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男人,无论娶了多好的女人都很难幸福

老公的几个哥们在家里喝酒,小秦喝高了,话多起来。

他嘟嘟囔囔地抱怨,说自己过得艰难,倒霉,娶过两任老婆,都不懂事。

一个大男人能把伤心的家务事稀里哗啦抖落于众,我知道小秦是真觉得憋屈,可是,我在心里却也忍不住为他的老婆打抱不平。

小秦和老公关系不错,他的两任妻子,我也都比较熟悉。

第一任妻子,和小秦是曾经的同学。美丽娇柔,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让人舒服的娴静气息。他们谈恋爱那阵,她看向小秦的眼神里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恋爱两年,要见家长了。

等车时小秦特意把女友叫到跟前,一脸严肃地说:“我知道,很多地方有准儿媳第一次上门未来公婆要给‘见面礼’的风俗,我老家自然也如此。但是,我家情况特殊,我爹娘太不容易。所以见了面他们如果给你你不能要,要是没给呢,你也不许生气。”

女友被这一大段话绕得有点蒙,但看着小秦严肃的脸,觉得不应该让他为难,就点点头答应了。

到家后,小秦的父母果然要给钱。女友慌乱地说:“伯父伯母,我不要!”

但老人说这钱必须得要,因为它代表的是这个家对媳妇的接纳。

女友推辞不得,只好接住。

吃过饭要离开家了,趁父母忙着收拾东西的间隙,小秦示意女友,偷偷把刚才老人给的钱放回去。

女友照做了。她本就不是一个贪恋钱财的女孩,也觉得所谓仪式并不值得较真。

可她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序曲。

结婚后,他们夫妻由郎情妾意到渐渐吵得疏离、再到终于劳燕分飞。不得不说,小秦思想里对婚姻的无知是蠢蠢作祟的罪魁。

他特别孝顺、非常顾念自己的原生家庭,是父母的好儿子、弟弟妹妹的好兄长,却在极度的顾念中忘记了原生家庭和自己小家庭的界限,让妻子受了太多难言委屈。

共同生活几年,小秦对妻子和孩子并不是呵护备至,却经常满面愁容地思虑,要如何帮他不成器的弟弟寻得一份好工作、最好再帮着盖房子娶上一个老婆;如何帮他孩子多又身体不太好的妹妹想出一个谋生致富的门道......至于他父母,就更不用说了,小秦不止一次表示,他是长子,弟弟妹妹条件也都不太好,父母养老的事肯定要自己担起。

对亲人要尽的义务肯定得尽,能帮的忙也尽可去帮,妻子对此并不反对,但小秦似乎越过了分寸,他原来那个家的一点风吹草动,在他眼里都比小家庭的事情重要上一百倍。

每当妻子表示异议,小秦总是说:“都是一家人啊,别那么计较。他们过得不好我也不能安心。”

也许是小秦这种思想纵容了他的家人,妻子觉得,他们好像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当初和蔼可亲的公婆,借口城里的日子过不惯,对急需人照顾的小孩不管不问;

每天混日子的小秦弟弟,没钱了就来找哥哥要,在他们家蹭吃蹭喝,一住就是好多天,什么都不干;

和邻居吵架了、小孩身上莫名长了个疙瘩、家里的猪生病了......小秦妹妹家的事也是一桩接一桩。

妻子纵然贤淑好性子,但经不住小秦家总是鸡毛纷飞、狼烟四起,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了。

一天清晨,一家人还在睡梦中,小秦的手机忽然急促炸响,妻子迷迷糊糊爬起来,刚想推小秦去接,铃声忽然又断了。

妻子有点纳闷,这时候小秦也醒了,他看看手机,急慌慌回拨了过去。

原来,是他妹妹家因为宅基地的问题和隔壁邻居发生冲突,要小秦回去帮忙呢。

“这么紧急的事也能把电话挂掉等你回拨,看来还是不够急呀。”他们总是这样,要帮忙,却连一点电话费也得要小秦掏。妻子心里有些不爽,口气就多了几分嘲弄。

“哎呀我都急死了,你还说风凉话......不行,我得回去,立刻!”

