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感谢今生遇见你(1)

“嘭、嘭、嘭!福安!嘭、嘭、嘭!翠玉!”天刚蒙蒙亮,捡废品的王奶奶怀里抱着一个红色的包裹站在墨福安家门口用力拍打着房门,急促的敲门声在安静的楼道里显得特别突兀。

片刻过去,睡眼朦胧的墨福安把门拉开一条缝,皱着眉眯着眼,心有不悦地问:“谁呀?这么早……”

“福安,是我,快开门,我给你们送个孩子。”王奶奶压低声音对墨福安说道。

“孩子?”墨福安一听王奶奶给他们送来一个孩子,睡意全无,精神大振,急忙把门打开,王奶奶快速走进屋里。

墨福安和王翠玉结婚十多年一直没有孩子。他们去过很多地方治疗,医生都说是墨福安的毛病。为了给墨福安治病,夫妻俩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但是十多年过去了,墨福安的病始终没有治好,后来夫妻俩也就认命了,放弃治疗,打算将来有机会领养一个孩子。

墨福安性格本来就有点懦弱,又加上自己不能生育这事,所以他在家里很没有地位。老婆王翠玉本来就很强势,老公因为自己不能生育感觉自卑,又时时处处让着她,这样更促使她在家里称王称霸,在家里墨福安几乎没有话语权。

墨福安和捡破烂的王奶奶是远方亲戚,两家住同一栋楼同一个楼道,只是楼层不同,王奶奶住一楼,墨福安夫妇住四楼。

由于他们两家住在一个楼道,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又加上沾点亲戚的缘故,所以墨福安曾经私底下把打算领养孩子的事告诉过王奶奶,希望王奶奶能帮他打听打听谁家生了孩子不要,帮他抱过来,同时墨福安的话里还隐藏着另一层意思,如果王奶奶能帮他办成事一定重谢。

“翠玉呢?赶快让翠玉过来看看这孩子!”王奶奶抱着孩子一边向屋内走,一边兴奋地问墨福安。

“王奶奶,你先坐沙发上歇歇,我这就去喊她。”墨福安说完急忙扭身走向卧室。

一分钟后,王翠玉顶着乱蓬蓬的鸡窝头,睡眼惺忪趿拉着拖鞋急匆匆从卧室里走出来。墨福安紧随其后。

“你在哪儿弄的孩子?我看看。”王翠玉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到王奶奶身边坐下,伸手把孩子从王奶奶怀里抱到自己怀里。

“刚才我到火车站广场南边那几个垃圾桶里扒拉废品,刚走到垃圾桶旁边,就看到垃圾桶旁边的地上有一个黑色的鼓鼓囊囊的塑料袋,我以为是人家扔的废品,就打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结果一打开,把我吓了一跳,居然是一个红色包被包着一个小婴儿,孩子露着头闭着眼。我四下张望,周围也没看到任何人,就急忙把孩子抱回来了。”王奶奶急促地介绍完捡孩子的经过。

“不知道这孩子有没有毛病?是男孩还是女孩?”王翠玉听完王奶奶的述说,一边低头摸摸孩子的小脸一边问王奶奶,墨福安在王翠玉旁边弯腰伸头眼光柔和地看着婴儿。

“我也不知道,打开看看!”王奶奶可能感觉自己为墨福安夫妻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声音有点亢奋。

王翠玉一手臂托着孩子,一手把包在孩子身上的包被打开。小小的孩子可能感觉周身忽然放松了,就像慵懒的小猫咪伸伸小腿,伸伸小胳膊,嘴巴轻轻动了几下,小小的眼睛只是无意识睁了一下又闭上了,不过小拳头一直攥着。

“这孩子的脐带还有鲜血,肯定是刚生下不久呀!”包被刚打开,王奶奶就惊呼一句。

“嗯,我看也像刚出生的。”王翠玉赞同王奶奶的说法,接着她又补充一句“有可能是凌晨两三点钟刚生的。”

“翠玉,你看!是个女孩!”王奶奶把婴儿的双腿扒开,又惊呼一声。

“我看看。”王翠玉伸头看看孩子下体,接着说道“嗯,女孩也好。就是不知道这孩子有没有毛病?”

