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如书,我只爱你这一句》

1字数 1098阅读 18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择一人白首,今生不离不弃。 

在那个用心写字,用情书来传情达意的年代,情书一写一寄,慢慢修成了一段缘。一字一句就像是钥匙,开启对方心灵的密码。

《世事如书,我只爱你这一句》这本书,作者是特立独行的猪先生,民国史研究者。用喜闻乐见的形式,让我们有幸近距离认识了民国期间的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

  在那个新旧交替的时代,在爱情婚姻这个问题上,学者大师们内心充满矛盾,既有对传统事物遵循的无奈,又有着对自我想法的追求。

  在包办婚姻与自由恋爱的矛盾中,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理想中的爱情?这是属于那个时代的难题。爱情与婚姻有时并不是一个必然的因果,能找到的人是幸运的。

少时不嫌弃,老来不抛弃。林语堂与廖翠凤有爱情故事,廖翠凤不嫌弃林语堂的贫穷。面对家人的反对,她勇敢地说:“穷有什么关系?”在结婚的时候,林语堂做了一件奇事:把一纸婚书烧掉,因为当时婚书只有在离婚的时候才用得着。   

因为林语堂的不忘初心,廖翠凤的勇敢没有被辜负。廖翠凤的勇敢,林语堂的坚定,相濡以沫五十年,他们创造了一个美满幸福的金婚。

比翼双飞,清华来相会。门当户对,书香世家。钱钟书与杨绛的故事,注定是会相遇的爱情。最好的爱情是志趣相投,最好的婚姻是相爱包容。才华横溢的钱钟书有一位思想上可以交流的朋友,出得了厅堂的情人,入得了厨房的妻子,集三者于一身的人。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婚后的生活,是柴米油盐的人间烟火。杨绛包容着钱钟书在生活中的状态百出:台灯坏了,墨水染了桌布,她总能一一解决。钱钟书的相敬,杨绛的包容,让我们见到了爱情最美的样子。

或许,在漫长的一生中,会遇到什么人,我们没有办法选择。生活出的题,尽心尽力去解答,交一份无愧于心的答卷。

有多少理智,抵得住感情用事?

亦或如,徐志摩与张幼仪的故事。旧式包办的婚姻,于男方是枷锁,于女方也似牢笼。他们之间,父母之命,没有爱情的婚姻注定无法长久。

徐志摩的鄙夷,张幼仪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一心努力想做好徐家的媳妇,一度卑微到了尘土里,提心吊胆看着徐志摩的脸色。在举目无亲的异乡国度,徐志摩向身怀六甲的张幼仪提出离婚。如果没有徐志摩的绝决,对于爱情,关乎婚姻,张幼仪不会有彻底的幡然醒悟。依懒与独立的转换,痛定过后的逆袭成长。晚年迟到的爱情,或许是对被爱伤得遍体鳞伤的张幼仪最好的补偿。

书中讲述了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对于爱情,关于婚姻,在久远的历史中,有着当事人的爱恨情仇:有完美的幸福,也有遗憾的缺失。

爱情虽然千姿百态,幸福的样子却是一样的。一想到那个人,总是能让你不自觉地嘴角上扬,会心一笑……

相遇要缘分,相处有学问;相知得理解,相伴需宽容。

我懂得珍惜你,你能够理解我。彼此携手前进,才能走向美满幸福的婚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