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木子的刀

字数 11004阅读 269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集:李木子的剑

文/青年太白

十四

王二麻子临死前对李木子说过,如果真的想学武功,可以去找一个人。

李木子知道,那个人肯定就是教王二麻子剑法的人。

王二麻子说,那人叫女魔头,并且,神剑山庄的人也在找她。

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李木子穿过不知多少大山长河,终于来到了王二麻子嘴中的十万大山,女魔头所在的地方。

“女魔头,我要跟你学剑!“

李木子跪在山下。

现在的李木子,比一个多月前更黑了。他现在终于知道,王二麻子所说的江湖,根本不是个什么地方,而是村子外面的整个世界。

李木子在山下跪了很久,然而始终没有见到女魔头的身影。

“你不出来,我就跪到你出来!“

李木子就是这样的倔脾气,他想,只要自己一直跪在这里,女魔头总有一天会出来见自己的。

李木子在山下跪了三天三夜,可是女魔头还是没有出来见他。这个时候,李木子终于把包袱里的最后一块干粮也给吃了。

吃饱了以后,李木子并没有选择继续跪着,而是捡起了地上那把铁剑,开始练剑。

从小到大,李木子只学过三招剑法,所以,他还是只能翻来覆去练那三招。这三招,他从白天练到黑夜,又从黑夜练到清晨,翻来覆去练了不知道多少遍,累了他就跪下,休息好了又继续起来练,如此反反复复着。

终于,李木子把自己饿晕了。

李木子在彻底闭上眼睛之前,看见了一片灰色的裙角。

十五

女魔头救了李木子。

可是,一直等到李木子完全恢复过来,他还是没能见到女魔头长什么样。

因为女魔头的脸上带着一张面具。

“你为什么带着面具啊?“

李木子蹲在太阳底下,看着老喜欢坐在树荫下的女魔头,好奇问道。

女魔头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嘿!你是不是不会说话?“

李木子站起身,想了想,用手指了指对方,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木子站在那里又是摇头又是挥手的,像个疯子一样。

女魔头一直看着他表演,过了好长一会儿,面具底下忽然传出一道声音。

“你是不是不会说话?“

“咦?!“

李木子楞了下,瞪大眼睛道:“你学我说话?“

砰!

李木子的话才刚说完,就被一股无形的气浪撞飞出老远,在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才终于停下。他惨叫着爬起,又一屁股跌坐回地上,用手指向女魔头,可才伸到一半,就被女魔头的目光给逼回去了。

李木子颤颤巍巍往女魔头的方向挪了几步,觉着差不多了,停下。他又问了一遍。

“请问,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戴面具吗?“

“很奇怪?“

女魔头又说话了。

李木子忙不迭点头。同时,他心里闪过一丝不解。这个女魔头,按说年纪起码比王二麻子还大吧?怎么声音这么好听?比村里最年轻的李寡妇声音还好听。

“你可以在大夏天穿裘衣,我为什么不能戴面具?“

就在李木子正发着呆的时候,女魔头的声音像虫鸣一样响起。

“我...“

李木子认真想了很久,才终于回答女魔头。

“我原来一直以为,江湖中人都是这么穿的。“

十六

李木子是要跟着女魔头学剑的,可是在山上待了好些天,女魔头都没有要教他剑法的意思。

一天,李木子终于壮着胆子找到女魔头。

“喂,你教我剑法好不好?“

说完他又立马补充道:“王二麻子说,跟着你能学到厉害的剑法,嗯,王二麻子就是那个教我三招剑法的家伙。“

“不好。“

李木子一楞。

“为什么?“

“因为我是女魔头!“

李木子想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恍然大悟。是的,女魔头怎么可能会用剑呢?她可是魔。

李木子忽然感到非常失望,如果不能学会天底下最厉害的剑法,他怎么去报仇呢?

“哎!怎么会这样呢?“

李木子垂头丧气的说道。

忽然,李木子想起了王二麻子那天说的话。他说,可以找女魔头学武功的。

不是剑法的武功?

