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相思共白首

(1)

初遇蔡锷将军时,是潘蕙英最美好的年华,芳龄十九的她容颜娇美明眸如水,浑身散发着新式女性的活泼气息。虽然出生于乡绅之家,但父母对她宠爱有加,读过私塾,接受过儒家教育,还曾进过洋学堂,这一切造就了潘蕙英独特的人格魅力,以至于声名赫赫的蔡锷对她一见倾心。

虽是媒妁婚姻,但是相见的瞬间,两人却恍如旧相识。时任云南总督的蔡锷年仅二十九岁,英俊挺拔气宇轩昂,每天脚蹬长统靴,腰挎指挥刀,扬鞭跃马威风凛凛。在精灵妩媚的潘蕙英面前,所向无敌的蔡锷却滋生出无限柔情。只是他有过一次婚姻,有一个需要抚养的女儿,他不确定眼前这个娇柔秀美的女子,能否在风雨飘摇的尘世间,与他同甘苦共患难。

每个女孩心里都有一个英雄情结,潘蕙英也不例外,曾在心中暗暗描摹的他,正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模样,虽然他要时时上战场领兵打仗,但这并不能阻止她对他的爱慕,叱咤风云驰骋疆场的男子,满足了她对英雄的崇拜与渴慕,她坚信他是乱世之中,能给予她安稳守护的男人,是她此生的依赖。只是选择英雄的同时,也预示着危险如影随形,并且生活也会聚少离多。但这些外在条件在爱慕之人面前,变得那么微不足道。

一个是乱世英雄饱经沧桑,一个是温室花朵含苞欲放;一个是在枪林弹雨中保家护国的将军,一个是善解人意聪慧伶俐的佳人,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花前月下,1911年,带着对新生活的追求与渴望,蔡锷与潘蕙英喜结良缘。

(2)

没有爱情基础的婚姻,却在婚后演绎得浪漫温馨。活泼可爱而又不失少女天性的潘蕙英,在成熟稳重的蔡锷面前,仿佛长不大的孩子,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而蔡锷将军则在紧张的工作之余,教她骑马游泳,偶尔也带她去听戏。

日子如蝶裙角生香,在近乎于宠溺的爱情里,潘蕙英这朵含苞欲放的花儿,终于绽放得芬芳甜美。而潘蕙英在享受甜蜜爱情的同时,也开始学习持家之道。

潘蕙英从头做起,从柴米油盐到人情来往,将军府里的大事小情琐碎而繁杂,但她没有退缩,而是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将家务料理得井井有条。

然而,生活并不都是笑靥如花,也会时时经风历雨。新婚不久,蔡锷便前往昆明议事,彼时的潘蕙英已有身孕,对娇妻的不舍以及对未出生孩子的惦念,让指挥千军万马的蔡锷泪湿眼眶。虽然做好聚少离多的思想准备,但离别在即还是让潘蕙英心如刀割,她强忍悲伤安慰夫君保重身体。

山遥水阻,却阻不住思念如蝶翩飞,铮铮铁骨的蔡锷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抽出时间写家书,在那纷繁复杂的乱世间,家书抵万金。夫妻虽然不能常相聚,但却书信往来甜蜜胜新婚。随着儿子的出生,潘蕙英变得忙碌起来,对蔡锷的牵挂有所减少,重心渐渐转移到家庭之中。然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却降临在这个沉浸于幸福之中的小女子身边,让她瞬间变得孤独无助而又无所依傍。

(3)

1913年,反对袁世凯称帝的蔡锷将军,被袁世凯骗入京城,时时处于监视之中。寻找脱身机会的蔡锷将军,开始寻花问柳不理政事,每天出入北京八大胡同,并认识了当时名妓小凤仙。于是,蔡锷将军与名妓小凤仙的绯闻渐次传开,甚至传到远在云南的潘蕙英耳边。

起初,潘蕙英只是一笑了之并不当真,只是随着传闻愈演愈烈,她才惊觉,已经很久没有接到蔡锷的家书了。难道他真的变心了,还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漫漫长夜里,孤枕难眠的潘蕙英,宁愿选择相信所有的一切是传闻,也不相信侠骨柔情的蔡锷会移情别恋。然而,就在潘蕙英患得患失时,蔡锷与小凤仙的合照竟然被刊发在报纸上。