“看看不就知道了。”于是王奶奶不容王翠玉动手,把两只粗糙的大手放到婴儿的两个腋窝处,把一丝不挂的孩子像拎一只小兔子从包被里粗鲁地拎了出来。

“哎呦!小心,别冻着孩子了!”墨福安站在旁边总算说了一句话。虽说此时是早秋,白天天气还比较热,但是早晨天气还是有点凉意的。

王翠玉和王奶奶并不理会墨福安的话,她们俩像买鞋子时反复检查鞋子有没有毛病一样,把孩子通身上下看了几遍,孩子像只柔弱的小猫咪一样哇哇哭了两声,然后一直闭着眼睛任凭两个大人在她身上肆意地又看又摸又捏。终于她们又把孩子放回小包被里。墨福安在旁边看得心惊肉跳,直到孩子被放回小包被里那一刻,他才长出一口气,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下去。

“看外表这孩子是没什么毛病。头发还挺好的,黑黑的。”王翠玉轻轻抚摸孩子的头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王奶奶说。

“嗯,我看这孩子挺好的,你们就留着吧,好好待她,等将来你们老了,说不定比儿子还中用。”王奶奶笑意盈盈对王翠玉说道。

“说得也是,现在当婆婆确实不好当。”王翠玉附和着王奶奶说一句。

“没什么事我得走了,我还指望早晨多捡些废品呢。”王奶奶说着站起来。

“王奶奶,真是谢谢你,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王翠玉抱着孩子也站起来,满脸笑意对王奶奶说道。

“真是万分感谢您老人家,谢谢!谢谢!”墨福安附和着老婆对王奶奶说着感激的话。

“这不是碰上了吗!都是亲戚,谢什么呀!只能说你们和这孩子有缘。哈哈,别客气了,我走了,啊。”王奶奶笑着说着就向门口走。

“王奶奶,你等一下。”王翠玉忽然喊住王奶奶,然后没等王奶奶反应过来,她把孩子放到墨福安怀里,快速走进了卧室。

“翠玉,还有什么事?”王奶奶站在客厅里扭头对着王翠玉的背影疑惑地问一句。墨福安站在旁边一脸温和看着怀里的婴儿。

不到一分钟,王翠玉手里拎着一件黑色毛领的呢子大衣快速从卧室走出来,“王奶奶,这是我侄女去年春节给我买的一件呢子大衣,我一直感觉颜色太老,也没穿过。我看挺适合你穿的,今天就送给你了。”王翠玉一边说,一边把衣服递给王奶奶。

“不要、不要!我天天捡废品,那称穿这么好的衣服!”王奶奶急忙推辞。

“拿着吧,逢年过节偶尔穿穿也可以呀!今天我也不留你吃饭了,改天再专门请你。”王翠玉一边笑着对王奶奶说话,一边把衣服用力塞进王奶奶怀里,同时把王奶奶向门口推。

王翠玉终于把王奶奶推到门口,王奶奶发现实在推脱不掉那件大衣,只好把那件呢子大衣拿走了。

送走王奶奶,王翠玉急忙把门关上,欣喜地对墨福安说:“我看这宝宝挺好的,咱们给宝宝洗洗澡吧!等八点多钟我去外面给宝宝买几件新衣服。”

“好。”墨福安也欣喜回应老婆。

王翠玉在卫生间里放了一盆温水,墨福安小心翼翼托着孩子轻轻放进温水里,孩子终于睁开了可爱的小眼睛,王翠玉拿着一个小毛巾轻轻擦擦孩子的小脸,又轻轻擦擦孩子的小耳朵,突然王翠玉惊呼一声:“你看孩子耳朵后面头发里面是个什么东西?”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