之间的问题和电视里的春节晚会。

伴随着“春晚”即将结束,已是夜里零点,墙角那些给神仙送的“喜钱”已经燃尽,供奉的香火也燃的只剩下了半截儿,热腾腾的饺子端上了桌。我和哥哥朝着父母拜年问好。

年,就这样开始了!

鞭炮声从白天至现在此起彼伏,却不惊扰我的好梦。再次睁开眼,已是大年初一早晨,天刚蒙蒙亮,父母比前几天起得更早了,开饭前是要放鞭炮的,父亲说大年初一必须早起,鞭炮响的晚,说明一家人太懒,日子过不好的。我不理解,但有哥哥手里的小鞭炮做引诱,床当然是可以不去赖的。

如今,看着手里的日历,眉头微皱,呵,又要过年了。心中却早已丧失了童年时期对过年的渴望,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年”过的索然无味。

作为一个地道的北方姑娘,前几年一直去了南方的先生家过年,那里的春节没有饺子,没有响彻半夜的鞭炮声、没有象征年味儿的寒冷气息,自然也没有自己的父母在身边的唠叨。虽说这也是家,但终究又区别于自小生长的地方。

可即使回到了北方,年这个字似乎也只停留在了童年时代,家中早已不再杀猪,不再自己刻“挂钱儿”,年货里的糖果对我来说也早已不再能提起什么兴致。

孩童的时候为什么喜欢过年,因为心中有所期待。就像曾经的自己眼巴巴望着父亲年货里的糖果、就像一年到头才能见到杀猪宰羊时的热闹场面、就像看着忙碌一年才能围坐在一起包着饺子的父母。

长大以后觉得年味儿在不知不觉中变淡了,我们没有了儿时的期待,儿时的无所顾忌,更少了儿时对世界的好奇。

转过头想想,年味儿何时变淡了?也许,只是我们长大了吧。


#羽西X简书 红蕴新生#

https://www.jianshu.com/p/ee05f7eff678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2,272评论 1 30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027评论 1 25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908评论 0 212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909评论 0 175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638评论 1 25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710评论 1 175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32评论 2 267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25评论 0 165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938评论 6 229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475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44评论 2 21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566评论 1 227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0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095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479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09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88评论 0 166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480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549评论 2 2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马上又要过年了,这也是我在外地过的第十五个年了。 回想起来,自从2001年一家人随父亲离开老家,先是附...
    潇湘笛阅读 487评论 2 2
  • 儿时,过了冬至,年味便渐渐重了。 杀猪 进入腊月,家家户户开始杀猪。我...
    天天向上2阅读 1,267评论 3 2
  • 文 / 锦色素年 图 / 来源网络 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严寒的冬天似乎挡不住年的步伐。它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那么...
    锦色素年阅读 763评论 5 22
  • 因为维修暖气,感觉小活不大,不是什么高技术难度的活,加上原来懂点水暖安,不过都放下好长时间了,找人帮忙的功夫就可解...
    小城情怀阅读 294评论 0 2
  • 小趋势,不是大趋势的小时候。小趋势,是影响趋势的趋势,带来改变的改变。 坏消息是,每一趟班车停靠的时间都很短,而且...
    早知今日阅读 31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