李木子想了想,小心翼翼问女魔头,“既然你不能教我剑法,那可不可以教我其他的武功呢?练成以后能杀土匪的那种。“

“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是女魔头。“

“......“

十七

女魔头不肯教李木子武功,于是他只有自己练。可是,练来练去他也只会那三招,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李木子有时候真的很想哭,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哭。因为王二麻子曾对他说过,别低头,裤子会掉,不要哭,江湖人会笑。

李木子才不想哭给女魔头看呢,那太丢人了。

待在这里的时间越长李木子就越着急,因为他感觉自己一点进步都没有,然而,除了这里之外,他又想不到其他任何地方任何人能够帮得上自己。

“来找一个女魔头帮忙,我真是太愚蠢了!“

李木子抬起头,发现天空的太阳是那么刺眼,像是在嘲笑他一般,令他浑身上下都躁得难受。

“呀!!!!“

李木子开始忍不住大喊大叫,也不知道是躁的还是热的,反正感觉很难受,于是他开始疯狂的撕衣服,把那件本就破破烂烂的裘衣撕成了条条棉絮一样。

“去你娘的一袭青衫!“

李木子几乎快把自己撕成了一个野人,可他还是感到难受,于是他把地上半截铁剑捡起来,用这把坑坑洼洼的铁剑把松软的大地刺得坑坑洼洼。

“再也不练剑了!“

李木子把铁剑重重甩了出去,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仰望天空,开始流泪。

“我和江湖真的有缘无分吗?“

李木子开始怀疑人生。

这个时候,一个灰色的影子出现在李木子脑后,他往后一看,正迎上那个冷冰冰的面具。

女魔头把剑放在李木子身边,然后路过他,径直往前。

“你去哪儿?“

李木子朝着女魔头的背影大喊。

“杀人。“

十八

李木子没想到,女魔头竟然会答应亲自帮他杀人,他感觉自己一下子又从地狱升到了天堂。

这一路上,李木子一直喋喋不休。

“那帮土匪都是罪大恶极的人,号称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走到哪儿就杀到哪儿,实在是可恶至极。“

“所以说,他们是最应该死的人了,女魔头你要去杀他们,真是做了一个非常非常英明的决定。“

女魔头忽然停下脚步,看着李木子,说:“再说话,我就先把你杀了。“

“......“

烈日炎炎下,李木子忽然感觉,这天,确实热得厉害。

在去找土匪的这些天,李木子跟着女魔头在江湖中走了很多地方,见到了很多很多人,也看了很多很多风景。江湖上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新鲜的,月明星稀的时候,他甚至还见到过有人在飞檐走壁,姿势相当的潇洒。

李木子一脸赞叹的朝女魔头说,真是好一个剑仙风流呢。

女魔头告诉他,那叫采花大盗。

李木子又问女魔头,采花大盗是什么东西啊?可惜女魔头并没有搭理他。

李木子有时候在想,女魔头到底长什么样呢?可惜她的脸上一直戴着面具,他根本没办法看到。

“不过也无所谓了,万一长得比村里最老的婆婆还要老呢?“

李木子有时候也会偷偷瞄一眼女魔头身上的那袭灰裙,很薄,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睁眼,都无法看穿那层薄薄的裙子后面是什么,而且一旦他瞧得久了,女魔头就会回过头来。

然后他就会飞出去老远。

“虽然她叫女魔头,可是除了脾气臭了点,其他都很好呢。“

李木子每次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都会这么想。

十九

又过了一个多月,夏天都快过去了,李木子和女魔头俩人才终于找到那帮土匪。

当李木子再一次出现在土匪们的面前时,他们一下子就认出了他来。

“那不是那个王二麻子的徒弟吗?“

有人凑在土匪头子的身边轻轻笑道。不过,紧跟着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女...女魔头?“

平时凶神恶煞的土匪们一看到女魔头,都吓得直打哆嗦。

“原来她的名头这么大啊?“

李木子看着缓缓走到他前面的女魔头,呆呆想着。

女魔头走到土匪们的面前,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是先当着所有人的面,蹲下身,拉起裙角,打了个死结。

