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下乡后,再也没回城的女人

文/陈若男


-01-

风悠悠的转,刘春莲坐在泥墙下,双眼眺望着村口,到了黄昏嘴里振振有词:“大生哥,要明天才能来。”

几十年如一日,刘春莲从当地小学退休后就天天会守候在这里,直到夜晚的到来才回屋,村里人都说刘春莲疯了,得了老年痴呆。

可是早年知道她故事的人,都明白她哪是疯了,只不过一直有一种希望埋着。

往事如烟,曾经的刘春莲本是上海人,随着下乡热潮的涌动,她也被下放了南方的村里,就是现在的这个地方。

那是个有些闷热的日子,她第一次踏进村里,从来没干过粗活的她,突然让她来农村做农活,她心里是悲凉的。

所以初来时,她没有别的想法,只一心希望能够争取回点回城,回归真正的生活里去。

-02-

可是,生活就是这样,往往事与愿违,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在下乡的日子里,刘春莲因为生的美丽,人又善良,也被很多人所喜欢,这里面就有一起下乡的赵大生。

那年月里,喜欢这个词总习惯于藏着,掖着,揣着,兜着,不似现在表个白也恨不得人尽皆知。

赵大生,只是把这份感情放在心里,他偷偷的看着这个清秀的姑娘。

有一次,刘春莲由于身体不适,人感到轻飘飘,挑着两桶井水的她突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耽误了规定的时间,因而受罚多挑三次,也因此错过了吃晚饭。

以前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啊,她一个千金小姐受尽了父母的宠爱,于是那一刻她一个人坐在草垛子上哭了,好想回家。

-03-

也正是这个时候,当她无助落寞时,赵大生看四下无人立马将馒头丢到了刘春莲的怀里,她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匆匆离开的背影。

她认得他,那个队里最高大的男孩子,她望了望怀里馒头,诧异着:“这是给我的吗?他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低着头啃手里的馒头,刘春莲的心里暖暖的,也因此在心里渐渐埋下一种情愫,是叫喜欢的东西。

从那以后,她经常私下也会和他谈天论地。

“我叫刘春莲,谢谢你那天的好意。”刘春莲有些腼腆的说着。

“我叫赵大生,我知道你的名字,队里的一枝花。”赵大生也介绍着自己。

他们聊着自己的过去,亲人朋友,还有对未来的希望,后来的日子一来二去,两人都萌动了恋意。

-04-

不论是青春时的异性相吸,还是因为环境艰苦孤独时的相互取暖,两人就渐渐的开始了地下恋情。

从此,她叫他大生哥,他唤她春莲,队里有人也经常开玩笑她们是金童玉女,但是当时的禁锢,她们从来不敢在人前承认彼此。

“春莲苦了你了,等我们争取早日回城,我就娶你。”赵大生最经常说的话。

每当这个时候,刘春莲总是靠在他的肩膀上,眼神坚定的看向远方:“大生哥我相信你,我愿意等。”

由于,刘春莲表现积极,吃苦耐劳,又深受大家的喜欢,又由于她家里父母亲都是医生,有一定的声望,所以当有一个名额回城时,铁定无疑的给了她。

那天一知道这个消息,本该高兴的她,却愁眉不展,因为她舍不得赵大生,女人就是这样,一旦爱上一个人就变成了英雄。

愿意为其上刀上下火海再所不辞,谁也没想到她居然在两天后主动提出把名额让给别人,有人说她脑子坏了,有人感激她的无私。

-05-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为了赵大生,为了能陪他一起吃苦,那时候她觉得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在哪里做什么都没关系。

她觉得回城是必然的,哪天回去都一样,可是她不知道那是她人生里唯一一次回城的机会,是最后一次。

赵大生感动于刘春莲的爱,他发誓自己一定不会辜负她,他们天真的以为未来会好的。

但是她们总是忽略了人性的考验,刘春莲可以为了赵大生放弃回城,可赵大生能同样如此吗?

如果能,也许就不会有现在被人称之为疯子的刘春莲。

因为此次的不回城的誓言,让二人的感情不断的升温,尤其对于刘春莲自己,她是用爱把自己感动的人。

如果以前还不能确定什么是爱,从回绝回城名额那一刻开始,她最确定的事情就是她爱他,她也沉浸在自己的无私爱里,她更加相信的就是对方肯定也是如此的。

-06-

然而造化总是弄人,当考验真的到来时,一切就面目全非了。

二人在你浓我浓里偷尝了禁果,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突然没来月事的不正常,让刘春莲感到一丝不安。

果真大约一些日子后,呕吐头晕等现象也随之而来,刘春莲知道自己是怀孕了,她害怕:“大生,怎么办?”

赵大生一个20多岁的男孩其实还很不成熟,他惊慌失措:“春莲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人家知道,不然就完了,这辈子都别想回去了。”

“可是肚子大起来大家总会知道,瞒不住。”刘春莲抓着赵大生的手说道。

赵大生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本能,不似平常的亲昵,连忙把手抽了开:“春莲,要不然去打掉,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承认这个孩子是谁的。”

-07-

看着刘春莲听后有些惊讶的双眼,他又说道:“我爱你,可是我们不能一辈子待在这里啊,一旦被知道这个孩子是我的,恐怕……”

刘春莲的心碎了,她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居然叫她把孩子打了,可是她太爱他了,她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无理取闹了。

于是在赵大生的糖衣炮弹的他爱她之下,她又收回了那些质疑,她选择了相信这个眼前的男人,也选择了沉默。

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当大家发现刘春莲怀孕时,指责鄙视是必然的,队里的人要把她带去做流产。

