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四十一章 不战而胜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痛苦等待

全章目录


经过医生的一系列检查,高安体内的各个受损器官恢复得还算正常,只是脑外伤还有一些炎症。他现在表现出的疼痛和狂躁不安,在临床上被医生认为是一种有目的反应的癔症。这是一种心因性疾病。病人因为生活事件,内心冲突,暗示和自我暗示而引起的神经障碍。

各种事故的脑外伤患者,时常会出现这种精神分裂症状的情感大爆发。病人会对自己的情况以夸张性的形为来表现。有时会表现为鬼怪附体,发作时会出现自伤和自杀行为。

高安被注射了一针镇静剂,服用了一些安神催眠的药物后,他安静地睡着了。

陈嘉豪看完诊断结果,感到此事实在是荒谬。听了医生的一席话后,他更是无法接受事情的真相。难道眼前的这个高安已经被郑辉附了体?医生的解释中,都提到了此种说法。陈嘉豪的心像猫抓了一样难受和烦躁。他感到自己也快要成为一个癔症患者了。

陈嘉豪感到郁闷又心慌,他也想大喊大叫几声,但他又不能像高安那样借着疼痛来发作。陈嘉豪只能把不安和各种不良情绪深深压在心底。他今天是以一个交通事故肇事者的身份,来寻求方法安抚病人。当然,眼下的情况让他必须克制自己的行为。陈嘉豪努力使自己保持平静,尽量在医生面前表现出谦逊和稳重。

陈嘉豪把手插在衣服的口袋里,紧紧的攥着拳头。他有一肚子的气,却不知该将拳头挥向何物。

“依依是你爱人吧?喔,她也是这起事故的肇事者。病人可能需要某种心理补偿,想要和她见面。你看能不能让她过来,安慰一下高安,暂时稳定一下他的情绪。”医生的语气诚恳而认真,态度严肃又庄重。

“哦……”陈嘉豪的心里非常矛盾,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陈嘉豪愤怒、郁闷、烦躁却不知该如何发作。此刻他真想摘掉医生的眼镜在脚底踩碎。

如果高安只是高安,陈嘉豪都不愿意让依依来见他。现在还查出一个鬼魂附体的癔症出来。一联想到郑辉的那几首诗,陈嘉豪简直都要疯掉。

这明明就是相思病嘛,难道还要把相思之人放在他的跟前,让他继续长相思?

这就好比给一个毒瘾患者跟前放了一袋毒品来解救他。这些医生到底是怎么做医生的?他们只贪图立见成效,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他们根本体会不到把自己老婆送到旧情人怀里是个什么滋味。

“如果不然的话,他这一觉醒来还会继续闹腾。这种状况可能会维持很久,对于病情的康复很不利。也可能会出现自杀的倾向。”医生继续危言耸听。几名实习医生连同护士,齐刷刷把目光投向陈嘉豪。

“自杀呀,想死嘛,那就让他死吧。老子我赔钱就是,大不了去坐几年牢。”陈嘉豪怒目圆睁,大口的大口的喘着粗气。

医生们看见陈嘉豪已经情绪失控,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还是老医师通情达理,他在陈嘉豪的背上轻轻的拍了一把,把他唤到他的办公室里,细心开导他。

老医师讲了一大堆道理,希望年轻人能消消火,一切从长计议。但他却不知道陈嘉豪心里的担忧。陈嘉豪正是出于自己的从长计议,才不能让依依与高安见面。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还有那几首诗,千万不能让依依看到。

陈嘉豪突然站起身来,连声招呼也不打,就心急火燎地跑进病房。他将高安枕头底下那几张纸撕得粉碎,然后将其丢入垃圾桶。

护士正在给高安换吊瓶,看见陈嘉豪的行为如此怪异。她和护工交换了一下眼色,却不敢贸然出声。屋里除了药水味,突然变的火药味十足,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室内突然特别安静,似乎能听见每个人的心跳声。

正当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时候,陈嘉豪却静静地坐在凳子上,望着昏睡中的高安。他躺在病床上,看上去如此可怜。满身伤痕,像一只被玩坏了的玩具。陈嘉豪突然莫名的心酸和难过起来。此刻,他真希望高安能站起来,和自己痛快地打上一场。哪怕自己被打得遍体鳞伤,也比现在好受。

