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流水线上的人生》第13章 明知是个坑,踩一次就够了

96
逆旅飞扬
2017.06.29 11:13* 字数 2424
流水线上的人生

目    录|流水线上的人生

上一章|靠人、靠脸、靠自己

文/逆旅飞扬

你还记得那些缀学的童年玩伴吗?这里说的就是关于他们的故事。

晚上19:45,拉带准时开始转,稀稀拉拉的几台对讲机被扔到拉上。黄桃仍然趴在桌子上,抬头看了一眼自己跟前空白的拉带,又继续趴桌上。

“开始下机了,快给我起来!你们这些人,白天去偷人,不睡觉,晚上一上班就给我趴桌子上睡,小心我要你们的命。”姚望凤满面春风得意,气势嚣张的边走边骂。

“谁去偷人了?她自己才去偷人,瞧她那得瑟的样。”有人撇嘴。

“人家哪里是偷,是光明正大的搞自己的老公。瞧你那股酸劲,都可以泡酸菜了!”有人怼。

“……”

“哈哈哈……”一帮人看着她俩互相斗,好生热闹。

“姚望凤老公来了?”黄桃清醒了,随口问到。

“是的。她在外面租了房,昨天就搬进去住了。”腊梅姐答道。

“来多少天啊?还在外面租房子?”孟竹好奇的问。

“估计也就二十多天,她老公不是教书的吗,学校九月份开学。重点是,人家是来造人的,自己租房子最方便。”

“哦哦,懂了。”

“你们知道吗?姚望凤就是因为没有孩子,被公婆瞧不起,才跑到外面打工的。相当于是被赶出来的。”

“啊?这样啊,快说来听听。”周围几个人来了神,赶紧凑近了听。

腊梅姐四处看了看,确认安全,慢慢的说给大家听。

姚望凤结婚快五年,一直没有小孩。曾经怀孕过一次,但她脾气暴躁,跟婆婆吵架,直接导致流产,之后就一直怀不上。

刚结婚时,公婆见她年龄小,处处让着她,不跟她计较。而她,则把在自己家的小姐脾气展露无遗,丝毫不留情面。流产事件之后,公婆对她彻底失望,加上一直没能再要上小孩,公婆更是对她视而不见。

她受不了这委屈,天天跟老公吵架。眼见着差不多要闹离婚了,实在是没脸回自己家,觉得给自己,给父母丢脸了。要知道,她家在当地,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家。权衡之下,她才决定出来打工,她老公也没留她,只是对她说,两个人都需要时间冷静。

出来工作一段时间以后,她和老公就和好了,经常电话里腻歪得不行,毕竟两人本身没什么矛盾,只是因为家庭琐事才会闹成这样。

“都和好了,干嘛还不回去。”有人问。

“她对自己没信心。脾气不好,怕回家又控制不了自己,吵架。”

“我看啊,最重要是没小孩。结婚那么久没小孩,在老家会被人说三道四的。”有人不以为然。

“是啊是啊,我们那里就是。如果结婚两年了,还没小孩,会被人说死的,都认为是女的有毛病,说的话可难听了。”有人附和。

“凭什么都认为女的有毛病?生孩子又不是女人一个人说了算的。”有人愤愤不平。

“没办法,农村就这样。城里还好点,两人一起去医院检查下,就知道是谁的问题了。”

“那姚望凤跟她老公,是谁的问题?”有人傻傻的问了一句。

“你去问姚望凤啊?傻吧你!”

“哈哈哈……”听到的人都笑了,问的那个工友也傻傻的乐了。

上夜班,比较自由。跟拉的除了拉长和助拉,还有一个科文,没有其他更高级别的管理。虽然有跟拉的工程师,但一般疑难杂症都放在白班,夜班只需顺畅的下机生产。

多数时候,拉长和科文在睡觉,顶多前半夜在拉上晃两圈,后半夜没什么事找不到人,有事也很难找到人。前半夜下机会比较快,这时大家精神尚好,后半夜多数人昏昏沉,没精神,下机也就慢。

每天晚上有两次休息时间,每次半小时,第一次是12点到12点半,第二次是凌晨3点到3点半。休息时,可以去楼下的小卖部买吃的,一般会有稀饭、馒头、包子等,也有人自己带吃的,还可以喝水、上厕所、睡觉。多数人会选择12点吃东西,3点睡觉。

黄桃永远在睡觉,灯一熄马上趴桌上睡,灯一开,机没流到自己跟前,绝对不起来。孟竹每次去楼下买吃的,都会给她带上来,她逮着个不忙的空隙,偷偷把吃的塞嘴里,头往下埋在拉带和凳子之间。通常这个时候,她最不淑女,与平时高冷爱形象的她相比,判若两人,孟竹笑过她几次,她不以为然。

黄桃白天也在睡觉,早晨冲凉吃早餐之后,她就躺在床上,打开收音机听一会儿音乐便入睡,直到下午吃晚饭才醒来。孟竹搞不懂,睡这么多,她是怎么能够睡得着的。或许是年龄小觉多,或许是她从来都不思考太多,仅仅单纯的活着。

她年龄虽小,但很懂得爱惜自己。表嫂告诉她,如果自己都不爱惜自己,那这世界上就没有人会爱惜你了。她觉得这句话很配她。

表嫂让她去相亲,早些结婚,就是希望有个人照顾她,有个家便有人疼。她期待那样的感觉,无论那个人是谁。

上次相亲之后,黄桃很反感相亲这事,但表嫂是对的,所以,有合适的人,她仍然会去。至于那个青梅竹马的他,她放在心里最深的那个角落,尽量不触碰。

妈妈又来过几次电话,大概还要介绍相亲的对象,她没去接。这两年,妈妈频繁的联系她,找各种理由跟她套近乎,她起初以为是当妈的良心发现,后来发现,那是因为她开始工作,能够挣钱了。

妈妈会有各种说辞,生病了要看医生、电视坏了要找人修、弟弟打架把人打伤要赔钱、爸爸好久没买衣服、过节了隔壁女儿寄了好多礼品回来……关我什么事?黄桃在心里想。

黄桃很想对她说:我生病时你在哪?我被人欺负时你在哪?我也没衣服,没礼物,你给我买过吗?……

黄桃想过给她寄钱,她期望用这种方式博取妈妈的爱。但表嫂对她说,她在电话里关心过你吗?如果问你要钱时,都没有关心过你一句,那给了钱,她更不会搭理你。

是的,她没有。在电话里,她会说爸爸妈妈怎样,两个弟弟怎样,从来不会多嘴问上一句:你怎样。

多次要钱未果,妈妈换了方式,让两个弟弟给她打电话。黄桃在心里苦笑: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弟弟要钱的方式跟妈妈如出一辙,只是要的东西不同,多数时候是让她买文具。她不想跟孩子计较,所以, 她会给他们买。顺带的,她会教育他们一翻,虽然她知道,这是无用的。

妈妈给介绍的相亲对象,她不想再去见了,明知道是个坑,踩一次就够了。

未完待续。


目    录|流水线上的人生

下一章|上夜班也好

第一次尝试写连载,根据个人经历改编,一来练笔,二来怀念过去,勉励未来。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拍砖,谢谢!


那些年,我减过的肥

冥冥之中的坚持,我的读与写

无论多么困难,也要把孩子带在身边


6月29日  无戒训练营21天打卡  第18天 逆旅飞扬

流水线上的人生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