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土著,本吧族的故事

目前广泛分布于赞比亚的本吧族属于班图人的分支,民族历史其实并不算悠久。最早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是由葡萄牙人探险家和传教士做的笔记,而他们民族自己的历史则全靠口口相传。由于牵涉到一个没有书面语言的民族历史,他们本民族的口述历史可以供参考,但是必须结合殖民者和传教士版本的记载,才能还原一个他们真实的故事。


他们的口头版本最早版本见于英文维基百科,故事讲的很口语化,简单易懂。但很明显是以本吧族人的口气讲述的,其字里行间中多少有些将本民族历史理想化甚至凌驾于他族的意味,后来被一个措辞严谨的学者版本覆盖,也就是现在显示的版本。

先说说最早的口语化版本,上次看到这个版本的英文介绍是在2016年末。故事背景发生在刚果境内一个庞大的班图人王国内,国王被口述者称为“疯王”(mad king),疯王因为些无中生有的事发怒,将自己的一个儿子圈禁并打算杀死他。这时,被圈禁的王子同父同母的弟弟和妹妹及王子的支持者们决心营救自己的兄长和领袖。于是他们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出逃了,躲过“疯王”的追兵,一路披荆斩棘,历尽艰难险阻终于离开“疯王”的领地。

逃出生天的这群人就是本吧族的祖先,他们先是一路游荡向东渡过卢安普拉河,路上遭遇过其他不友好部族并起了冲突,也经历过内部不和,最终他们西迁,迂回渡过谦比西河。在一个预言的启示下,本吧人放弃了漂泊无依的流浪生活,在此地定居,这个小村就是本吧族的第一个王庭。在流浪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有趣的故事,有一个叫拉拉的部落竟然仰慕本吧人,请他们给自己指派一个酋长(也许是被迫,也许是真的主动要求,但是这个说法估计拉拉族很难接受,所以现在的版本很严谨的将这些内容删除了)。故事中三兄妹内的老二因为长兄不和,导致迁徙队伍出现分裂,最终遭到惩罚。而三兄妹中的小妹齐鲁飞亚.木林嘎,自始至终追随长兄。至今,木林嘎和齐鲁飞亚都是本吧族中的大姓,在北方的铜带省,你在街上随便拦下十个人,问他的姓名,里面绝对有两个叫木林嘎或者齐鲁飞亚的。

而更新后的严谨版本则是参考了刚果和赞比亚两国的历史资料,综合了世代相传的口头历史和传教士探险家及殖民政府留下的记载,相对比较客观,删除了涉及对其他附属民族的描述或者用笼统的专业词汇将其模糊化,避免引起其他民族的不快,引起部族争端。

故事是这样展开的,十五世纪末开始就有西方传教士,探险家深入刚果河流域传教,伴随而来的是天主教入侵,贩奴,葡萄牙人殖民等一系列的侵蚀。他们首先对当时刚果王国的国王下手,引导他们受洗成为天主教徒。

1491年,当时的刚果王国元首Mwene Kongo VII Nzinga a Nkuwu(Mwene就是owner的意思,Mwene Kongo意为刚果之主。Nzinga a Nkuwu,类似于阿拉伯人名字中的“本”,翻译过来就是Nzinga是Nkuwu之子,全称就是刚果七世国王,恩库武之子,恩静冈)就受洗成为天主教徒,得到了一个教名:约翰一世,其实这也是个葡萄牙国王的名字。

1506年,上面那位恩静冈国王逝世,他的儿子Mwemba a Nzinga,也就是恩静冈之子姆维姆巴继任, Mwemba也可写成Mbemba或Mubemba(Bemba也即是本吧族的发音), 成为刚果王国八世国王。他也受洗成为阿方索一世(另一位葡萄牙君主的名字)。

这种自上而下的入侵非常有效,因为统治者入教后,会放任甚至迎合传教士掩护下的殖民主义活动,使下面的反抗因为没有法理支持而分散无力。

最终一群反抗殖民主义入侵的抵抗者们决定脱离刚果王国,前往东部的卢巴王国。然而殖民主义者的魔爪已经深入内陆,卢巴王国也不能幸免。十七世纪,在卢巴国王的两个儿子恩考洛和启替(和上面的故事内容差不多)的领导下,后来被称为本吧族的一群人走上了躲避殖民主义和基督教文化入侵的东迁之路。

东迁之路其实很艰难,他们是先往东走又往西迂回才找到定居点。之后以最初的定居点为根据地不断地向四面八方迁徙,后来国土过于广阔。本吧族的派拉蒙大酋长授权其直系亲属创建附属于首席大酋长的新王庭,这种模式类似于藏传佛教中大寺的活佛指派属下的中级活佛管理属于大寺的子寺,首席大酋长的继承人可以是大酋长的兄弟也可以是子侄辈。

很可惜,这群反抗殖民帝国主义的本吧人民最终也没逃过被殖民的命运,躲过了来自刚果河流域的殖民入侵,却被来自南方的英国殖民者所征服。

赞比亚独立前属于英国的殖民地,叫北罗得西亚,殖民地时期的首席大酋长已经没有了实权,更多的是象征性和仪式性的存在,赞比亚独立后,政府继续了之前的政策,没有恢复酋长们的实权而是设立酋长院,给予各个部族的酋长特权和补贴来安抚他们。此时的酋长们还拥有土地的所有权等,仍然可以通过酋长院等渠道间接参与国家的治理。

而目前本吧族人大部分分布于赞比亚境内,其中铜带省人口分布较多。除了本吧族人,好多其他部族也讲本吧语,而本吧语和其他民族的语言其实有很多共同之处,毕竟都属于同一语系,只是因为地域分割,各地的表述都有细微区别了。而赞比亚是个民族政策开明的国家,堪称非洲的楷模。这个国家和人民不强调民族的差异,他们的口号是One Zambia,one nation,意为一个赞比亚,一个国家(民族)。


以上故事源自英文维基百科,经本人翻译整理加上个人观点后成文,感谢百科学者和编辑者们分享工作成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