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个美人回家玩〔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沉鱼感受到夜离的气息,心里大声的哀嚎。他不过来会死吗?

  夜离看沉鱼半天没动静,问道:“你怎么还不打开?”

  沉鱼很是无奈的打开了包袱,拿出一包牛肉干。她正准备吃的时候,就被夜离抢走了!

  夜离两下就撕开了纸包,很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这个包袱难道是她的百宝袋?里面是不是什么都有呢?

  他想着,把牛肉全部给吃完了!拿过包袱,把手伸了进去。

  沉鱼急忙抢过包袱道:“王爷,你不能看我的包袱,里面有女子用的东西。你是男子,不可以随便看的。”

  天哪?他吃她的东西就算了,还敢乱翻她的包。真是不能再忍,那里面可是有她每个月,都要用的七度空间啊!

  他要是看了,还得了!沉鱼现在真想把夜离给灭了,灭的透透的,才能消她的怒火。

  夜离回味着牛肉干的味道,这个牛肉挺香的,还很有嚼劲,越吃越想吃。他看着沉鱼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打消了要看的念头。

  他温和的说:“不看也可以,再给我一包牛肉。”

  沉鱼非常不情愿的摸出一包牛肉,很不舍的给夜离。她自己都没得吃,全给他吃了!好伤心,早知道会这样,她就应该多带两包的。

  夜离吃了一块,看沉鱼难过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不吃,不是饿了吗?”

  “没有吃的了,我吃什么?”

  沉鱼很不爽的回答后,不再说话,紧紧的抱着包袱。

  夜离看了沉鱼两眼,把手里的牛肉递给她道:“一起吃吧!”

  沉鱼急忙拿过,狼吞虎咽般吃了起来,一块也没有给夜离留。

  夜离很不想看她这个样子,实在是太难看了!

  沉鱼拿着桌上的碧玉茶壶,喝着水,吃的太快,差点噎着。

  夜离很平和的问道:“沉鱼,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哪有骗你?”沉鱼愣了一下,看向夜离说。

  夜离沉声道:“没有骗我?你编的故事,只是骗到初一。你这妖,很想当人吗?”

  沉鱼颓然的坐下,坦白道:“嗯,我承认我没有住在深山,也没有山贼。我不是妖,王爷,我是人。穿越来的人,刚刚我跟你说过了的。”

  夜离转过身,没有再理沉鱼,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这鱼妖,真是没一句真话,还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穿越,是什么意思?

  沉鱼很无语,这夜离敢不理她,太生气了!她不生气,不理她最好,她可以赶紧离开了!她打开包袱,正把紫灵玉握在手里,准备走时。

  夜离冷冷的声音响起:“沉鱼,你怎么还不睡?”

  “我……”

  她吓得把玉给丢进了包袱里,真是的,他闭着眼还能知道她没睡。

  “你别想逃走,沉鱼。”

  夜离说着就来到了沉鱼的身边,在沉鱼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把她的包袱拿在了手里。

  沉鱼害怕的看着他,这人太恐怖了,武功很厉害!好伤心,为什么她就只是轻功厉害呢!欲哭无泪,现在,她又回不了家了!

  “我没有想逃走?”

  “没有,那做出一副想逃的模样,是为何?”

  沉鱼摸了自己的脸,她,她有做的那么明显吗?她无话可说,他都看出来了,她还能说什么?

  夜离有些生气的问道:“你为何想走?”

  “我怕死?我不回家,会死的?”

  夜离看着沉鱼害怕的样子,带着一丝笑道:“你接近我?难道不是有预谋的吗?嗯,难道就只是来我的王府看看?”

  这妖应该不是这么简单,她莫非是为了把他吃掉?嗯,她应该是觉得自己妖力太弱,不能吃他,才要逃的吧!

  沉鱼很震惊的看着夜离,他还是不是人啊!这,也被他看出来了!老天,你好不公平!

  她只有继续用沉默应对夜离,没什么好说的,真担心她要是再多说几句话,夜离会把她的祖宗十八代的事情,都看出来。

  夜离把沉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真是一个傻妖,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妖呢?长了一张如鹅蛋般的傻脸,穿着紫色的衣裙。嗯,紫色,他很喜欢。

  他笑着说:“沉鱼,我不会杀你,留下来吧!”

  人,一点也不好玩,有只妖陪他玩,应该会很有趣的。

  沉鱼不确定的问道:“真的?”

  “当然。”

  他从来就是说一不二的,居然敢怀疑他。

  沉鱼放下心来,笑着说:“嗯,谢谢你,王爷。”

  她是真心感谢的,他不算是坏人吧!要是坏人,她早死N遍了。不过,心里还是害怕!又可以偷玉了,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偷了玉赶紧回家去。

  夜离温和的说道:“好了,睡觉吧!”

