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颐霜夜话。

{_____外面都是道悦荣华丧女,伤心而病深居简出,今日的打扮却恰恰驳了此论,桃夭色华衣锦缎裹身,薄施粉黛,妃唇上蔻丹黯红,轻云出岫旖旎长裙幅摺倾泻于地,淡淡温婉靥笑_____]

落了步辇,淳迩缓缓去通报。

{_____身子才见好些,心念一动只是奔这颐霜前来,曲夕连连晋了美人,也有彰顾氏荣光的好兆头,她玲珑性子本就更适合这宫闱,至于有些事她来办着更妥帖。_____]



【热暑未退炎炎,虽已时至傍晚却依然有股闷热积在心头盘余不散。只是依着花叶三分香脉窗底寥寥作着针线女红,本也技艺不甚精巧,故而自己做一回玩笑一回倒还罢了。】

【却听闻信鸢来回道是悦荣华来访。】

【轻拈的细针头突兀地就顿在赤红缎烈帛锦作底方绣了一半的出水含苞芙蕖尖儿,圆润指腹间几不可见地一个紧捻。】

【悦荣华......那不是、我的橙姐姐么!......她的苒儿......橙姐姐她..可好些了。】

【心底满是复杂思绪在纠缠。原碍着怕她见我伤情思及苒儿,也怕我没勇气面对她的憔悴。可到底,她还是来了。】

【凝顿的指尖儿愈发拈紧了针尾,终而一个力量往下重重刺去,惊得赤红烈帛锦低微颤抖着嘶哑出一声疼痛的细崩。】

【鸦乌睫羽扬启眸底历历波粼起的朗色,掷开针线,敛衽拂了广袖而迎出。】



[_____原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现在也该换换吧,对不起曲夕我必须让你搅进这浑水了,不过听宫人说顾氏美人性子好也多去妃嫔那走动,应是适应了这个环境,把这件事查清楚就好,查不清楚我既对不起我的女儿,也不知道谁躲在暗处而后患无穷,如果真是失足……但悦荣华也定不会自私地贪一己清闲了,这里只能靠自己去守护须守护的人了。______] [____旋即微颔首道“美人…”因屏人,拉着她的皓腕入内室去,不经意发现她的柔荑带血,柔声轻喃“怎么?这么不小心”______]



【见她轻柔翻扣了我的腕子,柳眉一蹙问道如何这般不小心,这才低垂了眸睫看去,原是方才心下一时教那神思给牵羁住了,竟半分也未曾察觉那针尖儿不仅扎透了帛锦,也深深将指腹给戳了一道小血口,正细细往外冒着血珠儿......】

【倒也不觉得甚疼痛。这,如何抵得上失了苒儿、连日来心底如火油烹的煎熬。】

【眸底如投石湖心圈圈漾开雾沆氤氲的涟漪微动。】

:不过小伤,没有什么大碍。

【一手捻起绣缀了绛红缠银丝的攒蝶脉纹素底绢,摁压于血口,不过少顷便浸红艳烈了其间一处灼烫的绛红。衬着皓肤的如雪,妖娆几分赤诡。】

【抬眸视去她妆容精致的面颊,思及苒儿,不由反握上她微微涩凉的指尖】

:倒是姐姐,听闻你病了,如今可大好了?



[______闻言只是温尔笑着,箴默掩住了桃花眸子中疏星的暗流,蔻丹猩甲深深掐着柔荑,神色仍旧是风轻云淡的婉约“自己小心点,姐姐也少担心些”莲步缓缓入了内室,寻了个双座并齐的位置中间也只隔了梅竹绘案的红木茶几,檀口微张馥郁·“姐姐的身子见好了,太医说悉心调理些时日就好”可能是我多心了,总感觉有细密的隔膜生分了去______]



【一张勾笔精致绘梅竹的红木漆沿案、隔着我和她之间虽近似咫尺,却到底距离有分。她轻描淡写的两句话过后便再无言语,而分明那两句淡淡字字里又是琢以谨、套于慎。心底不免几分细密渗凉。我们姐妹间,何曾需要这般生硬。】

【睫羽轻颤而敛,透下乌青于瓷肤上斑驳。窗外火阳渐残,耀眼光线投窗扉之色逐而趋于血渍的红。淡抹唇际一漩涡弧似笑,还似非笑】

:医方调理的不过是身子受的罪,姐姐心里的痛,我却是知道的。

【言罢,语顿。咱们姐妹俩个自幼亲厚,旁的不论,她眼底那淡掩的波澜如何瞒得过我去?......万语终而只剩一叹幽幽。】

:几日不见,姐姐同曲夕生分了。



[______顿顿有些哽咽道“昙花一现,是封号应了人,还是人应了封号?”有些肆意迷离地勾起蜜唇,傍晚屋子中禀了柔和的灯,灯芯攒动,更衬得墨瞳流转迷离的光华,拂了拂水袖“搁谁也心疼着,苒儿还是那么爱笑…”冷笑顿顿言“最终还是她笑着后宫太凉薄,可惜……再也看不到了”水汽氤氲着桃花眸子声音轻颤带着真挚道“曲夕对不起,我做不到…做不到再敞开心扉了,因为我的女儿……并不…”刻意隐了话,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戏还是积蓄的情感喷薄而出______]