这个过程的时间不短,女魔头几乎一直低着头,土匪们有无数个偷袭的机会,可是他们没有任何动作。

因为,他们根本不敢有丝毫动弹。

夏天很热,风沙很烫,土匪们脸上的汗像雨一样在淌,可他们却觉得很冷,脑袋很空。

打好结以后,女魔头重新站起。她不算矮,但比起人人骑马的土匪肯定要矮很多,可是,就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弱小的身影,却让人感觉很高大,高大到伟岸。

女魔头果然是女魔头。她才不会等对方先动手,一扎好裙角以后她就开始往前冲了。

她的动作干脆利落,只向前冲了三步,然后双腿一屈,整个人便高高跃上了天空。

李木子仰着头,看着女魔头从天而降,脑袋里面只剩下一个念头。

“她,原来真的不用剑呢!“

李木子看到,女魔头像颗陨石一样从高高的天空中坠下。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明白她最开始为什么要扎裙角,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那条薄如蝉翼的灰裙肯定会像篷布一样展开。

即便如此,灰裙仍是在和空气的剧烈摩擦中快速振动着,李木子甚至能清晰听到那种嗡嗡嗡的声音,富有节奏,直击人心。

女魔头从跃起到落下大概只过了几个呼吸,可在土匪们看来,却像是有一百年那么漫长。

这种漫长的等待,是无比煎熬的

因此,当女魔头的双脚在某个土匪眼中越来越大的时候,李木子甚至看到他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咔嚓!

女魔头的两只脚稳稳落在了那个土匪的脸上。他的脑袋顿时就被踩进了身体里,像是本就不存在一样。

然而,女魔头的速度并未就此减弱,而是以比先前更迅猛的姿态继续下坠,土匪身下的那匹烈马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嚎就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压塌在地。

女魔头的双脚刚一触到地面,大地便陡然一震,一声沉闷炸响自她脚下传出,紧跟着,以女魔头身体为中心,方圆一丈的地面,陷出了一个大坑。大坑出现以后,强悍的余波像狂风一样四溢开去,把周围所有马儿都给掀飞了起来,当然,也包括马背上的人。

李木子缩在远处,只看见一匹匹马和一个个土匪被高高抛向天空,然后女魔头像头蛮牛一样在中间横冲直撞,那一对看似秀气的拳头就是夺命的牛角,每碰到一个人的身躯就会将其撕成两半,然后女魔头的身体从中间穿出,冲向下一个地方。

对于女魔头来说,这就是一场一边倒的杀戮,她的动作是那么快,那么轻灵,以至于李木子觉得这更像一场华丽的表演。

二十

风波骤停,女魔头拖着土匪头子的身体往李木子这边走来,她的身后,是一片纷纷扬扬的血雨。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画面,李木子一点儿也不觉得恶心,反而觉得很美。

“这个人,是你的。“

女魔头把土匪头子扔到李木子面前,淡淡说道。

“你受伤了没有?“

李木子走到女魔头身边,上上下下看了她一遍,发现她身上竟然一点血都没沾上。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女魔头的呼吸似乎比以往要急促了很多。

女魔头瞟了眼像死尸一样瘫在地上的土匪头子,看向李木子,说:“还不动手?“

“让我杀了他吗?“

李木子握着铁剑,手臂忽然有些颤抖。他虽然知道这是群十恶不赦的土匪,屠杀过不知道多少个村子,可当他真正躺在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李木子却还是发现,自己竟然下不去手了。

“如果在他杀王二麻子那天,我可能可以下手杀他,可是现在,我做不到了。“

李木子看着女魔头,努力解释道。

“愚蠢。“

女魔头盯着李木子看了半天,然后从嘴里蹦出这句话来。

“好吧我笨,所以还是你来吧。“

李木子说着就准备收起他那只剩下半截的铁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躺在地上不出声的土匪头子突然睁开了眼睛。他一把抓紧手边的斩马剑,猛地刺向了女魔头。

“快躲开!“

李木子见状奋力大喊。可是女魔头却像根本没听见一样,竟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噗嗤!

