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银杏与魏武之海棠花

      “你知道吗?最近又来了一个新的人哦,他的名字叫魏武。”小叶子悄咪咪的凑在小银杏耳边说。

      “真的吗?”小银杏拧着眉头念了几遍,“魏武……?”突然大笑出声,“还不如叫威武啦!”转头却发现同自己说悄悄话的人被某个毒舌扛走了,“诶?”   领会到好友求助的眼神,自己却没法上前去帮助,只好无奈的耸耸肩以表示自己爱莫能助,甩了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没办法,谁叫她是从书房里偷偷溜出来的呢,好吧,虽然自己也是怂恿者啦。只能装作缩头乌龟默默地蹲在原地看着她被虞衡扛走。

       直到眼前被一片阴影所覆盖,呆呆的发出一个疑问的句子,“嗯?”仰着头看着身旁似笑非笑,穿着一身绯色圆领袍的人,内心不由呵呵了两句,心想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僵硬地在嘴角扯出一个弧度,“你好,啊,你大概就是新来的……威武?”在最后两个字吐出来之后,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真想把那两个字吞回去……谁知道,那个人只是冷冷的瞥了自己一眼,然后转身上楼了。

      额,好吧,拍拍手,起身站好,顺便拍拍有些褶皱的裙角,看着对方陌生而疏离的背影外加他腰间的三尺长剑,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这位,看起来,不太好打交道呢,身上散发的可都是生人勿进的气息。

       此后的日子还算平静,直到,那个新来的魏武,一不小心打碎了一盆海棠花。

        虽然非常想像楚容姐姐一样喜怒不颜于神色,但是,对于那盆自己最喜欢的花,实在是做不到。看着地上狼藉一片,碎瓷片,泥土,以及露出根茎的海棠,眼泪一颗一颗的掉下来,砸在泥土里,不过自己一直垂着头,所以也不会有人看见吧。

      匆匆跑上楼也没有听见那个人冷冰冰的又带着愧疚的一声,“对不起”。坐在房间里,随意的翻开书,却终究是看不懂这本书的真正含义。内心焦躁不安,胡思乱想着,小心翼翼呵护了大半年的海棠花,种了大半年的海棠花,本来还以为明年三月能看见它开花呢。它砸在地上的时候一定很疼,就像一个破碎的梦,梦醒的时候疼的紧。

      苦恼地合上书本,无力的瘫倒在桌上,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醒来时伸手无意碰到一个冰凉的物体,伸手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睁开眼,那盆碎了的海棠花,如今好端端的摆在自己面前呢。还以为自己仍在那个梦中,狠狠掐了自己手臂一下,疼的眼泪都快出来。

       当看见桌上那盆完好无损的海棠花时还是笑出了声,吃力地抱起它,却在门前犯了难,没手开门了……却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慌忙后退,被胸前的海棠花压的快要摔倒,幸好被来人扶住,耳畔有人问道“你可无碍?”那人确定自己站稳后,松开手,从自己怀里接过那盆尚未开放的白海棠,忧虑地打量了面前似乎有些呆傻的人,心想是否要带她去陆鸿那瞧瞧。

        “额,我没事。”任由人从怀里把海棠抱去,呆愣了好一会,怒瞪着眼前的人,底气不足的质问道“你为何会在我门外?而且不敲门就闯进我闺房!”“咳。”自小养成的不善言辞的性子,使得自己被面前这姑娘的质问时颇有些不知道如何说明的羞涩,被逼问的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说话也有了些结结巴巴的,“咳,我敲过门了,你一直没应……”

       “诶?”看面前这人结结巴巴说话倒也生了几分戏谑的心思,脸上绽开了比盛放的海棠花还明艳的笑容,“我知道了,那……我们冰释前嫌吧,我原谅你!现在你愿不愿意帮我把这盆海棠花端到楼下去?”     正纠结着想着该如何解释的时候,突然听到人说,我原谅你啦。

      看到人明媚的笑容,呆滞了一瞬,第一次真切的扬起嘴角,“好”。    

        第一次遇见这个人,只觉得她傻乎乎的,蹲在庭院里,头上落了枯黄的叶子也不知道,还傻兮兮的把“魏武”说成了“威武”。

        第二次遇见的时候,不小心砸碎了她摆在屋檐下的海棠花,虽然她一直垂着头,而且一句话也不说。但是就是觉得她很伤心,那么那盆海棠花对她一定很重要。

       第一次为了一个人费尽心思,只为了让那盆海棠花看起来完好如初。     我想,明年的四月,这盆海棠一定会盛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