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一章


上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我居然已经想不起来了,我曾以为会是上周四,毕竟那天晚上他们直播圈里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熊猫直播彻底倒闭了,据说当天晚上很多主播都特别放飞,原来不让播的都没人管了,有人在告别,有人哭成狗,甚至很多失踪许久的主播都露头冒泡了。


我在微博上看到很多人在聊熊猫倒闭的事以后,赶紧从appstore把这个直播软件下载了回来。毕竟,凭他和熊猫之间多年的恩怨情仇,应该会回来播最后一次吧?


但是并没有。


我盯着那个曾经熟悉到不能更熟的频道,看着它一直显示“主播正在风驰电掣赶来的路上”,一直等到了正式关闭服务器的那一刻,都没有等到。


那一刹那,我哭了,哭得撕心裂肺。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些什么。毕竟我已经有半年没看过熊猫直播了,资本家们的金钱游戏更跟我毫无关系。


或许,只是自己想要一个和他的正式告别仪式,而没有等到吧。


但事实上,我和他之间也早就没有一丝一缕的联系了。与其说我是失恋,倒不如说是一个脱粉回踩的粉丝。


或许,我哭得只是自己曾经错付的真心。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网络直播这个行业,我一直固执觉得,它就是一个门槛更低的劣化版娱乐圈。只是,我从未想到过,这个从来都觉得娱乐圈是“费拉化”的自己,有一天也会为这个劣化的娱乐圈真情实感哭泣。


我从小就是家里的乖乖女,邻居眼里“别人家的孩子”,上学的时候没让爸妈费过心,一路顺风顺水考到了T大的数学博士。


或许是因为常年待在象牙塔中,我对大多数同龄人们喜欢的东西没什么感觉。美妆、网购、煲剧、手游、社交媒体……这些现代女孩儿无法离开的快乐载具都让我觉得艳俗,或者用那个更让我觉得好玩的词:费拉。


我曾经那么喜欢数学,既是因为数学有种空灵的美好,也是因为研究数学给我一种孤独的优越感,让我觉得自己不属于那个“费拉化”的世界。


如果不是遇到他,我或许永远都会幻想自己活在云端,不沾人间烟火。


我是怎么认识他的?


没记错的话,是2015年夏天吧。我们数学系到处都在传一个视频,里面的画面是一个卡片对战的游戏,然后一个帅帅的男孩子在激昂慷慨的BGM下,通过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一举取得胜利。


单纯从数学角度考虑,从在固定的规则框架下,分析打牌的顺序,打掉对方角色规定血量,其实并不算是一道多难的题目,至少和我的同门都可以轻松搞定。但是在那种中外对抗的大场面下,能够屏住呼吸,毫不紧张地完成全部计算,还是很了不起的。


不过或许是因为我跟常人不一样吧,我并没有被那位清华大学出身的数学博士帅哥牌手(这也是我们系传这个视频的原因)迷住,反倒觉得这种使用简单的数学规则,就可以衍生出眼花缭乱计算的卡片游戏很有意思。


于是,我记住了这个游戏的名字:《炉石传说》。


第二章


《炉石传说》这个游戏对我代表着什么?


算是给我打开了一条接触其他世界的通路吧。你知道吗,我从小到大从来没玩过电子游戏,一次都没玩过。


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的同桌带着那种巴掌大的游戏机到课堂上玩,被老师抓住了。老师很生气,就拿教鞭使劲抽同桌的脑袋,我那时候就开始觉得“玩游戏”是世界上最坏的事情。


后来从中学到大学,再到硕士、博士,我的同学里很多人想拉我玩游戏,我都拒绝了,因为我不但觉得那是最坏的事,而且还很幼稚。


“《炉石传说》不是邪恶的电子游戏,而是一种数学游戏,它不坏。”我对自己说。并且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下载了它,玩了起来。


你说让我介绍一下这个游戏的玩法?


