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琅琊榜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96
简言依依
0.1 2017.06.20 10:32* 字数 5806

梅长苏还是出征了,带着景琰和霓凰郡主的期许与担忧出征了,他们多么希望这次出征的是十三年前那个名震京师的少帅林殊,而不是如今这个病骨一身的文人苏哲。

大漠,是他最熟悉的战场,北渝,是他最熟悉的敌人,林殊,是他最终的归宿。梅长苏如是想。

距三月之期只剩下五天了,明天这最后一战只许胜不许败,因为他要趁自己最后的时间,给景琰一个安定的边关。

    “喝药!”一身劲装打扮的飞流端着蔺晨刚刚熬好的药走向了梅长苏。梅长苏朝少年温柔的笑笑,吞下了这难咽的药。

    “蜜饯,苦!”飞流又贴心的递上了蜜饯,而这次梅长苏只是接了过去并没有吃,尽管今天的药似乎比以前苦了许多。

    “苦,甜!”飞流指了指药碗又指了指蜜饯说。

    “你怎么知道这药苦呢?”梅长苏逗弄着飞流。

    “试了,蔺晨哥哥,苦”飞流非常认真的说。

    听到这话,梅长苏震惊了,自出征以来,蔺晨每天都会给他喝各种药,他知道蔺晨的辛苦与担忧,却并不知道,每一剂药都是蔺晨亲自试过后才让飞流端来的。

    “不要太感动而以身相许啊,我是不会领情的。”蔺晨一脸无所谓的走了过来。

    “蔺晨,谢谢你!”

    “我没听错吧,你还会和我说谢字,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你还有五天的时间可以折腾。”

    听到蔺晨的这番话飞流却先急了起来,“苏哥哥,不死!”

    “宗主,蒙大统领过来了!”站在营帐外的黎纲进来报告。

    “飞流,苏哥哥不会死的,苏哥哥要一直和飞流在一起。”梅长苏急忙安慰了飞流一句。

    “嗯,不死。”飞流听到苏哥哥说不死立刻高兴了起来,因为苏哥哥从来不会对他说谎。

    “什么死不死的,小殊,是不是你的身体又出现什么状况了!”飞流的最后一句话恰好被蒙挚听到。

    “蒙统领放心,有我这个江湖郎中在,就算他想死也死不了!”蔺晨没等梅长苏回答便抢先答到。

    “蒙大哥,你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梅长苏一边感激地看向蔺晨一边转移话题问道。

    “我也没有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毕竟明天是最后一战了,在这个关键时刻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回京之后,太子殿下还不得活吞了我!”蒙挚丝毫没有意识到梅长苏在转移话题。

    “蒙大哥,你不用担心我,有蔺晨在我不会有事的,明天的大战我也都安排好了,而且我还抽掉了江左盟的人过来,明天我们一定会赢!”梅长苏虽然嘴上这样说却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对了,你明天把豫津和景睿也带上,这段时间他们也成长了许多,可以帮到你。”梅长苏继续道。

    “就这俩公子哥,你让他们上战场啊?”蔺晨不解的问。

    “豫津和景睿虽然都是贵族子弟,但这近三个月的边关生活早把他们的性子给磨平了,再加上他们本就武功不凡,让他们上战场,我们的胜算也会大些。”梅长苏向众人解释道。

    而在另一个营帐内,“豫津,你说苏先生为什么同意我们上战场啊?”萧景睿疑惑的问。

    “说你傻你还真将这个字贯彻到底啊,苏先生不是真的想让我们上战场,而是想给我们一个立功的机会。”

    “立功的机会?”萧景睿依旧疑惑不解。

    “你想啊,我们来大漠不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建功立业嘛 明天就是最后一战了,我们要是再没机会上战场,那不是白随蒙大统领来了吗!”言豫津耐心的解释。

    “如果真的有一天让你带兵打仗我觉得对方不一定要有什么高明的战术,只要有一支漂亮的女子队伍就能让你投降。”了然后的萧景睿逗弄着言豫津。

    “景睿,你敢取笑我,我言豫津虽然放荡不羁但也是有原则的人,看拳!”