李木子和土匪头子同时低下头去,表情出奇的一致,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你.....个.....大....骗.....子!“

土匪头子说完,就仰头倒了下去。他的胸口,赫然插着半截铁剑。

“我也没想到啊!“

李木子呆了半晌,才终于缓缓回过神来。他转过头,想质问女魔头为什么不躲。

然而李木子才转过头就彻底愣住了,像是被电击了一样。

方才,土匪头子的斩马剑虽然没有伤到女魔头,可是却刺破了面具。面具落下后,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蛋儿。

李木子发誓,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女魔头,说:“要是王二麻子还活着,我一定要告诉他,世上有比张寡妇还好看的女人。“

二十一

帮王二麻子报了仇以后,李木子还是死乞白赖跟着女魔头。

自从那天以后,女魔头的脸上就不再戴着面具。不过戴与不戴其实并没有多大区别,因为她的脸上总是没有表情,好像她的脸本就是一张面具一样。

不过没有关系,因为在李木子看来,就算是面具,那这也是世上最好看的一张面具。

唯一有一件事情李木子还是没能想明白,那就是,为什么二十年前的女魔头,到了现在,还是这么好看的一个女魔头?

“喂,女魔头,你不会变老吗?“

李木子追着女魔头问。然而,不待女魔头回答,他又自言自语道:“哦,我知道了,你是女魔头,本来就和别人不一样,对吧?哎,真羡慕你这样的魔头呢!“

女魔头停下来,看着李木子,说:“自问自答,有意思吗?“

说完以后,她不准备听李木子的答案,就继续往前走了。

李木子抱着铁剑站在原地,望着女魔头逐渐远去的背影。灰色的裙摆迎风飘荡,如梦如幻。

李木子笑容灿烂,大声喊道:“能听你说一句话,就很有意思啊!“

二十二

女魔头回来以后又重新变得沉默寡言,哦不,应该说变得更沉默了。

李木子经常见她坐在云崖边上,望着远方出神,秋天将近,十万大山里的树叶全都泛出了点点橘黄,一眼望去,秋叶如点金,确实十分漂亮。

可女魔头的脸色还是那么苍白,时不时还会皱眉,像是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李木子以前听王二麻子说过,女人嘛,每隔一阵子就会心情不好,这个时候,应该要多喝些红糖水。

于是李木子开始给女魔头熬红糖水。

第一天的时候,女魔头只是瞟了他一眼,然后,连人带碗,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

第二天,李木子再次出现,这一次,女魔头没有踢他,不过也没有接碗。

到了第三天,当李木子仍是捧着糖水出现在女魔头面前时,她定定看了他好长一会儿,然后,接过了碗。

李木子感觉自己终于取得了战斗的胜利,后来便每天都给女魔头熬红糖水喝。

说实话,那天女魔头大杀四方的样子在李木子心里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李木子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不练剑也可以成为那么厉害的高手。至于是正道还是魔道,李木子看得很开。他想,或许他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成为天底下最厉害的剑客。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天下剑仙那么多,动不动这儿一个剑仙那儿一个剑神的,太没意思了。反倒是像女魔头这样的,多有趣呀!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女魔头长得好看。

李木子已经想好了,他不要当剑仙,他要成为一个古往今来都没人成过的仙。

李木子看着已经断了半截的铁剑,脑袋里面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这被拦腰斩断的铁剑,看起来好像一把刀啊!

我要做刀仙!