【如此相近之距却不知为何有一刹看不清她的眸色。屋内颜色愈发沉下。灯芯攒动于鹤莲铜铸灯盏旁投阴影幽幽浅蠕如伺机沉夜的鬼魅。灯火映不亮残阳黯淡的氤氲、残阳辉不出灯火孱弱的颤动,物影融融似魍魉便于此阴阳分踏不明时匍匐在地,苟延残喘地攀援着要缠上压漆踏矶上的一双莲足。】

【她字字低呢如泣传耳,如针忒儿地、就硬生生扎进了细微心底最深处的柔软......橙姐姐,你我姊妹亲缘,何时需以道歉相对。非是你的苦楚我不能明白,那便是我的心思你揣成什么模样了?......指尖儿那道小血口,兀地、就细腻刺疼了起来。】

:她不只是姐姐的苒儿,也是曲夕的侄女苒儿,更是咱们顾家的苒儿。

【咱们顾家的苒儿,咱们顾家所出的大唐皇室金枝。不过还是不久前,思及此处瞳眸底溢亮的都是满满锐利机锋的芒;如今思来,心底却颓然几分灰败。风雨何如速,将我们从头狼狈,我们却除了隐忍、竟什么也不能做么。寒凉彻骨,若不驱以厉然,往后便是再单一的温暖,也再融不进骨血、撇不去盘弥死气。】

【指尖儿缓缓蜷掌,骨痕勒血泛白足以可见力道。】

:姐姐瞧去,六宫女子姓有百家,咱们顾氏于其间虽是名门,也到底单薄。咱们还要生分,落他人眼里,你我成个什么了?顾家又成什么了。往后的路......岂不艰难。



{_____蓦地只是惊醒,是少女经丧乱过后信不得人了吗,步步谨慎,熟拈地华颜覆盖的冰冷凉薄是最好的伪装,昏黄的夜晕染得屋内两人华衣黯淡,幽咽之声渐渐轻了,精致的妆容染上点点泪痕,闻得指甲的摩挲声,拉住她的皓腕,敛眉臻首轻叹_____]

;那些企盼看顾家笑话的人...那些怀着鬼心思的人,本嫔要最后笑着看他们欲哭无泪。风里落花谁是主?那些冗杂的落花逐水终只是陪衬,熟是我不能因为女儿家心伤罔顾了家族利益

顿顿禀退了最后的宫人,轻佻柳叶黛眉,缓缓思量方启唇喃道

:苒儿是识水性的...

{____尾音拖长,哀思尽露,突然想起这话是对秋氏医女说过的,其两间目的不同,夹杂的情绪更是不同,伊人只得倚着茶几,淡淡倾诉_____]



【腕间暖暖有一握皙嫩摩挲,缓缓噬尽方才似阴暗角落里滋曼出的钻骨凉腻。身形纤纤不由向前更轻俯一个动作,愈发颜色乌暗的长影扭曲爬蠕过一个闪动。禀退了一应宫女的一屋沉淀着诡谲寂静里,衣料磨颤过沙沙似惊了浮动的游影、魑语低碎。翻江样的脑海内只是混搅,直至过了好个片刻,方低语轻喃】

:鱼肉刀俎,差之反手。为保全顾氏一脉,咱们得先保重自身。姐姐明白便好......

【保重自身向来是唯一之法。然,以何道法才能保得自身。譬如苒儿。识水性...识水性......又为何一命休矣?可叹苒儿天家皇嗣,纵是我顾氏再灼人眼珠子,也不该往苒儿身上动指头.......如此,胆敢鱼跃雷池做出这等子活蠢之事者,这后宫中,恐怕唯有那几个......只恨橙姐姐早已知道,却硬是憋屈至今才向我松了这个口。】

【侧颊落了暗影阴骇的肃杀,唇红齿白切切咬恨狠厉吐出犹如带血珠矶的字字森润,被她拉握于掌心的皓腕不由沉沉下压、贴紧冰凉的漆案。】

:既是如此,当日跟着苒儿的那几个宫女如今何在?护主不周,知情不报,合该打死!