好吧,还挺难说的,就,有点像打扑克牌吧,不过要复杂得多,每张随从牌上面有数字代表的攻击力和生命值,还有武器牌、法术牌等等,每个玩家操纵着一张英雄牌,英雄分为9种,每种都有自己独特的技能。然后你要和一个对方作战,把他的英雄牌血量打到0以下,你就赢了。


哎呀,这样说不清楚的,你待会儿自己找个电脑下载玩一下就行了,记得加我好友哦。


其实说起来,我很讨厌那些浮华掠影的卡牌包装,比如说试炼关里面的几个敌方人物会哇哩哇啦地怪叫,比如说有一些牌打出去的时候会有奇怪的特效,甚至让游戏里的牌桌震颤,还有一些牌会有莫名奇妙的台词。


这让我觉得烦躁不安,因为我觉得它们就只是一个个数字组成的嵌合体而已,在牌面上画一只老虎和画一个恶魔,对这张牌没有任何区别——只要它仍然是5个攻击力,5点生命值。


或许是因为我一开始就看穿了这种卡牌游戏的鬼把戏,所以我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尽管对规则都不熟悉,甚至不认识绝大多数的卡牌特效,但我可以把每局比赛看成是解一道数学题。尽管里面的计算只需要小学数学程度就够用了。


我用自己胡乱组的牌组开心玩了一天,级别也从24爬升到了18,距离最高等级还有17级,据说最高等级上面还有“传说”级,只是我从没匹配到过。


钱钟书在《围城》里面说,老年人的爱情就像老房子着火一样,着起来了就难以扑灭。而对我这种从未接触过游戏的人来说,一玩起来就特别特别上瘾。


你知道的,我有一股子强烈到爆炸的好胜心,我不惜一切地想赢。但是到了20级以上,赢了会涨输了也会掉,所以那天晚上,我拼尽全力也没能再升哪怕一个等级。我第一次不是因为工作和科研加班叫外卖,因为我舍不得少玩哪怕一局。


可是当我退出游戏,匆匆洗漱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又觉得特别特别委屈,感觉自己前半生坚持的那些准则,一下子变得没有了意义。就像一个守贞多年的寡妇,竟然发现做爱是件美妙的事情。我去玩了我心目中既坏又幼稚的电子游戏,我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高冷的我了,我也被费拉化了。


我甚至哭了起来。


你一定会觉得我非常矫情对吧?我知道你肯定那么想了,只是没说出来而已。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好矫情啊,哈哈哈。



第三章


玩游戏的时候,赢更重要还是快乐更重要?


不瞒你说,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不知道什么叫快乐。无论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我都平时总是会焦虑,害怕自己考不好,只会在考试完拿到成绩单的时候,会觉得畅快一点。


但那是快乐吗?我不知道。


我不喜欢跟家人打电话,不喜欢跟同学们出去玩,更从来都把男孩子们当洪水猛兽。直到升博以后,我妈让我找个对象,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现在“大人”已经不管我早恋了——但也已经晚了。


我不但想不出谈恋爱有多么快乐,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生,甚至我见过的所有男士都让我觉得无聊。还是数学有意思,但数学也不能总让我感到畅快,更何况是快乐。


对不起,扯得有点远了。我这些年来第一次感到快乐,可能就是玩《炉石传说》的时候,有一次我用牧师的法术牌把一个随从的生命值翻倍再翻倍,然后用另一张法术牌把它的攻击力变得跟生命值相等,一下子打死了对方。


我上一次这么开心,可能还是五岁那年玩神奇宝贝卡片,战胜了幼儿园的小朋友。


不过我自己总结出来的牧师“生命翻倍”玩法,其实并不太强,尤其是到了20级以后,我就再也没能成功打出来一次这样神奇的套路,这让我很痛苦。


你不是问赢更重要还是快乐更重要吗?可能只有赢才能让我快乐。


这个游戏里面的牌有的非常稀有,但是效果很强,为了获得这些厉害的卡,我只能花钱买卡包。最搞笑的是什么呢,我明明是一个死理性派,并且清楚知道每个卡包里面开出什么卡都是随机的,但我还是忍不住在开包的时候祈祷。


你让我说正题?


可是这就是正题呀,归根到底,让我变成现在这样子的不是他,而是这个游戏,不是吗?


好吧,我接着说。短短一周时间,我为了这个破游戏,改变了好多好多,开始去看直播,只是其中一项而已。


刚玩的那两天,我都是按自己的理解组牌,后来突然灵机一动,为什么不搜一下看别人在用什么牌?就这样,我又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找到了一家叫“NGA”的网站,在里面如饥似渴地看各种帖子,不但知道了很多关于这个游戏的玩法,也知道了很多有意思的梗。


好多牌都有玩家取的“外号”,有的是单纯搞笑,比如说一个随机乱炸的人物,被叫作“二五仔”。还有的牌跟玩游戏的人有关系,比如说有一张牌的外号叫“董大师”,原因是它的牌面上有一只胖胖的怪物,跟一位炉石圈里著名的选手长得有点像。


