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北爱(一)

阳光再暖也要手中有伞

01

昨夜的洗脚水还在床头,被子凌乱地蜷缩在沙发床上,外卖的包装盒散落在桌面,窗外依稀传来马路上的车来车往,五十平米的空间,却好像一片空荡荡。

安南的心里也是空荡荡。

向北说,我妈说了,我们还是一年半后再谈婚论嫁比较好。

安南摇摇头,挂了电话。

安南记得,挂了电话后,自己喝掉了一瓶红酒。红酒太爱上头,很快又变作眼泪,汩汩地从安南眼睛里流出。

她靠在墙角,慢慢地蹲下去,抱住自己颤抖不已的身体,却没有哭出声音。

安南一直是朋友圈子里的小太阳。

小南姐,这道题你能帮我看看嘛?我侄子在写作业,可是我也不会。

小南,给外国客人写邮件,开头直接说“hi”行不行?

女神姐姐,我额头长了个痘痘啊,我好害怕会毁容啊,你说我怎么办才好呢?

小安老师,真是不好意思,我孩子最近闹情绪,不好好写功课,麻烦您费心劝劝她啊!

安姐,我的恐惧症又犯了,你说我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

就连家里的爸妈也不能让她省心:

小南,你劝劝你妈,能不能不要总唠叨?我不戒烟怎么了?

小南,你爸简直就是精神病啊,我都发烧两天了,他居然说生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上次回家,爷爷一大早跑来家里“逼婚”:小南,你这有对象都快一年了,怎么还不结婚?是耍着玩的吧?

安南看妈妈气得要死,赶紧小声安慰:算了,老爷子都八十多岁了,让他说还能说几年,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安南妈妈心疼女儿受委屈,看着懂事的女儿,强压着怒火没发作。

流着泪睡了一个晚上,早上哥哥忽然发来微信:小南,你啥时候结婚?

安南强忍着怒火回复:你想干嘛?逼婚?

电话那一端的哥哥并不能感受到这端熊熊燃烧的火焰:我不是逼婚啊,你不是快生日了吗?都快31周岁了,我怕你成了高龄产妇……

安南特别想把手机摔到20楼下面去,可是想到会砸到无辜的路人或花花草草,终于还是算了。

安南这几天一直觉得心神不宁,想哭却哭不出来,只觉得咽喉那堵得慌。

我是不是得抑郁症了?安南自己学过心理学,可是再好的理发师也不能给自己剪头,再好的医生也不能给自己手术。

02

安南决定去找梅姐。

梅姐的咨询室生意特别火爆,说好五点钟就能见到的,却被告知有一个很紧急的病人要来复诊。安南没有为难满眼歉意的小助理,靠在窗边搅着咖啡,看着窗外那棵很大的梧桐树。冬天快到了,树叶几乎掉光了,风一吹,那些落叶就像无家可归的孩子四处飘散,最后被清洁工拿起粗大的笤帚,毫无怜惜地一扫,就进了垃圾车,此生完成。

落叶挺美的,为什么要装进垃圾车呢?化作泥土也是可以当肥料的啊!安南想到这,不禁又笑自己多愁善感:或许那叶子,自己也不想重生了呢?

最后一个病人终于面带微笑地走出了诊疗室,梅姐吃惊地看着安南:哟,这几天不见,怎么又瘦了啊!上个月看你朋友圈还圆了很多呢!

安南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梅姐,你给我做个催眠吧!我觉得我自己得忧郁症了。

梅姐无奈地一耸肩:小南,你也不是不知道咱们这一行,给亲朋好友做咨询是大忌啊!要不我给你介绍个靠谱的同事吧!明天就给你约一下,今晚咱俩先去吃饭聊一聊。

安南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个答案,回答说,那咱们就当普通朋友聊聊天吧!

两个人挽着手走出大门,街上的霓虹灯都亮了起来,天黑了。

未完待续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第16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胆小是我,无畏是我 笑脸是我,泪眼是我 善良是我,心狠是我 纳谏是我,独断是我 温柔是我,蛮横是我 女孩是我,女人...
    笑的眉眼弯弯阅读 67评论 0 2
  • 风景很美 时光恰好 来自手机拍摄 学生党
    对我心动阅读 122评论 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