一切仿佛都在昭示着,曾经宠她如孩子般的将军,曾经悉心呵护她的蔡锷,迷失在醉生梦死的风尘里,再也不是那个英姿挺拔风骨凛然的将军了。

各地小报记者纷纷涌向云南,希望能从潘蕙英嘴里得到更多夫妻反目成仇的新闻,用来娱乐大众并以此颠覆爱国将军的形象。让所有人不曾想到的是,面对情变以及确凿事实,潘蕙英却三缄其口,不肯吐露半句对蔡锷的怨恨与指责。因为在她心里,还残留着最后的希望,但愿这一切只是误会。她一遍遍翻阅此前蔡锷写来的家书,每一封都情深意重言犹在耳,她不相信他会变心。

有人劝她立即赴京,找到蔡锷当场问个明白;也有人给她出主意,在报纸上声讨那对狗男女;还有所谓的律师,为了提高知名度,主动找到潘蕙英,帮她打官司争家产。

任世间飞短流长,潘蕙英只是给予沉默。长久的别离,无尽的相思,早已化为万缕柔情,斩不断理还乱,在她心里只有爱没有恨,他好,世间一切安好。

(4)

1916年,讨袁战争获得胜利,风尘仆仆的蔡锷马上赶往家中。近乡情更怯,在他心里,不仅有对妻子的愧疚,也有对妻子无尽的思念。愧疚的是,他与小凤仙的绯闻并非空穴来风,但也是形势所逼。

当时,蔡锷被袁世凯骗入京城,失去人身自由,每天只好喝酒逛妓院,在与小凤仙交往中,虽然她是风尘女子,但是小凤仙却决定帮助他逃离魔爪。为了迷惑袁世凯,蔡锷不得不公开与妻子交恶,为了保护妻子和家人,他不能写信更不能电话告之,虽然不忍妻子受到伤害,但是为了民族利益,蔡锷将军还是选择了伤害自己最亲的人。

没有过多的解释,当蔡锷踏进将军府的那一刻,潘蕙英便欣慰地笑了,心有所属意有所通,紧紧相拥的瞬间,点点相思化作泪水流进彼此心里,那是幸福的泪水。

然而,别后重逢的喜悦还挂在嘴角眉梢,又一个消息几乎将潘蕙英击垮,蔡锷被诊断患上喉癌,不得不远赴日本就医。这一次,潘蕙英没有丝毫犹豫,收拾好行李果断随行,她不想此后的生活里,再有离别的忧伤。

等待手术的日子里,蔡锷常常深情地凝望着妻子,从相识到携手,属于两个人的美好时光并不多,长久的离别里,滋生出的只有相思无限。

温婉的潘蕙英强忍悲伤,在纸上写下“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蔡锷微笑着续写下“谁言汝风流,知音唯蕙英。”是的,无论世间怎样演绎那段乱世之情,在将军心里,只有潘蕙英才是他的知音。

如果时光能倒流,他还想教妻子骑马游泳,看她娇笑的容颜宛如花开;如果上天再多给他一些时间,他会尽力弥补对妻子的亏欠,把那些离别的日子重新补回来。然而,病魔终究没有放过他,年仅三十四岁的蔡锷,躺在妻子潘蕙英的怀里,安详地闭上双眼。

在异国他乡,坚强的潘蕙英没有哭泣,她剪下将军的一缕头发,轻轻编入自己的发髻里,此后的岁月里,纵然风雨飘摇,纵然颠沛流离,而潘蕙英与蔡锷再也不曾分离。

五年的婚姻生活里,潘蕙英与蔡锷聚少离多,而今虽然阴阳两隔,却相思绵绵无绝期。二十四岁的潘蕙英,虽然在最美好的年华里痛失伴侣,但却用一生守护着他们的爱情。

缕缕发丝缠缠绵绵,唯有相思共白首,纵如此,他们的爱情依然感天动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初见两相悦,奈何似流云。 本该如初心,不敌轻风拂。 相应为语段,却无心恋歌。 直至风吹尽,已无情愫留
    兮虞阅读 50评论 0 1
  • 原先以为汉人是没有资格亲眼去目睹一场真正的天葬,以前读顾野生《嫁给西藏》时,其中有关于天葬的一篇描述,在西藏的天葬...
    橄墨颜的信阅读 369评论 0 5
  • 都说处女座的人追求完美,本来我不信的,结果前几天我就见识了...... 一客户买了一瓶sw家的护肝片,收到后发现里...
    加维fengtianguoji阅读 20,939评论 0 0
  • 莫小辉有点烦躁地扒了扒头发,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2:45。他往窗外看了看,28层的办公楼外黑漆麻乎,只剩下对面那...
    唐妈阅读 1,775评论 10 15
  • 段页式存储管理地址变换过程:比喻为想要找到小明在哪,首先找到小明爸爸,爸爸只知道妈妈知道小明在哪,但爸爸不知道小明...
    我是一个好人吗阅读 2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