换成以前的我,一定会觉得这种叫法无聊透顶,但是对已经沉迷到游戏中的我来说,只觉得好玩有趣。并且在自己打牌的时候,也会情不自禁地管一张法师学徒牌叫“哀绿”,管一张机械牌叫“王阿姨”。


不知不觉间,我这个从来没有看过游戏直播的人,竟然对那些玩家天天议论的著名主播们有了基本的认知。有个人会玩魔术,还养了一只猫;有个人自称“神抽狗”,拥有神奇的抽卡运气;还有个人是在美国的留学生,天天被女朋友家暴……


我也是在那时候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不走寻常路的炉石主播。


第四章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看炉石直播的?


那段时间我除了白天做数学题的时间以外,几乎全都泡在网上看跟炉石有关的东西嘛。


我刚开始玩的时候,正流行一种非常厉害的战士卡组,它最大的特点就是会玩的人打得特别好,不会玩的人摸不到门道。


我花了好多钱之后,才终于凑齐了一套卡组,本以为可以畅快打出清华数学博士那种超级厉害的连招,可是因为不熟悉套路总是被人打得满地找牙,数学我都懂,但是缺乏对敌经验,真的打不好。


于是我抱着学习的态度开始看直播和比赛,然后就无意中点进了他的直播间。


很多爱情故事里,女主角看到男主角的时候,会觉得他身上放着耀眼的光芒。


我就完全不一样了,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白眼差点翻到了天上。


满头黄毛乱得跟鸡窝一样,一张又瘦又黄的难民脸,说话带着南方不知道哪个省的口音,让人半懂不懂,怎么看都像是街上的小流氓


我看了不到5秒钟,就换到了别人的直播间。


直到看了一周直播,对那套战士卡组看吐了之后,我才在“逗鱼时刻”里面重新认识了他。


逗鱼时刻是一个搞笑视频栏目,里面会收录炉石主播们玩游戏的时候,遇到的“精彩”瞬间——其中既有极为罕见的连招,也有极小概率的翻盘,不过更多的是主播们出糗的画面——毕竟观众们都喜欢看笑话,尤其是名人的笑话。


换成以前的我,肯定不会对这么无聊的东西感兴趣,但是喜欢玩炉石以后,我发现我的笑点也变低了,甚至会为某魔术师一句气急败坏的“再上四个随从我就是狗”笑得像个傻子。

我能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在逗鱼时刻的出场方式和这些搞笑主播们很不一样。


首先背景乐就不一样,别人都在放歌,他放的却是一段慷慨激昂的游戏配乐。


他满脸严肃,嘴里用特别不标准的塑料普通话大声喊道:“山上的朋友,水里的朋友,铁窗后面的朋友,天台的朋友……举起你们的双手,把你们的元气借给我!”


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一群整整齐齐的表情刷过:


↖(▔^▔)↗↖(▔^▔)↗↖(▔^▔)↗↖(▔^▔)↗↖(▔^▔)↗↖(▔^▔)↗↖(▔^▔)↗↖(▔^▔)↗


他用鼠标捻起一张我万万想不到的牌,那是圣骑士的法术“神圣愤怒”,它的作用是抽一张牌,并对指定的目标造成所抽牌法力点数的伤害。


因为它要耗费5个法力值,而且造成的伤害过于不可控,所以在绝大多数会玩的人眼里,这是一张鸡肋。


我完全想不到,这张牌要怎么用。


他然后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一般,向对方英雄的头上打去!


屏幕顿时被满满的↖(▔^▔)↗完全覆盖,我只看见对方英雄头上冒出一个血红的-20,就输掉了比赛。


原来,这张神圣愤怒抽到了一张叫“熔核巨人”的牌,它消耗的法力值高达20,特效是每当英雄受到1次伤害,消耗的法力值就减少1点。也就是说,当他用神圣愤怒抽到熔核巨人的时候,就可以给对方一下子造成20点伤害。对于只有30点生命的敌方英雄来说,堪称致命打击。


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哈哈大笑,开心溢于言表。


那一刻,虽然他还是一头黄毛乱发,还是面黄肌瘦的一张脸,我却觉得他好帅。


第五章


我真的了解他吗?或许,不像我以为的那么了解吧。


看过他的“元气骑”表演之后,我突然发现,原来《炉石传说》还有另一种玩法。不需要探究每张牌的的数学意义,也不需要每局都跟疯狗一样把对手打败,只需要自己玩得开心就好。