当李木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女魔头的时候,后者只是说了一个字:哦。

李木子看着女魔头转身离去的背影,单手扶着脸颊,说:“你可以长得美,我也可以想得美呀!“

以前,对于李木子来说,王二麻子满足了他对江湖的所有想象,而现在,这个人换成了女魔头。

二十三

一天,李木子在山上练刀的时候,忽然听到外边传来了一阵十分热闹的声音。他回头望了眼女魔头所在的方向,想了想,悄悄跑了出去。

靠近了以后李木子才知道,原来是附近镇上有个大户人家在今天结亲,请来了十里八乡的锣鼓队在这吹吹打打,围观的人群挤满了整条山道,场面十分热闹。

以前村里有人结亲的时候,李木子就总喜欢跟在王二麻子后面去凑热闹。王二麻子常对李木子说,一个女人,有男人的那天最美,没男人的那天最最美。

李木子对此深以为然。

不过,自从离开村子以后,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好玩的事情了。

当李木子用尽浑身力气挤到最前面的时候,他看到,一身红衣的新娘子正俏生生坐在八人大轿中。透过金光闪闪的珠帘,李木子隐约瞧见了新娘子的模样。这个时候,王二麻子的话再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女人脸上的胭脂,男人脸上的血,是世上最惊心动魄的美。“

李木子发出由衷的赞叹。

然而,李木子的话音刚落,意想不到的变故发生了。

一阵虫鸣声在天空中响起,人们抬起头,发现,一个人影正从上方急速坠下。

女魔头像颗陨石一样砸落在队伍的最前方,挡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女魔头出现后,迎亲的队伍顿时一片混乱,轿夫们将轿子扔下,逃命般的跑了。

新娘子从轿子里面滚出来,一脸惊恐的看着女魔头。

女魔头盯着新娘子脸上的胭脂看了好一会儿。李木子注意到,她的眉梢稍微动了动。跟着,她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去哪里啊?!“

李木子追着女魔头的背影大喊。

“回家。“

二十四

不得不说,女人真是世上最奇怪的动物,就连女魔头也不例外。

自从那天李木子偷溜出去看别人结亲以后,女魔头就开始对他进行了疯狂式的训练。

女魔头说,既然李木子想成为古往今来最独一无二的刀仙,那就和她打架,直到将她的打败。

可是,李木子又怎么可能打得过女魔头呢?他翻来覆去只会那三招最简单的剑法,根本不是女魔头的对手。所以,战斗的结果就是,李木子一遍一遍的举着断剑冲过去,然后又一遍一遍的飞出去。

他砍他削他劈,他飞他飞他飞。

“就凭这么简单的招数,我不可能打过你的。“

李木子像滩烂泥一样靠在树下,有气无力的说道。

女魔头坐在树的另一边,喝着李木子给她熬的红糖水,说:“最厉害的招数就是简单。“

李木子翻着白眼道:“说起来容易,可我并没有你那么强大的力量。“

女魔头喝糖水的动作停了停。

“会有的。“

她说。

二十五

眼见秋意都要彻底覆盖天下了,十万大山里竟然又开始出现了蝉鸣。

“不都是夏天的蝉秋天的叶吗?怎么这个时候出蝉了呢?“

李木子忍不住开始嘀咕,而且,这十万大山里的蝉怎么越到秋天叫得越欢?

李木子看了看女魔头那边一眼,转身往屋里走去。现在,他还是每天都帮女魔头熬一碗红糖水,也不知道王二麻子的话是不是都那么有道理,反正喝了红糖水以后,女魔头的气色还真变好了不少。

“女魔头。“

李木子伸手敲门,喊道:“吃糖啦。“

吱呀!

