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该转变角色了

我说谁?你懂得。

  反复循环听着《舍不得》,心情亦如此,虽说歌词所传达的是恋人间的感情,而我却没有刻意完全的借歌声表达我的心思。

  我总觉得友情于我个人来说比爱情更重要,算算我们认识差不多快三年了。在我认识你的三年中,印象里,我们买没有吵过一次架,闹过一次矛盾,真的是很奇迹。有时候,因为我们之间这个奇迹我都怀疑物理课上所学的“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定律。每每想到这个三年没有矛盾的奇迹,总会有一种好奇心犹如小鹿般在内心不淡定,很想冲出来一探究竟。然而,我花了很长时间,研究的很久,只得出了一个不是结论的结论————不是我们之间缺少产生矛盾的缘由,而是你总是包容坏脾气的我。不论何时,只要我们产生了意见分歧,你都会让着我,哪怕有时我真的只是为了维持在我看来尤为重要的自尊心而蛮横无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谦让着我。现在想想,我算什么啊?我的自尊心容不得别人的践踏,而别人的自尊心我却始终不放在眼里,真的该去面壁反省反省。

  在我们认识的时间里,我也想过改改坏脾气,可是却不知为何在你面前我总会原形毕露,或许就是仗着你总是让着我,不会跟我吵架的那一点小资本一直在嚣张吧…….21号,我就要暂时的离开你了,面对这次的暂时性分别,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找不到一个能够表达我此时心情的形容词,想哭又哭不出来,想笑亦笑不出来,或许这就是对我常挂在嘴边的“纠结”最好的诠释吧。

被我视为家人的人。

  这半年,我自认为成长了很多,虽然还时常有人说我是没有独立想法的幼稚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给人造成这样一种错觉………….我想不明白也不想花时间去想明白。与其浪费时间去研究永远也不会想明白的事情,还不如多花笔墨将我内心深处的想法传达给被我视为家人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住在一起就是家人的这种奇怪感觉,所以,对于我的“家人”我绝不会吝啬的缩小篇幅。在我的“家庭成员”中,有一个身材苗条漂亮的杨姐姐,她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姐姐,这种喜欢没有理由,只是纯粹的喜欢。喜欢看她大笑时候的样子,那笑容特有感染力,我想看到杨姐笑容的人一定都是幸运的人,她的笑容总有驱散那些不开心事功效。很庆幸,有杨姐漂亮的笑容,莫名的小满足充斥着我的内心。所以,总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

  我的家庭成员中唯一的一位男性,伟平。也要谢谢你,谢谢你休息的时候都去帮我和惠玲打包,虽然有时候买的不和我们的胃口,但是看在你顶着烈日去打包的份上,我们还是要谢谢你~(*^__^*)嘻嘻……啊啊啊!!!刚刚702有人在吵架,我的好奇心让我没办法继续在电脑前写下去~拥有强烈好奇心的我,却有一颗超小的胆子,想打开门听听他们吵架的内容,可是最终还是不敢,选择把耳朵贴在门上,总希望能偷听到什么八卦。。。。。。

  跑题了,不知道说到哪了,你懂得,千言万语最终都会汇成一句“谢谢啦”。下面这一段对话你看了不要生气哦~“哦~天哪!怎么全是白色的菜呀?”“不会吧~看了都没有食欲了”“呜呜呜呜······臭伟平,真不会打包”“小声点,不要让他听见”“好吧~谁让我们是懒人”“吃吧吃吧,将就着吃吧”这是你打包回来,我跟惠玲的对话~现在想想都好好笑哦~我们一边吃一边哭笑不得~

很庆幸,一路成长

  很想用特别的方式感谢这半年中每一位曾经和我有过交集的人儿,从你们身上我或多或少的学会了一些东西,当然并非像是在课堂上学的理论知识,只是为了应付那一场场的考试。是你们让刚从象牙塔走进社会,初入职场连菜鸟都称不上的我明白了,是时候该转变角色了,该改变自己的心态了。

  说到心态问题,谢谢华荟的同事和领导,当我徘徊在坚持与放弃边缘的时候,是你们给了我很多人生的箴言,甚至我的直接上司黄赢以及李老师不惜浪费的午饭的时间为我做疏导工作。离开华荟,我也有很多的不舍,不舍得那些叫我老师的可爱学生,舍不得照顾我的领导和同事,所以对学生我选择了不辞而别,我害怕如果我在课堂上跟他们说离开,我会情绪崩溃,一定会抑制不住眼泪。

  本来不想如此煽情的把对学生的感情用文字的方式来记载,可是刚刚一个学生的电话让我真的觉得很有必要将我对他们的不舍用这不会变味的文字的书写,也许他们是我今后人生中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的学生,这美好的回忆,我一定要记录。

  最初,从学生的角色转换为老师的我,有太多的不习惯,进入角色很慢。习惯了有事找老师,习惯不了帮学生解决困难,整个上班过程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在忍耐的状态,很压抑。只要有空闲时间就会向朋友诉自己的苦,一直跟他们说再这样忍下去可能会变成忍者神龟了。忍忍忍,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字眼,总觉得需要找个人打一顿才能发泄我那积蓄已久的不爽。然而,太多时候,当我们一直在自己设下的漩涡中打转,旁人的一句话总是像灵丹妙药会让我们找到逃生的方法。所以,我要谢谢小高的那句“在你看来是忍耐,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包容”,这句话简直像有神魔力解开了我的死穴,真的谢谢。

  千千万万的文字也不能完全的将我内心的想法让人一览无余,对于那些我没有点名的人儿,并不是你们对我来说不重要,你们对我来说依然很重要,只是真的想谢谢的人太多了,无法一一记录,所以我只希望,我懂的人懂我就好,即使我不说,你也会懂得。

PS:几天前写的,一直存在优盘中。

2011.7.11日发的文章,随便翻看到的,虽然文笔不咋地,但却有满满的回忆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