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堡文学艺术奖漏评小说:评奖风波

评奖结果出来了。“铜城文学艺术奖”获奖作者中竟然没有呼声最高的“铜城四大家”!而评奖组织单位的孙兰兰和魏大河夫妻二人分获“铜城文学艺术奖”文学类和艺术类一等奖,奖金共计二万元,真是“夫妻双双获大奖,高高兴兴把家还。”这事在网络上引起了人们的广泛热议。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占平;

铜城县是黄原市下辖的一个小县,因千年石城——铜城而得名,华夏母亲河黄河从铜城环绕而过,孕育了著名作家青柳、著名经济学家魏赢等名人。

铜城县委、县政府为鼓励铜城文学艺术创作,决定设立“铜城文学艺术奖”,拿出十万元重奖铜城籍或在铜城工作的文艺工作者和爱好者近年创作的优秀文艺作品,其中又分为文学类和艺术类,共设一等奖二名,奖金每名一万元;二等奖十名,奖金每名五千元;三等奖十名,奖金每名三千元。评奖活动由铜城县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局负责。

铜城县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局简称“铜城县社精局”,局长由铜城县委副书记黎耀日兼任。黎耀日是铜城邻县龙泉县人,今年四十多岁,颇有文采的他中专毕业后分配到龙泉县一所乡镇中学任教,后调入龙泉县委办公室工作,遇到一位贵人后仕途顺风顺水,四十岁出头就升任铜城县委副书记兼县社精局局长。但在到铜城县工作后,因种种原因迟迟没有打开局面,去年换届时,县政府郭县长升任外县县委书记,黎耀日本有机会更进一步升任铜城县县长,却被市上空降的宋县长占了位子。仕途受挫后,黎耀日醉心于自己年轻时的爱好文学创作,并时有大作在《黎民日报》、《黄河诗刊》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最近又荣获国内文学大奖“青柳文学奖”,俨然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作家官员。

孙兰兰是铜城县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局办公室主任,简称“社精办主任”。因社精局局长由县委副书记黎耀日兼任,所以社精局的日常工作由孙兰兰主持。这次“铜城文学艺术奖”的评选活动也由她全权负责。

孙兰兰出身于铜城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八年前,她从黄原市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毕业后进入铜城县社精局工作。五年前,黎耀日从龙泉县调任铜城县委副书记兼县社精局局长。同样爱好文学创作的孙兰兰很快就受到黎耀日的赏识和重用,先后被提拔为社精办副主任、主任。孙兰兰的丈夫魏大河是她大学时的同学,因是外地人,所学的又是冷门的地震专业,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孙兰兰当上社精办主任后想办法将其临聘到社精局下设的采编中心工作,也算是妇唱夫随。

“铜城文学艺术奖”作品征集公告出来后,因奖金丰厚,引起不少人的跃跃欲试,其中就包括“铜城四大家”。

“铜城四大家”是在铜城县乃至黄原市文艺界小有名气的四位青年才俊,包括摄影家张刚、书画家李飞云、音乐家孙超、作家王一木四人。张刚的摄影作品和李飞云的书画作品曾多次在全国各类摄影、书画展览中入展并获奖;孙超的原创歌曲《咱铜城》曾登上央视舞台,红透铜城半边天;王一木是华夏作家协会会员,上一届“青柳文学奖”得主。

黎耀日最近有些心烦。先是铜城县社精局被农民辛占平以“侵犯公民名誉权”起诉到铜城县法院,起因是采编中心临时工魏大河写的一篇关于县委书记接访农民的稿件中对农民辛占平的人格进行了贬低和污蔑。接着刚刚评出的“铜城文学艺术奖”又在网上遭到质疑。

“进来。”一声威严的声音从社精局局长门里传来。孙兰兰进了黎耀日办公室后,小心翼翼的问道:“黎书记,辛占平起诉社精局和网上质疑铜城文学艺术奖这两件事,咱们应该怎么办?”