现在高安躺在那里,相思自己的老婆。明明是他不对,可是人们却都向自己投来不屑的目光,为什么要这样进行道德绑架。

陈嘉豪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护工,并告诉她,如果高安一醒来,就马上给他打电话。他要过来亲自对质高安的身份。

陈嘉豪没有和医生告别,就快速离开了医院。回到家里,他一言不发。他坐在沙发上,一根烟刚抽完,又点上一根。依依看见他脸色不对,也不敢多问,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他。

“不管是医生给你打电话,还是谁让你去医院,你都别去。高安被诊断出有狂躁症,我担心他会伤了你。”陈嘉豪抓住依依的肩膀,望着依依的眼睛,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

“嗯,都说好了,我不会再去见他了,你就放心吧。可是他怎么就得了狂躁症了呢?你有没有帮他联系他的亲人?”依依故作平静,但还是掩饰不住紧张和不安,阴郁着脸。

从陈嘉豪出门到现在,依依的心一直悬在空中。她真担心陈嘉豪会去医院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他这个人讽刺和挖苦人的水平,简直不能用一般来形容。

依依幻想着高安和陈嘉豪相处的不堪场面。还好,一切都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发展,并没有发生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他是个吸毒鬼。他的姑姑没有手机,我就打给他姑夫。他姑父刚一接电话,我还没说完一句话,他马上就收线了。看来他的亲人把我当成讨债的了。高安现在就是一堆烂泥,没人愿意搭理他。”陈嘉豪喝了口茶,把身子向后躺靠在沙发上,心事重重,眉头紧锁。

“唉!真够可怜的。"依依刚说完又不由自主地看了一下陈嘉豪的脸色。还好,他并没有什么反应。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高安醒了过来。他一睁开眼睛就问护工,天黑了没有。护工告诉他,天已经黑尽了。他伸手去枕头边摸索着,发现他的诗稿不见了。

“她今天来过了吗?"高安抓住护工的手,目光中充满了渴望。

“嗯。"护工知道高安挂念依依,怕他又闹腾。为了照顾他的情绪,便顺着他心意,点了一下头。

"我怎么睡了这么久?一你们都不叫醒我的。我的那些诗稿是不是被她拿去了?”高安有些激动,眼睛里闪着亮光。

"嗯。"护工又点了一下头,不忍心看高安的眼睛。

高安定定瞅着天花板,表情异常平静。他想着心事,痴痴发呆。幻想着依依阅读诗后那陶醉的样子,他的脸上有了浅浅的笑意。

“我很饿,我想吃饭。”高安咽了口唾沫,饥肠辘辘的样子。

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食堂里没有饭卖了。护工只好去楼下给高安买吃的。到底该不该把高安醒了的消息告诉陈嘉豪呢?

这位老阿姨和高安相处了三天,已经对他产生了感情。出于对病人情绪的考虑,他是不应该给陈嘉豪打电话的。但是陈嘉豪是给她发工资的人,她又必须服从他的安排。她一路上犹豫着,最后还是给陈嘉豪打了个电话,把高安现在的情况报告给了陈嘉豪。

陈嘉豪正在和依依吃饭,一接到电话就放下碗筷,套上黑色毛呢西装出门了。

高安吃完了晚饭,独自翻看着书本。看上去心情不错,没闹腾,平和又温顺。医生来查过一次房,看他情绪稳定,也没再说什么,只交代护工让他按时服药。

高安白天睡了一整天,晚上精神得不行。他心潮澎湃,又想写诗。他在枕头底下摸索着纸和笔。

陈嘉豪风尘仆仆地来到高安身边。两个人沉默地对视了将近两分钟。这种久违的眼神,是那么的熟悉,又那么陌生。似朋友,却并不友好。似兄弟,却并不深情。似情敌,却并不凶狠。

陈嘉豪让护工先去休息,并告诉她,晚点需要她的话再打电话叫她过来。

高安将头转向一边,闭上眼睛。过去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那些屈辱,那些伤心,总是压抑的他喘不过气来。如今,陈嘉豪依然用这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他。他真想一跃而起,将他打倒在地,无奈身体偏偏这般不争气。

高安睁开眼晴,长长地呼了口气,凝视着吊瓶里的盐水。人生中的无奈,如果能像身体里的炎症一样,注射点盐水就可以消退去该多好啊!