房门一打开,李木子顿时如遭雷击,他甚至差点把碗都给摔地上了。

“你...你...你...你...你...“

李木子指着女魔头,半天说不出话来。

女魔头在脸上抹了胭脂。

很红很红的胭脂。

二十六

李木子和女魔头并肩坐在树下,头顶的蝉儿在轻轻鸣叫。

李木子问女魔头:“为什么神剑山庄的人要找你啊?“

“因为我是女魔头。“

女魔头给了一个她已经说过无数次的回答。

李木子偏头看了看女魔头,她的脸上还是涂了胭脂,不过已经不像第一次那样可怕了。

“因为你是魔教的人,所以他们就要杀了你吗?“

“嗯。“

“可是为什么呢?你又不是坏人!像土匪那样的坏人才该杀!“

“这江湖,只有正魔,哪有善恶。“

女魔头的话让李木子陷入了深深的惆怅中。他低下头,看着手里面的断剑,晒然道:“这么说来,我也是魔教中人咯?“

“大概吧。“

李木子开心一笑,说:“‘那你不用怕了,本魔头以后会保护你的!“

“嗯。“

女魔头的嘴角悄悄上扬了一分,可惜李木子并没有看到。

二十七

李木子知道,神剑山庄的人迟早会找上门来,可是他没想到,对方会来得那么快。

那一天,是进入秋天以来最冷的一天,十万大山被一股冰凉的萧瑟所笼罩,山里的蝉鸣变得越发凄厉。

和那天在村口看到的画面一样,李木子隔老远就见到了那面绣剑大旗。

“女魔头,神剑山庄的人来啦!“

李木子张开嘴大喊。

“我知道。“

女魔头站在李木子身边说。

“你能打过他们吗?“

“不知道。“

“......“

李木子转过身,发现女魔头又皱眉了。

这一次,神剑山庄来了很多人,他们很快就把女魔头所在的这座山给围了起来,黑压压的人群中,李木子又看到了那个老剑客。当初,就是因为那家伙把黑剑抢走了,王二麻子才会惨死在土匪的剑下。

等等,黑剑?

李木子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那个老剑客当时说,就是土匪们告诉他那把黑剑在王二麻子手里的。

这么说起来的话,神剑山庄和土匪原本就是一伙的?那么,王二麻子的死本就是他们设计好的了。

他们为了什么?

因为王二麻子拿了他们的剑?

不是的!

李木子缓缓转头看向女魔头,发现她也正盯着自己。

“是我把他们带来的?“

李木子脸色苍白,一字一句的问道。

女魔头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

“是的。“

在人群的簇拥下,一个气质不凡的中年男人走到了山上。他的身后,那面绣剑大旗迎风飘荡。李木子还注意到,男人右手食指少了一截。

男人看了看女魔头,然后看向李木子,笑着说:“谢谢你,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及时找到这个女魔头呢。“

“放屁!“

李木子横剑挡在女魔头身前,涨红了脸说:“有我在,你们休想伤害到她。“

“嗯?“

男人看着李木子手中的断剑,笑道:“你也是剑客?“

“不,我是刀客。“

李木子一本正经的答道。

“这么说来,你也是魔教中人喽?“

一众剑客听到男人的话后,看向李木子的眼神顿时变得危险起来。

女魔头站到李木子的前面,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她的目光落在为首的男人身上,说:“夏侯,二十年前我能毁你山庄一次,今天我照样可以。“

“不不不。“

神剑山庄当代庄主,这个名叫夏侯的男人连连摇头。

他一脸得意的笑道:“现在的你,不行。“

二十八

夏侯看着女魔头,说:“二十年前你用金蝉出壳之法,将灵魂寄居于万千只灰蝉中,借助它们的力量,杀我父亲,毁我山庄,然而我也知道,从那天晚上起,你的金蝉身就已经破了。三年孵卵,十七年蝉。为了复活你娘那个老妖女,这二十年来你苦修蝉功,以期在体内重结金蝉,可是,我又怎么可能会给你这个机会呢?“

夏侯的笑容阴森且可怕。他放肆大笑道:“我算准了你会在今天重结金蝉,所以特意选择这时候出现,就是要让你品尝一下什么叫做无穷的绝望!“

“就凭你?“

女魔头面无表情的开口。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十万大山中有无数只蝉声骤然响起。听到那如潮水般涌现的蝉鸣,夏侯的眼中闪过一抹慌乱,然而很快,他又重新恢复镇静。

果然,凄厉的蝉声才刚刚升起便又立即坠落,像无根的海潮一样,涨落只有那么一瞬间。

女魔头的眉毛突然促紧,就连鲜红的胭脂都无法掩盖其脸上的苍白。

夏侯环顾了一圈,此刻大山间已只剩下几个星星点点的蝉鸣。他不由啧啧摇头道:“寒蝉凄切,妖女,你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其实,那天你去杀土匪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十七年的金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你已经无法再使用金蝉出壳了。“

