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三层物质理论

        诚然,社会上对外气研究斥为伪科学并“严加讨伐”者大有人在。对此,我觉得应对伪科学这一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作出科学的规范,然后才能依此标准衡量什么是伪科学。否则,必会“错点鸳鸯”。

        对于伪科学,我认为只有那些不主张、或反对用科学实验检测,而自诩为科学的理论,或提出一种不能用科学进行证实或证伪的理论,却堂而皇之的冠以科学之名者,方可斥为伪科学。若用现代科学手段进行严格的科学试验,不管成功与否,都不能冠以伪科学的帽子。

        一个正确的理论,往往是经由失败的实验来纠正其谬误后,才逐渐完善的。至于外气假说中的第三层物质是否具有真理性与现实性,这里用得着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提纲》中的一段话:“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一个实践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有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版第三卷,第3-4页)小平同志强调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则是这一-思想的简捷表述。所以,只要进行实验,问题就会得到解决。

          ——摘自庞明《宇宙三层物质理论假说提纲》

        必须说明的是,上述实验与已往进行的对功能人(或称特异功能人)的检测实验不可同日而语。

        第一,对功能人检测的目的,是为验证功能人的功能是否真的存在,如果检测成功,由于检测出的功能不能用已知科学理论解释,因而增加了对功能与功能人的神秘感,从而为封建迷信者的“造神”提供了方便。历史上,气功的神奇功能曾为宗教神学的光环增添迷人的“灵光”,今天用被科学检测了的功能造神,较古人有更大的诱惑。对这种把科学检测的结果作为编造神学理论的依据,或用神学思想来混淆科学而建立的谬论,科学界冠以“伪科学”予以鞭笞,是有一定道理的。

        第二,实施三层物质实验的目的,是按照混元整体理论之“三层物质假说”进行的对一种尚未被人们认识的新物质的真实性的检验。实验获得成功,将引发巨大的多方面效应。

        在科学文化层面,首先是可以揭示气功的神奇效应是人驾驭这一特殊物质使之发挥作用的结果,这里本无神灵,从而揭去蒙在气功头上的神秘迷信面纱,还其本具之科学面目。更有意义的是,驾驭该物质的理论、方法、技能,可以经由学习而掌握,可以成为人类认识、改造世界的手段和力量。

        在哲学文化层面,有助于推进无神论世界观、人生观的确立。宗教都宣传万能的神,把很多得不到合理解释的神奇现象——包括人的特异神奇功能,说成是超自然的力量,视为神的专利,如基督圣经中以耶稣治病的奇异效能表征上帝的万能。现在由成功的实验得知,这是人掌握、运用特殊物质的结果,是人而非神。这样一来就达到了恩格斯倡导的“我们要把宗教夺去的内容——人的内容,不是神的内容,归还给人。所谓归还,就是唤起他们的自觉。我们消除一切自命为超自然和超人的事物,从而消除虚伪,因为人和大自然的事物妄想成为超人和超自然的野心就是一切虚伪和谎话的根源。”(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版第一卷、第649页)

        唯此,人类才能彻底摆脱神的奴役,才能在实践中实现人的本质解放。这也是从思想层面与科学层面消除邪教及其影响的釜底抽薪的有效方法。

    总之,新物质检测实验的成功,可以打破奇异功能的神秘,使气文化跻身科学殿堂,为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做出新贡献。

        ——摘自庞明教授《宇宙三层物质理论假说提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