“要不要我扶你起来?”陈嘉豪正说着,已经动手抱起了高安,让他靠着床头坐好。高安没有反抗,两人默契的像从未有过隔阂。

陈嘉豪抽出一根烟,递给高安,并帮他点着。

陈嘉豪看着高安捏烟的姿势,情不自禁的笑了。没想到这个毒品都敢抽的人,捏根纸焑还是这么笨拙。以前郑辉就是用这种握笔的姿势,夹根烟也总是要用上大拇指。那时候他们坐在宿舍里,为纠正他这个动作,总会哈哈大笑很久。

“你不用刻意讨好我,想说什么直说吧!”高安变得神情自若起来。

“你去下面走了一圈,阎王没让你喝孟婆汤?你还要变着法子回来整蛊我啊。”陈嘉豪从床头柜拿来一个空药盒接住烟灰。

“你做人就不能厚道一点吗?我如果真心想为难你,你还有机会坐在这里和我说话?”烟雾中,高安眯着眼睛望着陈嘉豪。

“我和依依要结婚啦,她怀孕了。你还要对她念念不忘吗?如果你还是不死心,现在你可以给她打个电话,看她还愿不愿意出来见你。如果她愿意,我退出,成全你们俩。”陈嘉豪言辞恳切。

陈嘉豪拨通依依的电话,递到高安的手里,转身走出门外。

高安想着依依既然今天来过,也看了自己的诗。她这么聪明,当然知道自己就是郑辉。这一点,陈嘉豪都知道了,那依依更是不用说了。现在只需要依依回答他一句话,他便可以心安。

“喂,依依。”高安忐忑的,手都有些颤抖。

“嘉豪,你怎么了,声音都变了。”

“依依,你看到我写的诗了,你应该是明白我的心意的。你现在在陈嘉豪和我之间选一个人,给个答复吧,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高安心跳加速,他屏住呼吸,等着依依回答。

“你是高安吧?好好修养身体,别再胡思乱想了。等你的伤好了,大把女孩子等着追你。陈嘉豪和你在一起呀?他人呢?叫他听电话。”依依在那头敷衍着高安。

高安长长地叹了口气,把手机丢在床边。现在不管自己是高安还是郑辉,依依的心里都只有陈嘉豪。自己又何必再自作多情呢?再苦苦纠缠也没有意义了。

陈嘉豪进来了,依依已挂断了电话,他又打了过去。

“喂,依依,要不要过来见见你的老情人?陈嘉豪故意把声音提得高高的,他就是要让高安死心,他把电话按了免提。

“陈嘉豪,你没喝酒吧?又发神经啦!快点回来。”依依明显带着生气的口吻。

此刻,高安觉得自己已真真正正地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了。依依的整颗心都在陈嘉豪那里,郑辉已成为过去式了,依依的心里已没有他了。

刚才还是那么火热,那么滚烫的心,现在却仿佛跌入了冰窟里。好吧,那就祝福她吧,除了这样也别无办法。高安感觉整个身体正从崖边跌落,心已不是痛,而是空了。

“陈嘉豪,你一定要好好待她,你要是敢让她受一点点委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高安直视着陈嘉豪的眼晴。

“放心吧,我会好好待她的。你就安心养伤吧!有什么事打电话和我联系。”陈嘉豪故意把后面那个"我"字拖得又重又长,他这分明是在刻意提醒高安,不要再纠缠依依了。

陈嘉豪很得意。他像个不战而胜的将军,终于智取了一座城池。他自豪又骄傲,神彩奕奕地离开了医院。

陈嘉豪昂首挺胸,好久没有这么舒畅过了。一路上,月亮仿佛为他笑弯了腰,星星也正眨着眼为他叫好。


连载风云录

第四十二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