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只是你漂亮脸蛋上的青春痘

字数 3369阅读 339

春,是由妈妈陪着来咨询室的。春,34岁,离异。

春的妈妈妆容精致,穿着讲究,谈吐气宇轩扬,是一家银行的高管。

春,长相普通,身形肥胖臃肿,沉默,离异后赋闲在家。

咨询进行的并不顺利,春的阻抗很强烈,她一再强调:我没有问题,是妈妈非要逼着我来的,随便说几句就尽快结束吧。

看起来,春的自我修复和疗愈的动力并不强,她的动力保持在和母亲那段苦不堪言的关系中。

我是不被接纳的孩子

春说自己的出生完全是个意外,妈妈和爸爸当时还没有结婚,更没有打算要孩子,却发现意外怀孕了。春的到来,让爸爸妈妈草率地进入了婚姻,婚前没有充分地了解给后来的婚姻生活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妈妈个性外向张扬,爸爸内向谦卑;妈妈事事精进,对人对事要求颇高;爸爸随遇而安,对生活和工作没有过高的要求;妈妈在银行工作收入较高,爸爸是苦哈哈的中学教师,收入一般。

婚后三年,两人离异。

春的童年记忆中,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找那么一个窝囊废,浪费我的青春和大好年华。春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不受欢迎的孩子,于是她拼命讨好妈妈,学着做家务尽量实现自己照顾自己、学着掩饰情绪做一个看起来快乐的孩子、学着努力学习。

春的童年看起来积极正面,小时候的春,按照妈妈喜欢和期待的方式成长。

春越长越像爸爸,妈妈的美貌基因半点也没有遗传给她,从青春期的叛逆开始,春厌烦了妈妈对自己长相、身形、社交、学习、生活等一切事物的干预,开始了默默地反抗。

妈妈太强大了,春不敢光明正大地反抗,她只能暗自和妈妈较劲,只要妈妈反对的,她一律坚决要做。

青春期发胖本来也是正常的事情,对自己身形要求颇高的妈妈也以同样的标准要求春:你看你呀!这么胖,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体重都管理不了,如何自律地做好其他的事情。减肥,赶紧减肥。

春表面配合妈妈,少吃主食,多吃菜,多运动;暗地里让同学给她带高能量、高甜度的垃圾食品,碳酸饮料更是代替了水。于是,春越减越肥。

妈妈觉得这娃无可救药,和她爸一个德行,连减肥都做不到,真是个窝囊的孩子。

高考后,春想读历史专业,她对这个专业非常感兴趣;妈妈却坚定地认为:春是个没有能力的孩子,没有妈妈在身边根本无法适应外地的生活,强行将志愿填了本地的一所大学,志愿是金融专业。妈妈认为金融专业更好就业,收入也高很多。

心中纵有成千上万个不情愿,春还是默默接受了这个决定,但她的内心完全没有打算好好读书,专业课几乎全部旷课,猫在宿舍里看言情小说,大三时因为补课次数过多被学校劝退,妈妈多方托关系找路子,这才稳妥毕业了。

妈妈唠叨的重点变成:你看,你看吧,还去外地读书,要是在外地学校不认识人,你是休想毕业的。你怎么和你爸爸一样窝囊?

毕业后,妈妈把春安排到了自己管辖范围内的银行分理处,春极为排斥地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出现过几笔资金往来的重大差错,也被妈妈帮忙掩盖了。

每年的公司年会,妈妈都在台上发言,春在台下默默地听。回家后妈妈还是不忘给春上课:你的工作怎么一点起色也没有呢?你看看,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小姑娘,人家都是出来当信贷经理了,你还是个柜员,我就说你窝囊吧!和你爸一样。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春喜欢上一个兵哥哥,两个人相处的不错。春和兵哥哥在一起,把这24年咽进肚子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春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就像一个一直蜷缩在地上的小孩,突然会跑会跳了,突然自由了。

妈妈并不同意:一个志愿兵,过几年退伍了,上哪里找工作?你的生活能有什么保障?坚决不行。

在妈妈坚决的干预下,春和前夫结婚了。前夫是妈妈手下的得利干将,自信、张扬、果断、势力,双方都觉得这桩婚姻和无关。结婚前几天,春和兵哥哥发生了关系。

婚后,前夫发现春不是处女,对她的不满意更增加了一分,七年的婚姻终于以前夫出轨被活捉现行而终结。

春回家了。妈妈的牢骚和不满更甚:你真窝囊,连个男人都守不住,给你找个好男人,你都把握不了。

离婚后,妈妈的唠叨更多了;春更加沉默了,更胖了。


一个完美的闭环

十几次的咨询后,才对春的情况有了大致的掌握。

我问春:你对现在的境遇相当不满意,那么你觉得是谁造成的呢?

春第一次回答的这么不假思索:我妈,她想方设法地控制我,打压我,步步紧逼地把我的生活搅乱。

我说:你自己有责任吗?