  “嗯。”

  沉鱼乖乖的躺在地上的被窝里,真是白费功夫,瞎折腾了!爷爷,你真是害惨了我。她得好好想想,怎么偷到玉?怎么把自己的包袱拿回来?能够回家。

  皇城中,凤凰宫的宫殿外,一排一排的高大梧桐树挺立着,树叶在风中舞动,沙沙作响,听着像鬼魅的声音,让人害怕。

  太后着红色的纱裙,黑缎般的发披散在腰间,在夜明珠的光中,像一个厉鬼。走到雕刻龙凤呈祥的床边,她用力掀开明皇色的锦被,看着那个面色苍白,很是清瘦,却还很俊美的男子。

  她阴笑道:“太上皇,你最疼爱的儿子夜离,他受了重伤。恐怕,是活不久了。不过,你放心,只要夜离一死,我就会送你去见他的。黄泉路上,我不会让你们孤单。”

  他又是惊恐,又是担心的看着太后道:“你,你把离儿,怎么样了?”

  她用如血一般红色的指甲,划破他手臂上的肌肤,幽幽的答道:“夜离,没怎样啊!只是这次让他受了重伤,不是轻伤了!”

  他猛烈的咳了起来,脸扭作一团,没有俊美的样子。他越咳越厉害,咳了近一刻钟,咳出一大滩血来。映在明黄色的锦被上,格外的惹眼。

  他总算是没有再咳,他怒骂道:“你这个毒妇,我真是后悔当初没有杀了你,你这个毒妇。”

  他一直喃喃的骂着那句毒妇,用充满怒火的眼神盯着她。

  太后站了起来,对他冷冷的笑道:“杀了我?你此生都不能杀了我?五郎,你忘了吗?我的狠毒,都是你教的。可惜,木言那个贱人,早早的自尽了。不然,真想看看她因为自己儿子受伤,来求我的贱奴样。”

  太上皇指着她说:“你不配说言儿,她就是你逼死的。你,你在她刚生下离儿的时候就逼死了她。……”

  太后紧紧的握住他的手,温柔的说道:“五郎,你的病,真是越来越重了!已经过三更了,五郎,好好睡吧!明日,或许是后日,你就可以看到夜离的尸体了!”

  她给他盖好锦被,随便让他闻了迷睡香,让他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走在窗前,看着满殿的珍宝,她的心很冷。五郎,你真的是从来没有爱过我。木言,你就只爱她,哪怕她已经死了?你还是一直记得她。

  五郎,她不是被我逼死的。她只不过是被我抢了儿子,每天看着自己的儿子长在我这里大,亲亲的叫我母后,厌恶她,冷脸对她。她受不过,才气死的。

  你真是冤枉死我了!木言悬梁上吊时,我还唤来太医救过的。只可惜,晚了一步,没救到。

  五郎,你要是有一点点爱我?我们又怎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她的泪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侵湿了衣袖。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走进了黑暗里。

  天边才泛起鱼肚白,夜流就已经乘坐龙车,赶到了王爷府的门前。他着急的向府内走去,把他的随从们都甩在了后面。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母后的派来的杀手都被他派人解决了。他的弟弟,怎么会受伤的?每次,母后的杀手,他都处理的干净利落,还给母后假的消息。

  莫非,这次母后派的杀手,不只是五拨,还有第六拨?如果真是这样,是他失算了!不知道弟弟,伤成了什么样子?昨夜,来禀告的人,说弟弟当时就受重伤晕死过去了。

  他急冲到院中,十五迎过来拦住他,跪拜道:“陛下,万岁,万……”

  夜流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让十五起身,忙问道:“你们家王爷怎么样了?他可醒了?请太医了吗?”

  十五很恭敬的答道:“陛下,王爷刚喝了药,一直没醒。奴才的医术,比太医也是不差的。”

  “带朕去看他?”

  十五跪在地上道:“陛下,王爷刚受伤的时候吩咐过,不让陛下您看他受伤的样子。陛下,您饶过奴才吧!”

  夜流骂道:“狗奴才,饶你,朕现在就杀了你。”

  他抽出腰间的刀,放在了十五的肩上。真是,要急死他才行吗?他的弟弟,从来不肯在他的面前示一下弱。受伤了,还不让他看。

  十五没有说话,任由着夜流用他强势的气场,逼着他。虽然,这是当今的皇上,但是,他的主子是王爷啊!他要是让皇上进去了,王爷非得剥了他的皮不可。

  再说,皇上要是真进去了。看到他家王爷好好的,还有一个美人在身侧,他一定会被剁成肉末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