    萧景睿和言豫津在营帐内打闹了起来,似乎所有人都没有被第二天的大战所影响,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平常。

    在所有人都离开后,蔺晨又一次来到了梅长苏的营帐,帐外只有江左盟的人守着,帐内飞流早已入睡。

    “别在外面站着了,赶紧进来吧!”帐内传来梅长苏的声音。

    蔺晨轻叹一声,又恢复了平时的洒脱,大步走了进去。“真是的,这样都能被你发现。”蔺晨抱怨道。

    “你不就是特意来找我的吗?我可特意在这等着,没敢睡。”梅长苏放下正在写字的笔说。

    “不跟你废话,说说吧明天之后你有什么打算。”蔺晨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问。

    “明天大战结束后我就会离开,到时候我会让蒙大哥宣布我战死沙场。”梅长苏一边装着信件一边继续说,“等战报和我的死讯传回京城后,你就派人把这封信给霓凰送去。”梅长苏把信递给蔺晨,又说道“以后飞流就交给你了,替我照顾好他。”梅长苏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年露出了笑容。

    “你把他们都想到了,那我呢?你走之后我又会怎样你想过没有?”蔺晨十分认真的问。

    梅长苏身体震了一下说“你会理解我的。”

    “我不理解,长苏,你做的已经够多了,无论是林帅祁王霓凰郡主还是如今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子,亦或是赤焰军的八万英魂,你没有对不起他们任何一人,如今赤焰军冤屈已经昭雪,林家也恢复了清誉,边关也马上就安定了,你为什么不能为自己想想?剩下这最后几天为自己想想不过分吧!”蔺晨听到梅长苏的话有些气愤,见梅长苏默不作声又继续说“曾经我答应过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你走到最后,现在你不要想丢下我一走了之,没了我你哪都去不了,最后这几天不是你想去哪而是我要带你去哪!”

    “蔺晨,你不用再在我身上白费力气了,我的身体我很清楚,不管你带我去哪我都坚持不了多久,与其让你们当面见证我的死亡,不如让我离开吧。”梅长苏眼角有些湿润,也许是感伤别离,也许是感动蔺晨的执着。

“难道你一个人离开我们就不伤心了?更何况力气白费没白费我说了算!还有蒙大统领,你觉得他会放你离开吗?”蔺晨反问道。

    “所以我需要你帮我……”

    “我不会帮你的。”蔺晨立即接口,“即使蒙大统领放你走,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离开的,总之,我跟定你了!”蔺晨说完后有些气愤的离开了,同时还带走了给霓凰的信。

    “蔺晨,对不起。”梅长苏向蔺晨离去的背影轻声说,走到营帐门口的蔺晨身形微微顿了一下,依旧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长苏,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走出营帐的蔺晨自言自语说。

    蔺晨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停住回头看向门口守卫的人,守卫的人向蔺晨轻轻点了点头,蔺晨嘴角微微上扬,看着天上的繁星说“明天一定是晴朗的一天!”

    第二天天未亮,大军便已开赴战场,蒙挚亲自带军出战,萧景睿言豫津以及梅长苏抽掉的江左盟的人全部上战场,这最后一战几乎是倾巢而出,只剩下一部分士兵守卫着营地,保护着梅长苏。

    直到天色大亮旭日东升,梅长苏才起床,起床后的他只是静静的站在营帐门口遥望北方,因为那里是战场的方向,梅长苏恰好可以看到两军的大旗。而蔺晨也默许了他的这一行为,并未阻止。

    直到黄昏时分,梅长苏再也站不住了,幸好眼疾手快的黎纲及时扶住了梅长苏,而梅长苏眼神未动,依旧死死的盯着那两面旗子,也恰好就在这时,北渝的大旗轰然倒下,只剩下大梁国的大旗高高耸立。

梅长苏笑了,这一次他是真的开心的笑了。

    “黎纲,扶我进去吧!”梅长苏转头对黎纲说。

    “是!”

    营帐内,飞流正摆弄着蔺晨新送给他的匕首。梅长苏朝飞流笑笑,在黎纲的搀扶下走到书桌前,提笔写了起来。飞流十分乖巧的为梅长苏斟了一杯还冒热气的茶,梅长苏放下笔接过飞流递来的茶,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禀报梅将军,我大梁军队大获全胜,北渝主力被全歼。”门口一名士兵非常激动的禀报说。

    梅长苏再次露出笑容,因为他做到了,萧景琰再也不用担心边关问题了。突然梅长苏却口吐鲜血,染红了面前还未写完的信……

    “梅将军!”门口的士兵惊慌的呼喊。

    “飞流,快去找你蔺晨哥哥!”黎纲急忙命令着飞流。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还不等飞流行动,蔺晨就出现在营帐内。

    蔺晨伸手探了探梅长苏的脉搏,又看了看他微微起伏的胸膛,转头对黎纲说,“黎纲,传令下去,梅将军战死沙场为国捐躯!”