春说:我有什么责任,我不过是个受害者,我被她压制,打压,诅咒。你别看她衣着光鲜、彬彬有礼的样子,骂起人来和泼妇没两样。

我说:你所诉说的和妈妈的关系,我们画个图吧,这样看的更明白。

关于减肥:妈妈抱着女儿窝囊的信念强迫你减肥→你抱着被控制的信念,暗中较劲,偏要吃垃圾食品→减肥失败→妈妈用减肥的事情印证了她的信念:女儿太窝囊

关于大学:妈妈抱着女儿窝囊的信念强迫你读本地的金融专业→你被控制的信念又跑出来,所以你翘课、不学习,希望可以逃脱被控制的命运→补考过多有被开除的风险→妈妈以此事印证她的信念:女儿太窝囊

关于婚姻:妈妈抱着女儿窝囊的信念要你嫁给前夫→被控制的信念被验证,故意婚前失身,对丈夫不闻不问→前夫出轨→妈妈以此事验证她的信念:女儿太窝囊

共同画完这几个图,我让春自己看,春大叫:天哪!我做了这么多事情啊!

春和妈妈之间各自秉持自己的信念,并在生活中不断寻找证据证实自己的信念,彼此之间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家庭系统论认为:事物维持不变,一定是系统中的人做了什么。如果二人的痛苦状态几十年都没有改变,一定是有人做了什么在努力维持这个现状。母女二人一个要跑、一个要追,在这个闭环里痛苦地相互折磨而不自知。两个人都在这段令人困扰的关系里扮演各自的角色,只是自己意识不到。

春问我:V姐,我该怎么办?

我说:怎么办是你的出路,需要你自己去找;我只提供一种新的视角,帮助你重新看待你们两人的关系。如果你们俩在这个闭环里跑马拉松,而你们两个人都很想看到情况有所改变,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春说:一个人撤出来,不跑了呗!

我由衷地称赞春:你真聪明。

春睁大眼睛,像是要吃了我:你是讽刺我的吧!我从小到大都是被骂像猪头一样笨的那个人。

我说:你的聪明之处在于,你为你自己找到了一条出路;倘若你依然被你妈妈的信念带着走,同时秉持自己的信念暗自反抗,你还会被证明是那个又笨有窝囊的人;想不想从这个糟糕的循环中撤出来,你自己选。

春沉思了很久,说:这么多年我以为我是无辜的,看了你的图才明白我也在为这段糟糕的关系贡献自己的负能量。如你所说,也许真的应该停下来了。


原来我只是妈妈漂亮脸蛋上的青春痘

后面的咨询围绕着如何停下来,如何跳出来进行,但是春依然被妈妈的强势牵制,没有太大的起色。

某次咨询结束,妈妈来接春。我注意到妈妈在讲话时不停地摸脸上的一颗粉刺,看到我的目光,妈妈立刻解释:这颗痘痘出现好久了,太破坏形象了,明知道不能挤、不能抠,还是忍不住。

我问她:不抠是不是更好一点?

春妈说:不抠肯定能快点好啊,关键是忍不住,着急想让这颗痘痘赶紧消失,太影响形象了。

我打趣她说:如果你换个角度想想,我还很年轻,还能冒出青春痘来,是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呢?

春妈笑的很职业,说:对啊!这样想来倒是舒服多了。

我和春妈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春在一旁大叫起来:我懂啦,我懂啦。妈妈,这么多年我就是你脸上的那颗青春痘。你着急让我好起来,我顽固地抵抗,偏偏不遂你的心愿。以前我埋怨你,觉得你不停地给我施加压力,觉得你毁掉了我的人生和一切,现在我才明白你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让我能够尽快好起来。

春说完这些,如释重负,第一次在春的脸上看到如此明媚和肆无忌惮的笑容;春妈则抛开了完美形象的束缚,居然允许自己放声大哭,妆都哭花了。

母女俩一个哭着,一个笑着。

后面的咨询进行的相对轻松,春比之前敞开了很多,她说:我愿意走出和妈妈的相爱相杀的闭环,不再依附于对妈妈的仇恨和埋怨,寻找自己应有的位置和价值。尽管妈妈对我还有控制和不放手,我却愿意放弃暗自较劲的自我毁灭,让自己逐渐独立起来,逐渐从那个打着爱的旗号而互相伤害的循环中撤出来。

想要从一段困扰的找到一个缺口,进而为自己找到出路,应该从停下来安静地观察和思考开始。停止相互埋怨、怨恨,停止相爱相杀,这段永动的困扰关系就可以被扰动,被看到,从而被修复。关系的修复需要双方体察自己的负面情绪在什么情境下会升腾而起,看到自己一贯的行为模式,以及最底层一直死守不放的核心信念,以此看到自己并不是那个关系中的受害者,不论是步步紧逼,还是步步退守正是自己攻击对方的方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的书写 做食物是爱的表达 我完全同意 不只是做食物 任何一个付出都是 我会打理老妹的食衣住行 就是因为爱她 不想...
  • 下午的天气,预警,还是橙色。百无聊赖,打开电视,是86版的《西游记》,于是跟老婆大人神侃起来。 先说小孙吧,那业务...
  • 当下 最幸福的感觉 高出我二十公分的儿子 躬着身 给我大大的熊抱 还口口声声故意撒娇 让妈妈抱抱 我深深地揽他入怀...
  • 我爱你妈妈我们爱你的。我想你妈妈
  • 当完成一部份的时候,停下来,放松自己。分段的去进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