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难的是均等的爱

朋友最近在看《请回答1988》,这部韩剧播出已经两年,讨论度依然居高不下。后知后觉的朋友慕名去看,只看了第一集,她就哭得稀里哗啦,瘪着嘴看着屏幕,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

第一集中的一些片段,剥开了朋友伤心的回忆。

剧情里的女主角德善是家里被忽视的二女儿。家里只剩两个鸡蛋,一个给姐姐,一个给弟弟,二女儿德善只能强颜欢笑说自己喜欢吃豆子。邻居家送来的炸鸡,两只鸡腿一只给弟弟,一只给姐姐,也想吃鸡腿的二女儿只好拿着鸡翅,一言不发地往嘴里塞。

下班后的爸爸,只会偷偷给弟弟买冰淇淋。就连一年一度的生日,都只能跟姐姐凑在一起过。

来自父母的爱传达给三个子女后,给我们的女主角——二女儿德善的爱,就好像少了那么一点。

朋友哭完鼻子,笑说:我好像就是德善。

朋友有一个妹妹,比朋友小四岁,正正好一个代沟。

妹妹有挑食的坏毛病,尤其不喜欢吃蔬菜。妹妹最喜欢吃小排骨。为了能让妹妹好好吃饭,朋友的妈妈时不时就会烧上一道小排骨。

朋友其实也喜欢吃小排骨,糖醋排骨她可以一人吃下一大盘,可在那时的饭桌上,她夹得多了就会被妈妈喝止,理由是:妹妹爱吃,多给妹妹留一点。

这样的情景时常发生,妹妹总是优先有各种食物的享用权。

有时候两个人吵架,爸妈看不下去出来劝架,脱口而出的也总是:你要让着妹妹。在朋友的前半段人生里,这句话仿佛成了一句魔咒。

朋友从十岁开始做家务,初中时已经可以完全料理一家四口的伙食,妹妹却是如今二十将近,连一个荷包蛋都不会煎。每当朋友对此有所抗议,得到的回答总是千篇一律——你要让着妹妹,你要照顾妹妹。

四岁的年龄差,使朋友的妹妹理所当然地享受了多一些的爱。

即便在独立后的如今,这些生活的细节朋友也依然难以忘怀。一点一滴的小事,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成了朋友心上的一道结。

“父母并不是不爱自己”,关于这一点,朋友心知肚明。

很多时候的一些行为,都是父母不经意而为之。在父母眼中,妹妹因为幼小需要更多的照顾,于是给了她更多的照顾。而在给予妹妹照顾的过程中,忘记了姐姐也同样需要关注。

长大后的朋友,依然是个孝顺的人,在外的时候每周至少一个电话,回家时也会精心为父母准备礼物。只是她和父母之间的关系,远远不及妹妹与父母的亲昵。她不会像妹妹一样撒娇,也没法像妹妹一样掏心掏肺地同父母聊天。

在非独生子女的家庭里,父母对孩子的情感分配,的确是很难做到完全的公平。固然爱不是物件,无法干脆利落地一分为二。可是相处间那些细微的偏差,无形之间,依然伤害了一颗颗成长中敏感的心。

二胎开放以后,无数家庭都在考虑再要一个孩子。一长一幼,承欢膝下,看起来就让人感到幸福又美满。可如何平衡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难题。


曾看过这样的新闻,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各种闹病,家长带着跑遍了医院也找不出原因,最后被医生一语道出真相——是因为弟弟刚出生,小女孩想要通过装病来博取一些注意力。

孩子对自己需求的表达往往是直接并且强烈的,为了从弟弟妹妹那里夺回来自父母的注意力,他们或许会嚎啕大哭,或许会撒泼打滚,甚至做一些捣蛋的熊孩子行径。在那些诉求一次次都得不到回应后,孩子开始变得沉默。

就像我的朋友,好几次听着电话里她妈妈抱怨她离了家就不亲人了,显然她妈妈并不知道症结在哪里。朋友早就不再向父母抱怨,她接受了和妹妹之间的不平等,把所有的委屈都咽回了肚子里。


兄弟姐妹之间,陪伴着互相成长,是世上最亲近的人。可不动声色的偏爱,却让宝贵的手足之情,多了嫉妒、多了失衡。

年龄大并不代表着宽容与照料,年龄小也不等同于弱小与被娇惯。爱是相互的,当家长要求年长的孩子保护年幼的孩子时,也应教会年幼的孩子爱戴年长的孩子。

非独生家庭的孩子,只有让他们得到公平的爱,他们才能够快乐地、明朗地去爱自己的兄弟姐妹。

选择生养几个小孩,是父母个人的权利,关注每个孩子的情绪,却是身为父母的责任。

愿世上每一个非独生的小孩

都享有一份公平的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