“可已经和医生说好今天带儿子去检查视力呢。”

“我管不了了,你自己带他去吧。”小秦说着已抓起包开门出去了。

多年的隐忍,在那一刻如决堤的洪流,怎么都挡不住。小秦的妻子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工作忙、孩子小,她为这个家整日里心力交瘁,可她的丈夫,只想着拯救他父母弟妹的生活,全然不顾她的委屈。

那个温婉惯了的女子决定不再忍了。她可以陪他一起吃苦,不在乎他的穷、不嫌弃他不够浪漫,但她无法忍受,结婚这么多年,他依然只围着原来的家庭转,丝毫不懂自己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他们离婚了。

两年后,小秦又娶回现任妻子小满。

小满也是二婚,带一个4岁的女儿,据说她前夫在一起意外事故中离世。

结婚前,小秦给小满大致讲了家里的情况,说自家负担重、事有点多,但他又不能不管。小满表示理解,说谁家都会有家务事。

小秦大喜,觉得这次遇到了通情达理的贤妻,比“玻璃心”的前妻强多了。

可随着在一起生活的日子越来越久,小满日甚一日发现,小秦那个家的事情,哪是“有点多”!分明是多到超乎她的想象,形式也各异到超乎她的想象。可无论他家人有多么奇葩的事,到小秦这里,他都一定会像一个责无旁贷的消防员一样,竭尽心力灭火扑救。

小满也慢慢有点吃不消了。抱怨、争吵渐渐多起来,所以才有了文章开头小秦的感慨。

分不清原生家庭和自身小家庭界限的男人,无论娶了多好的女人,都很难幸福的。

但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男人却非常多。

他们有太多的理由啊:父母把我养大不容易,你就不能忍让忍让他们呐;我跟妹妹的感情从小就特别好,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必须极力相帮呀;弟弟是很混蛋,但谁让我是他哥哥呢,闯了祸我帮他擦屁股是天经地义的啦......每一个理由似乎都无可辩驳呢,你反对,就是你不贤惠,不识大体顾大局。

然而,成熟的男人应该明白,妻子嫁给你,是渴望和你一同经营属于自己的家的。她知道,每一个人都不能脱离原生的家庭而孤立存在,她也愿意,在适当的分寸内、一定的原则下,融入你原来的家庭,和你一起共担人生的风雨,但是,凡事皆有度。

当你和一个女人携手走进婚姻,其实就意味着,你愿意给她一个家,愿意给她最好的呵护,而不是,总要求她为满足你的家人,不断地让步、牺牲,终致于和你在一起再也找不到“家”的感觉。

大刚娶雯雯的时候,她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姑娘,有点跋扈,和宜室宜家根本沾不上边。

朋友们私下里和大刚咬耳朵:“这样的女孩子,谈谈恋爱蛮好的,可娶回家?是不是欠点那啥?”

欠点啥呢?朋友们不用明说,大刚也明白。可是他很坚定:“我娶她,是因为我喜欢她,想和她组成一个家,共度余生。一切,都不能背离这个宗旨。”

结婚后,大刚很注重保护雯雯的天性,从不要求她为自己改变,更不会要求她为照顾他家人的情绪、看法,而隐藏起真性情,曲意迁就。

大刚的老母亲不喜欢雯雯的张扬,他姐姐也看不惯雯雯像一只骄傲又自私的花蝴蝶一样,但大刚非常认真地正告母亲和姐姐:“我的妻子,她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员,即便不喜欢,也请你们尊重她,不得诋毁;另外,我们俩既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家,以后我遇事肯定都得考虑雯雯的感受,要是哪里不能遂你们心意了,还请多理解。”

一番话,大刚的母亲和姐姐都沉默了。此后,家里凡有什么事需要大刚来做,他妈妈总不忘加一句:“你先给雯雯说说,听听她意见,跟她商量一下。不行的话就想别的办法。”

说来也奇怪,婚前骄纵任性的雯雯,结婚几年后,竟然越来越像一个贤妻良母了。她孝顺、体贴公婆,和大姑子也处得像亲姐妹一样,而小两口的感情,更是浓得化不开,比蜜糖还甜。

在很多朋友都为婆媳矛盾、家事纠纷而焦头烂额、应付不暇,感叹男人在婚姻里就如同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时,大刚睁着他那一双清亮的眼睛,用气死人不偿命的笃定语气说:“没有啊,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

婚姻是一种很微妙的关系,特别是我们中国式婚姻,总不可避免地掺杂着太多蚕食夫妻感情的东西。有多少原本情深意笃的婚姻,最终都毁在和双方大家庭(尤其是男方家庭)模糊不清却无休无止的纠缠里。

所以,成熟的男人,懂得为自己的婚姻松绑,不会让原生家庭越过边界凌驾于自己的小家和妻子对婚姻幸福的渴望之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