夏侯说着从属下那里接过绝世好剑,看着女魔头:“以你现在的状况,光我一个就能轻松收拾了。“

“未必。“

女魔头淡淡开口。

这个时候,后面的李木子不知为何忽然走上前来,走到女魔头的身边停下。女魔头看了看他,眼中闪过一丝不解。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李木子一脸平静的蹲下身子,放下铁剑,然后,拉起女魔头的裙角,打了个死结。

神剑山庄的人马目睹了这整个过程,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因为,女魔头的目光始终落在他们的身上。

“好了。“

李木子站起身,冲女魔头勉强一笑。

“谢谢。“

就在李木子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女魔头的声音。他猛地调转身子,女魔头并未回头,她的脸颊上,胭脂很红很红。

李木子忽然感觉眼眶有些湿润。

“哈哈哈...“

夏侯指着女魔头对周围的人夸张大笑道:“这个妖女竟然喜欢上了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男人,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啊!“

“聒噪!“

女魔头眼神一凝,向前跨出一大步,在地上踏出了一个深深的脚印,周围地面顿时如蛛网般皲裂。她的身子如炮弹般升上空中,而后急速坠下。

“哼!我看你这魔功如何破我绝世好剑!“

夏侯冷哼一声,横剑平举上推,竟是就准备这样挡下女魔头那一对可开山崩石的铁拳。

叮!

女魔头的拳头和夏侯的剑接触的刹那,发出了金戈相击的脆响。绝世好剑只被压弯了一个极小的弧度就将对方弹了出去。

“太弱了!“

夏侯狞笑着重重跺脚,以比女魔头更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乒乒乓乓的交击声不觉入耳,女魔头和夏侯俩人就像两只飞快移动的幽灵一样,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在人们的视野中闪现,他们的每一次碰撞,都会向四周荡开一重强悍的余韵,将大山里的树木都震得簌簌发抖。

忽然,一声沉闷炸响在李木子身前不远处的空中响起,女魔头的身影当先出现在视线中,一袭灰裙的她,像只力竭的风筝一样往后翩翩飞去。

李木子慌忙上前,一伸手就接住了女魔头。

夏侯从空中缓缓落下,他手中的绝世好剑,闪烁着殷红的血光。

女魔头的脸色愈发苍白,然而她只是死死盯住对方手里的那把剑,看着那剑上的血光,她双眼一黯,猛地喷出一口金色的血来。

李木子低头,发现,她身上的灰裙已经被割开了无数条口子,然而,让他感到无比震惊的是,灰裙下的皮肤竟然也是灰色的。

李木子这才意识到,为什么以前他总是看不清灰裙下面是什么,因为她的皮肤本就和裙子的颜色一样!

只是,她的血怎么会是金色的?

夏侯看着李木子呆滞的表情,狂笑道:“这个妖女体内的金蝉即将修成,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把剑上沾有她母亲的鲜血,可轻易破去她的魔功。“

看着女魔头越来越黯淡的眼神,李木子的脑海中忽然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

“喂,你教我剑法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

“因为我是女魔头。“

“......“

不知道为什么,李木子此时忽然想起以前女魔头喝红糖水的样子。她明明不是因为不开心,可她还是喝了。虽然并没有任何作用。

“李木子。“

李木子呆了呆。这是他们认识以来,女魔头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女魔头静静看着他,说:“如果你有我这么强大的力量。你就可以保护我了。是吗?“

“嗯!“

李木子眼中的泪水顿时如洪水决堤一般涌了出来。

他不停地点着头,然后又忽然摇头,说:“没有力量我也会保护你的!“

说完,李木子拿起铁剑就要冲出去。

“等等。“

女魔头一把拉住李木子,罕见的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如少女般的狡黠笑容。

这个笑容是如此的突然和美妙,以至于把所有人都给看呆了。

李木子直勾勾盯着女魔头,只见她轻轻笑着,眼睛里却滑出了两行泪水。

这泪水出现的刹那,十万大山中陡然再度升起无数蝉鸣。这蝉鸣是如此密集与凄厉,令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寒蝉鸣泣?!“