    “是!”黎纲领命而去。

    门口的士兵似乎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急忙找了军医过来,而军医检查的结果也是一样,梅长苏确已死亡。

    随后所有人都离开了梅长苏的营帐,只剩下飞流和蔺晨。

    “飞流,马上就要和你蔺晨哥哥回琅琊山了,高兴不?”蔺晨一脸平静的逗弄着飞流。

    “不……”飞流刚说出一个不字就听蔺晨继续道“还有你苏哥哥呢!”

    飞流立刻转悲为喜“高兴!”

    “蔺少阁主,一切都准备好了。”黎纲进来对蔺晨道。

    “好,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把他们带走了。”蔺晨看了一眼梅长苏说。

    “是。还请蔺少阁主一定要救活宗主!”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他死的!”蔺晨一脸坚定的说。

    夜晚,一辆马车驶离军营,直奔琅琊山方向。而就在马车离开后不久,蒙挚便回来了,一边喊着小殊一边向梅长苏的营帐走去。还没到梅长苏营帐,蒙挚就被人拦住了,“启禀蒙统领,梅将军已经牺牲了。”之前站在梅长苏门口禀报战报的士兵向蒙挚禀报。

    “什么?”蒙挚听到这句话心中一颤,自言自语道“不,不可能,昨天他还那么精神,一点事都没有,今天他……我不信,我不相信。”蒙挚一边说一边向梅长苏的营帐奔去。

“蒙大统领……”刚到梅长苏营帐的蒙挚便被黎纲拦了下来。

“你让开!”蒙挚一把推开黎纲进入营帐,喊着“小殊,小殊!”在营帐内找了一圈并未看见梅长苏,蒙挚便抓住一直跟在身后的黎纲问:“小殊呢?他没有死是不是?你们都在骗我是不是?”

“蒙大统领,你冷静一点儿,宗主他,他确实已经不在了。”黎纲一脸悲伤地说。

“那他人呢?他去哪了?没有见到他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们说的!”蒙挚激动地说。

“宗主已经被蔺大夫带走了,这是宗主的意思,他不想让您看见他最后的样子!”

“那飞流呢,飞流又去哪里了?”蒙挚突然发现飞流也不见了急忙问道。”

“飞流和宗主一起离开了,我拦不下飞流,只能让他一起走。”

“那蔺大夫把他们带去哪了?告诉我,他们去哪了?”蒙挚一脸无助的问。

“蒙大统领,宗主让蔺大夫带他走就是不想让您看见他最后的样子,您就不要再问了,更何况我也不知道蔺大夫带宗主去哪了。”

“不,这不是真的,这都是梦,对,这都是梦,一切都是假的。”蒙挚一边说一边离开了梅长苏的营帐。

…………

“到时候你找一个府上擅长遁地术的人直接挖一条密道通到靖王府,这样的话,靖王就算平时不跟你见面,他也可以通过这条密道,来跟你私会。”

“你能换个词吗?”

…………

“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

往事历历在目,而那个谈笑风生的少年却已不在了。

一夜未眠的蒙挚第二天一大早就召见了梅长苏死亡时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诊脉的军医,当然其中大多数都是江左盟的人,只是蒙挚并不知道罢了。最终蒙挚还是接受了他最不愿接受的事实。

“蒙大统领,黎纲在外求见!”一名士兵进来禀报。

“让他进来吧。”刚经历一场大战又一夜没睡的蒙挚疲倦的说。

“是!”士兵领命而去。

“蒙大统领,这是宗主最后未写完的信……”不等黎纲把话说完蒙挚便一把抢去那封用鲜血染就的信。但是这封信却并不是写给他的,而是写给景琰的。

“景琰: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你不要怪罪蒙大哥和蔺晨,也不要怪罪任何人,这是我的选择,我已经当了十三年的梅长苏,最后我想当一回林殊,能够拥有林殊的结局,我已经很满足了。不用为我而感到惋惜,我这一生有你有霓凰有蒙大哥,已经足够了。景琰,你一定要成为一位明君,不要辜负了景禹哥哥,也不要辜负了……”