黎耀日向后仰了下脖子,站起来大声说道:“法院朱院长那边,我已经给打了招呼,肯定判咱们胜诉,一个泥腿子农民翻不了天的。至于铜城文学艺术奖,咱们都是按程序评的,你和大河也是凭实力获奖的,再说最后的获奖名单是县委常委会上定的,谁有意见就是与县委作对。你下去写一篇文章明天在《铜城报》上发出来,对网上的质疑要进行针锋相对的全面还击。”

“好的,黎书记。”孙兰兰说。

“对了,要再加一条,人品不好的人不能参与评奖!”黎耀日补充道。

初秋的铜城,华灯初上。书画家李飞云家中的客厅里,挂着一幅中堂,上联“俯仰无愧天地”,下联“褒贬自有春秋”。“铜城四大家”此刻正在李飞云家中聚会,谈论着关于“铜城文学艺术奖”的事。

“你们看到《铜城报》今天刊登的孙兰兰的评论文章《德艺双馨,以德为先,人品不好的人为什么不能评奖》了没?”张刚说道:“不知道他们社精局认为的人品不好有什么标准了?难道谁和他们意见不一样谁就人品不好吗?”

“看到了,文章虽然没有点名,但明显指的就是咱几个人么。”李飞云喝了口二锅头,接着说道:“不知道咱是怎么得罪这位孙大主任了,不给评奖就罢了,还要写文章骂咱人品不好。”

“还不是因为咱们几个自视水平高,平时不怎么尿他们社精局的。”孙超说道:“我的原创歌曲《咱铜城》出来后,去找过一次黎耀日,想让他支持把《咱铜城》打造为铜城县的形象歌曲。没想到他不仅不支持,还专门花了几十万元请一个外地歌手唱了一首同名歌曲《咱铜城》,结果反响平平。”

“孙兰兰今天让人给我捎话,说如果谁再敢在网上瞎议论,今后任何铜城的文艺奖项都别想得!还威胁说要取消我妹妹一凡这次得的铜城文学艺术奖三等奖。”王一木说道。

“张刚,你早点把你的照相机和摄像机都扔了吧!人家魏大河一个学地震的摄影作品都得一等奖,你连个三等奖都得不上。”李飞云这会喝大了,开始口不择言的排侃人:“孙超,你的人品不行,唱什么歌都没用的。还有一木,你也早点不要写文章了,赶紧拜美女主任孙兰兰为师,让她好好指点一下你…”

“这些文艺界的人真的难领导了!”孙兰兰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对着正在厨房里洗碗的魏大河说道:“县文联主席王晓英快到退休年龄了,黎书记已经答应了到时推荐我接任文联主席。”

魏大河洗完碗后从厨房里面走出来,一屁股坐在孙兰兰身旁说道:“什么狗屁铜城四大家,仗着有点才气,平常根本就不把咱社精局的人放在眼里。张刚和李飞云就是两个愤青,一天在网上胡说八道。孙超就是个傻逼,还想和你竞争县文联主席了。王一木竟敢写文章批评黎书记的文章里的常识性错误。这些人怎么能给评奖了?”

孙兰兰说道:“薛老师是咱娃娃的班主任,还有胡老师免费给咱娃娃辅导书法和绘画,这两个人的文学和书法作品虽然不怎么样,但对咱都有用了,所以我亲自给她们两人打电话让参加铜城文学艺术奖评选,并都给评了二等奖,每人奖金五千元。”

一个月后,铜城中学大礼堂,正准备举行“铜城文学艺术奖”颁奖典礼,颁奖典礼将由著名作家,铜城县委副书记兼县社精局局长黎耀日主持,铜城县社精办主任孙兰兰、铜城县社精局魏大河同志将代表获奖同志发言。

“哎,你,把这个横幅往上挂一些。你,把领导的名牌放端正。”孙兰兰主任双手叉着腰,正在指挥铜城中学的几个老师布置会场。

“你是孙兰兰同志吗?我们是铜城县纪委、监委的工作人员,有人反映你在铜城文学艺术奖评选过程中有徇私舞弊的违纪行为,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几个纪检、监察工作人员从门里走进来,迅速围住了正在指点江山的孙兰兰。“铜城文学艺术奖”颁奖典礼也被县上紧急通知取消了。

又半个月后,处理结果出来了。铜城县社精办主任孙兰兰因在“铜城文学艺术奖”评选活动中徇私舞弊,被铜城县纪委、监委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撤职处分。铜城县社精局临聘人员魏大河被解除聘用。铜城县委副书记兼县社精局局长黎耀日因在“铜城文学艺术奖”评选活动中履职不力,需负领导责任,铜城县纪委、监委上报黄原市纪委、监委后,给予其诫勉谈话和通报批评处分。“铜城文学艺术奖”的评选结果也宣布作废,由铜城县委、县政府组织专家学者重新进行公开、公正、公平的评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