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女成长记第一记

今天是周末,难得跟老婆有兴致在带娃之余也做点平时想到但没有时间安排的事情。可是今天的小公主却比以往更加的有精力,一天下来丝毫没有懈怠的样子。眼看一天要过完,不由心里暗暗叫苦,也许初为人父母都是这样辛苦并且快乐着吧。

现在的我躺着刚刚睡着了的女儿身边,听着她不时抽泣的呼吸声,不由得赶紧凑近些,生怕小公主再突然觉得不安全醒了来。最近特别怕女儿啼哭,跟一个记录片里讲的一样,幼儿的啼哭对于父母完全是警报,听到这一指令,肾上腺激素就升高了。看着女儿脸上的泪痕,深感抱歉。下午以为她会熟睡,于是和老婆一起给平日里疏于照顾的萨摩修剪毛发,两个人干的异常小心而且迅速,可是在完工之时从阳台进入屋内才发现刚刚学会走路女儿已经哭成泪人站在卧室门口拍打着墙壁。来不及放下清理工具,老婆赶紧抱起娃,小家伙实在是对不起了。两个人一边埋怨自己一边赶快安抚宝宝。

人生就是这样,若非生离,即为死别。只希望过好眼下日子。因为过去了就真的过去了,只能在借助工具的基础上回味并发出感慨。


----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由今日一网络电影和父母的15年前的合照而引发的若干思绪。