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终将远行

96
一只像小ju的羊
2018.02.02 21:54* 字数 2813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听说这是个能写出自己心底柔软深处的app,而我在经历大学半个学期的洗礼,想和中学时光,那些人,那些事,来一场道别……

Y小姐是一个五官端正但皮肤很黑,成绩较好,喜欢数学的人,并不擅长主动与人打交道,不熟的人觉得高冷,熟的人觉得是个话唠开心果,她讨厌带有目的性地与人交往,喜欢大家自然而然地熟络起来。

W先生是一个高冷的学霸,长相较好特别是皮肤很白,可能由于爸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的原因,他成了一个看起来对任何都没有很有所谓并且十分淡定的人,他也不喜欢主动接近别人。

初三那次分班,两个毫无交集的人同班了。但是各自依然是两条平行线,或许,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吧。记忆中唯一的一次接触,W是语文课代表,某次发语文试卷Y没有拿到,W在讲台上问到有人没拿到吗,Y比较小声地说我没有,可能因为没有听到,W说没有的同学请站起来,Y站了起来,脸感觉在发烫,很红延至耳朵也通红,然后W去办公室找找看有没有多余的试卷,可是并没有找到,回到教室后,Y也不清楚哪里多了一份所以拿到了,W回到教室,走到Y的座位前,Y说了一句我有了,

“啊?”——W

“我有了。”——Y声音比较大了

接着,全班都哄堂大笑,在那个青涩幼稚的年纪大家只是觉得好玩没有恶意,可是W没有笑,所以Y对W的第一印象挺好,但是,也只是挺好而已,各自仍然过着各自的生活。

初三下学期,由于机缘巧合,两个毫无关联的人成了同桌。起初,两个人都不是主动的人,也没有过多交流,都是前桌D小姐来化解这种尴尬气氛。D是Y在这个班上不多的熟人之一,Y小姐透露自己想换同桌觉得和他相处不来,而W貌似正有此意。或许是这种迷之默契,两个人反而有了些交流。

在一节语文课,语文老师表扬了Y小姐的作文,W看了之后,就一直对Y笑,也不说话。Y很疑惑,“你干嘛?”

“你知道我第一次记住你这个名字是什么时候吗?”——W

“不就是那次丢人吗”,Y有点恼,“不过我记得你没有笑啊”

“那是因为我当时在心里笑”,Y听了之后更是火大,“你不会明明听到了还要我特地再大声说一次吧?”

“额,,,算是吧。”

虽然这彻底打破了Y原本对W的好印象,但是很奇怪,两个人竟然也不觉得尴尬了,相反,两人自然而然地谈天说地。

对于数学,两个人都非常有兴趣并且也都很有自信,每次数学老师表扬男生就是W,女生就是Y,而两人之间很大的乐趣之一就是互相给对方出难题,规定时间,谁赢了帮谁打水或者坐靠窗(当时两人坐在靠窗那一组,可是两人都喜欢靠窗)  对于物理,Y学的苦不堪言,可能女生天生不适合学物理吧,Y经常这样宽慰自己,而W学的异常轻松,天天上课不听讲拿着MP5套在袖口脑袋耷拉着靠在立着的手假装很认真在听课其实沉醉在音乐中,还时不时轻声唱,Y看到心里五味杂陈,羡慕嫉妒恨吧,(Y和W一般只有在物理课才会不聊天)Y真的在用尽所有精力去听,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听着听着就走神了,而W就老是喜欢在Y走神的时候惊她一下,“还不好好听课,物理想不想及格了”Y被怼的哑口无言,只能乖乖继续听讲。但是,晚自习,Y时不时会拿W的MP5听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都是粤语歌和日语歌,但是还是很喜欢。

时光在指缝间悄悄流逝,就这样简单而又单调地度过了一段时间,W 被Y 带着爱在想问题时咬指甲,Y 被W 带着爱在写作业时听歌,W 开始爱看一站到底了,Y开始喜欢上动漫了……