[______死寂的氛围半晌才得咬紧蜜唇巍巍道“前朝顾氏荣光不比从前,反手鱼肉刀俎之间也只能靠自身了。”邂逅初欢时的缠绵,他之于顾橙不只是兄长,前朝依靠,去了是意料之中那样羸弱的身子从小便战战兢兢地过,没想到这么快如此急,抛弃那副皮囊那份嫡长子的责任,却也是解脱,正声仍是带着喑哑“那些宫女皇上震怒已经处之极刑了”压低声线诺诺“只暗中保了一个医女,太医院安排她避风头恰巧就分到曲夕这了,原来她是照顾公主管些粗浅的药膳”望着她的神色,有些惊讶和莫名的忌惮。______]



【“极刑”二字,于她嫣红檀口内微哑如嘶吐出,如同于此间沉诡摄人的静谧里投下炮珠触地炸开了碎片喑哑颤栗着在空气中抖瑟,孱孱而荡入心底,凉意便如藤须触角狠狠钻入骨血,缠紧了胸腔里一颗跳动的心头。惹得龙颜震怒如此,可见圣上对皇嗣重视如斯;那起人便有此力量下手,难道竟也全然不顾及东窗事发的下场?还是,苒儿的死只是他们要下手的第一步而已......死人,永远不会说话。】

【念头不过转此刹那,有风钻透了雕琢并蒂的窗扉隙里肆意席拂,扬起被灯火残阳映如薄血色的帐绡与幽魅般的阴影一同在无声扭曲中叫嚣嘶喊。紧握成拳的双掌抵印漆案如无法压抑样地发颤,眸内一泓浅碧映影色已暗得稠黑。好大的心思,好狠的心思,好毒的心思!瞧着顾氏便是软好拿好捏,却也值手段厉辣如此?今日是一个苒儿,他日便不是我顾曲夕?不是橙姐姐?......】

【怒极反笑,一抹浅弧勾起描画精致的唇际阴艳如讥。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可这下作的畜生怕是永远也不明白,人手利器、并非比不得它们的齿爪。如何,往后只管睁眼瞧着!唇齿咬了嫣红舌尖儿磕碰间缓缓吐出珠字】

:姐姐的意思,是你有意保这医女?可问出什么来了?究竟这事出落水?还是平日食膳?



{____看她笑起来了,只觉得一丝诡谲,姣好容颜被昏黄灯光所照的彷徨不清,柔荑轻轻敲打着茶几,用绢帕擦拭去泪痕,眼睛仍旧是红肿的,眉目紧拧面颊透出无名的惊惧,惊惧这个妹妹不似从前温顺娇憨,环境造就了人,怪不得谁_____]

启唇空灵似无情 :她也是最后调来接管些粗浅的事务,了解公主的事不多,至于公主的死因还是慢慢查,此中蹊跷太多了。

思忖方顿顿轻喃:

只是这宫女算的机灵清明,算是双刃的利器,既可以除去那些碍着路的人,也会伤着自己,既然买敢用她,也是试探过她的忠心。



【夜色漆沉终究如洪水猛兽将最后一丝昏惨惨光线尽数吞噬殆尽,鹤莲托底镂铜灯的火光逐而跃跃刺眼灼亮。将黑影憧憧庞杂投于满室地穿梭似地晃动,由灯火灰暗难照处森扭欲脱离般向人影、移爬着,恍如已做了这一室主宰,血口欲将一室啃啮。乍然转首,鹤莲灯镂空的眼珠子里火光跳跃忽闪妖异,狰狞可怖。】

【反手屈起段葱指骨,一叩、接着一叩,时而撇过窗扉一丝微隙漏进的漆黑,如修罗鬼魅眈眈的满眶眦瞳虎视。一叹,便合着叩声的幽森而出】

:机灵?姐姐若说是机灵,便必是好的。但愿苒儿的事,没她的份。若有......

【若有,若有......那背后的人纵然一时我顾氏动不得,未必这一世我顾氏这都奈何不了。然,一个小小的医女如有此狗胆......】

【思及只此,眸内一汪稠黑更往深处阴下,一抹灯火忽而跃折、反衬眸子谲异如晶绿猫瞳,血红笑意在唇咬出骇人的悚凉】

:若有,必诛之,削肉剔骨。



:改日你见见那宫女吧。

[_____眸中波动着暗流望着屋外有点点繁星,确实时辰不早了,至于今天的一番谈话,深深有些让我觉得莫名的不安,造化弄人。_____]

:时辰不早了,有些倦了,至于公主那事曲夕留心着就好,姐姐更望你好好的,既是为自己也为了顾氏的荣光。

{_____虽是无从托辞,声线确真真丝丝带着倦意。对呀,我累了,倦了,也没有肩膀给我靠靠,留住心中虚幻的温存,那些苒儿带来的欢笑,痴恋缠绵的邂逅,终归是聊以自慰。转身桃夭色的倩影没入漆黑中。_____]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