后来我就订阅了他的直播间,每天晚上,只要他直播就会去看。


坦白说,绝大多数游戏直播都很无聊,主播放着流行歌曲,无精打采地打着游戏,观众们发着千篇一律的无聊弹幕。

他的也不例外,只是很少放歌而已。


那时候他已经挺有名气了,很多人管他叫“王”,但是直播的时候还是那样特立独行。每次直播的时候,都会有一大片弹幕让他玩“元气骑”,但是这样的弹幕越多,他越是不玩。


他最常玩的是一些千奇百怪的神奇卡组,甚至比打个20场才能赢一两次的“元气骑”还要奇怪,大多都是为了实现类似于“神圣愤怒+熔核巨人”的古怪连招。


虽然这些连招很有趣,但是打出来的概率都很低,有时候玩了一晚上都玩不出一次来,他就会很沮丧。万一玩出来一次,他就会兴奋得大叫大嚷,就像发现了什么宝藏一样。


最有意思的是,他的所有随从攻击的时候,自己都会给它们配音。有时是最简单的“啪”,有时候是“嘶嘶”的叫声,也有时候是机械的轰鸣。不只是音效,如果仔细观察,我还可以看到他的眼神里面,有一种奇特的坚毅。


我很怀疑,在他的眼里,这些电脑或是手机里的虚拟卡片,或许并不仅仅是一张张数字,而是具有形体和血肉的人类或是怪兽。


我们看到的一小块屏幕,在他脑海里可能是一场充斥着魔法和烈焰的真正战场。他身为英雄,带着自己的随从们冲锋陷阵和敌人对抗,那些撞击声、喘息声、嘶吼声都是他在战场上亲耳听到的,只是转述了给我们而已。


大概三四岁的时候,爸爸会跟我一起用洋娃娃和毛绒玩具玩过家家游戏,有的娃娃是好人,有的是坏蛋,毛绒动物生病了要去医院打针吃药。爸爸给它们打针的时候,我就会模仿小动物哭。


看他玩游戏的时候,我常常会想起来那些本以为早已经忘掉了的前尘往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的直播自带魔力吧。


于是,继玩电子游戏之后我又做了一件自己绝对想不到的事:追星。我发了狂一样从各大媒体资料站搜寻关于他的一星半点资料,了解他以往的每一段经历,甚至还想知道,他直播以外的每时每刻都在做什么。


那是一段和我完全不一样的经历,甚至可以说是我的人生反面。


他以前很穷很穷,从一家不入流的大专毕业以后,做一点兼职会计工作。


尽管他和爸爸妈妈关系处得都不好,但是因为挣钱很少,自己租不起房子,还是只好住在家里。可是家里的我是要给妹妹住,没有多余的房间,他只好在天台上搭了一个小窝,只装得下一张床和一台电脑。


最早一批观众看到的他,就是在天台上直播的。


我其实没办法凭空想象一个瘦弱的少年是怎么长大的,在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用自己挣的直播工资和广告费给家里买了大房子,再也不用上天台睡觉和直播了。


第六章


你说,我爱上他太过于轻易了吗?


其实,我也很难讲清楚,到底我对他的感情算不算爱。有可能只是被压抑太久以后的天性释放,或者我爱的只是自己想象中的童年,甚至只是因为喜欢那款游戏的爱屋及乌。


直播间里他笑嘻嘻地讲自己生活里的那些事,我会流泪;他用自己喜欢玩的卡组历尽千辛万苦后打败了对手,我会流泪;他被肮脏的弹幕骂的时候,我也会流泪。


我也想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毕竟我只是看了几场他的直播而已,连真人都没见到过。有那么夸张到真情实感吗?


但我很确定,我爱他那清澈见底的眼神,我爱他那丰沛的想象力,我爱他那一颗未泯的童心。这就够了吧,毕竟你们常人的爱情也可能仅仅只是因为一点点小事而已。


我后来去找他了吗?


当然去了啊!就在不久之后,炉石线下黄金赛正好在我们T市举办,他还在广告片里面扮演了一个冷着脸的黑道大哥。我没有任何不去现场的理由了,只能去。


省略掉中间环节,我那天开开心心地跟他合影留念,然后作为现场观众看到他在公开赛里用一个带了7把武器的奇怪战士卡组连战连捷,兴奋地喉咙几乎都喊破了。


我发誓我那天从未想过要跟他发生点什么,但还是鬼使神差地忍不住跟他交换了微信。


微信对你们来说,可能只是一种很普通的通讯工具。但是对我这样一个“独”到极致的人来说,却几乎是一种最隐秘的空间。


我的通讯录里面空荡荡的,除了父母和导师,就只有他一个人。


我跟他在一起做过什么?