蒙挚看完信后已是泪流满面,“小殊……”

三天后,蒙挚率军回京。而梅长苏的死讯连同那封未写完的信也传到了景琰的手中,同时霓凰也收到了梅长苏写给她的那封信。

    “母妃,小殊他走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景琰手中紧握着信件对静妃说。

    “你什么意思?”静妃有些不敢相信,拿过景琰手中的信看了起来。尽管静妃早有准备,还是有些震惊。

    “母妃,我想小殊了……”

    “景琰,这是小殊自己的决定,他已经当了十三年的梅长苏,最后还是选择了林殊的结局,拥有林殊的结局或许才是他最大的心愿,如今他心愿已了,你也不必为他遗憾什么!”静妃劝慰着景琰。

  “母妃,我想公开小殊的身份,我不想让他以梅长苏的身份出现在史书中,我希望他是林殊,一直都是,一直都是那个京城最明亮的少年!”景琰看着窗外的一棵石楠树平静的说。

    “想做就去做吧。”静妃见景琰心意已决只能同意。

    远在云南的霓凰郡主收到梅长苏的绝笔信时,也是一脸的震惊与悲伤,她不敢相信,十三年前那个陪自己练剑,十三年后重回京城依旧保护自己的那个男子,会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去,没有悲壮,没有豪气,只是静静地离开了所有人,留给世人无法窥探的绝唱。

    第二天,全国震惊,没有人会想到,那个药香缠身的文人苏哲,那个不会一点武功的江左盟宗主梅长苏,竟然会是曾经名震京师的赤焰军少帅赤羽营主将林殊,消息一出,全国哗然,而同时,萧景琰亲自将林殊的牌位放在了林氏宗祠内……

    琅琊阁内。一名身体及其虚弱的男子躺在床上,床前一名蓝衣少年目不转睛的盯着床上的男子,蓝衣少年突然转头对一旁摆弄药草的人说:“骗人,不醒!”

  “我说飞流啊,我已经重复很多遍了,我的药不是神药,只能延续他的生命,并不能彻底救活他,要救他,就只能等我爹采到药回来!”蔺晨一脸无奈的说,“更何况,我能够让他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飞流似乎没有听懂蔺晨后一句话说道:“不管,骗人。”

蔺晨摇了摇头,不再纠缠这个话题,继续低头摆弄着药草。

  “少阁主,老阁主回来了!”门口一名下人禀报说。

    蔺晨激动的站了起来,对床上的男子轻声说:“长苏,你有救了……”又对飞流说:“小飞流,你苏哥哥马上就要醒了……”

    飞流听懂了蔺晨的这句话,也对床上的男子轻声说:“苏哥哥,不睡,醒来。”

  “爹,你找到药了是不是!”蔺晨激动的问老阁主。

  “你这臭小子,要是没找到药,我还敢回来!真是有了兄弟忘了老子!”老阁主打趣着蔺晨。

  “爹,先不管这些了,你赶紧去救长苏……”蔺晨一边说一边赶紧拉着老阁主去梅长苏的房间。

时光如梭,转眼之间,又到了琅琊阁发布琅琊榜的时候,天下十大高手排名,天下十大帮派排名,天下十大富豪排名,天下十大公子排名,天下十大美人排名。天下十大帮派排名第一的依旧是江左盟,天下十大高手排名第一的却是出乎意料之外但也在意料之中的飞流, 而这天下十大公子排名的榜首却是一个叫做江梅的人,对于这样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公子榜首,琅琊阁却没有任何解释,甚至连他的身份也不愿多说,只道是琅琊阁中人,于是江湖人便削尖了脑袋想到琅琊阁一睹公子榜首的风采,当然这些人都被琅琊阁挡在了门外,别说人了,连他的影子都没见到。不过有一个人是例外。

“穆姑娘,这边请,少阁主就在前边的亭子等候!”丫鬟给女子指完路后便离开了,女子看向不远处的亭子,由于树木和帘子的遮挡,女子只能隐约看见三个人影。

“蔺晨,你把我们喊这来,就是为了看风景啊!”刚刚走近亭子的女子就听到了这句话,瞬间泪流满面。

“兄长……”

“霓……霓凰……”男子有些慌张的说,继而又大声喊道“蔺晨……”

蔺晨表示此地不宜久留……

飞流表示此地风景真美……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