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经典《金瓶梅》:从潘金莲的悲惨身世看她一生的放荡狠毒

1

潘金莲,一直以来就是狠毒荡妇的形象代言人。

在众所周知的故事中,潘金莲这个貌美风流的女子,做出了多件伤天害理的事。她先是勾引身高八尺相貌堂堂的小叔子武松,出轨浮浪风流潘安貌的西门庆,谋杀三寸丁谷树皮亲夫武大郎;后来嫁于西门庆又与府中小厮偷情,勾搭西门庆女婿陈敬济,责打虐待丫鬟秋菊。更可怕的是,她还直接伤害过三条人命:用药毒死武大郎、在床上累死西门庆以及用猫儿吓死西门庆至爱李瓶儿的半岁婴孩官哥儿。

看看,故事中的潘金莲有多狠多坏!

的确,潘金莲的心狠手辣滥情害命,桩桩件件,就算放在当今还是男尊女卑极其被推崇的封建社会,都必定被人唾弃遭人辱骂。

从古至今,她一出现,就作为反面教材被钉在高高的耻辱柱上,在无尽的千古轮回中无情晾晒。

可是,与她的心狠手辣滥情害命相比,她的凄苦身世却并不被人们所周知。其实,她一生狠毒放荡与她的凄苦身世分不开,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是她的身世影响了她一生的行为与最终的结局。

图片来源与网络

2

潘金莲的身世确实非常可怜。

一、她年纪轻轻就被多次买卖或送人。

九岁时,他父亲去世,为娘的度日艰难,就把她卖到王招宣府里。十五岁时,王招宣死了,潘妈妈又把她争出来以三十两银子转卖给张大户。后来因为正妻难容她,张大户又将她送给了自己的房客武大郎。

不管是卖到王招宣府里是做女婢,还是卖到张大户府里给张大户传宗接代,还是被送给武大郎当老婆,潘金莲均是被逼无奈,而她根本没得选择,也无力反抗。

二、潘金莲与武大郎的结合对于潘金莲本身来说也是个悲剧。

首先,两人之间的条件差距极大。

潘金莲模样儿俊俏,身段儿窈窕,娇滴滴一个前青春美人。而武大郎,俗称“三寸丁谷树皮”,样貌猥琐,身材矮小,还是一个带着亡妻女儿的中年男人。

潘金莲也有些才华,她先后在王招宣和张大户府里学了很多东西,品竹弹丝,女工针指,知书识字,吟诗话词,都均有涉略。而武大郎为人懦弱,朴实受欺,能力一般,只能租住在张大户的一间小房子里,每日只是沿街卖炊饼度日养家,生活艰难。

潘金莲曾经报怨张大户:“普天世界断生了男子,何故将我嫁与这样个货!每日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只是一味吃酒,着紧处却是锥钯也不动。奴端的那世里悔气,却嫁了他!是好苦也!”而且,常在无人处,潘金莲吟诗唱曲:“奴真金子埋在土里,他是块高号铜,怎与俺金色比!他本是块顽石,有甚福抱着我羊脂玉体!好似粪土上长出灵芝。奈何,随他怎样,到底奴心不美。”

可见,潘金莲对这桩婚事有多么不满意。

图片来自网络

其次,潘金莲是被送给武大郎的,两人之间根本没有爱情。

以当时社会的道德观,女人一旦“嫁”于某个男人,就相当于此生都属于这个男人,这个女人不能主动做出改变。这情形,就相当于,一个貌美有才的年轻姑娘,被迫卖给了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外形丑陋能力不足还拖儿带女的一个中年男人,而这个姑娘还不能有异议更不能提出离婚,一旦这个姑娘想要有所改变做出反抗,就会受到周围人的唾弃。

对于这样的命运,潘金莲的内心应该是苦闷和不甘的。

三、潘金莲一生都在奢求被爱,但始终未曾得到

她从小被自己亲生母亲几次卖掉,没有得到过家人充足的爱。随后的张大户,武大郎对她都是只有自己的目的,根本没有爱。就算后来她到了西门庆府里做小妾,西门庆也只是垂涎她的美色。西门庆不仅妻妾众多,还经常游逛妓院,从来没有给予她特别的重视和关注。

因为索爱不得,潘金莲尝尽了孤独寂寞与苦闷嫉妒。

3

正是潘金莲上述的悲惨身世与凄苦经历,让潘金莲逐渐的成了一个自私冷血,心狠手辣,疯狂放纵,对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她一生都没有权利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她对自己的现状不甘为自己今后的人生担忧,她挣扎。

