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大结局)

                大结局

我去看林宏是元旦后的第三天,刚刚下过一场雪,监狱有些偏僻,离城有好几十公里路,由于交通不便,我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

林宏从铁门里走出来的时候,我几乎没认出他来,穿着一套监狱服刑的灰色衣服,光着头,脸色苍白,只有那双眼睛还有些光亮。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他,这辈子我都没想过会在这种地方和他相见,恍若隔世。

刘静,他喊出我的名字时,我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他竟然清楚地记得我的名字,虽然声音有些苦涩、颤抖,但我依然能听出他内心压抑不住的兴奋。

大概我是英子好朋友的缘故,看到我,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我听干警说有个姓刘的女子要来探望我,我就猜到一定是你。

林宏消瘦了不少,他极力表现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就像第一次我在南湖边见到他一样,还是给人一种比较好亲近的感觉。

只是那时候,他风度翩翩,人中之龙,现在却是狼狈不堪,阶下之囚。

看到他,我不由地想到了英子,我最好的朋友竟会和他有过一段不堪的纠缠,我感到不解,也感到一丝悲哀,一直猜测着那段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从他身上找到一些答案。

林宏看着我这样望着他,有些尴尬,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本日记,从隔离玻璃下递给我,低声说道,这是英子写的。莲姨在清理东西时找到的,陈菲儿上次过来交给了我,监狱里的干警也检查过,今天我把这本日记转交给你,你好好保存,或许你能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他接着又说道,你觉得这一切都很荒唐,很难理解英子为什么要一直瞒着你,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一个人的苦难都愿意让人知晓,哪怕是最好的朋友,还是自己的亲人,它涉及到一个人的隐私和最后的尊严,独自忍受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我接过日记,紧紧握在手中,仿佛看到了英子那张青春稚气的脸,这本日记一定记录着一段鲜人为知的故事,读它,我需要很大的勇气。

英子的弟弟怎么样了?英子最大的牵挂,林宏念念不忘。

海军已做了骨髓移植手术,很成功,但家里人都没告诉他英子的事情,怕他受不了这种打击。

我去过一趟英子的家,海军恢复得不错,他给我说了许多英子的事情,我陪了他一下午。临走时,他要我转告英子,即使在外再忙,也要记得常常给家里打电话,免得我们担心牵挂。

林宏轻轻抹去泪水,哽咽道,英子也该放心了。

我忍不住又告诉了林宏另外一件事情。

学校读书的时候有个男孩子非常喜欢英子,但英子一直犹豫不决,英子说,自己还都没准备好去接受一个男孩子的爱情。

林宏好奇地看着我,他大概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男孩子。

徐翔,这个名字你听说过吗?我试探性地问他。

林宏摇摇头,我很认真地告诉他,徐翔喜欢英子,但英子一直没有答应。他不知道父母长期照顾的女孩子竟是他日夜思念的爱人,直到在医院里看到英子的尸体。

你说是莲姨的儿子?林宏一脸惊愕,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真的有些突然,老向不是姓向吗?

徐翔是跟母亲姓,他是超生的。他去医院找母亲时才知道死去的女孩竟是英子!

他给我打电话,哭得不行,我们俩一直在医院太平间里守了英子三天三夜,直到火化送去公墓安葬。

英子父亲哭着说,英子做出这等事来,骨灰定是不能拿回乡里去,他们一家子还要在村里生活,我们权当英子去云南做事了。

林宏听罢,扑在桌上无力地敲打着,我喉咙发硬,无法再说下去。

有干警出来制止,吼道,时间差不多,该回牢舍了。

林宏慢慢站起来,走到铁门时他忽然回头看了我一眼,眼泪从他眼角掉下来,一声哐当,心不由地颤动了一下。

走出监狱大门,外面寒风凛冽,天空竟是出奇的明净,我抬头看了一下头顶,几片云朵白得有些炫目,这样的季节真是不适合来探望这样的一个人。

心中五味杂陈,我内心隐隐地充满了悲伤。

在回来的车上我翻了一下日记,扉页上写道 :

我不想你把我记在眼里,我想你把我记在心中!

鼻子一酸,我又一次忍不住潸然泪下。

徐翔年后去了深圳,在火车上他给我发来一条微信,说道,我从来没想到英子会在我父母眼皮下生活了一年,更没想到我见她最后一面竟是在太平间里。贫穷不是罪过,罪过的是贫穷没有尊严!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穷人的孩子想要有尊严地生存,是件多么奢侈的事情。我原想呆在石城,陪着爸爸妈妈一起过着风淡云轻的生活,现在我改变了主意,我要努力去赚更多的钱,希望将来有一天自己有能力去帮助像英子这样的孩子,不能让悲剧重蹈覆辙。

我只有祝福徐翔,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悲惨的经历,也不是每个人愿意委屈求全地生活,人生的痛苦就像洒落地上的水银,慢慢扫掉便是,不必俯下身去,水银里的汞一旦沾到,感到疼痛的何止是皮肤?切肤之痛更在心里。

我们不曾感到光明,那是我们一直睡在夜里。

英子日记上这样写着,我便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