我想约他一起吃个饭,聊个天,看个电影。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希望跟男人上床。


但是这些事情都只是存在于我的梦里。


我跟他唯一一次亲密接触,是在他出事以后。


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就是那次主播飙车事件,他的一个小伙伴开跑车在市区闯红灯把人撞了,他和他大哥也在车上。


据说是轻伤。


我忘了为什么,那天没看到直播。不过听说这件事以后,立刻变得心急如焚。我知道你肯定会骂我三观不正,但我就是不关心被撞成重伤的那人,只关心他的伤严不严重,更关心他会不会身败名裂。


我不顾一切想要去见他,在微信上联系到了他以后,便火急火燎地坐上火车去了那座南方大城市。


到了那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发短信约他出来,他居然真的来了。


他的伤倒是真的问题不大,但表情颓废得吓人,我没想到他一夜之间会变成这个样子。听他讲,这件事影响太坏了,不但会对他今后的形象造成很大的伤害,更会让直播平台蒙上一层厚厚的阴影。


不在直播间里的他,跟我想象中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我以为他会聊炉石传说中的那些卡牌,但是完全没有。


他满嘴都是钱,或者就是自己有了钱以后多么多么牛,谁也不敢再看不起他了。然后就是讲他跟大哥的义气多么了得,他跟炉石圈子里小伙伴们的友谊多么铁。


我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难过得好想哭。


我其实一直都知道他实际上是什么样子的啊!他本来就和我没有一丁点共同语言的啊!我到底在矫情一个什么东西……


第七章


那后来呢?


后来他和我一起去了宾馆,他跟我想象中的很不一样,很粗鲁,用力去捏我的胸。


这不是我想要的爱情……


我推开他的手,义无返顾地逃走了。


从那以后我在也没见过他,也没看过他的直播。


我甚至连炉石传说都不想玩了,或许,是炽热的瘾头过去了吧。


后来听说,他直播的时候越来越不走心了,10次里倒有5次是在直播别的游戏,即使是播炉石传说,偶尔也会自己偷偷玩FGO。


我还听说,他的观众越来越少,偶尔有几个观众在直播间喷他,他被喷得生气以后就和弹幕对骂,所以观众就更少了。


最后一次听说他的事,居然是一条社会新闻。说是某平台主播涉嫌家暴女朋友,道德品质败坏,主播市场良莠不齐,令人担忧云云。


那也是他最后一次成为炉石圈里的焦点,一系列花边新闻和狗血三角恋爱故事充斥着各大论坛的主要版面。


他甚至还有一句激愤至极的话成为了名言。


我才发现自己太天真了,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冒出来这么一个女朋友,更不知道他们俩之间的恩怨情仇。


只知道我以前在心里勾画出的那个男孩子,已经不再是那个他了。


他死了,我也想去死。


我的咨询师先生静静听完了我的絮絮叨叨,脸上呈现出某种奇怪的笑意。


这样吧,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试试能不能答上来?


什么问题?我还以为一定会听到一些关于爱情、关于游戏、或是关于人生的暧昧话题,但是我错了。


lg9除以lg3等于多少?


呃,你再说一遍?“捞各”是什么东西?


Sin30°+cos60°等于多少?


不是,我没听懂,你说的是数学题吗?你说的这个跟我的咨询问题有关系吗?


我说的都是一些最基础的数学问题,你应该随口就能答上来,如果你真是数学博士的话。


Emmmm,我突然记起来了点什么。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炉石女孩,高学历什么的都是骗自己的,我也不是因为看了清华学霸的视频才玩游戏……


我猜你也没有跟他一起吃过饭吧,更没有去过宾馆。他这样的主播很忙的,白天倒有点可能出门见你,晚上上播的时候绝无可能。


好吧,跟他的交往也全都是我意淫出来的,我甚至没去过一次黄金赛现场,没有见过他,更没有他的微信号码。


不对,不对,我好像还是没完全想起来,至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其实,熊猫直播正式倒闭那天晚上,他开直播了,但你没看到,你想一下为什么?


啊!头突然变得好痛,为什么……为什么呢……


看来你已经差不多都记起来了,那还需要我再提醒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吗?


王先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