嫁于武大郎,她始终不放弃寻找另外的机会,经常扮得鲜亮,倚在门前招摇微笑。后武松上门,她又主动示好。武松的冷漠让她失望至极,她又迅速开始寻找新的机会,她急迫的想要改变自己的现状,幻想有一个男人能真正的给她真爱将她解救。所以,当与西门庆偶遇相识后,她便紧紧抓住,不再放开,直至残忍杀害武大郎,背负千古骂名。

因为没有感受过爱,潘金莲的一生都始终是孤独的,她不会爱人爱己,她堕落。

她对西门庆迷恋根本不是爱,迷恋的根源是她想得到内心的依靠。她有多缺爱就有多迷恋,她有多迷恋就有多嫉妒。她拼尽全力去取悦西门庆,然而,她注定失望,注定要不停的从其他男人身上寻找寄托。当西门庆在外面贪恋桂姐美色时,她孤独寂寞,遂与府里小厮鬼混消遣,当西门庆对李瓶儿付出真心日夜相伴时,她疯狂嫉妒怀恨在心,勾搭西门女婿寻求慰藉。

从小到大没有人让她感受过自尊自爱,她也从没有想过要自尊自爱。在她心里,她自己是她的资本,借以换取依靠的唯一资本。她一心只想好好利用,完全不管其他。

现实的残酷和生活地位的不稳定,逼的她不断的自我保护,心狠手辣和不择手段,她狠毒。

在她一次次的挣扎和失败中,她学会了对男人讨好迎合,放下身段无所不及的满足西门庆;她学会了对有竞争关系的女人尔虞我诈,她多次在西门庆众多妻妾之间搬弄是非,引发冲突;她也学会了及时嗅到危机并做对策,当西门庆恋上了妓院的李桂姐,是潘金莲先发现并做出举动,当西门庆爱上了李瓶儿,也是潘金莲先觉察并为了讨好西门庆为二人幽会创造条件;她还学到了为了保全自己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当李瓶儿生下儿子官哥儿后,她长期训练一只白猫,最后让这白猫扑向官哥儿把这个不到一岁的婴孩吓得一命呜呼。

她在自己的经历中感受到了太多的无情与伤害,她感受到的冷漠和伤害越大,她的挣扎就越可怕越疯狂。一个没有感受过真诚的人,又如何在生活中对他人他事抱以善良与仁慈。

图片来源于网络

4

潘金莲的悲惨身世造就了她的心狠手辣,而她的一生疯狂和对欲望目的不择手段的追逐,也让她最终逃不过被掏心活刮的悲惨下场。

潘金莲太狠,李瓶儿的婴孩只有几个月,她嫉妒不容,长久筹谋,最终将这个无辜婴孩送上黄泉。因为潘金莲的狠毒,在西门庆死后,西门庆的正妻月娘为了铲除后患,坚决的将她赶出西门府,交于贪财害命的王婆处置,让她又一次被处于等待被卖的悲惨处境。

潘金莲太毒,武大郎在被西门庆踢伤后曾经和潘金莲说过一番话,大意是:你若救我一命,弟弟回来必不追究,你若将我害死,弟弟终究不会将你轻饶。然而潘金莲根本不听,最终将武大郎残忍毒死。武松对武大郎的死一直怀恨在心,多年后又回清河镇,恰逢潘金莲落难王婆处,给她为兄报仇创造了极好的机会。于是,他用重金将潘金莲买出,对她挖心掏其肝忍报大哥血海深仇。

我们忍不住想,如果潘金莲不那么狠毒,不把武大郎残忍毒死,武松是不是就不会多年后重返清河镇寻她复仇;如果潘金莲不那么狠毒,月娘是不是就不会在西门庆死后为了铲除后患将她赶家门;如果她不被赶出西门府,武松是不是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把她卖出将她杀死。可是,这一切都是假设,真正的潘金莲从未吝啬过自己的狠毒。而也正是她的狠毒将她自己一步步的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死地。

5

潘金莲的悲惨身世和经历让她习惯了以狠毒对抗世界,而她的狠毒也将她自己葬送。

潘金莲,原本是封建社会里一个普通女人,从她凄苦的出身经历开始,她的人生就按着一定的方式和规律,徐徐展开,最后尘埃落定,一切印证宿命。

她的貌美和才智,她欲望和挣扎,她堕落和狠毒,她的疯狂和不择手段,就像一根根的绳索拉着她不断的走向最终那个凄惨的结局。

其实,她并不只是一个被刻上狠毒荡妇这一特殊符号的个体,她终究也是那个可怕的封建制度下万千牺牲品中的一个典型代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