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骑行南京这个计划,是我的小伙伴提起来的,为什么要骑自行车?因为这样才会有用脚丈量的感觉,才会有“历经磨难于成功”的感动。最好的青春是有人可以陪你骑车整夜,可以陪你一路前行。我们高考完了,放松一下去骑行也是不错的选择。而且南京既是六朝古都,又是江苏省的省会,距离也是不远不近,刚刚好在高考结束天气还不是很热,但是因为我们由于种种原因,而错过了六月十几号去的时间,所以不得不推迟,我们又选择在六月三十号晚上出发。风雨无阻,如果要是过于去在意天气如何的话,那么什么事估计也做不成了。

    没有行动的想法注定只是空中楼阁,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如同沙漠里的海市蜃楼,只是远处望着觉得很诱人,走近便烟消云散。迈开步子,人才能向前走; 说到做到,我们开始准备骑行装备,骑行头盔、骑行服、修车工具、手电、(因为考虑到我们会在黑天的情况下骑行所以不得不多准备几个备用)一次性雨衣也准备了几个,夏天难免会遇到下雨,换洗的衣服,常用鞋子这些也是必带,当然了钱肯定会带的,没钱哪都去不了不是吗?远方在我的背包里。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出发那天到来。人算不如天算,当天天气预报说是有暴雨的,而且江苏省大部分都已经下了起来,好多地方被淹。好在我们出发那个时候没有下雨,我们走的一路也都没有下,现在想想我们还是很幸运的。(偷笑)

    七月一号凌晨两点我们出发了,那个时候是最困得,差一点点没起来,不过既然一切准备好,即使在困难也会去克服,凌晨两点的宿迁你见过吗?现在我可以骄傲的说我见过。那时候夜是那么的静,只有依稀的路灯在照着,我们第一个目标是在天亮六点的时候搁泗洪吃早饭,没想到我们在刚刚到宿迁市区,也就是骑了十五公里这个样子就感觉到了一丝疲惫。我们当即决定停下来,在一个公交车站台里面,把装备什么的卸下来,背包里面带的东西很多,零食喝的这些,我们把它消灭许多,也想着这样可以减轻一点重量,以便下边的路程可以坚持下去。我得计划是每骑行20公里休息十分钟,因为我在这之前骑了很多次自行车,而我得朋友跟我比显的就是没什么骑行经验,所以停下来休息,前边带着骑,以及判断路线,都是由我来做的。

    骑行的主要一方面是要安全,如果存在安全隐患的话,那最好停下来休整一下再出发。所以我跟我朋友一再说明,我在前面带骑时一定要注意看我的手势,通过手势知道我在向他传递什么,前边路况等各种存在的隐患,减速,停车一定不要迷糊,这是很关键的。两个人出发我在前边带着,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破风”,这样他在后边可以省不少力气,当然我们是轮流破风的,这样互相合作,如果有一方骑不动了,一定要和前边的人说一下,可以适当减速,或者停下来休整一下。我们到三棵树那边时由于路上没有路灯,而且一个老人骑着那种没有灯光的车,并且是逆行,向我们骑过来,我们速度也比较快,加上一开始我们没有把灯光条调成远光照射,差一点点就撞到那个老人,还好我俩反应的速度快,避免了发生碰撞。当时我们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如果发生了意外那该如何是好,这种情况下,我们决定把速度放慢下来,把灯光调远一点,给自己留多一点反应时间,更是为了看清楚前方道路情况。我们出门在外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天空也在这个时候也逐渐放晴 ,远方慢慢出现了一丝鱼肚白,我想太阳马上就会出来了吧。哪曾想越往前走天气越不好,大雾弥漫,雾气打在脸上感觉还有点冷。此时旁边的大车还在呼啸而过,而我们只好沿着路边缓慢的骑行。速度不能快,因为看不清前边是什么情况,一再的慢,时间也就耽搁下来了,不知不自觉已经六点半了,我想与其这样缓慢的骑行,倒不如找个地方停下来休息休息,吃点东西,待雾散去再出发。路边正好有一户人家,门口有一大块地方,我们把车停在门口坐在地上开始吃自己带的东西,零食,牛奶补充补充能量。这时我看了一下行者(骑行软件用以看路程时间和速度的)此时我们已经骑了65千米,还有8千米这样就到泗洪县城区了,吃饱喝足雾气已经没了,太阳还出来了,夏天的太阳可不是闹着玩的,六七点钟已经有种灼热感了,我们感觉全副武装,头巾,袖套全部套上,还摸了点防晒霜怕皮肤被晒伤。(哈哈!其实是怕晒黑)

  准备好继续出发,全速前进争取在八点之前到达泗洪城区,然后吃早饭和补充点水,夏天骑行为了预防中暑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喝水!所以我们下边的计划是多带水,这样可以省下停下来买水的时间。买过以后我们就后悔了,因为背着真的很重!所以这个时间不能省而且停下来买水喝水也正好可以休息休息。磨刀不误砍柴工嘛。前面一个标志性地标,大红色的帆船。终于到泗洪了,啥都不管了找个地方吃饭,早饭想吃包子来着的 ,结果没有找到很是尴尬啊,只好吃了份拉面,感觉不是很压饿,年轻人嘛岔一个山沟吃一顿饭 这句话是我妈经常和我说的,真是一点也不假!吃完饭以后才发现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我们得赶到盱眙去睡午觉,凌晨出发的如果不睡午觉体力撑不住,要是半路在打盹的话就很危险了,急急忙忙买两瓶水以后继续出发。

  在之前规划的时候,听来过南京的朋友说在盱眙那边坡是很多的,我想起一首诗来。一坡一坡又一坡;三四五六七八坡;九坡十坡十一坡;翻过这坡还是坡!!!果然是这样的,在这些坡中有一个简直是噩梦般存在,在还没到淮河大桥之前,一个小镇我们买了个西瓜吃,老是喝水喝水的感觉很难受。还别说在那么热的天吃个瓜,别提有多爽了!我俩一会就把一个大西瓜给吃完了,坐在点休息时和卖瓜的大爷聊了聊。我问大爷“大爷你地方离淮河大桥还有多远啊?”大爷说“你们骑自行车一个小时能骑多少啊,”“我是十五公里左右吧,”大爷说“那你们得一个多小时能到”。想那还挺快啊,那就不急了。大爷又问“你们从哪过来的啊小伙子,”我说“大爷我们从宿迁骑过来的,准备往南京去。”大爷说“你们今天估计到不了南京哦,”我跟朋友偷偷说你觉得我们今天晚上能到吗?他说了一句必须的!好要的就是这个决心,我们继续出发,和大爷说了声再见,就继续赶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