“刘春莲同志,你的行为不检点败坏了全队的名声,难怪让你回城不回原来是有野男人,请你把那个男的名字说出来。”队长苛刻的话语在全部人里响起。

她把眼角看向众人,其实是在找赵大生,希望他能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承担这份责任,然而她却看到了他冷漠的眼神。

-08-

女人最绝望的从来不是和你一起面对困难,而是你把她置之于困境,把困难都留给她一个人,你却躲起来保护自己。

刘春莲紧闭着口,不说是谁,她答应他绝对不会说的,尽管她害怕她心在滴血她也选择了沉默,选择了一个人经历风雨。

有人愤怒着拖着她要去做人流,她哭了,她喊着:“不要啊,不要动我的孩子……”

赵大生还是无动于衷的站在人群里,好像这些都和他无关。

就在人群人声鼎沸,刘春莲尖叫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你们要杀要剐都行,别动春莲和我的孩子。”

说话的人是喜欢春莲很久的王瑞,他看着她狼狈不堪他的心拧巴得难受,他更加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不敢站出来。

也许真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奋不顾身,就会想为她做些什么,就是看不得她受罪。

-09-

刘春莲没想到,王瑞居然不顾后果的为她站出来,她生性善良,见不得别人为了她而承担这些:“不,不是他。”

可是谁会相信的,人家只觉得这就是辩解,这是为他开脱责任而已。

事情最后也在王瑞家里关系的帮助下,孩子得已保住,但是二人不知道,回城似乎就变成了遥遥无期。

也是在那个档口,新的回城名额下放了,赵大生就在其中,那天他约春莲见面。

赵大生:“春莲,我要回去了。”

“我知道了,可是孩子就要出生了,你能不能等她出生再走,你不想看看她吗?”刘春莲几乎是哭着说的。

“春莲,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孩子以后看,回城机会太宝贵了,我不想失去。”赵大生激动的说着。

“可是”她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打断了:“别可是了,我爱你,以后就好了,我会回来接你的。”

-10-

说完就头也没回的往住宿里走了,她还没来得及告别,没来及说想说的,他就走了。

那夜她哭了,一个人大着肚子哭的稀里哗啦,不久后有一件外套披在肩头,她抬眼望去是王瑞。

“谢谢你!”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瑞心疼的说着:“我跟着你怕你有事,一早我就知道是他,他要走了你哭成这样不值得。”

“我知道他胆小自私,知道他没担当,可是我还是爱他,我也相信他会回来接我,飞蛾扑火在所不辞你知道那样的爱吗?”她哭着说道。

王瑞看着黑乎乎的夜色,他怎么会不懂得那样的爱呢,他不就是如此爱着刘春莲嘛。

本来王瑞这次可以回城了,但是为了刘春莲他愿意放弃,愿意在这山头陪着她,哪怕一生一世。

-11-

赵大生走的那天,刘春莲就站在山头看着他一直远去的背影,她也许一辈子都没想到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有些人也许再见都没说,一别就是一生。

不久的她生了孩子,是个闺女,取名叫:“王念”,用的王瑞的姓以示对他的感谢,念表示念想的意思。

很久以后,好多下乡的人差不多都回了城,而刘春莲和王瑞就成了为数不多的留下,王瑞是为了刘春莲母女留下,刘春莲是为了等那个不可能的人。

于心不忍的刘春莲有天晚上说:“王瑞,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但是再也不能耽误你的前程了,你回去吧!”

“春莲,我不求你爱我,不求你和我在一起,能让我陪在你身边看到你就好了,你不要连这点都剥夺。”王瑞固执的说着。

可是刘春莲见其不听,便最后以死相逼,她知道只有这样他才会走,才会有更好的未来,不得已之下王瑞回到了城里。

但是,只要有空他就回不辞万里来这个小山村里看她们母女俩,她劝他成家,他劝她放下,结果两个人一生都未婚。

-12-

刘春莲由于是村里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就成了村里小学的老师,孩子也一天天的长大,越发的出落得像赵大生。

她心里还是想着他会回来的,可是几十年过去了,那个男人一点消息都没有,转眼自己退了休,女儿也在上海安了家。

女儿知道自己的母亲一生的不易,皆因自己生父的辜负,每每劝其去上海同住,可是她就是不肯。

“妈,去上海吧,那里也有您的回忆不是吗?”王念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也无济于事。

“妈这辈子怕是跟这个村子杠上了,回不去了,当年你外公外婆突然意外身亡,我就知道我大概都不回去了。”刘春莲说着。

其实,这么多年她想过回去,想看看故乡,可是她害怕那个人突然来了,找不见她,她怕错过,所以等了一生。

-13-

一生未娶的王瑞把王念当亲闺女,早年经商已经是某家企业的董事长,王念更是唯一的继承人,在上海有了自己的小天地。

对此,刘春莲感激不尽,对于王瑞她觉得一生愧疚,对于赵大生一生怀念,一个是对她挚爱,一个是她的至爱。

这一天,太阳刚升起,刘春莲搬着小板凳坐在泥墙下,看着村口的马路,盼望着什么会出现。

也是这一天,一个老头搬着小板凳坐在她身旁,给她讲故事,喂她吃水果,那人就是王瑞。

原来,最美的爱不是浓情蜜语,而是陪伴,只要你有需要我就在,而且不求你爱的回应。

一辈子的爱,不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也不是什么承诺和誓言。而是当所有人都离弃你的时候,只有他在默默陪伴着你。

时间会告诉你——越是平凡的陪伴,就越长久。

一生未回城在她人眼里是遗憾,一生未娶在他人眼里是傻子,有人说刘春莲疯了,有人说王瑞是更疯了,可是只有当事人知道爱是使人疯狂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