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故事征文|深夜的泡面才最好吃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林薰主演的《深夜食堂》曾经一度是我的睡前剧,恰到好处的安抚了睡前饥饿的肚子和孤独的内心。对于国内这次的翻拍,一开始也是抱着些许期待的,期待能看到一些有共鸣的故事。但是没想到却完全变成了对日版的照搬、台词生硬的翻译、完全模仿的布景。打开第一集之后,我努力的看了十分钟,看到吴昕用对眼做出兴奋的表情盯着那碗植入的泡面的时候,我终于崩溃的关掉了电视。

泡面并不是不可以出现在深夜食堂,反而泡面似乎更不适合出现在白天。它的随意和快手让人觉得它不适合作为一顿正餐来对待,而在夜晚,它似乎找到了它的舞台,热气腾腾的一碗好像什么都会被融化一样。它曾出现在多少人的深夜,曾是多少人深夜里唯一的慰藉。加一颗蛋、几棵青菜、半根火腿肠,冒着热气吸溜溜的吃下去,好像可以吞下任何或好或坏的情绪,快速的消化,然后带着满足入睡。

我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泡面也开始成为了我宵夜里的主角。隐约记得那是上小学的时候,我和我爸会在我妈晚上睡着之后,轻手轻脚的去厨房一人煮一碗泡面吃。好像也不是因为肚子饿,就是因为嘴馋。慢慢地泡面就变成了我和我爸在深夜里的固定宵夜。在热气氤氲里,父女俩争抢着一锅泡面,我会把我不爱吃的蛋黄扔给我爸吃,还会把我不爱吃的菜包,统统加到我爸的那份里。

我爸一直都是个吃货,嘴很馋,我也是。我爸在他高中的时候,跟着我爷爷奶奶从江苏来到了西安。虽然是南方人,但是西安的那些小吃,什么凉皮、肉夹馍、油泼面,都是我爸带着我吃的。我还记得我爸跟我讲他刚来西安的时候,一点辣子都吃不了,第一次吃凉皮吃得我爸一把鼻涕一把泪,还硬是要倔强的吃完一整碗,最后辣到第二天拉肚子,被我嘲笑了好久。

和我爸相反的,我妈不喜欢外面的食物,总觉得不健康,平时连饮料都不让我喝,出门她都会自己带水,我和我爸就只好背着我妈,偷偷吃这些好吃却不健康的食物。当然不会次次都成功,被发现之后,我和我爸必然少不掉一顿骂,但是食物的诱惑多大啊,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又变得“记吃不记打”了。

所以我和我爸迷上泡面的那阵子,我每天晚上都在盼望着我妈早点睡觉,好让我早点加餐。等我妈睡着之后,我和我爸的宵夜时间就开始了。我爸虽然爱吃但是又懒得洗碗,所以每次我们都是端着锅吃,一个人吃完了下一个人才能煮。我每次都馋着要抢第一碗,我爸也馋的不行,每次给我煮好面之后总要从我碗里夹走一筷子,每次看的我好心疼,要是夹得多了一些,我就要跳起来喊叫了。

那个时候觉得泡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每次都嫌一碗面好少,为了能吃久一点,总是一根一根的吃,好像吃的久一些就能吃多一些一样。

我爸每次都等不及,催我快点吃,我不听,依旧一根一根慢慢吃,我爸就要作势抢我的面,然后两个人在厨房笑作一团,还得压低声音生怕吵醒我妈,甚至连讲话都是悄悄的,似乎能融进安静的夜色里才好。

要是某一天我妈睡得晚了,我即使困得不行,还是要硬撑着,就为了偷偷的吃一碗泡面,结果常常就是在我爸正在给我煮泡面的时候,我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醒来懊恼得捶胸顿足,然后气鼓鼓的跑去质问我爸为什么不叫醒我,怪他吃独食不带上我,还威胁他要跟我妈告状。

这样的宵夜生活持续了多久,什么时候结束的我通通记不得了,只记得后来好像还换了别的口味的泡面吃,只不过那会我已经长大一些了,上了中学进入叛逆期,追星、不好好学习、说什么话都很激进,跟父母一言不合就吵架,好像也很少其乐融融的争抢一碗泡面了;再后来啊,我上了大学,会和舍友在宿舍楼门禁前端着饭盒飞奔出去买一份泡面,加蛋和青菜的那种,然后端回宿舍一边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最后大学生活就以我长胖20斤而告终。

现在我家已经很少出现泡面了,我为了减肥连饮料都很少喝。现在我爸依旧很馋,我就带着我爸去吃我喜欢的餐厅,他有时会夸赞有时就嗤之以鼻。几个月前偶然有一天,我买了两包小时候吃的泡面回家,我妈还破天荒的提议说煮了一起吃,于是深夜里三个人围着一锅泡面准备开吃的时候,我妈突然说:“小时候你们吃泡面的时候我都知道,还专门等我睡着了才吃,不想想,那么香我能睡着吗?”

这么多年没吃过这个口味的泡面了,但是它还是原来的味道,真好呀。


文/小鹿

图/来自网络

无戒写作训练营第四期第10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