夏侯的眼中突然涌上无尽恐惧,一些久远的记忆顿时纷至沓来。他一边往前冲一边怒吼道:“快阻止他们!“

然而,眼泪终究还是先一步滴落到了女魔头的胸口。

滚烫的泪水划过脸颊裹着点点胭脂,殷红闪亮。

就在泪水沾上胸口的那一刹那,以李木子他们二人为中心,方圆三丈之内忽然卷起了一阵大风。

大风之内,飞沙走石,然而处在漩涡中心的俩人却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一样。

女魔头的脸色越来越白,可是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明亮。

“会有的。“

她说:“还记得吗?我答应过你的。“

二十九

夏侯看着倒提半截铁剑向自己走来的李木子,感受着对方体内那无法撼动的强大力量,他的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不可能,他没修炼过天蝉功,怎么可以接受你的力量?“

“谁告诉你这是天蝉功了?“

女魔头靠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气息十分萎靡。她看着夏侯,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是钦天鉴。“

夏侯闻言脸上顿时一片惨白,他战战兢兢的看向李木子,说:“李木子,你放过我,我神剑山庄奉你为天下第一剑仙。“

“去你妈的剑仙!“

李木子张嘴就是一句粗口。

“我要这世上再无剑仙!看刀!“

李木子说着挥出了断剑。夏侯连忙举剑去挡。

他砍。

绝世好剑断了一截。有数十人被击飞。

他削。

绝世好剑又断了一截。剩下数十人也被击飞。

这个时候,绝世好剑只剩下最后一截剑柄,夏侯孤零零站在那儿,涕泪四流。

眼见李木子的第三招即将落下,夏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嚎叫。

“求求你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

“是的!是的!“

夏侯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那好。“

李木子回头看了眼女魔头,然后又看向夏侯,说:“我要这世上再无正魔,只有善恶。“

“好!好!好!“

夏侯一边磕头一边说:“你说什么都好!“

“既然这样...“

李木子将剑高举,笑道:“那你就接我第三招吧。“

他劈。

夏侯下意识举起剑柄,剑柄顿时化作湮粉,他的整个身子如遭雷击,然后直挺挺往后倒了下去。

“你...个...大...骗...子...“

这一击下去,夏候已是武功尽废。

坐在大树下的女魔头看完了这一切。最后,她看着向自己缓缓走来的李木子,眼皮缓缓阖上。

彻底闭上眼睛之前,她似乎又笑了笑。

“江湖若没了你李木子,真是很无趣呢。“

三十

十万大山中。

李木子将手中最后一捧黄土撒下。

他蹲下身子,看着高高隆起的土包,眼前再次浮现起了那个戴面具的女魔头。

他掰着手指头算道:“钦天鉴上说,结一只金蝉必须要二十年,我得从头练,这是二十年,养出你那只金蝉,也得二十年,养你娘亲的金蝉,又得二十年。六十年后我再自尽,等三只金蝉一起孵化出来,还得二十年.....“

李木子放下手,忽然笑道:“那时候咱们算不算是百年好合了?“

......

这时候,山风忽起,卷落了秋天的第一枚叶子,恰好落在李木子的肩头。

李木子捻起这枚秋叶,笑了笑,像提着一把刀一样站起,然后,随着秋风一道,消失在了大山里。


相关的两个故事:

1、霜刀未尝少年意
2、夏蝉


PS:我就是喜欢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讲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李木子的剑 文/青年太白 一 李木子是个孤儿。他从小和爷爷生活在一起。李木子的爷爷姓李,所以他也便跟着姓了李。至于...
  • 文|溱生 (一)毒狼脚印 瘟疫后的神秘村。 村长:这次爆发的瘟疫伤亡惨重......支书,你统计一下幸存下来的村民...
  • 这么晚了,你应该不会再来 此刻你跳到哪颗星星上 那颗星星,就突然变亮 你知我这个地球没有仙女 人们穿着纸张行走人世...
  • 深秋时节,凉风习习,地上铺满了枯枝落叶,像是一层软软的地毯。 农民已在单薄的夏装加上外套,顶着艳阳高照,远眺漫山遍...
  • 该如何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原创 2017-07-21 团支书 城市数据团 最近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