有一天,Y 和老妈吵架了,很不开心,Y 不是一个喜欢把自己的悲伤告诉别人的人更喜欢自己消化,因为她觉得告诉别人也只是给人添堵,分享快乐可以让快乐加倍但是分享悲伤只能让悲伤扩大,所以她采取一如既往的方式——不说话。W 注意到那天Y 似乎有些不一样,Y 觉得自己假装地很好,同学间正常交流仍然若无其事地交谈,只有W ,注意到了到底有什么不同。Y 疯狂地做数学试卷来让自己的内心平静,而W 一直在努力地讲笑话,逗她开心,因为Y 平时是个特别爱笑的女孩,他随便一句话都能让她笑半天,本来W 是不怎么笑的,一张扑克脸,但是每次都能被Y 带动着笑,那天,从傍晚6点到晚上10点,W 一直在主动和Y 说话,Y 期间被W 啰嗦地不耐烦了,Y 大吼到,“不关你的事,不要来烦我,待会我拿你当出气筒”,W 依旧在找各种话题,最后,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因为W 说试卷找不到了是不是Y 拿了,Y 说了一句我才没有,W 说你终于开口说话了。Y 真的很感动,有个这么傻逼的同桌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啊……

快要中考了,学校希望我们能在考试时不那么紧张,于是给我们很多次集训,集训就是3天考试两天讲试卷,5天一个轮回,一周变成了5天,没有周末的概念。

Y 的成绩一般年级前30,考的好的时候也能进前10,但W 一般都是前10,就是没考过第一。可是在集训过程中,他似乎一直在倒退,而Y 在W 的各种“攻击”下学习有所进步(攻击就是在物理上虽然老是说她笨但是依然很有耐心地教简单实用的方法),前20不成问题,可是W 竟然有次考了36,这对老师和同学们来说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总有些杂音出来说就是Y 的原因导致W 不好好学习,有次Y 还不小心听到自己是红颜祸水,好像W 也听到了。在最后一次集训,W 考了年级第一,把奖状和奖品扔给了Y ,“帮我保管一下”,可是,再也没有拿回去过……

尽管所有人都觉得Y 和W 应该在一起,两个人是如此默契如此般配,但是两个人并没有在一起,W 说他高中要去更好的中学读,Y 说以后可能就没有我这么好的同桌了,大家都没有说再见,也没有说喜欢……唯一有的可能就是W 的好朋友对Y 说他喜欢她,Y 觉得是玩笑话,没有理睬,其实不管是不是玩笑话,Y 都希望W 能亲口对她说。

然而,高中Y 和W 依旧在同一个班,不同的是,高中班主任十分重视男女恋爱问题,所以不允许男女混坐,从同桌变成了前后桌。不变的是,两人依旧喜欢打赌,都是一些鸡毛小事但却给枯燥无味的高中带来了些许乐趣。

W 是迟到的常客,班级规定迟到一分钟罚1块钱无上限但是可以罚20送5分钟,班费一大半都是W 的贡献,而Y 虽是瞌睡虫,但是一般还是会踩点到,但到了冬天,南方的冬天没有暖气,本来骑车去上学就冷还不吃早餐就更是感觉胃里拔凉拔凉的,于是赌注就变成了谁输了就给谁带一个月的早餐,W 输了,所以W 也没有迟到了,每天在学校旁边的小摊买两份早餐。(W 和Y 都是在外面吃早餐)

似乎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知道哪里的谣言,(可能是因为W 的学霸体质再加上长得有点小帅)就说看到老是迟到的W 那么早就在学校门口买早餐,以前从来没见过,于是我们的“曾经”被翻得一干二净,说什么的都有,面对这种情况,总能拿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去建议,但是做到谈何容易。Y 开始和W 保持距离了,早餐也没有继续要他带了,后来,就再也不是前后桌了……

中考前,Y和W说好中考结束后选一天一起出去玩,高考前,他们也说好高考结束后选一天一起出去走走,然而,大学了,他们依然没有说清楚

或许,很多人会感慨这是一段可惜的相互喜欢却无疾而终的恋情,但是,有些事,如果当时没说清楚,以后,就更说不清楚了

W,Y在这里,和你好好地说声道别,愿你日后遇到自己心仪的女子能勇敢些,因为她在等你先说出口。

角落里的玻璃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